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五十四章:桃花劫,再惹上一桩情事?
    心知此时在镜月仙子的神识范围之内,林天旭知道就算是牙齿咬碎也不能在这里出丑,不管她和师尊到底有什么纠葛,今天自己在这里代表的就是剑神宫,绝对要挺住,一口气给我顶上去!

    歪歪扭扭,但是终于还是坐起身来,身上的痛痒没有减弱的迹象,愈加猛烈起来,以现在自己肉身的坚韧程度,依旧控制不了这全身的颤抖。

    在木楼之中,镜月仙子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置之不理,站在窗前的她,此刻眼光冷冷的看着在地上颤抖不休,眉头紧皱竭力控制身形的林天旭,却仿佛看见了当年一样倔强冷硬的宇峥嵘,视线和思绪交错间无数往事袭上了心头。

    张芷墨对眼前的状况也是一头雾水,屋内的师尊神情莫名,屋外现在那林天旭更是惨淡,这裂情神功师尊出手次数不多,但是那后果她也是见过的,能坚持这么久不叫出声,算是不错了。

    林天旭还在继续控制神噬去对付这伤骨上这怪异的膜质,人的忍耐力都是有限的,现在可比砍自己几剑难受的多,口中已经有含混不清的低嚎出来了,手中弑神再次出现,直接插到地面之上,直接用右臂夹住剑锋,维持自己的尊严。

    镜月仙子飘忽的眼神终于恢复了清明,过了以前多年,好多的过往此刻重新泛上心头,却也没有昔年的铭心的痛楚了,不是自己的内心变得强大了,而是这无情的岁月将太多的物事都模糊了。

    三位影剑卫对她确实了解,默默在窗前看了半晌,有点疲惫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透明的小瓶,眼见里面是棕褐色的膏体,“芷墨,去给他点药膏,就这样吧。”

    看着师尊消失在内室门口,张芷墨遵从师尊意愿的走出了木楼,走到林天旭的近前,此刻他的双眼都已经有些迷失了,白色的袍服早就湿透,整个上半身依靠在那黑黝黝的大剑之上,听得到那尽量压制的嘶吼声。????人力有尽时,面对天仙的这一招,林天旭已经尽力了,神噬一时半会对这莫名之物也没有办法,半迷半醒之间,听见了身前的脚步声,茫然抬头,看见的是绝色的容颜,只是此刻已经分不清楚这面容到底是谁。

    左手向前伸出,“师妹,你来了。”身子已经向前轰然倒下,张芷墨霍然睁大了双眼,明知道他此刻已经被这毒素折腾的神志不清了,生性善良的她不想见他就这么趴倒在地,问题他是朝着自己前胸扑来啊!

    电光火石之间一根短粗的捣药的木杵出现在了张芷墨手中,就在林天旭堪堪扑到自己身上之前,顶住了他的前胸,可惜忘记了他正是胸骨断裂,这样的一怼之下,林天旭全身都是一震,口中压住的逆血一口吐出。

    张芷墨侧身躲开了这迎面的污血,却也再躲不开扑上来的身躯,就在这白线之外,在这幽静的清风谷之中,林天旭终于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既然师妹来了,那一切都好了。

    确实很好很强大,一身浓重男子汗味的林天旭,毫无悬念的扑在了张芷墨的身上,从未和男子有过接触的她只感觉全身的汗毛乍起,短暂的呆愣之下,已然被扑到在地。

    紧紧抱住了眼前姣好的身子,林天旭将头埋进了师妹的前胸之中,舒服的找了个位置躺好,随即彻底昏迷了过去,左手这个时候搂着纤腰,右手,嗯哼,自然是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终于回过神来的张芷墨双掌赶紧抵在了林天旭的胸口,含愤向外猛力一推,虽然她的修为还差的很远,但是此刻他已经没有了抵抗之意,瞬时了滚了开去,躺倒在地口中还喃喃出声,浑然不知今日又非礼了一位女子。

    张芷墨此时身上难以避免的沾染上了不少污血,但是此刻已经顾不上了,右手抚胸的她胸口剧烈的喘息着,万万没想到只是善心使然加上师尊的吩咐,出来送点药,却将自己几十年的清白之身赔上了!

