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一十七章:众人齐聚,启程前往归墟。
    就在张雪麟向后倒飞出去的时候,随着碾压林天旭的无边威压传来,已经有个清瘦的老者御空而至,扶起了被一招重创的通神域天才弟子。

    林天旭随即落在地面,警惕的看着眼前这已经天仙初期的老者,贝欣颜此刻来到了他身边急促说道:“这是云山城的城主陈守义。”

    此刻陈守义没有直接出手,如电的目光射向站在一起的青年男女,“剑神宫弟子?!真当云山城无人,在这里闹事?!”

    眼看这城守一来就不分青红皂白扣下一顶帽子,林天旭就知道今天也是难善了,当下不卑不亢的说道:“他们先动手,难不成我就应该乖乖被打?云山城恐怕没有这样的规矩。”

    陈守义第一时间就看见了贝欣颜,深知内情的他瞬间就知道了现在的状况,但是既然在他的地盘,怎能叫张雪麟就这样白白吃亏。

    “他们先动手,那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我相信张公子的品行,总不会对着路人莫名动怒,必然是你做了错事!”陈守义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声音也加强了几分。

    这是什么样的逻辑?!如此荒谬的话语都能说的理直气壮,果然还是拳头大的就有道理,听到这话的林天旭干脆不解释了,冷眼看着陈守义,看他准备做什么。

    此刻林天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面对这样的高手,自己想要抵抗自然是没什么用的,但是只要今日不死在这云山城中,今后一定会叫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道理!????踏前一步的林天旭把贝欣颜挡在了身前,“张雪麟是我打伤的,和贝师妹没有关系。”

    陈守义看着面前这少年的样子,仰天大笑:“莫非剑神宫的弟子都是这样的硬气,或者你林天旭当真以为就没人敢动你?!”说到这里陈守义的气势也顿时激升了起来。

    能当城主的都不是傻瓜,就在听闻今日之事的时候他就知道,和贝欣颜在一起的八成就是半年多之前在这东域出了不少风头的剑神宫新晋的弟子林天旭。

    而作为这东域的城守大人,在此前事情平息之后,他也曾经下功夫打听了和林天旭有关的所有情况,心中虽然是知道这林天旭的确是不能在他这里出什么问题的,但是相比通云域的张家,此时他却必须做出选择。

    就在他心念急转,决定今日必须给张雪麟一个交代,就是拼着日后宇峥嵘找上门,今天也必须叫这小子受点大苦头的时候,空旷的大街上又急速赶来了两个人。

    正是此前和林天旭二人约好的凌霄宫的纳兰若嫣和玉宇宫的呼兰河,好巧不巧就在他们在往云山城而来的时候,感受到了城中异常的灵气变化,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赶到了这里。

    他们两人在各自门派都是同龄中的翘楚,陈守义这样的人物自然对他们都有所了解,看见两人突然落到了林天旭那边,果断收手,压制了持续上涨的气势。

    看着场上剑拔弩张的气氛,二人自然明白又是和林天旭有关,就在贝欣颜悄声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之后,纳兰若嫣的美目看了几眼此刻一脸冷然的林天旭,呼兰河则皱起眉头看向了对面的城主大人。

    “城主大人,刚刚的事情贝师妹已经很清楚了,她也不至于当着这些人说瞎话,既然是小辈之间因为些许小事有了冲突,莫非前辈这样的高人还一定要插手不成?”呼兰河直接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在云山城打伤我的儿子,更是伤了我陈家的贵客,今天我必须给他点教训,你们两个小辈不要多管闲事,想要和我讲道理,你们师尊来了还差不多,现在你们都站远一点!”

    就在陈守义此时死心要这么干的时候,张雪麟已经站直了身子,当着这些通云域的同龄人,如果今天还要靠着城守来帮他才能对付个大乘初期的小子,那他张家的脸可就要被他丢尽了。

    张雪麟强自压制了体内的伤势,上前一步,“城主大人的心意我心领了,今日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就可以了。”说完眼神已经直直射到了林天旭的脸上。

    听到这话林天旭也是高看了这通神域的天才几分,“今日要再战,我自当奉陪到底。”

    张雪麟此刻心下一片阴沉,虽然自己站出来了,但是刚刚和这小子的对拼已经叫他知道了今天是没办法找回场子了,此刻只有咬下吞下这叫他怒火中烧的苦果。

    “几年后就是你们通云域的仙境极雨了,到时候我一定会再来,你如果真对贝师妹动什么歪心思,到时候我会叫你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

    丢下这样的话,张雪麟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通云域之中,向着陈守义拱手行礼,直接腾云而去。

    林天旭没想到张雪麟居然会这样直接离去,看来这张家的俊杰还真是不能小看,有这样的心性,今后才会是自己最危险的敌人!不过这些事情今后自己会想办法去对付,还是先了解眼前的事情再说。

    陈守义看见张雪麟已经离去,今天在几大门派的弟子面前也不可能还要悍然出手了,眼中紧盯了林天旭片刻,“你最好在这云山城安分一点,再有麻烦事,我一定会亲手把你丢回剑神宫!”

