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二十八章:闯遗址,一路破阵惊众人。
    几人等呼兰河静修了半日恢复了状态,便开始向着荒原中心而去,那遗址就在中心偏北数十里的地方。

    人多也热闹了不少,此刻呼兰河正在讲述他遇到的那幻境,听得贝欣颜惊讶无比,一路上呼兰河也确实遭遇了不少的危险,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瞄向纳兰若嫣。

    可惜自从四人相遇之后,这凌霄宫的女弟子好像变得更加沉默了,好像多了很多心思,很多时候都是默默倾听,从来不发一言。

    林天旭心知她应该是在路途中也有很多奇遇,不过他并不是多事的人,何况也与他没什么关系,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不停查探这荒原的情况,可惜一直都是一片沉寂。

    花了两日的时间,几人终于接近了呼兰河口中的遗址,令众人诧异的是这里和经过的那些地方没有什么分别,一眼望去还是平坦的一片,加上地面那萦绕不散的雾气,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特殊地方。

    林天旭这个时候已经全力铺开了自己的神识,在经过了那离魂体的能量灌注之后,他现在的神识强度远远超过其他大乘期的修士,就在神识散开的时候就已经叫纳兰若嫣和呼兰河内心惊叹不已!

    虽然两人听说过他很多消息,但是没有见过他真正的实力,但是仅凭现在那压制所有人的神识,都可以想象他现在的修为了,更何况这还是大乘期修士拥有的神识吗?怎么和其他渡劫期的修士都差不多了?!

    贝欣颜这些日子早就见惯了林天旭这强大的神识,见怪不怪的她看见两位通云域有名的年轻修士那惊异的神情,心下自然也是暗喜不已。????因为只有大致的位置,林天旭就将附近的地面一遍遍扫过,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他的双眉一抬,已经发现了十里之外有了异常的发现。

    等到其他几人跟着他一路疾行了一段路,林天旭突然停下了脚步,开始仔细端详身前这片区域,因为他隐隐约约察觉到了这地下有阵法的气息,虽然微弱,但是可以确定是个庞大的防御阵法。

    “地图没错的话,我们眼前的地下应该就是那遗址所在了。”林天旭此刻眼神发亮,肯定的说道。

    可惜身边几人都是没有修习过阵法,完全感知不到那独特的阵法特有的气息,看着前面和其他地方一模一样,几个人都是一头雾水的面面相觑。

    虽然这阵法很陌生,并不是尚云阵法书里记载过得,但是万阵相通,无非就是阵法的线条不同构成不同,从而有了功用和威能的区别,首先还是要先找到可以进去的阵眼,那俗称的生门。

    纳兰若嫣此时眼睛一直停留在林天旭脸上,看着他专注的目光,看他不停的走动测算,第一次感觉他还真是和别人不太一样。

    这个世界,实力为尊,虽然他是有红颜知己,但是旁人挽着抱着女子还巴望着他人的男子比比皆是,但是林天旭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表现出一丝的一样,总是很自然,仿佛自己的美貌根本影响不到他的情绪。

    对于美丽的女子来说,见到一个男人无视自己的容貌,多少都会留心的,当然这不是关键,能叫纳兰若嫣这样的天之娇女重视,完全是他来到这通云域之后那过于出众的表现。

    如同漆黑夜色里闪亮的萤火虫,想不注意他都很难吧!先是一进剑神宫就被宇宫主那通云域公认第一人许诺达到条件就收为关门弟子,要知道当日这消息传到外面不知道惊爆了多少人的眼球。

    然后就是他在剑神宫的初试,剑云阁不仅在剑神宫是衡量一个弟子潜力的标准,在这通神域也是有着赫赫声名,能在初试就一次点燃了十六盏神剑心火,这哪里是绝世天才可以形容的?简直就是神一样的人物!

    修为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而且那些对旁人来说的境界阻碍对他来说好像不存在,吃饭喝水一般的连破了数个境界,自己亲眼看见的一个洞虚初期的道门弟子,当年还低了自己三个小境界。

    眼下自己还是洞虚大圆满,人家已经是大乘中期了,而且突破大乘初期再到中期,用了多久?!通云域史上那些成为大能的天才,他们最快的也赶不上他的十之一二吧。

    另外就是性情,在纳兰嫣然眼里,林天旭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真,他就是一个真实无比的人。

    笑的时候他可以感染周围的人,怒的时候就是那九天的雷霆万钧,可以在酒楼里闲坐,也可以单身在李家面对一众强者,更是胆大到威胁山水川水云居士这天仙!

