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四十三章:齐赴宴,意料中波折出现。
    “能叫苗mei mei移驾,今日当哥哥的可承你大情了,来来里面请。”一边和苗可依唠着点家常,一边引领几人进门。

    此时的几女刚刚走进,看门的军士却拦住了林天旭,倒不是故意为难,此时门外已经有不少随从在等待各自的主子,苗可依见状说了一句,“薛大哥叫他跟我一起吧,不碍事的。”

    两家的宅子相隔不远,知道慕容翦不可能在这里公然找事,所以今次过去敷衍的就只有这六人了。

    冷面的侍女见少主问到了自己,停了片刻说道:“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奇怪,看他手中的狼牙锤分量不轻,误打误撞的打到了那邵元荣的头顶百会,可能就打断了他魔元的流动吧。”

    林天旭沉默的跟在她们身后,知道这就是上次出了一点点风头的后遗症了。

    无道魔尊的府邸和苗家也差不多,还是大都由乌黑的魔木建成的高门大户,此时门外候了不少魔族弟子,而无道魔尊的幼子,这时候正守候在外,迎接前来的宾客。

    此刻的苗可依坐在白玉桌台之前,正回想着今日的古怪,“苗紫,你看今日那昊天虚是如何将一个魔影中期的邵元荣都给击倒了,魔主府的教习手底下可是不弱,你们也交过手,我总觉得有点古怪。”

    等到大汉们下场,薛右君正在拱手向着周围答谢之时,慕容翦突然开口了,“难得这么好的日子,今日我也准备了一点小节目,给大家凑个热闹。”

    虽然平素慕容翦的人缘确实不怎么样,但是今日碍着魔主的面子,倒是没有人落他面子,看见大家都没有异议,邵元荣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毕竟在这峰顶上还是有些名气的教习,在同龄人里人缘也还不错,一出场就开始有人喝彩。

    “邵教习,今天有什么新鲜玩意叫兄弟我开开眼啊?!”

    “好久没见,邵教习看来修为也是大涨啊,今天可算有眼福了!”

    邵元荣此时笑吟吟的向着交好的魔族行了礼,慢慢走到了场中,眼神此时已经转到了林天旭的脸上。

    “谢谢大家给我面子,今天呢我预备了个小玩意,借这个机会当时恭喜薛少爷晋升魔婴的贺礼,不过这法子还需要有个人配合搭把手,这样,这位兄弟你来帮帮忙怎么样?”

    一边走动着说话,一边已经到了林天旭旁边,此时邵元荣的话正是对着他说的。

    眼见慕容翦那边把火引到了自己这边,知道他们一定有图谋的苗可依暂时却不能说什么,毕竟面子话邵元荣也说的滴水不漏。

    “快上去吧,邵教习看上你去帮个手也是看得起你,别磨蹭了!”

    “就是啊,我们大家伙儿可都等着呢,可别摆架子了!”

    旁边众人的兴致都起来了,此时都在催促这这个愣头愣脑的疤脸护院。

    这个时候林天旭明知道邵元荣是不安好心,这个时候也没有别的选择,何况,当着这么多人,他也不能怎么样。

    下到了场中,邵元荣一脸笑意,看不出任何异常,随手递给了林天旭一块光洁的木板,“我今天就是表演个小玩意,这位兄弟你就举着这牌子站稳就好。”

    林天旭没有出声,就照着他所说,将手中的牌子举过了头顶。

    邵元荣此时手中已经握住了一团黑墨,随即就在众人的眼前,黑墨在他手心中慢慢开始融化,很快,变成了圆滚滚的墨汁,在他手中滚动。

    邵元荣此时聚精会神盯着手中的鸡蛋大小的墨汁液珠慢慢变大,随即缓缓升上了半空。

    旁边看的人此时都有点莫名其妙了,对于魔族这些大老粗来说,这舞文弄墨的玩意,离他们太远,一个个都不明白邵元荣到底是想做什么。

    但是却都感到邵元荣此时已经叫一身魔元都汇聚了起来,很快墨汁液珠开始在空中旋转扭动,开始不断在空中展现出各种各样的形态。

    虽然没有刚才的表演那么激烈,但是随着墨汁的变大,随着各种猛兽纷纷被变幻出来,依旧叫围观的魔族看得很入神,这样精妙的控制,是需要精深的魔元支持的,也表现了他对魔元强悍的掌控能力。

    就在大家目不转睛看着墨汁液珠不断变化之时,液珠已经慢慢飘到了林天旭举着的木板之上!

    就在邵元荣一声轻喝声中,墨池液珠陡然向着木板飞去,接近的瞬间突然炸开,就在大家不明所以之时,林天旭双手高举的木板上,一跳狰狞的魔龙栩栩如生,仿佛像是呼之欲出一般。

    只是,此时出世的魔龙一对前爪仿佛抓了一只shan zhu,原来就在大半的墨汁在三尺见方的木板上形成魔龙的同时,一小半墨汁都浇到了林天旭头脸之上,恰好组成了一副魔龙双爪擒shan zhu的画面!

