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二十二章:生死间,凭己力逃脱生天。
    在这个时候,和呼兰河相聚很远的贝欣颜,已经慢慢醒转了过来,刚刚回过神的她马想起了刚刚的情景,不顾自己伤势,赶紧起身寻找林天旭。。

    看见他在自己身前不远处躺着,贝欣颜赶紧疾走几步,将林天旭抱在了自己怀,这个时候林天旭依旧是陷入昏‘迷’之,竭尽心力的他在最后的一击,彻底将体内最后一滴灵气都榨取的干干净净。

    没有了灵气支撑的‘肉’身在倒下的那一刻开始开始了缓慢的崩溃,元婴越来越淡,自己的神海也完全的封闭了起来,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是还能独立行动的神噬。

    被林天旭临死之际‘激’发全部潜力,契合了天道剑的全部意志施展出了天怒,只是一剑将这弱化的天仙修士的离魂恶体的恶念和仙人意志全部都诛灭。

    自发熟‘门’熟路的神噬看见这和此前相只是强大了太多倍的‘精’纯能量,直接把两团灵气一路牵引回了丹田处,在林天旭‘肉’身都开始溃散的时候,神噬开始分别将这两团‘精’纯的能量送入‘肉’身,元婴和神海之。

    天仙后期的修士,和剑神宫宇宫主一样的境界,虽然经过岁月的磨蚀,已经削弱了很多,但是对紧紧大乘初期的林天旭来说,是一笔巨额的财富了。

    ‘精’纯的能量在神噬的驱使之下,首先巩固的是林天旭‘肉’身,在能量开始进入全身之后,有着这样浩然灵气的支持,‘肉’身崩散的情况终于停止了,亿万的体内空间又开始重新建立起来。

    这些天仙大能至纯至真灵气,在对林天旭的亿万空间进行重建和改造之时,发挥出了难以想象的威力,‘洞’虚大圆满的身体,被天仙级别的灵气改造,这是什么样的际遇?????不仅所有的空间都排列的更为周密,壁障更加厚实坚韧,亿万空间储存灵气的量也扩大了好几倍,此时若是体内再次充盈灵气,必然之前升了好几个档次。

    ‘肉’身恢复的同时,神噬及时将能量输送到了淡化的元婴身,随着如此‘精’粹的能量补充到了元婴当,很快元婴也开始变得鲜活起来,和它共生的弑神剑灵也慢慢回复了神智,开始在借助这能量温补自身。

    在这个过程之,贝欣颜一直紧抱着林天旭,看着他禁闭的眉头,逐渐冰凉的‘肉’身,已经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和心跳,自己的世界好像都彻底崩塌了。

    此时的她却没有失去希望,她不相信日前还神采奕奕的林师兄会这样离她而去!林师兄所有的承诺都还没有兑现,自己只是陪他走了如此短的一段路,怎么可能这样弃自己而去?!

    虽然和林天旭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他却在自己的心底烙下了最深的印记,自己可能已经记不清楚幼时游玩的小河是什么模样,忘记了初识字之时那启‘蒙’的卷册,甚至忘记了三岁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模样!

    但是林天旭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语,无论是逗自己开心亦或是惹自己生气,无论是在一剑架在自己脖子,还是众人前背起自己跑,再有那云山城之枯骨铭心的一‘吻’。

    虽然这个时候贝欣颜双眼已经模糊一片,这些记忆却依旧鲜活的出现在自己心头,在神海之不断反复的变换。

    怎么可能会这样?林师兄还来不及承诺会带自己到天涯海角,也来不及说陪着自己到地老天荒,他怎能这样离自己而去?!

    贝欣颜死命抱住怀的师兄,任眼泪不断洒落,任思绪在这星辉越飞越远

    在贝欣颜心头已经是天昏地暗之时,忽然感觉到了微弱的心跳,不是自己的,来自于怀的林师兄。

    虽然缓慢,虽然尚弱,但是林天旭的心跳还是坚定的出现了,随着心跳的平稳,他的身体开始有了温度,看着眼前虽然依旧双眼禁闭的师兄,贝欣颜忍不住将自己的脸紧紧贴在了他的面颊之。

    林天旭此时的‘肉’身和元婴都在这天仙期大能的‘精’纯能量里慢慢恢复,这个时候神噬正带着这能量,不断叩击着他的神海,神识的被重创才是最要命的东西。

    如果不是林天旭一直以来坚定的信念,可能在之前的对拼早神识涣散了,在最后关头他更是直接关闭了自己的神海,是自己现在虽然神识‘混’‘乱’,自己也没有苏醒过来,但是保留住了被唤醒的机会。

