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五十章:硬撼强敌,携人一路东南。
    秘遁术直接施展,几乎瞬间把剩余的魔元消耗一空,出现在了千里之外,落地的南路杰一脸的惊恐,已经疲惫至极的他挣扎向着天魔祖山而去。

    随着南路杰的逃去,眼前就只有不多的魔主府军士和魔将了,此时的苗紫也正向着魔化身躯发起了最后一击,中年魔将磨盘大小的双眼,此时有着嗜血的狠厉!

    抽取了南路杰十之七八的魔元形成的魔影,从四只手开始迅速就开始消失,就在巨口都已经贴到林天旭发梢的瞬间,林天旭已经挣脱了束缚。

    原来就在魔影出现跃到林天旭头顶之时,周围的幽火已经进入了魔影体内,饶是林天旭在地火群山的紫韵神光中已经经受了一年多的烘烤,此时手脚被魔掌紧握之处还是传来了强烈的刺痛感。

    随即就是一声狂啸,体内亿万空间的真元瞬间爆发,凝胶一样的感觉也消散一空,林天旭直接一头穿过了黑色魔影!

    这样匪夷所思的情景叫南路杰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天魔降世虽说不是无敌的存在,但是没有被这样破掉过!

    此时的林天旭,只感觉巨大的力量从魔手中传出,不仅牢牢抓住了自己,魔手掌心中还有灼热的火焰拼命想渗入自己的体内。

    此时林天旭依旧沉默不语,走向了苗可依解除了阵法,苗可依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看着他声音颤抖,“你究竟是何人,埋伏在我苗家意欲何为?!为什么道门弟子会救我这魔族女子?!”

    林天旭没有出声,转手扔给了两个侍女两枚疗伤丹药,沉吟了片刻,“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相信很快就会惊动天魔祖山的那些魔头,现在要马上离去”

    停顿了一下,“要不就是我先送你们去东南血衣魔尊所说的小镇,等你和你父亲汇合,要不,也可以去南边,翻过绵云山脉,你们也可保得平安。”

    听到这话,苗可依看着这陌生的男子,突然惨笑起来,“去往南边?等你们道门弟子来追杀吗?!我们生死如何,不关你事,你大可杀了我们,天下之大我们还能去哪里?!”笑声中眼泪滚滚而下。

    乍逢如此变故,苗可依自是心情激荡,而刚才在目睹林天旭的无边威势之后,更是已经前思后想了很多。

    “你这样的修为,在你们道门之中也不多见吧!在我们苗家当一个小小的护院,你恐怕一直都没有安什么好心,现在我们变成这样,不正是合你意?!何必故作姿态?!”

    说到这里,心力交瘁的苗可依再也无法坚持,眼前一昏就倒在了地上。

    看着这样三个女人就这样伤的伤,倒的倒,就此抽身而去,她们是什么样的结局是可以想象的,自从林天旭潜入魔族,这样的挣扎再次出现,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吗?

    这次没有犹豫,林天旭直接走了过去,将受伤的两个侍女扶起,未下疗伤药,两女有了基本的行动能力,随即将苗可依捆在了背上,“抓住我的手臂。”对着圆脸和苗紫说到。

    此时此刻,在林天旭的面前,两个侍女知道他要想杀她们实在是简单,没有多言,刚刚抓紧林天旭的手臂,林天旭一飞冲天,全力向着东南疾驰。

    一路奔行了六千余里,终于看见了苗紫口中那边缘的小镇,处在草原和望海大陆的边缘的小镇很是偏僻,人烟不多,为了不引起注意,远远落在了小镇之外。

    苗可依在路上就早早醒了过来,却好似完全没有感觉的木偶一样,任由林天旭背负着她前行,脑中全部是今日所有的场面在脑中走马灯一样的旋转。

    这里已经到了天绝山脉的边缘,和血衣魔尊之前约定的山洞也不远,这里曾经是血衣军行军途中路过的一个藏兵洞,那时尚在军中的苗紫知道位置,几人直接去到了衰败多年的石洞之中。

    放下苗可依之后,林天旭之时沉默的站在洞口,看着远处的小镇,三个女子搀扶这坐在洞内,圆脸侍女此时还警惕地看着这身穿明huang se道袍的年轻人。

    “你究竟叫什么名字,你化神期的修为,在道门之中也一定是名动地方的人物吧。”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从苗可依口中突然悠悠的传出。

    “何必想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等到你父亲来到,我自会离去,相信今后也不会有再见的日子。”林天旭的平静的回到。

    看见眼前这道门弟子根本没有和自己交流的意思,苗可依没有在自讨没趣,石洞进入了一片死寂。

    而此时,慕容翦和南路杰已经先后逃回了天魔祖山之中,闻之南路远居然被一个道门弟子灭杀,连南路杰也不是对手,甚至耗尽所有的魔元使用了秘遁术才得以逃脱。

    南泰瑾的狂吼立即在阁楼中想起,“我就知道,这些半路魔族就只会带来麻烦,护院之中居然还藏着道门高手!如果不是我果断驱逐他们,今后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随意轰然破院而出!直接朝着魔主府而去,此时的慕容起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看着眼前这不成器的儿子,知道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无法控制,一生心血今次可能全部付之东流!

