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 二 百 章:瞎胡闹,一对冤家下山来!
    试心剑剑灵的声音刚刚落下,头顶之上又有了变化,第三柄剑已经落下,比弑神细了不少的剑身却有六尺多长,落下之时就急速到了远处半空之中。

    细长的剑身随即就开始跃动起来,初时缓慢,然后越来越快,飘忽的剑影划出了一道道玄妙的线条,没有灵气的波动,剑锋在空气中没有带出一丝涟漪,就只有最单纯的剑招。

    这对林天旭来说却是很大的挑战,他没接触过什么剑招,天道剑也是剑意大过剑招的存在,此时才算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繁复的剑诀。

    收紧了全部心神,强大的神识之力全部投到了剑招之上,随着整个人投入其中,林天旭很快就进入了这新奇的世界。

    感受到了这神奇的剑诀,体内元婴也开始睁开双眼,和神噬剑灵融为一体的它此刻也开始跟随主人的意念开始揣摩起了剑招。

    林天旭依旧是观其意,此时的神识强度,想要完全记住这剑招不难,剑招必然是蕴含创立之人的意念,自己还是要首先体悟这剑诀中的真意。

    看着剑招,林天旭却突然开始有了共鸣,他感受到了剑招中那持剑在手,天下我有的无上霸气,更有那一往无前有我无敌的锐气,这和自己是何其相似?!

    就在心中的剑意开始不由激荡起来之时,弑神已经出现在了自己手中,随后不自主的开始和那大剑开始共舞,虽然此时招式并不通融,但那剑意却逐渐合一。????两天剑光就这样相隔不远的开始了频率越来越接近的舞动,就在弑神上开始嗡嗡的产生共振,对面的大剑也产生了剑鸣之时,细长的大剑已经回到了头顶之上!熊熊心火再次燃烧!

    这已经是地十六盏心火!已经和现在剑神宫宫主到了一个水准!

    “能在万法剑中这么快就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剑道,并且很快引起他的共鸣,殊为不易!”早就平稳的试心剑剑灵此时又不禁有了感慨。

    正当林天旭还在看着头顶上的大剑,开始向着下一关是什么的时候,心中陡然升起了心慌意乱的感觉,他此前只有在沈佩然被魔胎攻击之时才有这样的感受!一定是和自己亲近之人出了问题!

    “请问剑灵大人,弟子如何出去?”林天旭现在只想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剑云阁,这八剑闯天关,只有等下次了!

    “嗯?”剑灵听到这话自然很诧异,但是没有多问,淡淡的光芒将林天旭直接笼罩,随着迷雾散开,林天旭已经站在了剑云阁之外。

    这个时候外界的弟子早就是一片安静,眼看一盏接一盏的神剑心火被下界道门弟子点燃,都已经被林天旭彻底镇住!

    抬头看见了剑神宫宫主和朱剑奉站在一起,林天旭此时行礼之后就急匆匆的问道:“宫主大人,请问这三年里乘云大世界的情况如何?最近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吧!”

    宇峥嵘没有回答,他仔细盯着林天旭的双眼,看见的是深深的焦虑,“这就是你放弃继续闯下去的原因?”平静的声音中听不出丝毫一样。

    “弟子心生警兆,一定是有变故发生,那神剑心火,待我定试之时再来闯过。”林天旭老老实实的回答。

    宇峥嵘眼中精光闪闪,沉吟了片刻,随手就布下了隔音罩,“六剑的魔障心关如何过的?”宫主此时灼灼的眼神紧盯着林天旭的眼睛。

    听到这个,林天旭不好意思的苦笑:“弟子,弟子什么都没做。”

    听到这里,宇峥嵘心中所有的担忧全部放下,心怀打开,少有的露出了笑容,“没出手好!剑云阁下次再来也没关系,至于乘云大世界,两年前就已经和圣魔天那边有了约定,百年内保持现状。”

    林天旭疑惑抬头,“百年后,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你们乘云大世界和你上来之前没有太大变化,你不用担心,安心修炼就是。”

    听到宇宫主的回答,林天旭却更加担忧,不是下界有事,那就是自己的师妹了!

    “启禀师尊,弟子,弟子想出去看看。”林天旭没有迟疑,直接说出了自己想做的事情。

    宇峥嵘双眉一抬,“难道悟剑峰不够你修炼?!”

    “是弟子师妹可能有事,弟子心下不静也无法有进展,只想出山一次,只要打听到师妹们无恙,会立即返回山门静修。”林天旭此时顾不了其他,只想尽快见到自己的师妹。

    “好,你去吧。”收回隔音罩的宇峥嵘没有再说话,去除心障修为才能提升,这点小事在他看来无足挂齿,何况今日林天旭已经叫他心下有了定心丸,就当给他的赏赐吧。

    宫主的眼光转向朱剑奉,有他在林天旭身边自然稳妥,在这通云域就不会出什么问题,转念一想也不能招摇,心念一动,已经有三个影剑卫收到了指令。

    林天旭此时却又开口了,“宫主,我对这通云域一点都不熟悉,可能会多花一点时间。”

    宇峥嵘的眼光四处扫视,眼神一下留在了一直看着林天旭的贝欣颜身上,这通云域应该没什么人惹她,年纪相仿,很合适,背后又有影剑卫保护,就这样了。

    “贝欣颜,你就随着林天旭下山一趟,随他四处转转,尽早回来,不要随便生事,就这样。”说完的宇宫主一步踏出,瞬间无影无踪。

    林天旭和贝欣颜都是一头雾水,迷惑的对看一眼,而周围的弟子一片哗然,听着刚刚宫主的意思,好像是要贝欣颜给这林天旭当保镖!没有听错吧!

