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四十四章:逼我打你?那就勉为其难。
    看着邵元荣看向自己自得和挑衅的眼神,林天旭之时缓缓摇头,随即转身准备下场。

    这下,还不等邵元荣出声,周围的人就炸锅了。

    木魔体有另外的妙处,就是在遭受攻击之时,可以反弹六成的伤害,因为魔族在战斗到最后,终究会选择魔化,然后就是硬碰硬,有个木魔体的反伤效果,自然会占非常大的优势。

    真在在这里发飙的话,之前所有的潜伏都失去了意义,一时的言语折辱,算得了什么,迟早拿你人头来换。

    此时听说邵元荣居然炼成了此术,周遭的魔族自然心头火热,巴不得赶紧看看木魔体究竟有多厉害,最重要的是,现在又不是他们去尝试,而是场中的疤面。

    林天旭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针对苗可依的阴谋,况且这样的小伎俩自然一眼看破,他没有配合他的义务。

    林天旭是准备暂且忍下这口气的,眼看现在已经慢慢接近了魔族的上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莫雨农的消息,特别是今次血衣魔尊突然外出,说不定就是和这个有关。

    听到苗可依都这么说了,林天旭知道今天这三下是必须要打的了,随即停住了准备离场的脚步,转身看向了对方。

    邵元荣见到他终于进了圈套,心下也是暗喜。原来他不但已经修炼成了这木魔体到了小成,他本身阴寒的魔元配合这有特殊反伤能力的木魔体更是有奇效。

    眼前的这疤面魔族,就算他气力过人也就只是个凝元期的低阶军士的水平,肉身的强韧是肯定不可能和魔影中期的自己相比的,可况他今日用力越大,他受的反噬就会越重,六成的反伤可不是闹着玩的。

    等到阴寒之力反到了他体内,很快就会全身冰寒,以他的修为短时间之内是别想好了,那么晚上接下来的事情他就只有干眼看了。

    周围的魔族看着疤面的汉子终于回过了身,也都是迫不及待,想看看他出手会是个什么结果,看着场上自信满满的魔婴中期的魔主府教习,再看看一脸丑陋伤痕的普通护院。

    用脚指头都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看着走到自己身前站定的邵元荣,林天旭嘶哑的声音缓慢响起:“我学的都是sha ren的法子,之前不是怕你,就是怕你承受不住,到时候魔子的脸上挂不住,你非要逼我打你,等会别后悔。”

    看着一本正经说出这话的疤面汉子,身旁的魔将都哄然大笑。

    “喂,邵教习,听见没,人家可是怕你丢脸啊!”

    “哈哈,我真是笑死了,一个凝元期的护院,口气好像比我这魔婴初期还大!”

    “有意思,看起来血衣魔尊确实练军有方,手下的护院都是这么有志气!”

    都是揶揄邵元荣和讽刺疤面汉子的话,只有苗可依看着这大部分时候都沉默不语的背影,生出奇怪的感觉,好像他说的真是老实话。

    邵元荣一直假意的微笑此时都凝结在了脸上,听着周围相熟之人的笑语,脸上更是挂不住了,你当你是血衣魔尊吗?说这样的大话?!

    强压下怒气,干巴巴的回道:“好好好,今天我就站这里不动,只要你三下能叫我挪半个脚印,今后我从此绕着你走!”

    听到邵元荣已经有怒火被激起,所有人都更加期待了,本来只是看看下面人笑闹的魔主和无道魔尊此时都含笑看着场上。

    本来邵元荣杉菜就生的高大壮实,一身的肌肉比别的魔族健硕了不少,此时既然到了这样的地步,他虽然愤怒却不会失了理智。

    说完话就半蹲在地,魔元发动之下,全身散发着隐隐的青气,之时因为袍服在外,看不到他肉身上有什么变化,直到他扭了扭脑袋,颈部骨节咔哧咔哧响了几声,接着恶狠狠的看向了疤脸汉子。

    林天旭看样子他已经是准备好了,慢慢走向前去,此时他的修为远在魔主和无道天尊之上,行进间没有丝毫元气波动,只有无欲天尊那一丝魔气在体表呈现淡淡的黑气。

    看着疤面汉子开始逐渐接近了邵元荣,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接下来的好戏,苗可依这个时候也紧紧盯着自家看门人的背影,眼睛一眨不眨。

    这时候林天旭已经走到了邵元荣身前,没有停留,拳头瞬间击出再收回,一声沉闷的声响,木魔体果然坚韧,邵元荣一步未动,场上之人正想为他喝彩之时,发现了不对。

    而在刚才林天旭出拳之时,邵元荣身体侧后方的人都看见了,他丹田的后方,后背之上凸出了一个拳头的形状,这疤脸汉子居然一拳破了邵元荣的防御不说,拳头差点打穿了对方!

