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五十二章:魔胎苏醒,结界形势危机!
    要知道沈佩然在这明剑阁之上,算是天赋极佳的剑修,自小就在修剑的道路上势如破竹,基本没有遇到什么阻滞,更是在十来岁的时候就领悟了剑心,在同龄人之中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几十年在弑神结界里的日夜修行,也早就没了当年敷衍父亲的被迫修炼,沈佩然的整个心境,在这样幽暗孤独的环境里,得到了相当的磨练,还在不知不觉中更契合她的剑心。

    来自未央的剑华,也一直投射在沈佩然的头顶上。当她闭眼修行时,是个褪尽稚气,明媚照人的女子。睁眼行功之时,便如同一柄有着刺眼光芒的绝世名剑。

    没有理会韩雨彤好奇的眼神,也无视了许慕烟一脸的警惕,程钰人来到林天旭身前,“林师兄,你真的可以尽快突破离合,开启那传送大阵?”

    此时的沈佩然,在剑意和剑道上已经超越了现今所有明剑阁的前辈,逐渐到达了身剑合一的状态,意念所到,她就是那柄无双的未央!

    花无百日红,在弑神的结界中将近四十年的平安修行,也到了结束的时候,因为经过了几十年的休养,当年冲出封印的魔胎,已经慢慢苏醒。

    林天旭此时哑然失笑,“你们想的太多了。”转身看着径直走过来的程钰人。

    原来这魔胎本就是几千年前丧身在无锋真人弑神剑下无数魔族魔气修炼而成,而在无锋真人那个年代,三大陆中有着不少来自圣魔天的魔族。

    正是因为有着上界高阶魔族的魔气,最终在剑心谷的这漫长岁月里最终进化了这魔胎,而天魔祖山接引下来的上界魔族,这微弱的圣魔天气机的牵引,却无意中唤醒了它。

    随着弑神剑灵的一声叹息,剑灵上这些年积攒的灵力开始向着弑神之上和魔胎接触的地方涌了过去,因为既然魔胎苏醒,争夺弑神控制权的斗争也随即开始了。

    未央和溯火也是第一时间就将剑华投射到了弑神之上,过往的几千年,都是三剑合力来压制这膨胀的非常快的魔胎。

    沈佩然是听弑神剑灵说过这些掌故的,看着剑灵的变化,她知道现在是什么局面,而且她自己也将面临进到这弑神结界以来最大的危险。

    可能是逐渐苏醒,等到魔胎完全回过神来,古怪的声音随即响起:“嗯,三个老家伙还是老样子,我已经感受到了身体内的蠢动了,没有多久,我会把你们全部吞掉,这世界终究还是魔的天下,哈哈哈!”

    下一刻,魔胎就发现了结界中的异常气息,身前不远的沈佩然,“咦,我想起来了,不是我抓进来那个修士吗?这几十年都到了化神,不错不错,虽然还是弱了点,不过勉强够用了。”

    此时魔胎的气息也已经持续攀升,离合期的魔元之力显露无疑,当年就是想要找到夺舍之人,才费劲力气冲破了无锋真人当年的禁制,沉睡多年之后醒来看见抓进来的修士已经从金丹到了化神,不得不说魔胎也是惊喜异常。

    “看起来这些年未央这个老不死的给了你很多好处,啧啧,现在很快就要便宜我了,哈哈,真是醒的非常及时!”怪异的声音里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

    听到它嚣张的言语,默然没出声的未央和溯火都加大了灵力的输送,这几十年也给了他们很多休养的时间,包括弑神剑灵在内的他们已经积攒了不俗的灵力。

    此时三剑齐齐发力,闷哼声中,魔胎得意忘形的小声一下终止,刚刚苏醒的它此时没有当年的压制力,所以也集中精神对付着三柄神剑,无暇理会沈佩然。

    但是沈佩然很清楚,当年三柄神剑的灵力之时堪堪能够相持,而且魔胎本身的魔元增长却十分快速,相信过不了多久形势就会被它反转,到时候自己就会遇到生死攸关的麻烦!

    面对一个离合期的魔胎,真的腾出手对付沈佩然,她能抵抗得了魔胎的夺舍?da an是显而易见的。

    师兄?!你在哪里?!

    而此时秋落峰的院落之内,因为现在道门都面临天大的难题,几位女弟子也不可能逗留很久,只是稍微叙了别情,都已经匆匆离去。

    林天旭此时的心思,也终于有时间开始关注到自己在那河谷之中领悟到的御天的剑意,并且缓缓将神海中隐藏的小小剑心慢慢放了出来。

    在魔门的日子,林天旭一直将剑心深藏,剑心生来就有着凌厉的气势,真在神海之中,必定会露出马脚,所以回到门派。林天旭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剑心。

    河谷的顿悟,不仅叫他领悟到了高绝的剑意,自己总算是进入了剑道之门,最关键的收获就是有了自己的剑心,要知道剑心这东西,不是谁想有就可以拥有的。

    剑心谷上下这么多弟子,拥有剑心的寥寥无几,当代最出名的弟子里面,唯有沈佩然一人而已。

    此前因为种种难处,林天旭一直把师尊最大的期望天道剑放在储物袋的最深处,现在的自己,因为必须要突破到离合,自己也有这样的信心。

    那如果能尽快领悟天道剑,破开剑心谷的结界救出沈佩然的时候,自己就有可能收复弑神,有了弑神这样拥有剑灵的剑胚,配合上天道剑,就算那上界魔族依然是高出他一个大境界,他也会有剑斩群魔的信心!