    这里的弟子,绝大多数都是仰慕这贝欣颜很久了,更有些有门路的打听到了贝欣颜的家族在通神域的强大实力,早就想着怎么攀上她这朵名花,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名花要给癞蛤蟆当保镖?!

    看着贝欣颜的惊愕,和周围弟子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林天旭一脸莫名其妙,不就是引引路吗?至于这样大惊小怪?!

    贝欣颜看着林天旭无辜的眼神,真是怒火中烧了,就算你是个天才,也不至于叫本小姐给你当保镖,何况我们的帐都还没算完!

    她转眼央求的看向了朱剑奉,可惜一直对她礼遇有加的管事剑奉此时正在眼观鼻,鼻观心,“早去早回,且不可在外游山玩水。”淡淡说完的朱剑奉也径直一步踏出就此离去。

    “游山玩水?我跟他?!”贝欣颜此时看着眼巴巴等在自己身边的林天旭,好好好,我给你带路,我给你当保镖,我一定会尽职尽责的!

    林天旭此时好像一下就看见了她颈中淡淡的伤痕,“上次不好意思,剑气没控制住,抱歉了。”这个时候当然要赶紧说点好话,下山找师妹可全指望她了。

    “那个贝师妹,没什么事我们现在就动身?”随即林天旭又开始心急了。

    “谁是你师妹?!”刚刚还舒服一点的贝欣颜转眼就看出了他不是诚心道歉,心中的无名火更盛了。

    “贝师姐,我们赶紧走吧,我确实有紧急的事情要去办?”听到这话贝欣颜更觉得荒谬,这段日子她已经花了不少功夫打听了林天旭的情况。

    明明是刚刚从下界上来的,明明从来没出过山门一步,连剑神宫恐怕都还不熟悉吧,你还出去有事情办?我信你才怪!

    “这两天身子不怎么舒服,过两天我去找你。”贝欣颜拨弄着自己的指甲,轻描淡写的说道。

    给你点颜色你还开染坊啊!在这里林天旭本来就是没什么顾忌的,低声下气说好话不行?!

    “没事,我不怕累,我背你!”林天旭不由分说,上前直接就背起了贝欣颜,大步向着外面而去,“对了,山门在哪边?!”

    旁边的弟子此时眼睛都快爆出来了,这样都行?!我们一群人和贝师妹说话都小声小气的,你这小子直接当着我们这么多人吃豆腐?!还吃的这么光明正大!

    被林天旭一下背起来,感觉自己的大腿一下被他的双手抱住,贝欣颜此时简直快疯了,再看到这么多人围着,就这样被他背起来了?!

    而且居然还抖了两下?抱的不舒服吗?!短暂的惊愕过后,“啊!”一声尖叫直接从她口中迸出。

    林天旭因为背的太匆忙,此时听见她的尖叫,“啊?是不是背的不舒服?”赶紧又抖了两下,将她的身躯和自己自然的贴紧,直接向着山下而行。

    贝欣颜这个时候说不出话了,感觉自己的脸上一片血红,看他背着自己跑得很快,身后一群目瞪口呆的弟子已经被抛下,反倒安心了不少。

    “你是不是想死啊!”因为是颠簸的山道,贝欣颜明显感觉自己的前胸和他后背不断有着接触,此时已经下了一片凹地,她的尖叫又再次响起:“你赶紧放我下来,你的手给我拿开!”

    羞怒交加的贝欣颜此时忘记了自己已经是洞虚期的修士,双手开始使劲了在林天旭背上锤了起来。

    一心想着下山,没有半点防备的林天旭哪里知道她会突然下这样的重手,幸好自己肉身强悍,阴阳乾坤体很给力,之时喉头有逆血涌上,没来得及说话直接向前扑到了下去。

    本来就是下山的道路,这一下就是落地的葫芦,两个人莫名其妙的一同翻滚着向着而去,等到停下之时,头发披散的贝欣颜已经不是在他背上,而是扑在了他胸口。

    虽然两人的身体都很坚韧,但这样一路滚下来,又是一起挤压厮磨,林天旭此时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看着贝欣颜:“你是不是有毛病?好端端打我做什么?我不是抖了好几次了,背的还不舒服?!”

    刚刚抬起头看着林天旭满头满脑都是草根,结果就是一顿数落,贝欣颜觉得自己一口老血就快喷出来了,你好意思怪我?你还好意思说抖了好几次?!

    我今天跟你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