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二十一章:同时遇险,真要全军覆没?
    纳兰若嫣作为凌霄宫当代出类拔萃的弟子,虽然是女弟子,却专注修炼几十年,和别的女弟子不一样,她始终忠于修炼的道路,从来不曾动摇。

    自从进入凌霄宫之后,有了这样的机会,她更是将全部的心神都投入了日复一日的修行当中,只想拥有最强大的力量,所以虽然知道万法归墟是非常凶险之地,依然还是决定前来。

    虽然呼兰河最自己有意纳兰若嫣很清楚,但是对她来说都是可以放在一边的事情,如何在这万法归墟之中求得机遇,叫自己的修为跟上一层,是她现在唯一关注的事情。

    所以在她向着右边独自行进之后,一路上不仅留心这身周的一切,更是尝试各种办法去查探周围环境,看看能否遇到叫人惊喜的发现。

    无奈和林天旭他们一样,前行之路平淡无奇,一片苍莽的归墟之中,除了无尽的迷雾和天边清楚看见的空间裂缝,依旧没有任何的发现。

    四周没有任何气息的波动,自己为了这归墟之旅还专门研究了几个月的阵法,但是现在完全用不上,因为一路上就从来没遇到有阵法的存在。

    在头上浩淼的天空之下,纳兰若嫣开始走的越来越偏僻,有着坚定信念的她此刻选择向有更多危险的方向而去,她的路线开始偏离了原先的计划。

    此时她停留在了一片山谷前,而山谷的峭壁之上,现在有着无比壮观的瀑布从峭壁上飞流直下,痴痴看着眼前的宽达数十丈的奇景,看着烟雾缭绕的层层白浪日夜不息的自上而下,看着瀑布前被砸出的碧绿的深潭。????就在她逐渐陷入了这样突如其来的感悟中时,普通居中的位置却突然出现了一团七彩光晕,光晕就在奔腾的瀑布中若隐若现。

    就在这个时候,碧绿的深潭开始有了激烈的灵气波动,一股威压瞬间就从深潭之中破水而出,转瞬之间一个庞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惊愕当场的纳兰若嫣的眼前。

    像极了传说中远古时期的朱雀神兽,三丈长的身躯之上有着一身火红的羽毛,夹杂着一些蓝黑斑点,虽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纳兰若嫣的存在,但对这洞虚期的弟子毫不在意。

    在清亮的名声之中,这朱雀扶摇而上,到了那散发这光晕的瀑布前方,开始拼命吸取着这淡淡的光晕。

    看见这情景,自小就在凌霄宫修炼的纳兰若嫣一下就醒悟了过来,那瀑布之中必定是有着某种天才地宝,因为聚集了这通云域中无尽的灵气,形成了这样璀璨的光晕,而这朱雀可能就是保护这天材地宝的成长的圣兽。

    能叫这说说中的圣兽守护这里,那里面的东西必定是相当不凡,纳兰若嫣心下纠结了片刻,最终还是向着自己的心意而行,眼看着她开始积攒自己的灵气,虽然面前的这朱雀已经是渡劫大圆满,比自己高了两个境界。

    朱雀这个时候惊叹的看到了深潭边的陌生修士异常的气息波动,却一点不放在心上,现在它只是安静的不停吸取这瀑布内的万年紫金肉桂,这被紫金肉桂吸引融合了天地精华的灵气,是对它成长有很大好处的事。

    说起来当时初见这万法归墟的林天旭的猜测十分靠谱,这万法归墟就是被不知名的大能开辟出的独立空间,而在漫长的岁月中,有着无数不能更进一步的修士选择在这里坐化。

    纳兰若嫣此时碰见的正是当年的大能在瀑布中种植的一株万年紫金肉桂,而这貌似朱雀的神鸟,正是专门放在这守护这紫金肉桂的。

    看着这朱雀将淡淡的七彩霞光全部吸取到了自己的身躯之中,很快又潜入深潭之中没有丝毫停留。这个时候纳兰若嫣已经开始动起了脑筋,如何才能悄然接近这这散发光芒的瀑布区域,能躲避上古神兽的神识。

    刚刚在深潭内的气息完全沉寂了下来,她开始迈动了脚步,开始接近瀑布,因为对那上古的朱雀来说,她现在只是洞虚期大圆满的修为完全不够看,说不定朱雀吹一口气就能把她刮出这万法归墟!

