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三十九章:耐心候,终觅得突破良机。
    此时无天魔尊已经将衣角看过,此时正将它交到了对面两个魔尊手中。

    在他对面居于魔主右手之下的两位,在这现今的魔族之中,也是威名赫赫的人物,居首的魔尊一身红衣面色平静无波,正是现今魔主手下第一人—血衣魔尊苗血衣,现在也是魔族中军统帅。

    血衣魔尊右边的褐衣大汉,是现在魔族的西路军统帅,成名已久的无道魔尊,虽然看他只是中年相貌,手中却布置沾染了多少三大陆道门弟子的鲜血,他的威名一直就是在杀戮中一路上升,千年前的道魔大战不仅sha ren无数,最终还侥幸逃脱。

    无道魔尊和无天魔尊麾下的南路军,加上现在驻扎在魔宗城附近风行远率领的东路军,就是守护魔族中心区域的中坚力量,再加上血衣魔尊的中军,构成了现在魔族主要架构。

    经过三人细细的查看,此时都陷入了沉思,这衣角本就是林天旭穿在里面的真传道服,也算是自己的投名状,毕竟其他道门师兄弟都表明的身份,自己被魔族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

    透过血色看见里面明黄的颜色,和特别的边角接缝,无天魔尊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而自己这接近千年就只去过外面一次,很快白空间中那年轻的身影浮上了心头。

    “启禀魔主大人,我想起来了,这个明黄的衣角,就是正清门真传弟子的道服上的,此前我去白空间接回那魔珠果,就和那正清门弟子交过手,今次应该就是他了。”无天魔尊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他的话很快引起魔主和另外两个魔尊的注意,“正清门,这个名字和我们魔门还真是不解之缘呐!没错,正清门的服饰,相信在座各位都是清楚的,无天可以详细说说。”魔主的话带着一声轻叹。

    “当时他看上去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但是爆发力和肉身力量却远超一般的元婴大圆满,在我眼皮下还杀伤了不少魔婴中后期的魔将,最后我魔化了也没有完全阻止他。”无天魔尊对当日的情况毫不讳言。

    听到这里的无道魔尊破锅一样的声音已经响起,“必然是他,没错,和莫雨农遁走前看见的,以及最近很多弟子的描述差不多,也是肉身极其强悍,修为也远超同级别的修士!”

    消息几相碰撞之下,很快就被他们找到了da an。

    “叫人查,马上去调查这个正清门的弟子,既然此次明显是道门联手的行动,他们出色的弟子都给我查的清清楚楚,我自会叫他知道激怒魔族的后果!”此时的魔主慕容起也露出了森然的杀意,话音一落整个殿内立时有阴云密布的感觉。

    林天旭此时还在石洞里盘算着接下来该从哪里入手,要么不出手,只要决定了一定要稳准狠,杀了莫雨农立刻想办法离开,在这样的险地,不可多生周折。

    魔族的仇自然要报,但林天旭并没有狂妄到依照现在的修为就在这里行事的地步,随着修为的提升,随着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越来越多,谨慎一点总是好的,更何况现在牵扯魔珠果的大局。

    而第二日魔狱殿果真有了丰厚的赏赐给到了秦头领,他也知道是那满脸被烧伤的哑巴魔族的功劳,对这个叫昊天虚的熟络了很多,这也给他接下来的行动ti gong了很大的帮助。

    趁着要在这里多熟悉情况的时间,除了白天在院落里到处走走看看,留意着所有人的言语,晚上的林天旭则抓紧时间进到了鸿蒙空间之中修炼。

    无欲魔尊是魔族中的顶尖高手,他一身的元力也给林天旭带来了莫大好处,肉身的成长直接跨了一大步,自己的元婴在鸿蒙空间中这么数年的修炼,早就接近了化身后期的门槛,等到肉身再成长段日子,化神后期也就快了。

    经过十来天,林天旭脸上也慢慢“好转”,除了半边脸被烧出的伤疤无法消褪,喉咙也已经可以发出嘶哑的声音了,因为还有很多人伤重,暂时也没有什么任务给到他们,林天旭可以开始随意huo dong。

    就在这一日,林天旭慢慢走出亲卫院落,开始沿着山腰,看着山下的散落的帐篷和哨卡,慢慢用心记着将来也许用得着的路线。

    就在此时,山脚之下有几匹神骏的马匹呼啸而上,看着来势,林天旭闪身躲到一旁,当头的是个桀骜的年轻人,身后的马上有两个女子,其后就是几位侍卫模样的魔族军士。

    就在此时,因为今日阳光还不错的缘故,当日同回祖山的断腿汉子可能是出来透气,腿脚不便的他躲避不及,直接被当先的年轻人一边子抽到了一边,怒骂几声扬长而去。

    林天旭眼光闪烁,随后慢慢走过去,扶起了倒地的断腿魔族,假意说到:“还真是不巧,看来今天日子不好,来,我扶你起来。”

    瘦小的断腿汉子此时眼中冒着愤恨又无可奈何的眼光,左右看了几眼,“什么日子不好,这小子就是投胎比我好,我要是魔主的儿子,我一天抽他十顿!他天天不就是那样,除了到处找女人,他会个屁,呸!”

