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一百四十五章:引疑心,苗可依心思渐乱。
    事已至此,再呆下去大家都会不自在,苗可依也起身向着无道魔尊和薛右君行礼告退,本来热热闹闹的场合,就这样在异常闹剧里不欢而散。

    去往苗府的一路上,几人都没有做声,直到到了黑玉门外,林天旭准备进自己的石屋之时,苗可依突然说道:“你跟我们进来。”

    魔子此时不好发作,但不代表他手下就能忍得住,顿时他身后一个魔影中期的中年走上前几步,“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不知所谓的东西在这里胡言乱语!”

    原本以为他只要出手,三下之内必被重创,自己这个驻颜丹本就是拿来羞辱他的,就你这个样子还驻个什么颜?重新投胎还容易点!

    就在情况变得开始不受控制之时,魔主在旁边也看不下去了,“好了,一个个不成体统!今天是薛少爷的好日子,一点分寸都没有?!”

    到了这时,魔主向着无道魔尊说道:“今日叨扰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就这样吧。”

    看着这面目丑恶的汉子,走过来居然真要这驻颜丹,慕容翦此时吐血的心都有了。

    “小的不明白少主的意思。”林天旭的神色一点没变。

    “你看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刀都架在脖子上了,还这么泰然?就算是血衣军中我也少见你这样的人物?!你还不从实招来!”

    苗可依此时语气急促,恰逢湖风拂过,脸上的黑纱一下飘入了湖中,一张俏脸也就此清晰出现在了林天旭的眼前。

    眼前的丽色确实叫林天旭愣了一息,随即缓缓说道:“我只是觉得,在下今日没有做错什么,少主不至于就这样杀了在下,如果少主真有疑心”

    说到这里,林天旭右手直接握上弯刀的刀刃,往下拉了两寸,“大可一刀就这么斩下,在下也没有怨言。”

    苗可依眼睁睁看着刀刃之上鲜血滴落,他的脖颈之上更是出现了一道血槽,就算这样,身前的疤脸汉子脸色没有变化,气息依旧平静如常。

    几个侍女也愕然看着眼前的变化,不知道平素心肠不错的少主怎么会突然对这离了大功的护院出手,虽然今天他的表现是有点出人意料,但是魔族里气力天生大的也不少见吧!

    对于林天旭来说,虽然这些日子的接触并不多,但是这个苗可依却不像他印象中狠戾无情,灭绝人性的魔族,他赌他今天过了这一关,也许就能真正得到她的新人,接触到真正想要的东西。

    何况,如果万一不对,真的出现了他预料之外的情况,按照他此时的修为,他完全有很多种办法控制所有局面,所谓的赌局,也是在他强烈的自信之中的。

    苗可依就这样怔怔看着眼前的疤面汉子,从他眼里看不到半点退缩,没有一丝作伪,弯刀就这样一直架在他脖子之上!

    半晌之后,苗可依知道此时自己也真的无法出刀,虽然她心中起了深深的疑心!

    这些年,身在这魔族中枢之地,魔族中人,无论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俊杰,老成持重的魔族高手,还是那些志逐天下的魔主魔尊,都没有像眼前这疤脸的普通护院,一样叫她看不真切!

    眼前虽然就近在眼前,却总是感觉有一层迷雾遮挡在他这看上去丑陋无比的脸上!

    呛啷一声,弯刀倏的回到了腰畔的刀鞘之中,苗可依转过身子,看着平静的湖面,“说吧,你这几次都立下了大功,想要什么封赏?”

    林天旭揣摩着她的话,对她突变的情绪却完全捉摸不透,“这只是在下的分内之事,少主有心了。”

    “我说的是真心话,如果你真的没什么想要的,过了今晚等我改变了主意,到时候可不要后悔!”苗可依一字一句的说道。

    感觉到身后之人没了动静,苗可依慢慢转过身来,她倒想看看这个一直就像块铁石一样的人,当真是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沉吟了片刻,林天旭嘶哑的声音慢慢响起,“如果少主真的觉得想给在下赏赐,恳请少主向家主推荐,就叫在下去那血衣军,我还是喜欢那样的日子。”

    原本以为能窥探到他某些心思的苗可依又愣住了,居然,居然是想我求情他去铁血军?

    铁血军是什么样的存在,她可是太清楚了,训练艰辛,还经常需要出生入死,在苗家里衣食无忧,护院的职责本就不多,特别他就只管围墙上的一道黑玉大门。

    这样的情况?他要去铁血军?

