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四十七章:逢大变,魔尊遭强行驱逐!
    当听到现在三大陆道门顶尖修士都只是元婴大圆满的修为,(慕容起并不知道近年道门师尊们晋升化神的事情)而眼下这个自称魔主的也只是魔婴大圆满之时,南泰瑾身下所有人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也难怪会这样,在圣魔天来说,真是“凝元多如狗,魔婴遍地走”。基本出身就到了凝元期,稍加修炼就会踏入魔婴,魔婴的数量比乘云大世界的金丹修士多的多。

    也没有介绍身后之人,在南泰瑾的示意下,魔主带路,众人直接除了阴母谷,向着峰顶的魔狱殿而去。

    中年修士淡淡看了慕容起一眼,“我还以为只有圣魔天有这些名堂,没想到这里还是一样!我叫南泰瑾,就是你发起的急救令?”

    到了殿中,没有等魔主招呼,南泰瑾直接坐到了主位之上,而他身后之人也都是依照修为纷纷落座,此时的魔狱殿,魔主和几个魔尊倒是成了客人一样,站在殿中。

    四处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南泰瑾也没有叫殿中几人坐下的意思,“说说吧,现在是什么情况,据我所知你们已经千年没有联系过上界,现在怎么突然求救了?”

    魔主慕容起此时看着这不知名的魔族大能突然问出这话,语气中还有森然之色,心下一沉,赶紧说道:“启禀上界大人,血衣魔尊是我们魔族的中坚,对魔族是忠心耿耿。”

    手指着他带下来的南家随从,都是南家之人,自然都有差不多的经历,此时下面的从离识期到出窍期的魔族都是恶狠狠的看着血衣魔尊。

    “有你在魔族,我想我们恐怕什么都干不了,就怕你留的久了,我的手下忍不住坐下伤感情的事情,那就更加不好了,至于原因嘛,你还没资格知道。”慢悠悠的声音毫无表情的从南泰瑾口中说了出来。

    听到这里,血衣魔尊胸中几乎要气炸了,可是他却当真没有反抗的能力,而魔主此时也是有心无力,焦急的看着双方却无计可施,一边是魔族数千年的基业,一边是生死兄弟,如何选择?

    血衣魔尊此时看清楚了眼前的状况,也知道慕容起此刻确实毫无办法,无道魔尊和无天魔尊,现在看着现在的情况,更是连插言的机会都没有。

    血衣魔尊叱咤魔族多年,也是有决断和担当的人,眼见事情已经不可挽回,狠狠地看了一圈上界的这些大人,抬手向着魔主慕容起行礼。

    “魔主,看来你我兄弟千余年的情分,就只有到今天了,希望你一切保重。”深深看了一眼此时慕容起发自真心的痛苦和无奈,血衣魔尊知道,自己此时做选择比慕容起做选择好得多,不至于真的眼看他为难!

    随后有看向了数百年并肩的两个魔尊,没有多言,转身向着殿外走去。

    “你莫要忘记了一件事,之前魔主说过你麾下有血衣军,你人可以走,血衣军是魔族心血,必须留下。”轻飘飘的声音从南泰瑾口中传了出来,之时这不是建议,而是命令!

    血衣魔尊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即大步流星走出殿去。

    此时的林天旭还在紧张的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黑光,出现这么多修为如此之高的魔族。

    府外大门砰的被推开,随即血衣魔尊平时议事的大厅里一片砸东西的声响,此时的魔尊心中郁闷无比,无法排解,将眼前的所有东西都砸成了碎片。

    这样的动静平静不多时,就在林天旭知道应该是有大事发生的时候,血衣魔尊已经大步走向了围墙这边,没有理会身旁的疤面看门人,直接叫道:“可依,出来一下!”

    看着眼前有着说不出的疲惫和沧桑的血衣魔尊,林天旭之时安静站在一旁,数息的功夫,黑玉大门就打开,一个白色的身影一下扑进了魔尊的怀里。

    “爷爷你回来怎么都不告诉我,啊!你的脸色怎么不好?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苗可依发现了爷爷的异常。

    此时的血衣魔尊哪里还有往常肃然的模样,爱怜的摸着孙女的脑袋,“没事,你赶紧收拾东西,我们要离开这里,把紧要的东西都带上,今后,我们是回不来了。”

    听到这话,苗可依大吃一惊:“遇到什么事了?是不是因为我?我找那个慕容翦去!”

    血衣魔尊一把拉住她,“路上慢慢说,赶紧收拾去吧。”将他推进了黑玉大门之中,脸上一片苍白。

    林天旭此时也被这话惊呆了,血衣魔尊是怎么样的实力,他麾下的血衣军又在魔族占多大的分量,他现在可是一清二楚,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魔主难道收了道门的好处?自断双臂?!

