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 二百三十章:破阵法,又见到熟悉物事。
    弑神上的剑芒并不像之前天诛那样喷吐出了数丈,只有丈许的剑芒显得收敛了很多,但是包括那大汉都感觉到了那叫人心悸的波动。

    林天旭高举弑神坚决的斩落,不管你这盔甲是什么材质,都要给我破!

    大汉反应很快,就在看见剑芒已经过来的时候手中长刀再次凶猛的劈下,剑芒和刀锋撞上的瞬间,林天旭身体猛震,但是此刻将一切抛开的他没有理会,弑神直接将这长刀斩断,从大汉肩膀斜劈而过。

    大汉凶狠的目光依旧,但是此时任凭手中长刀断裂落地,前冲的身体却已经静止不动,林天旭这样不要命的打法终于主动施展出了天怒,弑神此刻插在地上,他就看着这大汉身上的盔甲开始碎裂。

    随后大汉的眼神开始涣散,上半截身子颓然落地,在天怒之下,林天旭一剑将这渡劫大圆满的汉子诛杀!

    方才的战斗虽然短暂,但是身后的几人都知道这里面的凶险之处,眼看林天旭燃烧灵气,随后直接将这大汉诛杀,贝欣颜已经冲了上来。

    看到这大汉已经彻底死去,林天旭也终于放松了心神,就在纳兰若嫣和呼兰河也走上前的时候,开始盘坐调息。

    呼兰河上前捡起那被他劈断的刀锋,还差点没握紧,这刀身非常沉重,摩挲着刀身被林天旭一剑斩断的裂口,这玉宇宫的杰出弟子都非常惊叹,配合渡劫大圆满的修为用这样的重刀,依旧被他一剑两断,这是什么剑招?!????纳兰若嫣看着呼兰河的神情,目光又到了林天旭身上,之前他丝毫没有犹豫,在大汉爆起的瞬间就站在了前面,一点不意动是不可能的,看着他此刻闭目调息,心下也是转了很多念头。

    两次正面硬抗渡劫大圆满的长刀,此刻林天旭体内多了很多裂口,神噬已经在不断洗刷这些细密的创口,最大的伤害来自灵气的燃烧,为了施展出天怒,相当是自残了一次,还是自己修为太低!

    过了半晌林天旭才睁开双眼,因为这大殿之中空空落落,不会是这遗址的重要部分,但是大殿的守护者都到了渡劫大圆满,后面一定会越来越凶险,那星语洞藏大阵又是什么?

    林天旭之前听那大汉的语气,这笼罩整个遗址的阵法看上去并不是防卫阵法那么简单,但是此刻没有其他的头绪,先找到进入下一个门户的阵眼再说。

    呼兰河此时已经将周围都看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的他还在不甘心的翻着地上四处散落的朽木,林天旭开始放开自己的神识,探查周围的一切。

    既然取名叫寰宇尊府,大阵也是和星空相关,那还是要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就在四顾了半天一无所获的林天旭偶然抬头时,看到了殿顶天花上被岁月掩盖的星空痕迹。

    感知到散步大殿的淡淡阵法的气息正是由这天花之上传来,林天旭慢慢升上了半空,接近之后眼前出现了一片星海。

    在尚云丹尊洞府之中时林天旭就知道,这时间的阵法都是借助天地间存在的事物来布置的,这洞府的主人就明显是研究星空为主了,能将天上遥远的星辰拿来入阵,这样的大手笔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这对林天旭来说就是一个挑战了,这样高深的阵法不是这么简单可以破解的,比之当年白空间里的九宫八卦混元大阵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有两世的经验,但是对着浩淼的星空还是一头雾水,也不知这个世界的大能有没有星座之分,想要破解这星空大阵,关键还是要找到布置阵法的大能是如何看待这星空的。

    整个思绪都投入到这宇宙空间最飘渺的存在,林天旭就这样安静的漂浮在空中开始研究这大殿的下一个入口。

    刚进遗迹就遇到如此修为的大汉,而几个人却完全帮不上忙,就连破解大阵也都是林天旭一个人在进行,这样的情况其实是叫他们几个有些沮丧的。

    本来是四个人一起闯这遗址,现在却变成了林天旭一个人的舞台,一直到现在也表现的相当完美,几个在通云域声名赫赫的名门弟子,好像都成了他的陪衬。

    对星云图的推演是很漫长的过程,足足在半空中呆了三天的时间,林天旭才捕捉到了那玄奥的规律,天花的星云图上应对这大殿之中的不同位置,他很快就将视线看向了东北角。

    一直在下面盘坐静修的三人感知到了林天旭的动作,纷纷睁眼之时看见他已经到了地面,“怎么,已经找到入口了么?”走过去的贝欣颜第一个出声。

    “推算没错的话就是在这里了。”嘴里说着话,手上也开始有了动作,林天旭绕着这块不起眼的角落,开始搬动着地上的木块。

    和自己预料的一样,清理出来之后就看见了地面上凸起的异样,看似随意的走上前,有选择的按照一定顺序踩上这些凸起,身边的破旧的墙壁上缓缓向着两侧分开,又一道大门出现在了眼前。

