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四十八章:斩草除根,众人遭遇追杀!
    嚣张的声音在这空旷的草原之中,远远飘散,但是听到这样的话,血衣魔尊知道已经没有丝毫退路了,“你这个孽子,当年我就应该直接要了你的命!”

    旁边两个上界魔族,此时只是饶有兴趣看着所有人的表现,反正在他们心里,他们就是待宰的羔羊,而看着将死的猎物在地上挣扎,无疑是很爽的事情。

    血衣魔尊此时怒气本来就上涌,此时看着生平最不待见的慕容翦领着上界魔族之人到处,就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善了了。

    有时候你已经忍让退避了,不一定别人就会放过你,落井下石斩草除根,才是更容易发生的事情。

    血衣魔尊此时上前一步,怒道:“两位大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已经按照南大人的命令,孤身出了天魔祖山,难道你们还不准备放过我们?!”

    没等两个上界魔族说话,慕容翦得意洋洋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血衣魔尊,我们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自然不会斩尽杀绝的,苗mei mei我会留下她一条命的,你老放心,你们苗家的种,我担保是不会断的。”

    就在林天旭在听完了血衣魔尊带着愤怒的讲述之后,开始想着如何脱身的时候,众人已经向着东南行出了千余里,此时日头已经出来,眼前就是平坦的草原。

    包括慕容翦在内的魔主府的军士,看见所有人被血色空间围困,不禁有点瑟瑟发抖,虽然他们是无缘见识血衣魔尊这大威能的魔法,但是却早就耳熟能详,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后果。

    只有南路远和南路杰此时脸上没有一丝变化,在他们眼中这出自魔婴大圆满的招式确实已经算威力不俗,更是包含了一丝天地规则,也叫她们称奇,但是却相信对他们毫无威胁。

    血衣魔尊此时全身的魔元都已经竭力涌出,随着脸上已经一片血红,双手的手臂和手掌上的血管都开始爆开,将双掌之中翻滚着的血气云朵狠狠扔向了血色空间中的众人。

    血衣天下,这范围性的攻击法诀,有着侵蚀**和神识的双重威能,特别实在独有的血色空间的加持之下,会有更加无上的威能,就算是魔婴大圆满,也会在血气云朵的侵蚀下变成血水一堆,进一步补充到血衣天下的血气之中。

    所以随着血衣魔尊杀的人越多,这一招威力就是更为巨大,而这些年血衣魔尊都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修士,血气的浓度和威力也是到了相当逆天的水平。

    就在血气云朵刚刚接近血气空间之时,里面几个低阶的魔主府的军士,已经承受不住这血气的侵蚀,倒在了地上,但是南路远和南路杰却没有出手的意思。

    直到惊慌失措的慕容翦感觉到自己也有点受不住而开口求助的时候,南路杰一直交叉在胸前的双手突然平伸而出,爆裂的响声顿时出现在所有人的耳中,慕容翦顿时觉得耳朵里开始了阵阵轰鸣。

    就是这样随手一击,翻滚的血气云朵就此烟消云散,而知道事已不可为,苗可依赶紧开始叫这身旁的林天旭,“昊天虚,看来现在已经什么都晚了。”

    随即一把带鞘的弯刀递到恶劣他手上,“赶紧杀了我,不要犹豫,今日连累到你了,早知这样,我不该带你出来。”眼光里有着一丝歉疚,殊不知,就是这样一句出自内心的话,却救了这苗可依的性命。

    看着眼前女子真挚的话语和眼神,在这样的时候,居然会理会我一个面目丑陋,在苗家地位地下的人的生死?!林天旭没有说话,心中却很不是滋味。

    就在这时,血衣魔尊已经掏出多年没有使用的大刀,直接扑了过去,不是魔族,不能魔化,也只有选择这样的方式吧!

    而此时南路杰既然对上了血衣魔尊,腾出手的南路远和慕容翦,就开始逼进了苗可依和林天旭。

    林天旭此时的心中有着深深的挣扎,最终来自前世的人形战胜了道魔之间的血恨,慢慢站到了苗可依的身前。

    “很多年以前,我就决定,不会再叫女子挡在我身前,今天,不管是什么身份,我还是会这样做。”林天旭此时没那么那站直了身子。

    听到完全不同于以前的嘶哑,稳定的青年男子声音,身后的苗可依一下子愣住了!

