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四十一章:苗可依,祭先母遭遇魔子。
    身后的长廊过去就是前厅he ping时血衣魔尊所在的议事堂,这围墙之后既然是他孙女的闺阁,自然也是有着严密的防范,应该也是有高人坐镇,自己夹在中间,可不是很妙的事情,今后必须步步小心。

    就在林天旭还在想着身在这样的环境,该如何不露神色的打探更多消息的时候,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从长廊中传来,只见四个身上有着各种吊饰,行走之时一直碰撞的黑衣侍女走了过来。

    平静下来的林天旭此时看着三张多高的围墙,这是后宅还是监狱啊,就这样的鬼地方,还能生出一个mei nu?

    而在此时,上面却下来了突然的命令,因为回来的这些残兵已经无法担负亲卫的指责,被分别指派到了魔族高层的私人府邸充当看门的角色,也算是为魔伤身,给个养老的地方吧。

    想到叫慕容翦日思夜想都想揉在身下的那个叫苗可依的女子,林天旭突然联想到魔族那黝黑的容貌,以及粗糙的皮肤,有的还长着鳞片,不由一身恶寒。

    世事总是难料,这句话才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就在这个时候,身在天魔祖地的林天旭,除了知道在自己的间接帮助之下,慕容翦又干了几件坏事,仍旧一无所获。自己可不是到这里专心修炼的!

    就在这天中午他正在石屋中静坐等待慕容翦那边有什么发现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清冽的声音:“看门的,出来!”

    林天旭诧异的走到门外,却看见自己见过几次的四位侍女围着那苗可依站在外面,居中的依旧一身白衣,只是今日头巾变成了白色。

    “你叫什么名字?”冷面的侍女还是居高临下的样子。

    “昊天虚。”嘶哑的声音依旧。

    “今日随我们走一趟。”说完几人没有等他回话,已经自顾自前行了。

    林天旭知道这个苗可依每次十五和初一都会去魔族的祭坛,至于干什么,和他无关,也从来没关心过。

    但是以往都是她们几个,今次叫上自己,是什么意思?

    走到府邸之外,才看见原来门外也已经站了好几个护院的魔族,没人说话,跟着身前的苗可依和几位侍女,直接朝着祭坛而去。

    在山腰的时候,就听那些亲卫说过,所有魔族死后,都会在那祭坛之中留下名字,至于对魔族有很大贡献的,死后会在祭坛后方的桌台上留下牌位,倒是把三大陆的习俗也学到了。

    虽然祭坛是在一片广场之上,但是却有自己的门户,就在苗可依带着侍女进到广场之中时,林天旭和其他的魔族护院就被守卫拦在了外面。

    在外面等待的林天旭,在护院的低声言语中知道,原来苗可依的母亲在生下她之后失血过多死去,每个月来两次都是来祭拜她的母亲。

    而今次之所以带这些护院和自己,只是担心血衣魔尊不在,那慕容翦会找机会生事,毕竟苗可依的这一习惯峰顶的魔族上层都清楚。

    不得不说,苗可依对这慕容翦还真是十分了解,就在她们还没出来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他带着一帮手下正在朝着这里走来。

    就在此时,祭坛的门户也打开,苗可依刚好祭拜完毕,和侍女们走了出来。其实据说苗可依的修为是高过慕容翦的,但是和他动手岂不是正合他意?就算侍女和他们交手传了出去都怕有污名声。

    现在既然慕容翦果然带人来了,林天旭在内的一帮护院,自然是派得上用场了。

    “拦住他们!”轻灵的声音不同于之前的侍女,相比就是这苗可依下的命令了。

    七八个护院整齐的上前的几步,挡在了苗可依几人的面前,林天旭则是站在最边上。

    “很久没见我的苗mei mei了,我可是思念的紧啊,今天可是个好日子,正好来叙叙旧,小时候你可是总是跟着我这个当哥哥的呐!”带着笑意的声音已经远远传来,正是慕容翦。

    “真是驴脸不知脸长!谁有时间搭理你,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苗可依的性子听上去可不算温柔。

    “哎哟哟,苗mei mei这话说的,可是真伤我的心啊,怎么,就凭这几个歪瓜裂枣,还能拦住哥哥看看你便水灵了没?”带着淫邪的意味,慕容翦大步走了上来。

    不得不说,亢元丹还真是“好东西”,眼前的慕容翦比之之前,确实多了不少阳刚之气,以前的虚浮少年脸上都红润了不少。

    看着身前的护院,慕容翦就没好脸色了,“都给我滚开,我今天看看谁敢拦着本少爷!”

    “他敢过来你们尽管动手,打伤了他也有人顶着,不用怕他个恶心玩意儿!”其实不用苗可依吩咐,今天来的护院,除了林天旭也都是出自血衣军,对血衣魔尊忠心耿耿,眼里还真是没有这个魔子。

    “苗mei mei,不就是哥哥想和你说几句贴心话嘛,何必搞这么大阵仗,闹大了大家脸上可都挂不住,我倒是无所谓,苗mei mei也不在乎?”什么叫无赖,这就是标杆啊!