    林天旭听到这里,心里慢慢冒出了一个计划,一边扶着这汉子回到了院落,一边开始了谋划,当然还得再多打听点这小子的事情,总是要万全一点。

    接下来几日,林天旭有意无意凑近着养伤的魔族军士,总是有意无意把话头带到这个魔主之子的身上,没有引起别人注意的情况下,逐渐摸到了很多关键的消息。

    原来这个年轻人叫做慕容翦,乃是当今魔主几十年前老来得子,因为是幼子,自幼被宠溺的过头了,cheng ren后性格暴躁又好女色,关键还不喜欢修炼。

    虽然魔主想了好多办法,也曾在计安生那里讨了不少的灵丹妙药,虽然集中了大量的资源把他生生灌到了魔婴中期,但是基础虚浮,空有身花架子,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到了元婴大圆满,等着那魔珠果了。

    早年魔主的儿子大都战死,现在还有一个确实修炼痴人,近年更是到了极北边缘的冰原,进行着残酷的独自修行,当然这个叫慕容断的魔子确实出色,虽然才修炼不到三百年,已经自己修行到了元婴大圆满!

    以前有着他九哥管着,慕容翦还没有这么放肆,自从慕容断出外修行,这两年他已经在魔门祖山里弄得天怒人怨,可惜有人就是生来高贵,下面被欺压的,只有暗自咒骂,还得不叫别人听见!

    而他好色的恶习,在魔族更是无人不知,虽说你有地位有身份,多找几个,旁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可是他喜欢强抢,只要看上眼的,管它是少女还是人妇,统统抢了再说!

    就这两年被他祸害的都不知有多少了,现在随着血衣魔尊唯一的孙女苗可依cheng ren,出落成了整个天魔祖山最漂亮的美人,他居然打上了她的主意。

    两年前还曾想偷偷下药,却别苗可依的侍女发觉,在魔门也是位高权重的苗血衣可是没有给面子,直接打断了他三条肋骨,连魔主都shang men做了说和才了解了这个事情。

    虽然当时慕容翦在床上足足躺了三个多月,但是出来以后本性不改,只是不敢再对苗可依下暗招,但是心底自然是贼心不死的,因为他的事情都是摆在面子上的,所以大家也都知道。

    “也好,既然你有这个坑爹的本事,那我自然不妨助你一程,关键是拉好了和你这个浪荡子的关系,我想要的莫雨农也就不远了。”林天旭暗自把接下来的目标放在了慕容翦身上。

    因为莫雨农的身份很高,再加上现在枯木逢春的计划里,领头的魔将只有他一个,恰好他正是精于培植的行家里手,所以这么多日子,林天旭费劲力气,都打听不到任何和他有关的消息。

    所以,眼见一个送shang men的可以利用的身份足够的人,自然可以想一想办法了,林天旭从来不是拘泥之人,现在自己的目标就是莫雨农,在这魔族的地方,他行事不需要有任何顾虑。

    接下来的日子,林天旭就开始辛苦的守候,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抓到机会,当年在白空间里,曾经叫许慕烟着了道的那离合期邪修的储物袋就在自己手中。

    其他的****罐罐,林天旭也从来不屑于研究,但是那粉红色的**子,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后来许慕烟曾经告诉过他,现在就看怎么才能不露痕迹的抛出这个诱饵了。

    没有什么完全之策,只看你的计策针对什么人,想了几日的林天旭决定直接冒险点,他相信这个浪荡子不会看出中间的隐秘之处。

    而这段时间,在他的留心之下,慕容翦的日常行踪他也掌握了个大概,基本过个三五日,他和随从总会骑马下山转悠几圈,至于去做什么嘛,还用问?

    算到这两天就该是他下山猎艳的日子了,林天旭就开始在亲卫院落外的下山必经之道守株待兔,守了两日之后,就在这日上午,等了很久的马蹄声终于从山上传了下来。

    这几日慕容翦也是郁闷异常,从来不关心魔族事物的他根本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只晓得自己的老爹最近心情非常糟糕,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是熟悉他性格的慕容翦却小心翼翼。

    自从上次惹上那惹火的苗可依,自己已经被老爹狠狠责罚,所以现在看见老爹心情不好,也没敢出去惹事。

    今天好像是山下传来了什么重要的消息,刚刚老爹正好召集那些老不死的去魔狱殿商议,自己终于可以出来了,这好几日没浪,自己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