    林天旭第一时间就闻到了丹香,对于他这个已经炼制过很多丹药的修士来说,这味道分外明显,莫非这洞府的大能也是阵法和丹道都双修的?

    感知不到里面有什么危险,林天旭不假思索的迈步而入,这内间就小了不少和平日的居所差不多大小,屋子的正中赫然就是一尊大鼎,明显是用来炼制丹药的药鼎。

    古朴的鼎身下面都是烟熏火燎的痕迹,而之前那淡淡的丹香就是鼎内散出的,就在他还在细细端详这古朴的药鼎之时,贝欣颜几人也跟了进来。

    看着林天旭对这药鼎很感兴趣的样子,纳兰若嫣难得的开口问道:“怎么,难道林师兄对这个炼丹也有研究?”双目之中隐隐有摄人的光彩。

    林天旭不置可否,摸了摸鼻子,“之前学过一点点,只是看这里出现这么个药鼎,那里面应该就是这主人的居室了,看上去想打开最后的门,还要着落在这炼丹上了。”

    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看见了就在药鼎后方有方小小的桌台,上面摆放着一张羊皮纸。

    “炼得丹药,入得我门。”拿起那羊皮纸就是这样八个字的开篇。

    凑过来的几人,看着羊皮纸上的留言,又是大眼瞪小眼,阵法对他们来说都是天书一般的存在,再看见这上面的丹方,看着那上面的要求和桌台上寥寥有限的一些已经枯萎发黄的药草,确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只有林天旭没有什么表情,正在琢磨这遗址主人的用意,按照之前的情况,那被自己诛杀的大汉应该就是这洞府的守卫,那星语洞藏大阵好像还有防御之外的用途,此时为什么又弄出了这样考核一样的进门标准?

    林天旭此时不知道,这寰宇仙尊在这通云域数千年前确实是和尚云丹尊一样,是一位阵法和丹道都冠绝众人的大能,千年之前因为迟迟冲不破天仙后期的修为,无法进到那诸神天,也选择了万法归墟作为自己的归宿。

    但是又不忍自己一身阵法和丹道上的造诣就这样湮没,所以刻意在这个归墟之中开辟了这样一个洞府,等待将来的有缘人。

    寰宇仙尊也知晓在这里来探索的都是年轻修士,所以在布置了星语洞藏大阵之后,给自己昔年收复的傀儡黑金甲士下了守护洞府的最后命令,又在这内室里面留下了这样的题目。

    在他看来,要想继承自己的大统,必须是修为阵法和丹道都到了一定水平的修士才有资格,而当年自己还安排其他人在通云域留下了不少这寰宇尊府的线索,就为了自己一身所学找到托付之人。

    千年以来已经有不少通云域的年轻修士找到过这里,大都被第一关的阵法挡在了门外,能冲过渡劫期大圆满关卡的修士已经是寥寥无几,而到最后能炼制出他规定丹药的到现在还没有。

    林天旭能走到这里,确实有很大的运气,像他这样修为高绝,在阵法和丹道上都有很深造诣的年轻人,现在的通云域已经找不到第二个了,还误打误撞遇到了这样的机会。

    没有去想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林天旭开始将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丹方之上,化婴归真丹,这名字就充分说明了他的用途。

    到了大乘期之后,元婴的使命就走到了尽头,突破渡劫期的时候,元婴就会彻底和肉身合二为一,到达圆融圆满的境界,此时的修士才具有了承受九天雷劫的能力。

    化婴的过程会贯穿整个大乘大圆满的的境界,这也是非常艰难的过程,从元婴期就出现的元婴,到了大乘期已经拥有了海量的灵气在元婴中,化婴的过程比之化丹成婴何止危险了千百倍。

    对于林天旭元婴和弑神剑灵已经共生的情况,则危险性会更加大,按照这丹方上的说法,这化婴归真丹就是在通云域也是非常难得的丹药,炼制起来的难度相当高,但是炼成的丹药在化婴的过程中会有相当大的作用。

    不仅林天旭,就连对丹药了解不多的其他几人,看到这里都是双眼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