    他可以闯那龙象里的渡人关,只为了见到自己的师妹,也可以在云山城里和通神域的大家子弟当街干起来,只为了身边的贝欣颜,他还能就这样安静的破除阵法。

    这一路之上,他除了甚少说话之外,很少掩饰自己的情感,爱就爱的炙热无比,恨就恨得惊天动地,就是一个爱恨分明,但是却很有原则的性情中人。

    能在一向不怎么和男子接触的纳兰若嫣的心中有这样的评价,要是外人知道了一定会惊掉下巴,纳兰若嫣是谁?是这几十年来公认美色和天赋都冠绝通云域的女子,只是后来贝欣颜突然下界,才有了现在双姝并存。

    看看现在的呼兰河就知道,他在这通云域算是排进前三的青年修士,甚至是仅次于剑神宫的玉宗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本身性情也比较豪爽大气,也算生的风神如玉,不知道有多少修道的女子暗恋与他。

    但是呼兰河自从当年第一次见到纳兰若嫣之后就惊为天人,心下就只有一个愿望,一定要追求到她,可惜努力甚多,收获甚少。

    除了此前师门命令之下,他和纳兰若嫣去了乘云大世界,此次又是因为这万法归墟的遗址能得见天颜,其他时候连见一面都难,何况是单独相处,也许现在他算得上和纳兰若嫣相熟的男弟子,但也是仅止于此。

    在通云域所有人看来都是天造地设一对的他们都没有走到一起,纳兰若嫣却这个时候对林天旭这个见面都只手可数的男子有如此评价,难怪当年苏梦妍有那样的预感,只能说女人的直觉真是不要太准!

    不说她心下的涟漪,就在林天旭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仔细的观察和推演之后,终于有了点进展,再次在心中合计了一番确定不会出差错,右手挥出间六尺的弑神已经出现。

    只见林天旭横竖就是几下切割,感觉不到什么灵气的气息变化,却就在他招收之间一块长宽都是丈许几尺厚的地面已经被他生生分离了出来,眼前出现了一个深邃的黑洞,

    再细细感受了下甬道中散出来的阵法的气息,确认无误之后向着其他人使了眼色,随即就当先跨进了这未知的黝黑甬道之中。

    贝欣颜自然不会迟疑,赶紧跟了进去,一直等待的其他两人看见这明显是人为的甬道,在惊叹的同时不由佩服这林天旭,不仅会的东西不少,看上去还非常精通,随后不假思索的跟了进去。

    仅容一人通过的甬道没有照亮的明珠,对于现在几人的境界,这黑暗和白昼也没有什么区别,曲曲折折的甬道几乎是隔一段就有岔道,没到这个时候林天旭就会细心演算一阵。

    就在他们在这地下兜兜转转不知道走了多深多远,也不记得过了多少个岔路之后,眼前突兀的出现了一道石门,一道看上去朴实无华,却有着远超他们几人修为的威压传出的石门。

    石门顶上当中有几个古朴的大字寰宇尊府,光看着这四个大字,都有沧然悠远的感觉涌上心头,几人的眼神都不自觉的被这几个字样牢牢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平淡中有霸气,在这幽深的地底有着特殊的张力,一看就是前辈大能自己手书而成,并且带进了自己的很多感悟在这几个字里面,越是如此,几人对这寰宇尊府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就越期待了。

    门上依旧有着禁制,不过经过了之前对这阵法的推演,林天旭已经对这大阵有了初步的认识,摸到了一些规律,看着石门上那些一道道不规则的大能手指划出的线条,依旧是不动神色的观察和计算。

    就在心中有了决断准备开门之际,迟疑了一下还是对着身后的人说到:“虽然我已经很有把握安然打开这门禁,但是你们还是好味远离一些,等我打开进去确保无恙,你们再跟进来。”

    这话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身后的几位哪个不是名门子弟,虽然不通阵法但也是知道这中间包含的巨大风险的,这独自开门入内可算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但是看林天旭只是停顿了一下就做出了决定,本是四人共同承担的风险,此刻他轻易的就全部抗在了他自己的肩上,贝欣颜自是深情款款的看着他,呼兰河心中也有敬佩的情绪出现,纳兰若嫣没有说话,但是突然闪亮的眼神也表明了她心中的涟漪。

    虽然知道这样不是很妥当,但是看着他自信的眼神,不同阵法的几人进去或许还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在深深看了他几眼之后,纳兰若嫣首先退后。

    看着他们都已经退了很远,向着贝欣颜做了个放心的眼神,转身的林天旭已经平静下了自己的心神,右手直接伸出,食指触进了那门上的槽印之中。

    因为此前已经在心中演示了多次,林天旭此刻只是平静的让食指跟随着自己的心念,开始在这石门上繁复的槽印中有选择的滑动起来。

    手臂和手指保持着稳定,只是滑动了几下他就自然的闭上了双眼,凭借着神识中的感觉开始了越来越流畅的动作,就好像陷进了某种韵律之中,开始随心的在这石门上作画。

    身后的几人此时都是紧紧盯着林天旭,看着他平淡的神色,自然轻闭的双眼,还有那正在神奇滑动的右臂,破阵都能破的这么潇洒,也是生平仅见。

    就在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之后,巨大的石门终于开始有了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