    就在众人惊呼和喝彩徒然爆发之时,邵元荣已经向着薛右君行礼,“谨以此画,祝薛少爷今后龙腾万里!”

    虽然此时林天旭一脸狼狈,而且变成了整幅画中那逃窜的shan zhu,但是邵元荣这一手的确是漂亮,随着众人不断拍节叫好,场上气氛却上了一个新高峰。

    直到邵元荣将木板拿走,交到了薛右君手上,此时没有了魔龙,众人对着场中的林天旭自然一片哄笑!

    看着这样叫人无法反击的暗地羞辱,苗可依却不能说什么,因为此时无道魔尊正在看着木板的魔龙,“画的不错,的确是有心了!”

    林天旭自然知道自己身上的墨汁是出了状况,只是此时他的脸上墨黑一片,旁人也看不出他丝毫脸色。

    其实邵元荣今日这一石三鸟的计策,一是向着薛右君道贺,二是羞辱这苗家疤脸护院一番,这其三嘛,他还巴不得这疤脸汉子来电血性,自己也可以在众人之前,好好收拾他一番。

    这也是之前就和慕容翦商量好的今晚的一系列阴谋的开端,首先找着由头收拾了这疤脸汉子,将他打伤或是假装意外废掉,接下来就是一系列针对苗可依本人的行动了。

    眼见林天旭虽然在原地未动,却并没有找自己麻烦的样子,早就预备好后招的邵元荣紧接着开口了:“虽然是为了想薛少爷道贺,但是看来还是委屈这位兄弟了。”

    停顿了一下,看看旁边的宾客,“不如这样,我倒是还有一个建议。”

    区区一个凝元期的护院,居然前几日被他当众打昏,这几日这消息也在魔主府传开了,他自然是怒火中烧,虽然旁人在他面前没人会提这个事情,但是他自然是想寻机找回面子的。

    就在场上因为众人喝酒吃肉气氛越来越高之时,薛右君突然端起酒杯站了起来,“今天难得大家捧场,我也叫手下弟子来助个兴!”

    魔族的人聚在一起,总是会有一些打斗表演,也是他们的传统,听到薛右君的话,很多人都开始起哄,气氛愈加热烈,就连魔主和无道魔尊也是一脸的笑意。

    穿门过户,已经来到了一座宽敞的大厅之中,因为今次比较低调,大厅之中只是摆了六张桌台。

    此时人还没来齐,因为苗可依代表的是苗家,所以直接被安排上了主位,几个侍女和林天旭都是远远站在苗可依的身后,林天旭小心的注视这所有陆续进来的魔族上层。

    不多时,随着大咧咧的贺喜声在房中响起,苗可依最不想看见的慕容翦已经跟着魔主走了进来,就在这时无道魔尊也从内厅走了出来,迎上了魔主几人。

    随着魔主落座,无道魔尊和苗可依寒暄了几句,就站在了大厅之中:“今日感谢大家伙给我和右君这个面子,特别是魔主大人也亲自到场,我也不多说,大家都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因为有着几位长辈在场,慕容翦倒是没有放肆,但是眼光却总是有意无意的扫过苗可依,眼睛里总有莫名的意味。他身后的邵元荣,此时则是不加掩饰的盯着苗可依身后的疤脸汉子。

    林天旭只是漠然看着眼前的军士,薛右君倒是豪爽之人,挥手之下军士就让开了道路。

    因为是今日的主角,薛右君一身麟白色的长衫看上去颇为英气,看上去才二十三四岁的年纪,能晋升魔婴也算是魔族中天赋很高的,看着过来的苗家几人,也连忙迎了上来。

    随着一群壮汉鱼贯而入,来到场中的他们开始了表演,应该是经过了训练,众人的配合十分默契,本来是类似杂耍的表演,在整齐划一的动作里,也爆发着独特的力量感。

    不但周围的宾客纷纷喝彩叫好,连苗可依也看得津津有味。就在他们的表演即将结束之时,慕容翦隐蔽的朝着邵元荣使了一个眼色,他当即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就在苗家的人都闭门不出两天之后,一封请柬递到了府上,原来是无道魔尊的幼子今日突破了到了魔婴初期,虽然是非常时期没有大摆宴席的打算,还是邀请了重要的魔族上层晚间去他府中一聚。

    无道魔尊麾下的西路军,也是魔族之中战力前三的魔军,他本人和血衣魔尊也十分要好,因为现在血衣魔尊因为有要事不在天魔祖山,所以只有现在苗府的少主苗可依前去赴宴了。

    苗可依微微点头,“好吧,先不理这个,今日虽然过了一关,但爷爷不在,慕容翦一定不会轻易罢休,这些日子我们尽量不要出去了,免得节外生枝。”

    虽然苗可依很清楚现在的情况,也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但是麻烦还是终究会找shang men来,有的时候不是想躲就躲得了的。

    虽然时机很是不好,但是苗可依自然知道是必须要去的,这样的场合也免不了和那慕容翦碰面,终归是在无道魔尊府上,自己注意一点就好,只有这样了。

    到了傍晚,正当苗可依带着四位侍女走出黑玉大门之时,看着墙边的小石屋,也叫上了她的守门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