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二十五章:弱水湖畔,遭遇引诱威胁。
    就在林天旭和贝欣颜还在修炼的时候,纳兰若嫣已经前行到了一处幽静的湖边,神海中的凤凰印记,在那日之后就没有了动静,满心的疑惑只有压在心里。

    当日凤凰发出的光华将自己的身体过了几遍之后,濒死的自己不仅被救了回来,连伤势也都尽复,这都是现在无法解释的事情,渡劫大圆满的朱雀竟然挡不住一击,这还是自小就在身边的双凤御龙鞭吗?

    只有储物袋中的万年紫金肉桂提醒着自己这都是真实的。

    看着眼前的一汪湖水,上面有着蒸腾的水汽缭绕,寂静的湖边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在清幽的星辉之下,碧绿的湖面显得格外神秘和飘渺。

    横贯身前的大湖已经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在万法归墟这样的环境里纳兰若嫣是不敢御空而过的,略一思索,拿出了自己一块丝巾,随手扔进了这看上去澄澈透明的湖水中。

    丝巾就在入水的霎那就没有任何阻隔的沉了下去,弱水?!只存在与典籍之中的,相传鹅毛都不能浮与其上的弱水,现在居然在眼前成了一片浩瀚的大湖。

    就在纳兰嫣然还在考虑如何渡过这湖水之时,湖面上突然间有了涟漪,随着波纹的扩展,一团光晕从湖面冉冉升起。

    等到光晕停在半空不动,光晕开始缓缓散去,一身白衣的陌生男子出现在了纳兰若嫣的视野之中,身材伟岸,面目温和,散发着淡淡的高阶修士的气息,面目可算是见过所有人中最完美的。????在这弱水湖中怎么会有修士?虽然这男子没有流露丝毫的敌意,身上的气息也显得很平和,但是纳兰若嫣心中却有很诡异的感觉,身为修道之人对各种神怪也屡见不鲜,但是在这万法归墟之中就不寻常了。

    “可是要过这清心湖?”白衣男子此时轻声说道,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是纳兰若嫣听过最有磁性的,后退了两步的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这蓦然出现的陌生人。

    “不用惊慌,我是这清心湖的主人,叫我清心子就可以。我观道友在此踌躇不前,特此出来相见。”自称清心子的男子含笑说道,神情说不出泰然。

    “我只是借道这里,如果打扰到你了,请多担待。”纳兰若嫣没有放松警惕,话说得很谨慎。

    清心子一声轻笑,放眼看了看四周,“据我所知,你想要继续往前去,我这千里清心湖是绕不过去的。”

    看着他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纳兰若嫣的心头的不安感觉却更是强烈了,在这万法归墟还从来没见到有湖神的存在,典籍中也从未有过记载。

    “这位道友也无需多虑,其实想要过这清心湖对别人可能是难上加难,但是我想只要我能帮你,一切就会非常简单。”清心子此时目光灼灼的看向了纳兰若嫣。

    纳兰若嫣没有说话,眉头却微微皱起,这话要是相识的修士说出来,自然是正常的,此刻她灵敏的直觉已经察觉出了他话中另有意味。

    清心子如同星空一样深邃的眼神好像看穿了她的所有想法,“当然,送你过这清心湖,自然还是需要我动用一些灵力的,道友如果不放心,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我身上可没有什么好东西。”纳兰若嫣听到这里知道他是有所图的,反倒放松了许多。

    “不用担心,既然我能提出交易,自然就是你能做到的,怎么样,我定能护你安然渡过这清心湖。”循循善诱的话语在完美的声音里,确实会叫人不由自主想答应。

    就在纳兰若嫣一句我愿意都差点脱口而出的时候,心头却突然警醒了,短短几句话就叫自己的道心有了动摇,这样异常的情况反倒叫她瞬间收紧了心神。

    此时的清心子却一直上下在打量着纳兰若嫣的身体,脸上一直有着微微的笑容,看着他的目光在自己周身扫视,纳兰若嫣有了不妙的感觉。

    “其实很简单,我在这清心湖已经清修了数千年了,今天却偶然道心微动,出到湖面看到你我就知道,原来是一段天地良缘到了。”清心子还是守礼的样子,但说出的话却已经叫纳兰若嫣有点恼怒了。

    丝毫没有在意她面上不快的神色,清心子紧接着说道:“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遇到一个道友,今日相会就遇到一位良人,如果道友愿意和我春宵一度,我定当护你安全过这清心湖。”

    饶是纳兰若嫣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也没想到这看上去没有一丝烟火气的出尘男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春宵一度?!看着他坦然说这话的神情,纳兰若嫣顿时脸上露出了愤怒的颜色!