    此时前面的人也回过味来了,因为他们清楚看见邵元荣凶狠的神色就在疤脸汉子击上他腹部的瞬间,就已经凝结在了脸上,喉咙里在短暂的发出几声轻嘶之后,再也坚持不住,直接软到在地!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惊呆了,魔主和无道魔尊此时都双眼睁大,神光闪闪,苗可依更是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身后几个侍女也是一脸惊异!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剧情会这样反转!眼见疤脸汉子一击即收,也感觉不到多少魔力的涌动,饶是如此,凝元期的修为,就这样轻易将一个魔影中期,练成了木魔体的魔主府教习直接击倒!

    此时的邵元荣没有失去知觉,却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在地上艰难的扭动着,如果不是深受重击,怎么可能有这样丢了大人的表现!

    寂静过后,没有喧闹,场边的魔将,都开始轻声议论起来,好像还在讨论着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到这个时候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以弱胜强不是没有,但是这样的越过好几阶硬碰硬的一击制胜,带来的视觉冲击力,估计足够在场之人消化好久了!

    但是魔族又是习惯了弱肉强食,尊重强者是他们的习惯,所有人看着林中沉默的疤脸,再也没有任何嘲笑的声音了,换做是旁边的这些人,没有木魔体,岂不是要被他一拳打出大厅?!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是一个寒颤,看着场中身影的眼光都变了好多。

    此时的林天旭,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眼光,沉默的走向了魔子慕容翦,此时慕容翦看着他丑陋的脸突然有了心惊的感觉,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别过来,你要以下犯上么?”

    所有人都看出了慕容翦的惊惧,此时却没有人敢笑出声。

    林天旭此时只是缓缓伸出了手,没有表情的嘶声说道:“驻颜丹该给我了。”

    “不如这样,我这驻颜珠,是花费了不少力气在望海大陆收过来的,随身带着就可以有助驻颜养生,今次你只要打上他三下,这珠子就归你了,就算到时候你受点伤,也必然是赚了!”

    慕容翦话音刚落,旁边的魔族都是一脸的艳羡,早先就知道魔子派了不少人到了望海大陆的东海边,费劲力气才收到了这一个珠子,据说这驻颜珠的效用也是极好,居然魔子如此大方的拿它出来当彩头!

    又是言语挤兑,更是拿出了这罕有的珠子,慕容翦今日还真是志在必得了!

    “哪里来的软蛋,魔族里还有这样的怂货?!”

    “就是就是,不要扫大家的兴啊,你一身墨汁就这样算了,赶紧去打回来!”

    七嘴八舌的声音嘈杂起来,但是都看见疤脸汉子是从苗可依身后走出的,身上穿的是苗家护院的服饰,也没有说更难听的话。

    此时的慕容翦见到疤脸汉子好像依旧不为所动,慢悠悠地出声了,“血衣魔尊威震四方,今日叫你打人都不敢,当真是不怕丢了苗家的人吗?只是给薛少助个兴而已,不用这么害怕。”

    随即和邵元荣对了个眼色,教习明白了少主的意思,不动神色的点了点头,心下安定的他从怀中掏出了一颗鸽子蛋大小,有着月白光华的乳白色明珠,向着众人晃了一圈。

    “叫你打他,又不是打你!怕个什么?!”

    打轻了丢苗家这边的脸,自己将来机会就有限,打重了情况就更复杂。

    场上所有人的情绪变化,以及现在林天旭所处的情况,苗可依自然清清楚楚,也明白林天旭都是因为自己有了这些无妄之灾,自然不会就这样旁观。

    “既然邵教习神功已成,见识一下也是极好的,以免都以为我苗家无人了,昊天虚,你就如他所愿。”轻柔的声音突然响起。

    原来这邵元荣也是位木系的魔族修士,而这木魔体在这魔族之中也是颇有名气,是魔族中比较少见的炼体之术。

    因为魔族本就是肉身比普通修士强悍了许多,所以甚少人去修习炼体之术,魔族中但凡有点名气的炼体之术无不是对肉身有极大提升的神术。

    此时本欲下场的他,突然听到这邵元荣居然还有下文的样子,干脆就站在了场中,准备看看接下来他到底还想干什么。

    邵元荣此时看见大家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大声说道:“是这样,在下不才,刚刚才将那木魔体修炼有成,现在就请这位兄弟,随意轰击我丹田三下,算是赔罪,也给在座各位加把火!”

    所以听到他居然修炼成了这木魔体,所有人的兴致又被勾引了起来,之时听闻木魔体修炼到高深,不仅肉身坚韧,更带有反击的特性。

    一般的炼体之术无非强健肉身强度,此外就是肉身在受伤之后,恢复速度会远远高过其他人,但是也有的炼体之术炼成之后会对某些属性的攻击克制不少,比如林天旭的阴阳乾坤体,克制火系和阴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