    尽管并没有发生什么羞人的事情,但是刚刚他大手抓住的地方,脑袋磨蹭的地方,却是自己凛然不可侵犯之地,他怎能如此!若不是他现在是这样的状况,她手中的木杵直接能叫他脑袋开花!

    在这通云域中,出生城主府的小姐,因为昔年父亲和镜月仙子还算熟悉,所以自小被送到了这清风谷,在府中是不出户的闺阁女子,在清风谷是师傅疼爱的弟子,何曾遇到过这样的事!

    张芷墨生平第一次在心中起了狂澜,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之前还觉得他可怜的那一丝怜悯,早就被胸中涌起的羞恼所代替!登徒子!都这样了还能占自己便宜!

    想起可能就在不远处的影剑卫刚刚一定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在了眼中,眼中的怒意更是上升,耳根也早已通红,还给你送药,活该痛死你!

    正决意拼着师尊教训自己也要离去,不给他减轻痛苦的药膏的张芷墨,突然听到了此刻变得清晰了很多的林天旭的低语,“师妹,我好难受,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芷墨双眉皱起,她自然明白他呼唤的决计不是自己,自己的师妹都看不清?“佩然,梦妍,雨彤”叫她双眼睁大的是,接下来这鲁莽的林天旭口中居然出来了一串名字,其他的虽然她不清楚,但是最后一个贝欣颜她还是知道的。

    侧身带着嫌弃眼光的张芷墨停下了欲走的脚步,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多名字,好像有六七个吧,都是他的师妹?不过看他刚才的语气和动作,没有这么简单吧!

    贝欣颜是什么人张芷墨是有耳闻的,何况在几年前的天池会上她也代表剑神宫大放异彩,你一个下界上来刚刚进剑神宫的弟子,就和她这么熟悉了,见面就能抱了?!

    林天旭此刻面上已经是一片潮红,竭力和这体内毒素在斗争的他心力憔悴,模糊中看见那美丽的面容,也只有自己的师妹了吧,只是为什么她不过来扶起自己?

    张芷墨已经继承了镜月仙子的衣钵,在医术上也算有所成,此时看他的面相,知道已经是体内热毒攻心,此时应该是全身都滚烫,再加上显而易见的神识不清,这样烧下去,对他的神海一定会造成损伤。

    左手紧紧攥住那疗伤的药瓶,眼神中也露出了挣扎之色,医者父母心,虽然不知道师尊为什么对剑修一向是冷眼以对,但平日她所受的教导却一直是行善救人,路边一个病倒的陌生人她也会救治,何况是一个看上去和师尊有关联的剑神宫弟子?

    轻舒一口气,也罢,先救你,其他的帐,日后等你好转再来算!

    小心翼翼走上前的张芷墨还有点不放心,先指出如风的连续点了林天旭上半身很多穴道,保证他不能乱动之后,才慢慢俯下身躯,只可惜她对他实在不了解,连经脉都没有的人,哪里有什么穴位可点?

    虽然此刻他已经是双眼紧闭,张芷墨还是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小心的撕扯开了他的白袍,露出了他的前胸,断骨之处还有着轻微的跳动,明显是他的灵气和那毒素还在交战,右手灵动的一转,瓶中的药膏已经到了青葱的手指之上。

    迷糊之中,林天旭感觉自己前胸一凉,自己的师妹为自己处理过不少伤势了,此刻感觉冰凉的药膏在自己断骨之处涂抹,随即那凉意就渗透进了肌肤之中,胸前的痛痒就在接触这凉意之后,瞬间就清爽了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