    而随着林天旭开始慢慢直起伸展了身子,气息开始不断的增强,很快突破了到了元婴,初期,中期,后期,大圆满,紧接着叫南路远都目瞪口呆的情景出现了!

    一路没有阻碍,眼前的疤面汉子居然直接冲过了化神期!接着就是化神中期!眼前这不起眼的汉子,居然是化神中期?!

    此时的血衣魔尊魔元已经全力爆发,直接向着领头的出窍中期的魔族而去,而南路杰见他自己居然好死不死的找上自己,也没有动作,还蔑视的将双臂交叉在了胸口,看着血衣魔尊有什么样的招数。

    血衣魔尊一声狂吼,双掌向天,魔元已经急速奔涌,很快浓重的血气开始在他的掌间开始形成,这都是他带军征战多年积累的血腥杀气,也是他威力最大的一招—血衣天下!

    随着血气的翻涌,空气中都开始令人作呕,此时的林天旭却是冷眼看着,因为他知道,这些血气之中还不知道有多少道门弟子的血肉!

    平时在南家,两人都是下层人物,哪里轮得到他们耍威风,所以今次苦苦哀求南泰瑾带着他们出来下界,不就是为了今天这样的场面吗?高高在上,主宰所有人的生死!

    知道今天所有人可能都会死在这荒草原之上,苗可依却突然放松了下来,悄悄对着身后的林天旭说道:“遇到非常情况,你只管想办法杀了我,一定不能叫我落在慕容翦手上!”

    昊天虚看见她决然的神情和已经决意赴死的神情,虽然是个自己平生最为痛恨的魔族,此时却不由有了一丝敬佩,轻轻点点头,像是答应了苗可依的要求。

    看见苗可依在和旁边的人窃窃私语,慕容翦大怒,仔细一看居然就是那个几次坏了他好事的疤面魔族,至于他明抢丹药的事情,他早就忘在云霄天外了。

    “好好好,果然今天是个好日子,所有该死的今天一个也逃不掉,特别是你,今日我就叫你长长万魔噬心的滋味,你这个丑八怪,还敢拿老子的驻颜丹,今天我看你怎么死!”

    要知道虽然在眼前的人眼里他们是高高在上的高手,其实在南家,这个叫南路远的出窍初期,只是看门的护院,而身旁叫南路杰的出窍中期,也只是外院弟子。

    到了这个时候,慕容翦已经撕下了所有的wei zhuang,转身又恶狠狠的对着苗可依说道:“你个贱女人,老子看你今天还怎么逃,等到抓你回去,看我怎么调教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叫你死,你们苗家的种,我会给你们留很多的,哈哈哈哈!”

    他可以答应苗可依给她死去的机会,但是此时却不会有帮助他们御敌的念头。

    眼看血气开始成形,南路杰等人的上方开始形成了血色笼罩的空间,正是血衣魔尊领悟到的一丝天地规则,形成了自己独有的血色空间,而自己的血衣天下,在这空间中会有巨大的杀伤力。

    之时片刻,疾驰而至的众人就落在了林天旭的眼前,两个出窍期的魔族,一个初期一个中期,身后的魔众则是苗可依熟悉的,魔主府忠于魔子的那些魔族。

    这时候从两个圣魔天魔族身后钻出来一个人,正是慕容翦!原来就在血衣魔尊离去之后,在商量完接下来的事情之后,魔主和两个魔尊都带着愤怒和压抑回到了各自府邸。

    就在林天旭感觉到天魔祖山的方向有着一对修士急速追来的时候,正准备出声预警的时候,血衣魔尊也感知到了身后到来的危险。

    已经避无可避,血衣魔尊魔元开始提升,众人在他命令之下停下了脚步,魔尊转身看着祖山方向的半空。

    慕容翦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之前的事情,这个时候,他还能等?随即趁着魔主独自在书房闭门不出的时候,悄悄溜出了门,找上了现在上界魔族居住的阁楼。

    一边本来就看着半路魔族就是满肚子鬼火,再加上对这乘云大世界的魔族,也没有半点尊重之心,所以在慕容翦一番撺掇之下,两个化神初期和中期的上界之人,带着慕容翦和一些府上军士就追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