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一十五章:意外发生,挡箭牌也要当!
    十余万里的路上,都是这青年男女的笑闹一片,只是一两日就看见了云山城,熙熙攘攘的街道依旧,林天旭和贝欣颜很快就淹没在人海之中,因为和约定的时间还有十来日,两人就在接上闲逛起来。

    就在两人刚刚转过一个街角之时,马嘶声突然在前方传来,就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又有几匹神骏的高头大马飞驰而来,林天旭不由皱起了眉头,这时间的纨绔子弟总是不会少。

    街上自是一片鸡飞狗跳,往来的行人还能赶紧避让,但是摆摊做些小生意的普通人就倒霉了,不断有摊点被疾行的奔马踩过,看着眼前的情形,站在路中央的林天旭眼中升腾起了怒火。

    而就在看清马上几个人的面目之时,贝欣颜却悄悄躲在了林天旭的身后。

    纵马而来的当先是个一声紫色锦袍的男子,一脸的桀骜之意,和他并驾齐驱的,则是一个一身天蓝袍服的俊逸男子,只是眼神中却有着高高在上的傲然,眼见街道上一片混乱,两人依旧面目如常挥鞭疾进。

    眼看还有数丈就快到眼前,林天旭没有丝毫避让的意思,紫色锦袍男子是洞虚大圆满的修为,而那俊逸男子则已经是大乘后期,他们也一眼看见了路中一身白色道袍的林天旭。

    对于当头的陈家三少爷陈子光来说,这云山城就是自家的菜地,想怎么玩怎么玩,再加上近日从通神域张家来到这通云域的大少爷张雪麟在身边,自然要竭力讨好,看见眼前居然还有不开眼的陌生人,怒火一下就上来了。

    “眼瞎吗?!给我滚开!”随着他的怒喝,手中的金丝鞭已经当头向着陌生的青年打去,这金丝鞭不是凡物,这一鞭下去足足可以叫这青年在躺上半个月!????就在陈子光挥鞭的同时,张雪麟却有了不好的预感,虽然眼前的青年收敛了全部的修为,自己也看不透,但是看着他平静的目光,肯定不会是相与之辈。

    在这云山城,难道还有人敢和城主少爷叫板?何况自己在这里,想来也不会有问题,所以还是冷冷看着鞭子向着陌生男子头上落去。

    此时旁边躲让的云山城的普通百姓,看着路中少年不躲不让的样子,心下俱是一阵叹息,难道他是被这奔马吓傻了?陈家三少爷手中的鞭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在狞笑还在陈子光嘴边之时,就在金丝鞭马上就要正中这陌生男子面门之际,林天旭看似缓慢的伸出了右手,准确的一把抓住了这金光闪闪的马鞭。

    陈子光眼睛一下就瞪圆了,猛力回扯金丝鞭,可惜此刻金丝鞭不仅纹丝不动,自己全力一拉还差点把自己带下了自己的乌云马,他的脸也瞬间就憋红了。

    林天旭却好像没什么反应,只是低头看着抓着的鞭尾,随后左手指尖随意划了几下,金丝鞭尾就这样被他轻易的切成了一段段的,看着跌落在地的团团金丝,周围的百姓一下明白了。

    顿时一阵喧哗,赶紧退让的远远的,原来这站在路中央的年轻修士并不是被吓傻了,他原来是个高手,看上去还是想找陈家三少麻烦的!不得不说,通云域这些百姓的眼光十分犀利。

    “大胆!你是何人?赶在云山城和我陈子光做对,你是不是活腻了,不想出这云山城了?!”眼见自己金丝鞭被毁,陈子光狠狠将鞭子扔向了这陌生男子,口中吼出了威胁的话语。

    “陈子光,很有名吗?可惜我真的不认识你,可惜这么好的鞭子,真是糟蹋了。”林天旭一脸惋惜的样子,手中却没有停,很快整个金丝鞭都段段跌落在地。

    “原来是个乡巴佬,在这东域之中方圆十万里谁不认识我陈家,谁不知道我陈子光,敢毁我的鞭子,我要你的命!”

    虽然明显感觉到了对面的修士实力强悍,但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又有张雪麟在身边,恼羞成怒的陈子光直接腾身而起,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怪异的法器,似锥似剑,已然破空而来。

    正是陈子光父亲,这云山城的城主陈守义赐给他的云剑锥!云剑锥上有蜿蜒的纹路,在急速穿过空气时传出了凄厉的鸣响。

    林天旭这时候也已经真气布满全身,虽然感觉到了穿刺而来的法器上有着充沛的灵气,但是肉身饱胀的感觉却叫他做出了惊人的举动,眼看云剑锥向着自己心脉而来,只是稍微侧身,冷然看着云剑锥直接扎上了自己右胸。

    贝欣颜这个时候差点惊叫出声,双手紧张的抓住了林天旭的衣襟,这无耻之徒怎么如此托大,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看着陌生男子居然没有躲让,虽然已经感觉到了他提升的气势,但是陈子光对自己的云剑锥可是非常有信心的,这样正中就算是大乘中期也南面落得被对穿的下场!嚣张的小子,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

    咔嚓一声,云剑锥就在一息间就刺上了林天旭右胸,扎进了半寸之后就再也动弹不了,庞大的灵气驱动下不由在他胸前开始嗡嗡鸣响。

    林天旭只是身体微震,自己的肉身果然强悍到了逆天的程度,凝聚了洞虚期大圆满修士的全力一击果真是破不了自己的防御!云剑锥此刻给他造成的伤害简直不值一提。

    陈子光此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人的肉身?魔族也不至于如此?!他身边的张雪麟此刻眼中也有了一丝的凝重之色,刚刚云剑锥上面的劲力他自然感觉的很清晰,就算是他也不可能肉身硬抗!

