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六十八章:两路被破,形势万分危急!
    水本是至柔之物,此刻在两位道门女弟子的道门法诀之下,凭空出现的狂涌巨浪,在真元的灌注之下,都化为了至刚至强的绝对力量!

    苏梦妍掀起的滔天巨浪,一路狂扫前突,地面的草皮接连不断被撕扯上了半空,巨浪之中还化出了万千道门弟子的模样,铺进的浪潮彷如千军万马,暴起的浪尖上都是金石之色。

    原来苏梦妍此时的真水化天诀已经到了水身钢骨的阶段,柔水都变成了钢筋铁骨的存在,但是依旧可以保持柔水随意变换形状的特质,真水化天诀作为冬门峰的无上道诀果然不凡!

    因为听海阁的道诀和冬门峰有着很深的渊源,此刻首先攻击到南路猛身周的沧海怒潮诀,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韩雨彤此时腾身在半空,裙袍飘飘,满脸的庄严之色,双手舞动间狂涛在席卷周围魔族的同时齐齐砸向了南路猛。

    此次突然东西两路发动猛攻也是南泰瑾的急令,自从他们从圣魔天下界之后,进展的相当缓慢,更是损失颇为严重,上界的接引域的尊者非常不满,如果再没有进展,就要换风家的人前来!

    所以南路猛今次是丝毫没有留手的余地,随着苍莽的魔气蓦然爆发,离识期的魔元冲体而出,沧海怒潮诀在被这魔元之力压制的情况下直接一击而散!

    此时苏梦妍御使的滔天巨浪也已经扑至眼前,魔元暴涨的南路猛眼色狠厉,双手分合之间,三道弧形的灰色气刃瞬间形成,一丈来高的气刃饱含魔元之力,在他双手向前猛挥间向着巨浪而去。

    韩雨彤在浪涛被击碎的瞬间已经双手高高举起,昂首向天,仿佛在向天地诉求,体内真元也随之开始暴涨起来,随即南路猛身周三丈来宽的范围内出现了一汪碧水。????“炎水之界!”随着清越的喊声,碧水之上熊熊火焰猛然窜起数丈,将南路猛一下包裹了进去。

    此时的炎水之界比之昔年在白垩空间之时,已经高上了好几个档次,猛烈燃烧的火焰已经是通体的幽蓝,炙热的高温叫南路猛周围几丈内的魔族军士都连连后退。

    此时南路猛的三道邪元斩已经猛然撞上了浪峰之上,在砰然的巨响声中,将重重叠叠的浪潮大军直接劈开了三道口子,去势却依旧未停,

    完全将浪潮分为了四段的邪元斩带着无可抵挡之势劈向了苏梦妍,被邪元斩横断的真水化天诀驱使的浪潮也随之崩散。

    南路猛这边就在幽兰的熊熊火焰包围自己的同时,身上出现了透体的黑气,一身黑亮的御元甲将整个身躯包裹的严严实实,随即南路猛张口猛吸,将这瞬间就烤焦了地面的幽兰之火一吸而空!

    圣魔天这些南家修士都会引域南家的魔池中淬炼一番,魔池之火本就是逆天的火源,南家前辈高人万载的积攒岂能小视?所有南家子弟对火系的功法自然是克制之极。

    对这些上界魔族了解不深的韩雨彤使出了自己威力颇大的招式,却完全没有想到居然就被这魔族一口吸进了体内,这样的情景自然叫她心神微震!

    就在此时,南路猛将眼神转向了他,右手食指一点,南家的破空杀瞬间就突破了空间的距离,纵然韩雨彤已经反应飞快的闪身躲避,但是一道血箭飙出,左肩已经被刺出了一个对穿的孔洞!

    肉身也受到了不小震荡的韩雨彤不由喷出一口鲜血,几个照面不仅破掉了两人的道诀,还看似很轻易的就伤害到了韩雨彤的肉身,这离识期的上界魔族在全力施为之下,确实压制力十足!

    苏梦妍此时感觉到了眼前三道气刃上的气息强悍,双手挥出,冰雪燎原自然而然的就使了出来,身前地面迅速有冰花不断形成,并且向着气刃而去,一路之上迅速生成了重重叠叠的雪树银花!

    在接触到气刃的瞬间虽然没有直接破掉它们,但是依旧还是有从下而上迅速结成的冰花在气刃上形成,阻滞了它们前冲的势头,随后邪元斩连续撞到了沿路的冰雪所化的障碍,到苏梦妍面前时已经是强弩之末。

    但是苏梦妍此时没有半点欢喜,刚刚韩雨彤受伤的情景她看得清清楚楚,这魔头右手随意一指居然就破开了她的肉身防御也是叫她咋舌。

    虽然她们两个都没有修炼过炼体之术,但是到了化神中期,肉身已经经过了多次淬炼,况且现在的她们专心修炼的就是自己的肉身,就这样还是被轻松伤到,只能证明这魔头的战力实在可怕。

    此时战场的其他地方也是斗得如火如荼,明剑阁的沈行文长老自高奋勇的对上了无道魔尊,而此时已经将魔尊逼得使用了魔化,毕竟是化神期的修为,祭出自己本命的逐日,无道魔尊无法阻挡。