    这么多年神噬和他的共生,早将神噬和自己变成了一体的存在,所以才在危急时刻拖回了能量,现在更是主动带着能量去唤醒他的神识。

    贝欣颜这样一直抱着他,感受他每一点的恢复,一步都不曾远离。

    此刻在那‘激’流涌动的瀑布之,纳兰若嫣看着这威风赫赫的朱雀,感受着它此时愤怒之下的无边威压,手不禁抓紧了自己本命的法器—双凤御龙鞭。

    凤头龙身的九节鞭,有着亮闪闪的光芒闪动,也是她的师尊凌霄宫的无极真人从平日悟道的河水和襁褓的她一起发现的,悟道河和相传是来自九天之水,凌霄宫的历代大能都曾在河边悟道成功。

    当年无极真人发现她的时候,除了一个‘玉’牌有着纳兰若嫣这个名字,便是她身旁这双凤御龙鞭了,这个也是她这个孤儿能找寻自己真正身世的唯一证据,在修道有成之后也自然的成为了她的本命法器。

    渡劫期的神兽,对‘洞’虚期的‘女’弟子,这样悬殊的对叫纳兰若嫣心头也涌一阵悲凉,但是此时唯有握住一直陪伴自己的伙伴才能消除心头的恐惧,带给自己强大的力量。

    朱雀在长啸过后,俯视的眼神看不见这人类‘女’修士有什么畏惧之意,反倒在眉头显现出倔强的神情,视纳兰若嫣为蝼蚁的朱雀更加愤怒了。

    只是随意扑闪了几下翅膀,这石‘洞’‘门’口刮起了似刀锋般锋利的狂风,泥沙灰尘猛然向着纳兰若嫣扑面而去,直击她的狂风很快叫她稳不住身形,只有紧紧靠墙保持自己的稳定。

    朱雀既然已经动手,那么今天不再有后路了,此时纳兰若嫣也心意已决,若是今日注定丧身在此,自己也一定会叫它付出相当的代价。

    即便是蝼蚁,也有反抗的权利!

    紧靠石壁稳住身形的纳兰若嫣,紧咬着银牙,强力站起身来,无视迎面的狂风,手的双凤御龙鞭已经急速的出手。

    “凤舞九天!”对敌之时从来都是沉默的纳兰若嫣,在这样危急的时候,心的呼喊随着清越的嗓音在师‘门’前回‘荡’,金‘色’的鞭影开始在半空出现!

    她在这双凤御龙鞭的造诣确实不凡,只是短短一息之间,石壁印照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鞭影和罡气的形状,随后之间鞭影重重仿佛真的形成了凤凰的模样,金‘色’的凤影向着朱雀急速而去!

    到了这样的时候,纳兰若嫣已经将全身的灵气都全力爆发,生死之间她用处了到现在为止施展出的最完美的凤舞九天。

    在凤影向着朱雀而去的时候,密密麻麻的鞭影和鞭头爆发出的罡气,已经将沿路的空气都迅速划的支离破碎,地面都周围的石壁更是大块的山石被这鞭影‘激’起,四处飞扬!

    朱雀依旧是那种冷笑的眼神,在鞭影夹杂着尸块向着它劈头盖脸打去之时,好像只是瞬间灵力的突然爆发,这纳兰嫣然全力爆发的一招直接烟消云散,漫天的鞭影和罡气也是一扫而空,双凤御龙鞭向后猛地倒飞而出!

    纳兰若嫣也是心口遭受重击,刚刚这朱雀只是灵力的突然爆发,差点将自己和双凤御龙鞭和自己神识的联系彻底打断,而自己‘肉’身和神识已经被重创!

    虽然明知今日可能会香魂归去,但是巨大的反差还是叫纳兰若嫣完全不敢相信,难道自己拼死都不能伤到你半分?!她的秀眉紧皱起来,感觉心头的热血再次沸腾起来!

    口吐出的鲜血将雪白的裙衫染红,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太多出手的机会,纳兰若嫣拼着不管自己的伤势,开始全力吸取体内每一分灵气,酝酿自己最强的招数,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只感觉全身的血脉都开始沸腾,纳兰若嫣不理会自己全身都开始颤抖,只是不断拔高自己的气势,如果可以,请将我的灵魂也一起燃烧!

    心有着无声呐喊的她将一切都抛开了,是死也要发出自己最强的声音!

    “凤仪天下!”轻灵的嗓音此刻都有点嘶哑,纳兰若嫣感觉自己将全身的心神都汇入了这最强的一招之,双凤御龙鞭抛却了所有的繁复,径直带着决然的气势向着朱雀而去!

    鞭头之已经涌出了丈许的鞭芒,急剧被撕裂的空气也像是要燃烧起来,像是飞蛾扑火,像是浴血重生!我的命,只有我自己能掌握!算死,也不会死在你个孽畜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