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五十三章:初次受挫,承受人间苦刑。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受这样的的伤了,诚心求师所以毫无防备的林天旭在半空中明白了厌极剑修原来就是这样。

    天仙的力道还是控制的相当到位,林天旭刚刚跌出白线就稳住了身子,低头看着染血的白袍,感觉到了隐隐的疼痛,林天旭没来由的怒意就上升了。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你这还真打?!只是感觉到了自己剑修的气息,就这样直接出手,镜月仙子你到底是有多恨剑修?!这到底倒的是哪门子霉?!

    林天旭正欲起身,就看见木楼之中走出了一个端庄的妇人,此时白衣的张芷墨正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脸上倒是有不忍的神态,看来这小姑娘还真是心善之人。

    云鬓高耸的镜月仙子也是一裘白纱,虽然已经过了最美好的年华,但是岁月在她脸上也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白皙的面容没有一丝皱纹,樱口红唇,双眉之间还有一颗丹痣,看上去活脱脱的绝色丽人。

    只是此刻走过来的仙子脸上一脸的冰霜,双眼紧盯着躺倒在地的林天旭,隔了一丈的距离便即停下,柔和的声音中却有着拒人千里的寒意:“修剑之人什么时候都敢进这清风谷了,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林天旭心中也是念头急转,无端端被这样暴打一次,依照平日的脾气,就算是个天仙,他现在也要拼命了,但是一来有求于人,而来师尊也叮嘱过,所以强自压抑了心底燥意。

    虽然骨头伤了两根,但是对现在的他来说也不是大事,林天旭运行灵气和神噬加紧疗伤的同时慢慢站起了身子,“弟子来自剑神宫,今次来这里实在是有事相求仙子前辈。”????镜月仙子看着这年轻人在被自己出手教训之后还算沉得住气,并没有其他举动,心情缓和了不少,但是剑神宫三个字一入耳,脸色再变,柳眉也竖了起来,“你来自哪里?!剑神宫?!”

    林天旭看着眼下的情况,知道今天想要和缓的接近这镜月仙子已经是不可能了,此刻也豁出去了,“正是,弟子的师尊正是剑神宫宇宫主。”既然已经是这样了,就叫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刚刚平缓不少的气氛随着宇宫主这三个字从他口中说出,瞬间又点爆了镜月仙子的火气,就连她身后的张芷墨也吃惊的看着林天旭,宇峥嵘在这通云域的名头实在太大,怎么也和这一路呆头呆脑的年轻人联系不到一块。

    虽然镜月仙子也在苦苦压抑,但是怒火再次爆发了,身上的气息狂涌,“宇峥嵘?!”三个字说的比较艰难,却字字千钧,林天旭第一次知道原来师尊的名讳都能伤人,心头就像是被连续锤了三下。

    他眼中露出了警惕的神色,虽然知道不能在这里动手,但是真的镜月仙子要出重手,自己也不得不还手了!

    “仙子息怒。”就在此时,一直隐匿修为和行迹的三个影剑卫在不远处缓缓露出了虚幻的人影,镜月仙子闻言突然抬头,“影剑卫?!”随即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真仙后期的这几位影剑卫眼见再不露面今天可真要出事了,此刻现出虚影的他们安静肃立,却已经成品字形将林天旭半包了起来。

    镜月仙子只是愣神了几息,此时已经露出了满脸嘲讽的神色,“呵,莫非你们以为我会对他动手?!如果我真要动他难道你们拦得住我?!”话到末尾,脸上却露出了森然的神色。

    “绝对没有这样的意思,按照镜月仙子一向的宅心仁厚,确实是我们多虑了,还请仙子赎罪。”打头的白衣剑卫没有停顿,话说的很漂亮,随即三个影剑卫马上消失在了空气中,好像从没出现过。

    他们三个现身只是为了正视林天旭的身份,其他的确实不需要多说什么了,看着消失的影剑卫,镜月仙子若有所思,随即目光又转到了林天旭的脸上。

    “还真看不出来,一个小小的弟子,宇峥嵘居然派了三个影剑卫跟着你,看起来你要不是来自通神域的什么大家族,就是他特别看重的弟子了,你叫什么名字?”

    刚刚的雷霆之怒就在此时已经完全收回,淡淡的言语也看不出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林天旭已经平静的回话了,“弟子叫林天旭,是来自乘云大世界的道门,也是不久前才被师尊收入门下。”

    “林天旭?哦,这么说就是一年多前宇峥嵘大发请柬广邀天下门派前去观礼时候收的弟子咯?看来他对你还真是上心,有这么大的靠山,前途无可限量,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我可没有你师尊那样的本事。”

    来时林天旭就知道,因为他现在还弄不清楚的原因,自己的师尊和这镜月仙子肯定有不为人知的过节,自己当弟子的自然不敢随意揣测,但是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一切,和现在仙子的话语中浓浓的讽刺,叫他心中猛然下沉,看来师尊得罪她不轻啊!