    很快,苗可依和几位侍女都出了门来,拎着些大大小小的xiang zi,血衣魔尊转身欲行,正准备跟上的苗可依突然停步,看向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林天旭。

    “昊天虚,现在我们要走,你是”未等她说完,林天旭已经上前背起了几个大xiang zi,血衣魔尊没有在意,一行人向着大门而去。

    林天旭此时当然要跟着他们走,既然魔族之中来了这么多高手,自己继续呆在这里,就有随时暴露的危险,他可没有自大到能越过几个大境界去对抗相当于人类洞虚期的魔族大能。

    况且这样重大的消息,必须及时通知师门,魔族有了强援必然下一步就会针对道门,必须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

    就这样,只是跟着十数个家将,在魔族之中一直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血衣魔尊,悄然在夜间离开了天魔祖山。

    出了天魔祖山,血衣魔尊领着众人向着东南而去,之前在家中他已经向还在血衣军中的儿子苗铁衣发了急报,会在东南方三千里外的小镇会和。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跟着他一起离开的,都是忠心于他的家将,此时没有了避讳,便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告诉了孙女,身后的林天旭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什么?上三天圣魔天的上界魔族降临了乘云大世界!?而且还会很快对道门发起进攻?!而到来的魔族大人没有任何原因就驱逐了血衣魔尊一家,甚至不准带走血衣军!

    这样的突变,叫所有人都惊异万分!看起来这中间有大事情,关键是,现在自己必须马上就要回到道门去通知这个十万火急的大事!

    慕容起此时赶紧求情:“有劳大人关心了,但是血衣魔尊这些年为魔族立下了不世功劳,对我魔族算是鞠躬尽瘁了,求大人不要另眼相待啊。”

    南泰瑾没有理会,拍了拍袖口,“既然已经为魔族做了这么多事情,相比再做点牺牲也算不了什么,离开这里自己去安身立命,没有什么可为难的吧。”

    血衣魔尊本就是刚烈至人,之前虽然莫名其妙被这从未见过的上界大人一直针对,他也是忍在心里,此时眼见他轻飘飘几句话,就要将自己一家人驱逐出魔族,不禁急了起来。

    但是就算这样在接引域不入流的阵容,在这乘云大世界已经是远远凌驾在所有势力之上了。

    此时南泰瑾下面一个化身中期的魔族,就开口了:“就是些元婴大圆满的道门修士,你们就没办法?还发出急救令?!”一脸没有掩饰的轻视。

    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慕容起也只有赔笑点头:“正是因为现在情况艰难,才厚颜请到上界的大人们来解我魔族眼前的大祸。”

    此时的南泰瑾已经理清楚了大致的情况,随意点头:“小事情,等两天熟悉了环境,直接杀伤去找他们便是。不过这个半路投奔魔族的,念在你往日功劳,带了你家人下山去吧,天下之大,随处可以安家。”

    本来听到这上界大人的前半句话,所有人都喜形于色,但是后边的半句犹如晴天霹雳,魔主在内的三个魔尊都惊呆了!

    渡劫之上的真魔镜和元魔镜都不再少数,就比如此次来到这天魔祖山的南泰瑾,在南家只是外门的教习,远远谈不上南家的精锐,而他带来的也就是类似这里的护院领队之类的小角色。

    此时虽然这些上界来的大人看上去不像想象中那么友好,但是魔主此时还是只能恭恭敬敬,详细的将千年前的道魔大战一一道来,一直说到了现在道门的情况和魔族的窘状。

    血衣魔尊上前一步,行礼后直接问道:“在下与上界南大人应该是从未谋面,自问从没有做过对不起魔族的事情,可为何南大人以见到在下就要如此针对,岂能让人心甘。”

    虽然现在心中怒极,却还是说的很有分寸,南泰瑾此时没有正眼看他,轻轻吹着自己的手指,“为什么?就因为我看不惯你,不仅我,你问问下面这些人,他们是否能容下你。”

    南家是纯粹的魔族,在圣魔天存在的第一天起,小到府中下人,高到客卿幕僚,都是圣魔天土生土长的魔族人士,而风家则不同。

    因为处于接引域,所以渡劫来到圣魔天的修炼魔功之人,不乏血衣魔尊这样的半路入魔的人,而风家总是来者不拒,只要是愿意归属风家,为风家效力,大门都是敞开的。

    说起这个南泰瑾,是圣魔天接引域的南家的高手,圣魔天之中也有好几块区域,而接引域就是下界魔族渡劫飞升之后首先到达的地方,这里有两个大的家族,分别是南家和风家。

    同一块地域有两个家族,自然会有摩擦,而两边为了增强实力,采用了不同的方式。

    在常年的摩擦里,两边都有伤亡,而南家这边很多的损失都是这些半路魔族造成的,就在这之前不久,南泰瑾的一个叔族兄弟,正是被一个半路魔族重伤。

    可想而知,以到这里就遇见一个半路魔族,南泰瑾的心情会是如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