    清心子看到,摇摇头朗然一笑,“何必如此紧张,男女欢愉本就符合道法自然的真意,道家双修都是常有之事,或者说道友觉得我不入你的法眼,连一夕之欢的资格都没有?”

    纳兰若嫣满心都是羞恼和怒意,作为一个凌霄宫修为高深的弟子,作为享誉整个通云域的自己,何曾听到过这样赤裸裸的风言浪语,还说的这样的自然?!

    就在她还在惊愕之时,半空的清心子气势突然有了变化,虽然脸上还带着盈盈的笑意,身上的灵气却开始暴涨,很快就突破了大乘,渡劫到了虚仙的境界,一直冲到了真仙中期才停了下来。

    “要说人才和修为,相比道友也没有见过能和我媲美的吧,但叫道友知道,我修为还算可以,但是最自豪的却是在那洞玄术上造诣精深,与我有了肌肤之亲,对道友的修为也是大有裨益。”

    说着这话清心子还挺直了身子,映照这清幽的湖色,确实风华一时无两。

    洞玄术?!虽然自己是未经人事的女子,但是对一些人尽皆知的道家典籍还是了解的,洞玄术不就是那房中术吗?!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和自己讨论这个?!

    此刻的羞意被一种屈辱感代替,自己从修道开始何曾被如此赤裸裸的调戏,身上的灵气已经爆发开来,双凤御龙鞭也出现在了手中,双眼瞪着眼前这道貌岸然的登徒子!

    “我说的可都是实情,为何要做出舞刀弄棒的架势,道友和我双修之后,说不定舍不得离去也未尝不可能,人世本就是苦日良多,何必辜负眼前的美景良辰?”

    清心子完全不在意她此时表现出的强烈敌意,还继续灌输着自己的道理,脸上没有半点羞赧的神色。

    纳兰若嫣就算知道此时和对面相差的太远了,但是对她这样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子来说,此时已经不想再说半个字,眼前的一副好皮囊,已经变成叫她极度恶心的存在。

    将眼观平视到眼前的湖水,尽力平息下自己的心情,开始全力提升自己的灵气,自己此前也想到过这万法归墟之中有太多危险,但那也只是天地之险,哪里会想到出现这样的湖中恶人!

    纳兰若嫣算是道心非常坚定之人,既然注定自己会遇见这样的磨难,那就只有用手中的法器说话了,已经死过一次的她心中此刻坦然了很多。

    “莫非你还真准备向我出手么?我刚才的话都是真心诚意的,也只有你这样的良人才不枉费我在这清心湖中清修多年,何必如此?”一边慢慢摇着头,清心子右手一边随手一招,这弱水之湖马上狂涌了起来。

    清心子身周的湖水瞬间就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开始不断变幻出各种形态,而这暴走的湖水浪花之中,有着绝对碾压纳兰若嫣修为的强大力量!

    这个时候眼看任由自己说了半天,身前这女子却不为所动,清心子心头变得更加火热了,“本想好好享受这天地赋予我们的天道人伦,但是既然你决意不从,那就只有换个方式了。”

    原来这所谓的清心子,也是数千年前一个修习水系功法的大能的残魂,后来一直在这弱水湖中,漫长岁月中逐渐有了自己的神智。

    只不过这本就是大能神海中负面情绪的那一团残念,在自己修行除了神智,又没有了大能的压制,在这弱水湖中如鱼得水的他就给自己和湖都取了个名字。

    数千年的时间也将这整片湖水都修炼成了自己的本命之物,修为也到了现在的真仙中期,虽然是残魂修炼而成的虚体,但是依旧压抑不住内心的各种欲望。

    其实这个时候他也是在几十年前将一个误入弱水湖的修士夺舍,才有了现在的肉身,但是这些年随着欲望的暴涨,已经压抑不住的他却看见了这样秀色可餐的女子,心底的欲望瞬间就不可抑止了。

    本来还向着用言语撩拨她的心神,谁知道她根本是刀枪不入,既然软的不行,撕去伪装来硬的也无所谓了,强扭的瓜,说不定更加的香甜!

    脸上还是维持着平和的神色,清心子此刻已经将狂暴的湖水凝聚在了身周,右手挥动间,无数的湖水化为了碧绿的丝带,向着身前这叫他心痒难抑的女子缠绕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