    而镜月仙子身后的张芷墨此刻却更加留意眼前这男子了,虽然地处偏远,但是前几年林天旭的名字还是会传到她们这里,一年前剑神宫的一切她也有听说过,眼前这呆小子就是那林天旭?!

    “弟子本就是普通的修士,承蒙师尊厚意收为弟子,因为弟子对丹道非常感兴趣,听师尊讲起镜月仙子是这方面的行家,所以前来厚颜请教。”不管后面怎么发展,林天旭还是要将来意说清楚的。

    “宇峥嵘会在你面前提到我?呵,那他就没有说我讨厌一切修剑之人,而且就是因为他宇峥嵘吗?他怎么会允许你到我这里来,莫非我心肠软到不敢动他的弟子了?还是这么多年不见他已经不记得我当年的话了?!”

    镜月仙子的情绪又变得激动起来,眼中更有着悲意出现,但是她说的话林天旭也没办法接口,只有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冷然看了一眼他,镜月仙子转身向着木楼走去,“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从哪里来,会哪里去,这清风谷不是你们剑神宫弟子来的地方。胆敢踏进白线,我定斩不饶!”

    好吧,这结果林天旭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不就是不准进去么?那自己不进去,就在这白线之外想办法,仙子总不能出来赶自己吧!一定能想出办法,还有三年,反正不影响修行,就这样耗着了。

    如果拿不到好的丹方,自己在正心楼和这里分别不会很大,鸿蒙空间中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灵气,既然来了,已经挨了这一下,说什么也要达到目的再走,有时候,林天旭就是这样的牛脾气。

    看着已经回转的师尊,再看看没有动静的林天旭,张芷墨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了他两眼,还是很快追随着师尊而去。

    为了达到目的,必须得脸皮厚,这个时候林天旭首先原地打坐开始疗伤,再怎么说自己断了的骨头还是要先接上,但是很快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以前自己也伤筋断骨过,但是每次接上断裂的骨缝,在神噬的刷洗之下,会很快愈合,自己的紫宵雷劫体也能加快这样的过程,但是今次好像出现了不同的状况。

    胸口的肋骨接上之后,却好像出现了一层阻隔,合拢了但是却接不上,神噬在上面不停的刷过,却没有半点帮助,林天旭凝神观看,就见那断裂之处好像多了一层膜状的东西,很快,之前还不怎么疼痛的创口开始越来越痛,更有麻痒的感觉伴随。

    饶是林天旭算是对痛苦已经有很高的免疫力,但是盘坐了不久之后就被这疼痛混合着钻心的麻痒折腾的够呛,随着嘴里终于忍受不住发出了低声的嘶声,不知不觉已经躬下了身子,左手抚胸,右手撑在了地上。

    脸上已经开始冒出了冷汗,而林天旭的异常很快就吸引了身边影剑卫的注意,空气的波动间,林天旭感觉到了他们的近前,但是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

    看着他苍白的脸色中带有丝丝的青色纹路,真仙修为的影剑卫很快就探知到了他伤口的异常,互相对望几眼:“裂情神功?!”

    医者的另外一层身份往往是毒者,作为孤身在这里隐居的镜月仙子,自然是有很多防身的手段,而精通医术的她对时间大多植株都了如指掌,这裂情神功就是她来这清风谷之后自创的神功。

    威力虽然不是这时间顶尖的,却有其独到之处,功法之中混入了她自创的隐毒,虽然不致命,却会叫人受很多苦头,之前她愤怒之下的出手,虽然没有用更强悍的神诀,但这裂情神功却叫现在的林天旭已经是叫苦不迭。

    而这神功中混进的毒素,唯一的功用就是叫受伤者的伤势根本不能自然愈合,要承受很久的痛痒的折磨,就算是虚仙真仙中了这一招都会吃尽苦头。

    而这裂情神功到现在为止,还无人可解,侵入体内的毒素想要用内力逼出也是不可能,只会加重毒素的发作,所以看着眼下林天旭受了这样的伤,几个影剑卫也只能干看着,还好这毒素不会致命,只需要面对几个月的煎熬,无奈之下只有放平林天旭,随即隐没在空气之中。

    来这洞玄仙府之前林天旭已经做足了准备,但是也没有预料这一开始遇到的就是这样的叫人难以忍受的苦楚,影剑卫隐去之前只留下一句,“忍耐一些日子就可以了,其他没有危险。”

    问题是,这确实太难忍,从骨髓发出的痛感还没什么,但是这痒麻逐渐扩散到了全身每一个角落,要不是林天旭性格坚韧,此刻早就开始原地打滚了,全身早就汗湿透,牙齿也最终不停的磕巴起来。

    这毒素的奇特之处还在于对神经的刺激,叫人一直处于这清晰的痛苦折磨之中,林天旭已经压抑不住怒气,开始在心底大声的咒骂了起来,这完全是无妄之灾啊!镜月仙子莫非是被自己的师尊始乱终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