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七十二章:初尝情事,通天峰观大道。
    倒不是林天旭急色,实在这几十年的思念实在太苦,自从沈佩然脱困之后,因为一路都是在到处之源,两个人连好好说话的时间,都还没曾有过。

    此时来到这安静的房中,看着她那百看不厌的面容,看着她精巧的鼻梁,浓淡适宜的眼眉,娇艳欲滴的红唇,此时眼中心中都被眼前这女子完全占据。

    还有什么比深情的亲吻更能表达他此时内心激荡的情感?

    知道怀中的人儿气息都变得紊乱,林天旭才不舍的放开了口中的甘甜,将沈佩然紧紧抱在了胸口。

    “师兄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哦,听听你的心跳,变得这么快!不过在师兄怀里,还真的很安心。”此时的沈佩然也是少有的脸红耳赤,第一次和师兄这么亲昵,叫她无比幸福的同时还有一丝惊慌。

    “这么多年了,我最后悔的就是当年在明剑阁后山,在你翩翩起舞的时候,没有像这样紧紧把你抱在怀里,我等待这一刻,已经等得太久了。”林天旭此时眼中也是一片迷离之色,心绪也飘的很远。

    “谁叫你一直像个木头一样,两个人一路几个月连我是女子都不知道,现在怎么突然变得...”沈佩然此时的话语也变得慵懒了起来。

    “变得怎么了?因为我们都长大了,青涩的果子已经长成熟了,到了可以采摘的时候了。”听到林天旭突然冒出这样挑逗的话,沈佩然惶然抬头,迎上的确是林天旭再次凑上来的面孔。????感情积攒的太深,突然爆出的能量有多大,此时的林天旭是完全感受到了,只感觉自己是无比想彻底拥有这个心头瑰宝,此时沈佩然一声惊呼,林天旭的手就不自主的伸进了她的衫裙之内。

    沈佩然脸色已经红润到可以滴出水一般,仰脸看着自己的师兄,感觉到林天旭的大手已经到了自己胸前隐秘的位置,少女的禁地就这样向他敞开。

    虽然沈佩然没想到这一刻会来的这么突然,而且好像也不合礼法,但是看着自己的师兄,看着自己思念几十年的师兄,她自己的情绪也被彻底的撩拨了起来。

    此刻她丝毫没有躲闪,只是痴痴看着师兄的样子,好像要将他现在的模样牢牢记在心中。

    林天旭此刻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好像要爆炸开来,感受着手中的坚挺和柔腻,好像自己已经飘到了半空之中,完全没有办法克制自己想要更进一步的念头。

    就在林天旭用颤抖的双手将身下的人儿的衫袍褪尽之时,呼吸瞬间就凝滞了,看着眼前娇羞的面容,看着眼前白皙细腻的肌肤,更有那傲然挺立的少.女.玉.峰,呼吸瞬间变得急促了起来。

    此时林天旭右手指尖剑意顿出,桌台的蜡烛一下熄灭。被激动的情绪包裹的少年男女,此时完全放开了彼此的心房,在沈佩然阵阵娇呼声中逐渐融为了一体。

    有道是:“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更有那“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两个痴恋的人儿,在历经了无数波折之后,终于彻底的将彼此交给了对方,从此之后就像林天旭脑中蹦出的词句一般。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第一次在夜里没有修炼,初尝男女滋味的林天旭抱着怀中的沈佩然,轻声的讲起了埋在心底小时候在林家小镇的故事,沈佩然就像乖巧的小猫,带着笑意慢慢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早,许慕烟直接就穿门而入,随即床上就是一边慌乱,而许慕烟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人,一边呆呆的说着:“你们,你们...”一边转身就跑了出去。

    等到林天旭和沈佩然来到大厅的时候,许慕烟正悄声和苏韩两女说着什么,见到二人进来,韩雨彤此时已经是满脸通红,苏梦妍倒只是微笑看着沈佩然,许慕烟则是一脸幽怨。

    沈佩然此时焕发出了不一样的光彩,等到师尊们一进来,这些人精马上就发现了几人的异常,云清真人面色如常,鹤阳真人则是轻轻指了指林天旭,脸上露出劝诫的神色,随即将话题拉回到了正事上面。

    “根据前面得到的消息,这两天在北面的魔军还是没有动静,防卫也比较严密,据我估计应该是魔族内部出了什么变故,现在虽然还不清楚,但是估计对我们不会有利。”鹤阳真人眉头微皱。

    “子建城那边,魔族东路军占领了整个大城却又匆忙撤出,我想估计是圣魔天那边有新的指令,多半是有援军下来了,现在我看还是要先做点准备,最起码要和羽化天取得联系,将情况告知上仙。”