    不止是她,身边的几位侍女,看到沉吟良久的昊天虚提出的居然是这样一个要求,也是一脸不可思议。

    苗可依凝视他良久,看到了他坚定的眼神和其中一丝出自心底的期待,原本只是想窥视他内心**到底是什么,从而方便自己将他看得清楚的苗可依也无语了。

    “若是没有其他事,在下先告退了。”林天旭看见苗可依没有反应,知道今日自己已经表现了太多,转身慢慢离去。

    “你说的事情,我会考虑的。”轻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看着他缓缓离去的身影,苗可依的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眼前这个人带给她很怪异的感觉,这是个她从没遇到过的魔族中人。

    无论是刀剑在身,还是自己绝美的容颜突然出现在他眼前,这两样随便一种都会叫其他人失去平静的场面,自始至终,却没有发现他的神情有任何变化,苗可依自然沮丧又失落。

    从小就自认为自己是个聪颖的女子,特别在识人心这方面,自己好像有很高的天赋,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自己接触几次,无论是言语还是神态,对方的心性就会比较清楚的出现在自己心底。

    而自己这段时间经常见的这个普通的看门人,就算已经经历了两次重要的事情,他也表现除了很不一般的能力,但是自己却居然丝毫都看不透他,这怎么可能!

    看着苗可依的眼神一直跟着疤面汉子远走,几个侍女都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少主,从未见过她这样看一个男子的眼神,使得几人都误会到了其他方面。

    冷面女子苗紫首先出声:“少主你?”

    转身看见几位侍女的神色,苗可依顿时心下了然,脸上不由腾起一脸飞霞,“你们胡思乱想什么呢?难道你们不觉得这个昊天虚很奇怪吗?我居然一点都看不透他!”

    圆脸少女接上了话头,“少主为什么要看透他,一个护院而已,虽然他也算两次立功,没有堕我苗家的威名,给点甜头就好了。”

    “你们想歪了,我怎么可能对他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他这样看不透的人,如果确实是忠心我们苗家的,将来一定可堪大任,如果是心藏祸心的,那就更要尽早弄清楚的。”苗可依解释的清清楚楚。

    此时的林天旭自然不知道身后的议论,回到石屋的他正在反省今日的作为。

    虽然不是自己主动的,但是这样冒着暴露的危险在人前频频出现是很不应该的,今后一定要再谨慎一点,不能再有任何纰漏。

    林天旭确实想不到,在这魔族重臣的家中,居然有这样的园林庭院,这可真是猜不透啊!血衣魔尊,变得更加神秘。

    此时苗可依虽然没有出声,也是留意着这越来越神秘的护院的一举一动,看到他惊讶诧异的表情,心下反而安心了不少,要如果看见这明显反常的园林,还是那个总是沉默的样子,那就问题大了!

    就在林天旭跟着几个人走向了湖心亭中时,还没等自己站稳,身前一身白衣的苗可依突然转身,随即白光一闪,一柄精致雪亮的弯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一进来林天旭就大吃一惊,自从他来到这天魔祖山,也有了好一段时间,见了不少魔族的府邸,特别是今日无道魔尊那里,和这苗家差不多大小,但是所有见过的魔府,无不是阴暗的风格。

    而眼前看到的楼阁,湖泊,亭台,水榭,却明明白白就是三大陆中人富豪家族的格调!

    自己在林家小镇的祖地,当年不久是这差不多的吗?这血衣魔尊的孙女是什么情况?很喜欢三大陆的风格?

    可是眼见这不管是布局,还是大小物件的摆设,都是深得其中三味,并不是平常的模仿,建造这样规模的大家园林,可不是随便喜欢就能弄出来的!

    可能是见惯了旁人第一次进这内院的惊异,圆脸的侍女轻声说道:“这些都是老爷找人设计建造的,我第一次进来也被惊到过。”

    林天旭虽不知她是何意,还是依言跟着几位第一次踏进了这内院之中。

    说完轻轻扫了苗可依和他身边的疤脸汉子一眼,随即当先离去,此时的慕容翦知道今天自己丢人连带魔主的脸上也挂不住,不敢多呆,所有准备的对付苗可依的法子,也只有改日再说了,匆匆和薛右君说了一句便跟上了魔主离去。

    林天旭只是眉头跳了一下,随即嘶哑着说道:“少主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今日做错什么事或是说错什么话了?”

    苗可依此时柳眉竖起,虽然语气森然的问道:“你究竟是什么来路!从何而来?!”

    听到这话,想起之前自己曾经同样讽刺过慕容翦,苗可依不禁噗哧笑出声来,而林天旭这缓慢但是一字一句都很清楚的话也同样传到了场上。

    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也不顾魔子此时铁青的脸色,以及魔主没有表情的神情,轻轻的笑声四处响起。

    心下恶狠狠的咒骂着眼前之人,可是当着这么多人,自己父亲和无道魔尊又在场,就是含泪都要给啊!人已经丢大了,不在乎这一点了!

    接过这晕白的珠子,林天旭转身直接慢慢走到了苗可依的身边,将珠子放在了桌台之上,“少主你留着吧,我这没有脸之人,也用不上这个。”

    这些年慕容翦种种恶性,在这峰顶之上可以说是无人不知,私下都知道他就是个没脸之人,但是从来没人敢当着面讽刺他。

    此时虽然疤面说的话很贴切他自己的样子,但是怎么听都还是在讥讽这**上头的魔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