    “你还知道人是有脸的?呵呵,当真稀奇了,在这天魔祖地,你慕容翦什么都有,恐怕就是没有脸吧。”苗可依的尖锐的回答也是丝毫不客气。

    就算慕容翦脸皮再厚,当着这许多下人,听到如此的奚落,脸色也变得青白了起来。

    自从得到了尚云丹尊那亢元丹,服用了几次之后,那效果可是当真的好,不愧是出自有名的丹尊,天天精力都是充足的无处发泄,而苗可依那婀娜的身段和勾人的容颜,更是叫他夜不能寐。

    这最近魔族事情不少,终于血衣魔尊有事出去了,自己的老子现在也是事物繁忙,邪火已经憋到了顶点的慕容翦已经压抑不住了,所以知道今天苗可依一定会来这里,自然不想放过。

    此时慕容翦不想再忍下去了,当下阴阴一笑:“我有没有脸我当真无所谓,但是我知道只要和我亲热一番,苗mei mei一定就哭着喊着要粘着我了。”变得肆无忌惮。

    他身边的亲信听到这话都轰然大笑,都是一脸看戏的模样。

    听到这样**的话,苗可依没有出声,旁边的冷面侍女已经一声大喝:“给我打,最好打断他第五条腿!”

    身前的护院听到这样侮辱自家少主的话语,也早就一脸的愤怒,听到侍女的命令,当下没有人犹豫,纷纷冲了上去,眼看一场大戏就这样开始了。

    对于魔族林天旭有发自心底的愤恨,再加上道门的教诲,对于魔族,他只有杀戮之心,所以无所谓她们是如何,有机会终究还是血与火来说话!

    看门人的生活,就在师门和几个师妹的等待中开始了,唯一的好处,就是他基本是无人问津之人,前厅后院的侍女也好,下人也罢,没有人对这个一脸恐怖疤痕的败军之人感兴趣。

    所以他的日子自然过得非常安静,还能心无旁骛的在夜晚进到那鸿蒙空间中好好修炼。

    看见站在石屋旁边面目丑陋的陌生汉子,居中的女子停下脚步,几个侍女也纷纷看了过来,右首冰冷的侍女首先出声,“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又是慕容翦派来的?”

    林天旭摇摇头,右手展开露出托在掌心的钥匙。

    见到原来是来守门的,几人也就没有在意,林天旭感觉中间的女子在自己脸上巡视一圈,随即几人就开门而入,后尾的圆脸侍女还回头叮嘱了一声:“你不可进来,进左脚砍左脚,进右脚就斩右脚!”

    林天旭没有表情的默然点头,低下头之时不禁暗想,看上去还温和,说出的话确实如此血腥,魔女终归是魔女!

    他不知道之前慕容翦的举动叫血衣魔尊震怒,从此他孙女身边的侍女都换了他血衣军中的出色的魔族女子,出身血衣军的见惯杀戮的魔女,脾气又岂能和善?

    中间围住的一身白衣的少女,头上扎着金色头巾,脑后有着十数条小辫,刘海齐眉,面上却蒙着一层黑纱,虽然看不出相貌,但是露出的额头却白润光洁,和自己的想象差别颇大。

    就在林天旭进到那墙边的黑色石屋,开始小心地收拾这里面的东西,仔细探查有没有禁制,确认正常之后,又小心的在房里下了几个特别的禁制,可以知道平时是否会有人进来。

    但是这样的日子,也注定安稳不了几天,没多久,就在血衣魔尊突然奉命带着很多好手和麾下的血衣军,出了天魔祖地。

    就在林天旭想要知道他的去处的时候,自己却等来了临时的任务。

    当林天旭随着传令官爬上了山顶,见识到了魔族巍峨的建筑,就被带到了后山的一块僻静的府邸,魔族的高层可就不是住石洞了,和三大陆差不多的楼阁,只是都是乌黑的魔木搭建而成,看上去阴暗了很多。

    院落也大气了很多,穿过了长长的走廊,才到了今后的栖身之所,一堵围墙隔绝了前面的建筑,墙边就是一座小屋,守护着椭圆的黑玉大门。

    死水一滩自然是最不利的情况,有了变化林天旭也暗自高兴,他直接被分到了血衣魔尊的私地,好巧不巧的成了血衣魔尊孙女的看门人,没错,就是给那个苗可依守门,至于为什么有这样的差事,还用问?他长得够丑!

    一大半被火烧伤的疤痕,剩下的也满是疤纹,声音嘶哑,一向又是不怎么说话的老实人模样,看上去,一点威胁都没有,至少,现在的魔族众人都是这么想。

    丢给他一把通体黑亮的黑玉钥匙,传令官施施然离去,而被告知自己没有命令huo dong范围就在这围墙周围五丈的距离,看着身后长长的走廊,身前高大的围墙,林天旭欲哭无泪。

    但是毕竟从山腰到了山顶,有了进步,况且事在人为,就是块坚土,也要想办法从里面钓上几条鱼!林天旭狠狠的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