    剑心漂浮在神海之中,有着挡不住的锐利感觉,剑尖朝上的他好像随时都会冲破自己的百会,如何祭炼剑心,还真是个难题,不过,当然是有人可以传授他的。

    关系到最终要的突破,一切的心障都是不存在的,当林天旭拿定注意找到明剑阁沈行天的阁楼之时,沈行天已经安坐在了大厅当中,他身下的一众长老中,正有一头华发的沈行文。

    看着如今气宇轩昂不卑不亢走进来的青年,沈行文不由想起了当年他在那后山决然立下血咒时候的稚嫩模样,这才短短几十年,居然已经成长成了自己都要仰视的道门大能,自然是内心唏嘘不已。

    沈行天的感慨自然最深,但是现在的他心下早就已经完全接纳了这个年轻男子,只要他对沈佩然好,他不会有任何意见。从怒而不见到现在的转变,都是几十年中林天旭实打实闯出来的!所有人包括沈行天心中都是不得不服!

    看着正襟危坐的明剑阁阁主,要说林天旭心中一点涟漪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他不仅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收留了自己的兄弟林天权。

    关键是,他是沈佩然的父亲,这个在危险面前为了自己不顾身死的女子,从头至尾对自己深情以待的女子,胸口随身携带的手绢之上永远有着她温度的女子至亲之人。

    恭敬上前行了叩拜大礼,林天旭俯身在地没有起身。

    随着自己的成长,林天旭深知当年沈行天的所有行为都是正当的,他从来没有怨言,如今自己更需要他的指点,所以虔诚之意尽显。

    沈行天见到他对自己恭敬,自然很欣慰,但是看见他久不起身,一丝疑惑在包括他在内的所有明剑阁高层心中浮现。

    随着林天旭缓缓起身,所有明剑阁之人注视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惊愕,随即沈行天更是瞬间石化!

    这怎么可能!

    正是因为这样,聪慧如沈佩然,现在也只是堪堪将第一招月明的所有变招琢磨透了,接下来的月蚀及最后的月殇,还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时间。

    而就在她全新浸润在这玄奥的剑招之中之时,这些年一直处于沉睡的魔胎,开始有了异常的动静。

    和当年一样,开始只是偶然有着心跳声传出来惊动沈佩然,后来这断断续续的心跳,开始慢慢越来越频繁,而今天,正在剑心的帮助下领悟月蚀的沈佩然徒然睁开了双眼。

    不如刀的厚重,没有锤的威势,没有枪的范围,不如戟的凶悍,但是这世上从古至今,却也唯有剑早就了一群独特的修士—剑修。

    一往无前,笔直不屈,虽然轻巧,但是也能爆发厚重如山的威能,是所有其他兵器都代替不了的。

    所以剑修都会有独特的味道,而剑心更是孤傲绝世。

    沈佩然的剑心,和她在这样环境里磨练出的剑道,有了最大程度的契合,俯视天下的剑意,也慢慢融合在了她的剑心之中。

    就算如此,那未央的三招看上去很简单,却有着各种玄奥的变化,每一招都有着多达三百多种的变招,想要完全纯熟剑招,必须熟悉所有的变化,烂熟于心之后,再化繁为简,发挥出剑招的最大威能。

    剑无论是法器还是魔器中,都是很特殊的存在。

    就在前两年,未央的剑华将一篇精妙的剑招传送到了沈佩然的神海之中,虽然只有简单的三招,但是就算现在她到了快突破化身中期的边缘,却还是久久不能参透。

    缓慢沉闷的心跳开始连续想起,开始好似还有点不太顺畅,但是没过多久,当年和师兄一起感到的可以牵动自身心跳的声音有节奏的在结界中响起。

    而此时沈佩然惊讶的盯着身前不远处的弑神大剑,上面那沉寂了几十年的魔胎之上,开始有浩大,令她极为不舒服的魔元开始散开来。

    没头没脑的对白显得莫名其妙,但是几个细心的女子自然听出了别样的意味,之时林天旭此时的心思,已经飘到了自己的修为的提升上面。

    随着自己到了化神中期,现在也开始摸到了突破后期的门槛,看起来突破离合也不会很远,但林天旭自然明白,这一个大境界,自然需要更大的契机,行更远的路。

    林天旭听到这话,眼眉一扬,“义不容辞!”听到这样斩钉截铁的话,程钰人眼神亮起,随即抱拳行礼,“那好,师妹就静等师兄功成的消息!”

    言罢直接转身而去,来的突然,去的潇洒。

    就在林天旭和几女去往秋落峰院落之时,在明剑阁的剑心谷之内,弑神的结界之下,现在正有重大的变故发生。

    这几年的沈佩然,随着突破到了化神初期,她额头的剑心已经璀璨如同闪耀的太阳,每当日渐圆润贯通的剑意开始在她神海之中行遍全身之时,剑心总会褶褶闪亮,照亮大片的昏暗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