    透明的逐日此时正在半空中不断向着魔化的无道魔尊刺杀,虽然此时他的防御已经到了相当高的地步,但是有逐日这样锋利的名剑,无道魔尊此时身上已经布满了大小伤痕。

    而听海阁阁主惠真仙子此时和道门的两位化神期的师尊,对着剩下的魔婴期的魔将,则是一边倒的局面,根本没有一合之力,不断有魔族的惨叫声响起。

    其他的两个道门的弟子面对下面的魔将和军士,就更加轻松,明剑阁的剑气纷纷在人群中闪过,一群听海阁的弟子在全力施展之下,战场上也浪潮滚滚,血花四溅。

    道门这边鲜有伤亡,但是魔族的军士已经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千余名两个门派的弟子,此时在对战魔族军士的时候也是占尽了上风,眼看战局就要被道门牢牢把握了。

    看着又是和前些日子一样因为自己被两个女弟子牢牢缠住,魔族的军士伤亡惨重,南路猛猛然一声巨吼,直接选择了魔化!他要用绝对的力量碾压这些道门的蝼蚁,不能再浪费时间!今日必须攻破这子严城!

    随着庞大的身躯形成,南路猛的气势直接暴涨了数倍,本来就压制了两女的他此时凶意滔天。

    根本不在乎苏梦妍和韩雨彤此时竭力发出的招式,直接扑向了那边正在残杀魔族的几个化神初期的道门师尊。

    这个时候,苏梦妍和韩雨彤已经有心无力了,全力祭出的招式完全阻拦不了魔化后的南路猛,而在他前进的道路上,道门弟子没有退缩,纷纷上前攻击!

    不断有各式的剑向着南路猛的魔躯上斩落,也有水刀冰箭不断射中他,但是此时状态已经到了巅峰的离识期上界魔族,已经是这些元婴期以下的弟子所能抵挡的了。

    而且很快出现了更大的伤亡,就在南路猛几下拳脚,将好几个两派的元婴弟子击杀之后,好些个元婴已经向着南面而去,惠真仙子和沈行文此时也是暴怒,但是奈何魔势已成,眼下已经无可阻挡!

    眼下在继续杀下去,虽然魔将和军士自然也能杀不少,但是太多的道门未来不免会全部葬送在此,惠真仙子和沈行文只有做出了撤退的命令。

    大规模的战斗就是这么残酷,就算你这边本来就是优势,但是敌人有了超绝实力的精兵之后,就算只有一个,也是无力阻挡,南路猛成功的一个人就将占据给扭转!

    因为子严城已经没有了阵法防护,道门弟子在师尊们的掩护下,开始一起向着南面开始撤退,虽然南路猛此时接近全力,只是将几个师尊和苏梦妍她们两个再次击伤,却只有眼看道门大部分人撤向了南方!

    就这样,在魔族的猛然发力之下,西路的防线崩塌,道门被迫放弃了子胜城,开始向南方撤退,寻机再组织防线,魔族的西路军就这样占领了子严城。

    东面的情况,和这边如出一辙,因为依旧有南路闯这个离识初期的上界魔族压阵,在全力发动进攻之后,众生门张子平掌教和极乐门 虚晨居士率领的道门弟子,也是不敌,子建城同样陷落!

    东西两路同时被打开了口子,魔军已经正事入侵到了三大陆之中!整个占据的形势变得非常危险!

    如果左右前进之后再合流的话,中路抵抗魔族中军的正清门驻守的子胜城就会被彻底包围,等到那道门绝壁的阵法被破,不像东西两边的道门还有后路,到时候后果就不堪设想!

    战局的迅速恶化实在林天旭的预料之外的,此时的他已经带着沈佩然直接向着子严城的方向急速而去。

    虽然刚刚从黑暗结界中出来就遇到这样的情况,现在跟在林天旭身后的沈佩然却没有一丝怨言,对她来说,只要和师兄在一起,不管在哪,不管是去修炼还是杀人,她都一样甘之若饴。

    而且就在这短短几日,昔日那叫林天旭无可奈何的沈佩然已经回来了!此时虽然是在疾驰之中,她一个一个问题还是及时的传到了林天旭的耳中。

    “师兄这么多年好像没什么变化嘛,除了修为真的是很高了,也变得更神气了一点,哎呀,过了这么多年,你不会已经藏了好多妹子了吧!?”沈佩然的想法永远都是天马行空。

    “......”

    “我听父亲说西边是听海阁和明剑阁,好像听海阁是有很多师姐师妹的,看你这么着急的样子,难道?!”说道这里沈佩然的眼睛一下鼓起!

    “......”

    “看你一副做了很多亏心事的样子,怎么,我天天想你念你的时候,难道你真的一直在沾花惹草?”沈佩然果然是长大了,已经学会了吃醋。

    “......”

    “不说是吧,那你一个人去,我自己去东边!”沈佩然在林天旭面前,天然优势实在太大了。

    “佩然,其他的东西有时间我和你慢慢说,我们先救人啊,前面可是有你很多师兄弟的。”林天旭此时只有暂时搪塞了。

    就在两个冤家一路闹腾的时候,林天旭已经发现了前面撤回来的道门弟子,领头的正是惠真仙子和沈行文长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