    执法殿的掌座云贤长老说的法子倒是非常稳妥。

    鹤阳真人和其他几个掌座交换了下眼神,也是立马做出了决断,“那就这样,暂时这边也没什么情况,现在和羽化天提前沟通是很有必要的,我就先和林天旭回正清门一趟,看看上界怎么说。”

    随即看向了云贤真人,“这里暂时就交给你们了,当真遇到不敌的情况,不要轻易冒险,悬殊太大的撤退也没关系,只要人在,丢失的地方也始终能拿回来。”

    在几位掌座齐声称诺后,鹤阳真人直接出门祭出了神行道船,此时的沈佩然是一刻都不想和师兄分开,许慕烟自然也是要跟上,一来二去,待到神行道船升起之时,五个道门女弟子全都跟上了船。

    疾行的道船速度很快,三日后就已经回到了正清门之中,当几个女子一起到了秋落峰林天旭的房中之后,鹤阳真人直接带着林天旭来到了至清峰的后山。

    第一次来到这后山绝壁之上,看着至清峰从这里好似被一剑劈出的万丈深渊,而几丈之外绝壁那一端,还有云雾缭绕的一小块山头。

    鹤阳真人此时沉默不语,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掌教令牌,口中念念有词,顷刻之间,绝壁之间隐隐有金色光华闪动,随即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就在光华闪动片刻之后,一座造型古朴的透明石桥出现在了绝壁之间。

    随着鹤阳真人迈步而上,林天旭也踏上了这从未听闻的虚空出现的透明石桥,行在石桥之上,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和缭绕的云气,脚下却实在的踩在了桥上。

    “这通天桥是羽化天的上仙施展无上神通所化,也只有正清门掌教可以开启,别看这短短的绝壁好像是凌空瞬息可至,但是没有这通天桥,那通天峰就是镜中水月,任何人都到不了。”

    一边走着,鹤阳真人的声音一边缓缓在前面响起,通天峰,林天旭口中念了几遍这听上去就叫人豪气顿生的名字。

    “正清门的弟子,只要到了渡劫期大圆满,也都是在这通天峰之上来承受天劫的,而后要不就是魂飞魄散,要不就是顺利进入上三天,所以等会你也有可能会有所感悟。”鹤阳真人此时点拨着林天旭。

    听到掌教的话,林天旭也是瞬间精神大振,到了离合期之后,接下来每个大小境界,进阶都会变得无比艰难,元力的凝聚和神识的强化都只是基础,关键还要看对天地大道的感悟,对着天地本源规则的理解。

    知道这里不仅是连通上三天的羽化天的地方,更是正清门前辈大能最后飞升之地,那么在这里渡劫引发九天神雷,必定会在山头之上留下一些痕迹,自己如果有机会领悟一丝,都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通天峰的名字,可能也是由此而来吧!

    盏茶功夫,两人已经一前一后上到了这通天峰的顶上,峰顶并不大,只有十丈宽许的范围,没有草木,只是一座平坦的白玉平台。

    一上来林天旭就发现了通天峰特别的地方,在三大陆真气最为浓郁的正清门群山之中,在至清峰后山如此重要的通天峰峰顶,居然感觉不到一丝的天地真气,这里好像一块真空的区域,有别其他各个山峰。

    看见了林天旭疑惑的神色,鹤阳真人说道:“这个是我们正清门的弟子特殊的地方,对抗这天劫,就当是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不借助任何外物,虽然过程会困难很多,但是只要能渡劫成功,上到上三天也自然有自保之力。”

    说完此话的鹤阳真人也是带着一脸的傲然,林天旭心下也是涌上一片无上的崇敬,要知道对抗天劫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正清门的前辈还毅然自己增加难度。

    只不仅是一种骄傲的态度,更是正清门对天道更独到的理解,修道本就是逆天之事,本就应该是自身之力对抗那浩然天威,这就是正清门的正道。

    林天旭此时不禁怔怔出神,这才刚刚到通天峰之上,自己的道心就已经好似坚固了许多,更多了一些对天道更深的理解。

    林天旭此时深海中都出现了更多由此而生的更多思考,脚下开始信步向前走去,看着他这么快就好像领悟到了什么,鹤阳真人微笑看着这千年来正清门最出色的弟子,也许下一个上这通天峰的,就该是他了吧!

    林天旭此时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这玉台的中央,虽然已经千多年再没有正清门的弟子来到这里渡劫,但是此刻脚下的玉台之上还是留着天雷轰击过的痕迹。

    林天旭呆呆看着头顶一碧如洗的蓝天,想象着当年前辈大能在这里挑战生命的极限,挑战天道对人类修士最终的审判,想象着他们发自内心的狂吼:“我命由我不由天!”

    以肉身之躯,挑战九天神雷,这是怎样的豪气,这是怎样的荣光,这是怎样的绝决!

    林天旭不由眼眶湿润,被这样的勇气和决心深深感动,对这无尽天空生出了自己的决心,我林天旭来日也一定可以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