    听到府外的动静,毕竟是自己的儿子,魔主此时打开了府中密道,“赶紧逃生去吧,一直往北逃!找到你哥,以后,生死在天!”等到失魂落魄的慕容翦消失在了密道之中,封死了密道进口之后,整理完衣冠,魔主走出门去。

    南泰瑾这个时候已经带着手下的一众上界魔将直接闯进了府内,和慕容起相逢在了大厅之中。

    “血衣魔尊府邸何处,他还有什么亲人?你的儿子呢?血债今日必须血还!”南泰瑾一句话说的杀气腾腾,身后的魔将也都是一脸的凶狠看向了慕容起。

    要不是慕容家族在那圣魔天之中还颇有威势,估计此时南泰瑾会直接拿下慕容起拷问一番了。

    “苗府昨日都遣散一空了,他所有的亲人都已经战死在道魔大战的战场之中,只有他的孙女和他一起离开了天魔祖山,现在我也不知道她身在何处。”此时的慕容起全无精神,平淡的说到。

    “你只需要告诉我他的府邸在何处,我自会去找,至于你的儿子,等会再说!不给我一个交代,这事不可能完!”南泰瑾眼中凶光毕露。

    “南大人既然不信,就随我来吧。”慕容起在这个时候还是有着魔主的气度,没有理会周围人凶神恶煞的眼光,径自分开人群,当先走出府邸。

    苗府此时如魔主所讲,早就人去楼空,一部分人悲愤不已已经径直去了北面,估计是投奔血衣军而去,而剩下的一些心灰意冷的,则一早出了天魔山,偌大的苗府此时空空落落。

    遍寻一番没有所得,南泰瑾一声狂吼:“不管你这道门弟子是何来头,今次我不将你挫骨扬灰,我南泰瑾誓不为人!”

    凶狠的声音在空荡的苗府中回荡不已,久久不息。

    魔婴大圆满的血衣魔尊直接在南路杰的黝黑的魔池之火中变成了灰烬,随着他离开天魔祖山的护院,此时都死在当场。

    两个侍女此时也是魂飞魄散,魔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逸出,逃向了东南的故乡。

    圆脸的侍女和苗紫,此时都是身受重创,短时间是未必能恢复的,唯一完好的苗可依,此时精神也是处于崩溃状态。

    林天旭看见这样魔化的身躯就只有一种冲动,在中年魔将非人的惨叫声中,七零八落的残块迅即四分五裂,魔婴依旧无法逃脱!

    此时的魔主府看着一地的惨状,纷纷双脚开始了止不住的颤抖,上界魔将,一个被他彻底消灭在这天地之间,一个被他打得直接飞遁而去,眼下这年轻的道门弟子,在他们眼中,无疑是索命的阎王!

    林天旭斜撇了他们一眼,右手挥动间,神噬脱手而出,就在苗可依今天已经惊异到麻木的眼神中,魔主府的军士,纷纷变成了一地血水!

    就连单手撑地的苗紫,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右手一软,直接倒在了荒草之上。

    随着所有剩下的军士在神噬的发动下变成了一地血水,这场混战终于结束,环顾四周,的确是惨烈无比。

    林天旭电射而去,就在魔将挥起粗大的手臂准备彻底粉碎苗紫之时,手臂及时被明huang se道袍下的手掌全力擒住,此时的苗紫还没飞近魔将的脖颈,心下一松,直接从半空跌落在地。

    感觉到自己的魔元急速消逝,根本不能像以前一样收回体内,此时极大的恐惧出现在心底,瞬间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逃!

    对面追杀他们的则更惨,上界圣魔天的出窍期魔族,一死一伤,这就已经是不可弥补的损失了,魔主府的军士死了数十个,魔婴中期的中年魔将也被彻底灭杀!

    慕容翦虽然逃走了,但是和出窍期的两个上界魔族的死伤脱不开关系,还不知会有什么样的遭遇!

    南家前辈大能中不乏真魔镜和天魔镜的高手,对火系的理解和对魔火的淬炼都是林天旭现在低微的境界所理解不了的,漫长岁月积攒之下,魔池之火具备叫接引域其他势力闻之色变的逆天威能。

    所以才能在无声无息中轻易灭杀血衣魔尊,也可以像现在一样破开了林天旭强韧的肉身防御,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随即感觉已经有糊味传进了鼻中,这不知名黝黑火焰竟然比紫韵神光的品级都高了不少!他并不知道,这黝黑火焰正是南家在接引域都很出名的南家魔池之火。

    南家里有很多魔族生来就是火系亲和的,所以家族之中修炼火系魔法的弟子很多,而南家的魔池则是万古以来,南家火系大能先后在那极火魔玉池中积累的纯粹的魔火本源。

    幸好,还有神噬。

    手脚之上的痛楚,林天旭完全可以扛下,但是神噬对这虚化的能量魔影的急速吞噬,却是它抵抗不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