    纳兰嫣然此前也有寻找前辈洞府的经验,所以此刻她小心翼翼的绕了深潭一个大圈,收敛起了自己多有的灵气波动,她知道既然吸取完毕,这朱雀是需要时间来消化的,而下一次出现肯定要等到七彩光晕出现之后。

    所以真想在这抓住机会有所收获,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必须在朱雀再次出现的这个间隙时刻寻机进入那瀑布,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找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后离开这危险的地方。

    因为此刻要控制自己的气息,所以不能施法祭出防身的气罩,在进入瀑布中的时候难免被这翻滚冲击的瀑布弄湿衣衫,瀑布里面出现了一个空阔的石洞,在那石洞深处,正有七彩的光芒柔和的发散着。

    但是依旧可见不可闻,因为这洞口处有明显的防护阵法的气息,虽然她也突击研习了阵法的知识,但是顶多算是初入门的纳兰若嫣,却对这阵法速手无策,别说找到阵眼,连基本的阵法线条她看得都很不真切。

    她也是具有冒险精神的人,在很多方面,纳兰若嫣和林天旭真的很像,在想不到好办法之后吗,通常会选择蛮干,不同的是林天旭做事大都是在自己控制之中,她此时是破釜沉舟。

    无论是林天旭还是近年加入几大门派的天赋异禀的几个女子,他们的天赋在这几年展现的淋漓尽致,这对于很多年轻修士来说是非常大的压力,对她来说尤其如此。

    现在的万法归墟就是最后的机会,否则几年后的仙境极雨事都有她的机会都难说了。

    纳兰若嫣在衡量了一切之后,做出了迄今为止最疯狂的举动,就在端详了阵法一段时间之后,她毅然向着自己预想的阵眼开始进行破阵。

    就在她刚刚触动这阵法之时,正在深潭深处炼化七彩光晕的朱雀第一时间就感到了异常,随着愤怒的清啸高昂的鸣起,平静的深潭顿时浪花飞涌,朱雀再一次冲破了深潭,来到了瀑布之外。

    透过它看向瀑布那凌厉的眼神,已经将石洞门口的变化一眼看穿,朱雀脸上出现了嘲笑这女修士不自量力的表情,随即一头扎进了这瀑布之后。

    纳兰若嫣在触碰阵法之后,就心知不妙,却在她来不及撤走的时候,已经感到了朱雀的庞大的灵力已经出现在了瀑布之外,一种令她毛骨悚然的恐怖感觉袭上心头。

    此时已经不可能在隐藏修为,瞬息之间纳兰若嫣的气势就提到了巅峰状态,之后马上看见了已经进到瀑布之中的它,毫不掩饰怒火的朱雀看向了这个女修士,妄图染指这守候了漫长岁月的紫金肉桂。

    根本都不需要使用更多的招数,此刻它的清啸已经对纳兰若嫣造成了伤害,毕竟差着要多境界,她根本没办法抵抗这突如其来的碰撞,眼看就要在这石洞内分出生死了!

    而这个时候在另外一边的呼兰河,此刻一样遇到了麻烦,因为他只想在那羊皮纸上记录的线索之下,能够找到想要的上古大能遗址里面的东西,不会轻易动摇他这样的信念。

    所以呼兰河一路都是迅速的急进,没有理会自己身边的任何物事,但是就算你不找麻烦,很多时候麻烦也会找到你。

    万法归墟之中基本是没有妖兽出没的,像纳兰嫣然那样遇到守护天材地宝的神兽已经是罕有的现象,也不是和林天旭一样遇到了离魂恶体,此刻的呼兰河是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所在。

    就在他翻过一座山脉,穿过了一片森林之后,就像一头撞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之中,眼前都是迷幻的色彩和不规则的灵气流动,呼兰河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进入了这个一切天地规则都崩坏的空间当中。

    以往清朗的天空或是幽冷的归墟星空都消失不见,充斥眼中的都是混乱交织的各种色彩,不断在天空之上变幻出图案,但总是在形成之前又崩散,呼兰河目瞪口呆看着这不合常理的一切。

    他知道这一定是有关意志和道心的考验,他试图从天上不断变化的图形和线条找到摆脱这里的机会,可是知道双眼都变得酸涩,神识也变得疲惫,却只看见一个个即将成形的画面接连破碎。

    而空间中的灵气,更是混乱异常,忽轻忽重,忽缓忽急,在呼兰河想要盘坐在地调整被满眼这样杂乱的色彩带的不平稳的气息之时,才发现这里面的空间自己完全没办法吸收。

    大幅度的灵气强度的变化,在从百会进入体内之后,很快就会带动全身灵气的震荡,在他现在洞虚期大圆满的修为,根本不能抵挡这样强悍的气机牵引,呼兰河赶紧中断了调息。

    在这里面,就是一个空荡无比的空间,全部只充斥这两样东西,整个空间,就是一个完全混乱的世界,更何况在这里面,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就像一个孤独的色彩空间,任由天地在他面前作画,他却完全无法欣赏,就是一次一次被这混乱打击着逐渐低落的情绪,已然陷进了沼泽之中,自己想尽力挣扎却无从借力,只有一步步滑向深渊。

    眼睁睁看着这一些却无法摆脱,叫呼兰河生平第一次对自己都产生了怀疑,看起来很简单的空间,难道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打破?莫非自己就要在这杂乱的空间一直停留下去?

    在这样的环境里,确实是容易把人逼疯掉,如果呼兰河想不出应对之法,迟早就会真的彻底陷入在这混乱之中,永运无法走出。

    几乎是和林天旭遇到离魂恶体的时间想当,几个一起进入到这万法归墟的青年修士,就在刚刚进来不久就分别陷入了无比的危险之中,而又以林天旭为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