    莫名其妙的交手,就这样戛然而止,看着一片废墟的街头,身后几人也是一脸无奈之色。

    既然已经遇到了,就准备直接去那万法归墟了,只是因为距离归墟开启的日子还有些日子,几人便慢悠悠一边走着,呼兰河一边将此行的关键告诉了林天旭和贝欣颜。

    林天旭听得很仔细,贝欣颜这个时候却有点心不在焉,心海中全都是之前林天旭的点点滴滴,纳兰若嫣看着贝欣颜的神情,也露出了有趣的笑意。

    听着呼兰河详细的讲解,林天旭也对这万法归墟有了更深的理解,对接下来的归墟之行兴趣更浓了。

    在整个通云域的范围,万法归墟都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就在通云域最东边的边缘,因为传说中很多前辈大能到达天仙的后期,无法突破到那诸神天之中,就会选择在归墟中坐化仙归。

    因此归墟之中就相传有很多前辈大能留下的痕迹,而叫修士们都想要找寻的,无疑就是大能留下的对天地的感悟,对天道规则的理解。

    到了现在的层次,对飘渺虚无的天道的理解,是现在同行的四个青年修士最为渴求的,如果真是能在归墟之中找到一星半点前辈的留存,无疑会是相当的助力。

    林天旭对这个是最有发言权的,历数他叫所有人都倍感震惊的一路狂飙突破,自身的天赋最多占三成,其他的都是因为他站在了前辈大能的肩膀之上,借助了太多前人的力量。

    眼下的万法归墟,虽然每年都会在十月份开启一天,然后进入其中的修士可以在里面呆一年,但是因为这归墟里面危险实在太大,而且还有奇特的要求就是进入的修士骨龄都要在百年之内。

    所以能进去万法归墟的都是青年弟子,而在这个年纪,最多也是大乘期,面对归墟中诸多不可预测的风险之时,随时都有殒落的危险,所以进去冒天大的危险寻找未知的机遇的修士,少之又少。

    呼兰河因为之前的奇遇,居然在一个隐秘之地发现了一个前辈的手记,上面提供了一个万法归墟中确定的前辈大能的信息,才下定决心冒险进去。

    林天旭的修炼一路以来都可以用富贵险中求来形容,所以此时的他注意力就直接放到了归墟中那些危险上了,“归墟之中到底有什么危险呢?能叫这么多修士都这么惧怕。”

    一直在默然倾听的纳兰若嫣听到了林天旭的问话,主动接过了话头,“说来也是我们对这通云域域外天地了解太少,一直都知道通云域之上联通着通神域,再那之上就是诸神天,但是通云域之外是怎么样所知甚少。”

    说完看了一眼林天旭,“这万法归墟因为在东域的边缘,所以里面最大的危险就是那无尽的空间破碎之处,以往每年都会有修士在那破碎之处消失不见,没有一个能够回来。”

    林天旭听到这里眉头皱起,“空间还能破碎?”对于他来说骤听见这样的事情是难以理解的,空间都能破碎?空间不就是虚无而且没有尽头的存在吗?

    贝欣颜看见他一脸的呆愕,又是气不打一处来,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现在在其他人面前露出这种不懂常识的样子,自己就忍不了了。

    “空间破碎了就会有很多空间裂缝,据说被那些裂缝吸进去之后会被传到未知的地方,基本上就是九死无生,我劝你重视这个事情,不要以为我们是和你开玩笑。”

    看着贝欣颜一脸嫌弃的样子,林天旭不由好笑起来,因为自己二世为人的缘故,只是在想这所谓的空间破碎是不是类似大气层一样的存在,破碎的虚空可能就是那广袤的外太空吧,难道这世界和地球差不多吗?

    纳兰嫣然倒是从贝欣颜的话语中听出了浓浓的关心,看了林天旭一眼:“贝师妹这么关心你,你可不要辜负她的好意。”

    贝欣颜一听就不乐意了,这哪里是关心他,只是不想他在别人面前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而已!咦?这好像就是关心呐,就在她准备反驳的时候,脸色突然一红,闭口不再言语。

    呼兰河倒是看着面前的两人很是相配,唯一的难题就是和这林天旭相配的女子好像多了一点。“师妹关心师兄不是应该的吗,倒是纳兰师妹什么时候能关心下我,我也就满足了。”

    林天旭看见扯到了男女之情,马上就回忆起了自己今天那一吻,回过味的他赶紧偷偷看了贝欣颜一眼,入眼却是从未见过的俏脸微红的羞涩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