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五十二章:清风谷,仙尊弟子初相遇。
    心神‘激’‘荡’的林天旭缓缓落到了地面,依旧是大乘期的他已经可以施展完胜渡劫大圆满的剑招,只等自己灵气积累到一定程度,在体内收敛足够的剑芒,自己的战力会愈加夸张。。。手机端m.

    恭敬拜服在师尊面前,“短时间弟子进展不会太大,恳请师尊准我前往‘洞’玄仙府。”

    已经平静了不少的宇峥嵘看着他,沉默了半晌,“此去南边,有收获自然是好事,若是她实在不愿意,不可用强。最多三年时间,必须回来。”

    林天旭一边欣喜也一边在想着,镜月仙子可是天仙,我是想硬来也得有那个本事,一定是和师尊相识之人,自己原本是去求人,也不可能‘乱’来,赶紧埋头称诺,起身时师尊已经无影无踪。

    下到悟剑峰下,林天旭还是恳请朱剑奉和贝师妹带了个话,随即没有再做停留,径直出了剑神峰南下,辽阔的通云域,我林天旭又来了!

    离那仙境极雨只有不到四年的时间了,林天旭一路疾驰,只可惜没有师尊那样一步不知几万里的神通,足足用了十来日,终于靠近了这通云域的极南之地,进入了边缘的定南城。

    根据朱剑奉临行之时给的地图,那‘洞’玄仙府在定南城南‘门’外那绵绵的大山之,在那一片蛮瘴之地,不过据他说所,镜月仙子在这整个极南都非常有名,因为她的丹道,更因为她的仁者医心。

    潜心丹道的同时,镜月仙子在医术也是出神入化,只要是她觉得该救之人,总是会不遗余力,所以在这南地,有太多受过她恩惠的‘门’派和家族。????坐在一间酒楼的林天旭,一路一直在琢磨这个镜月仙子,她表现出来的一代高人的风范,为何师尊和朱剑奉却总是语焉不详呢,厌极剑修?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正在随意品尝着这南地的小食的林天旭突然听到了一片喧哗之声,整个酒楼的人突然都沸腾了。

    “张城守的‘女’儿出‘门’了,好像是给北街的孤所送吃的去了,这可不能错过!”一个年汉子一边下楼向着街道跑一边说着。

    “什么?张芷墨小姐出来了?赶紧去看看。”一个年轻人顾不刚刚摆桌台的酒食,筷子一丢跟了出去。

    “张小姐不是在外面修行么?什么时候回来的?一直都是听说,到底是不是传说的那样,必须去瞧两眼。”更多的人从酒楼涌出了‘门’去。

    林天旭疑‘惑’的抬头看着闹哄哄的酒楼,走到凭台向着街看去,远远一个一身白衣的长发‘女’子在前面走着,远远看不清楚容貌,但看着一群群涌过去的人群,不用说是美‘女’一名。

    林天旭是没心思理会这些事情的,匆忙吃完了东西,直接找到了这城的道市,买了点解瘴解毒的‘药’丸和一些随身的小物品,便即向着南‘门’外而去。

    一片茫茫的大山出现在眼前,来路林天旭曾经了解过,镜月仙子在这通云域的修为也算顶尖,但是不知何故这千年来是隐居在这偏僻之地,虽然偶尔也会出来,大都是采买或是医人,其他求‘药’或是求丹的人都要亲自‘门’,见不见的到她要看运气了。

    足足在山穿行了两日,林天旭才看见了地图标注的清风谷,不知道是不是镜月仙子在这山谷铺洒了‘药’粉的缘故,并没有一路这群山里特有的各种毒瘴,看去像是蛮荒的一缕清泉,清风谷的名字确实十分贴切。

    而在清风谷里面的最深处,是镜月仙子隐居的‘洞’玄仙府了,此时站在这一片草绿‘花’香的谷口,林天旭却犯了嘀咕,如何才能进去见到仙子又不被驱逐呢?这可是个难题。

    山谷之并没有什么阵法,对一个天仙修为的仙子来说确实也用不,林天旭如果扮作其他‘门’派的弟子,不说是否会被识破,诚心‘门’相求的他也做不出这样欺骗前辈的事情。

    紧要关头当需急智,一直都算聪明伶俐的林天旭这次却智不起来了,足足在‘门’口徘徊了两日,也没有完全的对策,在实在忍不住准备拼一下迈进山谷之时,却在身后传来了窸窣的行路穿林之声。

    转身望去之时,却见一个白衣‘女’子正迤逦而来。似曾相识的感觉,正是前几日在定南城见过的那什么张小姐,面一片高洁之‘色’,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加长裙飘飘,端的是人间仙‘女’的模样。