    而在林天旭身后的贝欣颜,此刻满心的激动,就在这大街之上,忘情的深处双臂直接揽住了林天旭的腰腹!雪白的柔荑之上,一对闪亮着柔和光芒的粉色玉镯格外显眼。

    刚刚只是惊异这陌生男子强悍肉身的张雪麟在看到这对玉镯之时,双眼顿时爆发了神光,一直冷眼观看的他此刻心中起了狂澜!

    “绯月之心?!贝欣颜?!”一声爆喝从他口中传出!

    这个时候林天旭没有理会眼前的人,已经一把抓下了身上的这怪异的法器,右手一抛直接向着陈子光射去!带起的凄厉嘶鸣比刚刚何止尖利了数倍?

    张雪麟这个时候可不再置身事外,看着那云剑锥的去势,若是正中陈子光,他这条小命可就要出大麻烦,手中一闪已经有一把凶气袭人的长枪现出,挥手狂扫,堪堪将云剑锥击飞开来,正中旁边的楼阁柱子。

    随着楼阁柱子被云剑锥直接扎碎,整座楼倒塌了下来,张雪麟此刻握着远山碧云枪的右手也如遭雷击,强自压下那冲撞的劲气,还是止不住的开始颤动!

    但是此时他却没有在意这些,张雪麟的眼睛紧紧盯着揽在那男子腰间的双手,那此刻刺眼无比的绯月之心!

    而贝欣颜在听见张雪麟的怒吼之后,已经知道今天也是躲不过去的,慢慢从林天旭身后闪了出来,脸上却是一片漠然之色。

    “你大呼小叫做什么?!在这里对我耍威风吗?!”贝欣颜丝毫没有客气的说道。

    贝家和张家都是同在通神域的大家族,在通神域都是顶尖的势力,张家还稍微压过贝家一头,但是两家世代都交好。

    而张家嫡子张雪麟因为两家走动频繁的缘故,自幼就和贝欣颜交往甚多,在他眼中这就是确定无疑的青梅竹马,随着贝欣颜的容貌随着年龄长大越发出众,张雪麟更是把她当作了自己必定会娶进张家的女人。

    但是叫所有人吃惊的是,就在几年前在一次两家的聚会上,张雪麟亲口表露出这意思之后,贝欣颜的反应却和他料想的完全不同,竟然一口就拒绝,毫不留情的当着所有前辈一口拒绝!

    之后不久,她居然就央求了疼爱她的太祖母之后,下到了通云域之中,进入了剑神宫修行,这对张雪麟来说,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且不说张家和贝家的老交情,张雪麟在真个张家,在整个通神域的年轻一辈中,都是出类拔萃非常耀眼的人物,不仅生的俊秀挺逸,修为更是超出同人!

    在别人都还是洞虚期的时候他已经突破了大乘期,在别家的天才刚刚突破大乘初期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大乘的后期!这样的人才,这样的家室,再加上数千年的通家之好,这样的结果是张雪麟不能接受的。

    但是因为他的身份,不可能抛开所有追下通云域,这几年也是下了不少功夫,这才找到了一个机会,因为陈家和张家联系不断,所以也就刚刚来到了这云山城。

    但是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还没等张雪麟去剑神宫找她,居然贝欣颜已经来到了云山城之中,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第一眼就看见她揽住了一个陌生的男子!

    自己苦求不得的珍宝,现在居然主动抱住别人?张雪麟眼神变得犀利和阴郁起来!面对贝欣颜的诘问,他强压下心中翻滚的怒火。

    “欣颜,他是谁?!”这句话问的杀意森森,张雪麟眼光如同剑锋一样刺在了林天旭的脸上。

    “张师兄,你不要叫的这么亲热,他的脾气可不是很好,你这样都还看不出吗?”贝欣颜此时脑子一团乱,情急之下,直接挽起了林天旭的左手,做出了很亲密的姿态。

    听到这话,知道张雪麟来意的陈子光也是一脸的惊奇,这世上还有和张少爷抢女人的?

    “卑微的小子,我不管你是谁,马上从贝欣颜面前消失,否则,老天都保不住你!”阴寒的声音从张雪麟的口中一个字一个字的蹦了出来。

    本来林天旭也被这突发的状况给弄傻了,但是两人的对话却叫他一下明白过来,本来不关他事,但是看见此刻张雪麟那高高在上的模样,那不可一世的言语,心中的怒意也是上升。

    林天旭轻轻抽出了贝欣颜抱紧的手,就在贝欣颜失望的眼神中,突然转身紧紧将她搂在了怀中,更是直接亲向了那温润的小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