    只是此刻身后少了那群拥趸,想来也是这群山里沿途的毒瘴立下了功劳,凝神看去才发现这‘女’子居然是修士,而且是‘洞’虚大圆满的高阶修士。

    这张芷墨转到谷口看见一名陌生的白衣陌生男子,也不以为意,径直向着谷内而去,一阵香风飘过,看着熟‘门’熟路的‘女’子,原来也是来求‘药’之人,林天旭眼珠一转,马跟了去。

    “前面的‘女’士,哦不是,小姐,哦不对,前面的姑娘请留步。”还从没和陌生‘女’子搭讪过的林天旭,匆忙加快了脚步,嘴里呼唤了几声。

    张芷墨疑‘惑’的转身,这下才仔细打量了下眼前这确定陌生的男子,“这位道友是在叫我?”声音甜软,令人醺然‘欲’醉。

    林天旭定定心神,举手行了一礼,“是这样,在下想进谷求见镜月仙子,能否和姑娘一同进去。”

    张芷墨转头看了看四周,“这么宽的谷口,又是大白天,你不能自己进去,还要带路?”

    “主要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也不知道镜月仙子有什么禁忌,看样子姑娘应该是经常来这里,其实也是想问问姑娘多点关于仙子的消息。”林天旭此刻说的倒是老实话。

    张芷墨脸‘露’出了怪的神情,“哦,看样子你也确实是第一次来,那走吧。”林天旭一身装束和身的气息都流‘露’出了名‘门’弟子的身份,不过她也不关心,顺手的事情,无所谓了。

    山谷很长,林天旭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想了一想闻到,“姑娘,你知道净月仙子有没有弟子?她一身道法惊人,应该有不少传人吧。”

    张芷墨心更是古怪了,但是丝毫没有表‘露’出来,淡然的说道:“应该是有的吧,你问这个干什么?看样子你也不像来拜师呢,都大乘期的修为了。”

    林天旭‘摸’了‘摸’鼻子,“这倒不是,在下已经有师‘门’了,只是听闻镜月仙子丹道的造诣很深,想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得‘蒙’仙子传授点有关丹道的学问。”

    “这样子啊,不过我好像听闻仙...仙子是不收男徒弟的,你这样的要求,估计没什么希望的。”张芷墨此时看着这什么都不知道的男子,心里感到十分有趣。

    “那确实难办了,姑娘知道净月仙子平时有什么喜好么,我总是要想点办法的。”林天旭轻叹了一口气,有一种无力感泛起,对于所知甚少的仙子,确实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了,只有病人‘乱’投医了。

    “这个嘛,我倒还真是知道一点,仙子没有别的喜欢的东西,但是如果有一些特别珍的东西,说不定你还真能换到一些东西的。”

    张芷墨倒不想太为难这个一路倒是很守礼的男子,在他眼里好像只有净月仙子,根本没有身在咫尺的自己,倒算是执着之人。

    刚刚还喜眉头的林天旭转眼有苦笑了,自己身一直算是较干净的,别说珍的东西,是好东西也没多少,算有好些昔年收集的灵石,在这个世界也不算什么,何况一个天仙呢。

    看着他的窘态,张芷墨也无语了,来这里求东西的人也不在少数,总是会准备点珍的‘药’草或是材料,不是和医术有关,是能用作炼丹,这男子倒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准备,这么一头撞进来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清风谷的尽头,并不是想象‘洞’府模样,而是一个不大的小院,木制的楼阁外有木栅栏,而栅栏前十丈的草地之有一道白线。

    走到白线前的张芷墨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林天旭一眼,‘露’出一丝微笑,“你只能到这里了,忘记了告诉你,镜月仙子是我师尊,我是她唯一的徒弟。”

    愕然看着飘然穿过草地,进到栅栏的阁楼的白衣‘女’子,林天旭感觉自己怎么像个傻子一样,还真是!

    在还在愣神的时候,已经听到阁楼有清冷的声音响起:“芷墨,今次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外面是何人?”

    随即便有刚刚白衣‘女’子模糊的低语响起,林天旭此刻听到了这年‘女’子的声音,知道正是自己想要找的镜月仙子本人了,赶紧恭敬的在白线外站定。

    随即便有一道神识向着自己扫了过来,虽然这神识显得柔和,却无强大,林天旭只感觉自己全身内外好像都在这神识无所遁形,随即耳听到一声轻咦声。

    随即感觉阁楼的温度都好像瞬时升高,强大的气势瞬间暴涨了起来,在张芷墨惊呼一声师尊之时,清冷的声音突然变得‘激’烈起来:“剑修?!胆敢到我清风谷来?!”

    根本没反应过来的林天旭感觉阁楼之传来了一股沛然的力量,毫不留情的撞在了自己的‘胸’前,虽然自己‘肉’身强悍,但是依旧感觉到了自己的‘胸’骨断了两根,一口鲜血脱口而出!身子向后继续倒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