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五十八章:凌霄树?大难题摆在眼前。
    半空中的血花几乎就在林天旭剑芒一出就绽放在众人眼前,突然的变故叫所有人都没有回过神来,张芷墨在师尊背后更是左手掩住了自己的小口,发出了一声惊呼,那可是渡劫中期的修士,就这样被林天旭一剑斩了?!

    镜月仙子此刻反倒平静了下来,宇峥嵘的弟子不是这样才奇怪,杀便杀了,以小博大的结果往往都是这样,控制不了手中的剑和心中的杀意,有这样强悍的剑招,那陈家之人死的也不冤。

    片刻的惊慌之下谷中的两家人已经是一片大哗,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的修士,但是渡劫中期的修为在陈子光身边也算高手了,出来一趟莫名其妙就这样被斩了?!

    虽然心头惧意更甚,陈子光依然上前了两步,愤然说道:“今天算你狠,不过你杀了我陈家的人,这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们走!”声音都变得嘶哑了好多,恶狠狠的看了林天旭两眼,顾不上李新,陈子光直接带着陈家人匆匆离去。

    李家这边这个时候没办法出声,来的最高的修为也就是渡劫初期的那长老,此刻他的嘴都已经闭得紧紧的,刚刚那惊人的剑诀在所有人心中都砸出来了深深的恐惧感,此刻他们彻底看清了眼前这剑神宫弟子。

    甚至连一句漂亮话都不敢留下,此刻李新已经彻底没了招惹张芷墨的心思,有这煞星在这里,还是赶紧闪人为好,等会一言不合再来一剑,那可就没地方说理了,论势力人家不差,论实力更是碾压,没什么可想的,赶紧走人!

    两家人很快走的干干净净,半空中的林天旭却还是一动不动,甚至连刚才陈子光的狠话他都没有在意,虽然这陈家人没有什么大恶,换做以前的他今天可能会最后收回那一剑。

    但是来到这通云域之后林天旭感觉自己已经有了很多的变化,眼前的世界不再是用善恶来划分,他慢慢熟悉了这样用手中剑来说话的规矩,有人对自己动手,那么死在自己剑下他的心头也不会有什么涟漪。????此刻呆立不动的林天旭是被自己的剑诀威力震撼了,他万万想不到仅仅是刚刚上路,这御万剑神诀就已经是如此惊人,越阶轻松将渡劫修士一剑斩杀,查探着现在已经在体内空间安静的剑芒,这真是自己的力量吗?!

    缓缓落下的林天旭看着远处的镜月仙子师徒,想起了自己的正事,现在更是要赶紧提高修为了,这样的神诀,这样的剑芒,自己要赶紧多来点,一打不够,十打起步!

    紧走几步来到了白线之外,镜月仙子没有说话,认真端详着这脸上没有得色的年轻弟子,不到百年的骨龄,已经学会了这样惊人的剑诀,等到他成长起来,岂不是又一个宇峥嵘?!或许成就比他师尊还高!

    “这就是你师尊传授你的剑诀?”虽然这样打探别人的隐私是不妥的,但是看见这从没听说过的神诀,镜月仙子还是忍不住淡然问出了声。

    林天旭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正是师尊刚刚传授的,只是现在火候差的太远,所以弟子才斗胆前来请求仙子指教丹道。”这个时候不顺杆子爬就浪费了,再说本就是实情。

    镜月仙子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她身后的张芷墨已经满脸的黑线,若不是师尊在这里,一定要用木杵狠狠怼他两下,如此惊人的剑诀,一剑就越级杀人了,这还是火候差的太远?还说的这么坦然,眼前这男子实在太可怕了,满嘴胡话!

    林天旭自然不知道自己很坦白的话语眼前的师徒是每一个相信的,他也不可能和她们说自己的御万剑神诀到底是什么,所以赶紧转开了话题。

    “仙子前辈,我这次紧赶慢赶回去,费劲了心力终于把悟剑石的本源物质弄下来了一块。”说完就一脸期待的看向了镜月仙子。

    听到了悟剑石,两师徒的注意力一下就从他的剑招上转移了,镜月仙子一脸的怪异神情,“你确定你不是说胡话?就这不到二十日,你就把你们剑神宫的悟剑石弄下了一块?!”

    林天旭慢慢把手伸进了怀中,看样子是准备拿出来了,镜月仙子和张芷墨都看着他的手,只是,怎么这么磨蹭?仙子疑惑抬头却看着他一脸不好意思的笑容,身体微震,这个小子和他师傅还真是不一样!

    仙子也没有多说,直接看了看张芷墨,虽然她有点别扭,手中一晃已经多了一个木匣子,抽出了三张羊皮纸,在手中抖了几下,“看清楚了吧,师尊怎么会骗你,早就准备好了,只要你别蒙我们就行!”

    一边暗赞仙子真是爽快之人,一边右手已经利索的从怀中伸出,林天旭缓缓张开手掌,看着这大体上黑乎乎圆溜溜,但是还有着不规则的缺口,在阳光下闪耀着数种不同的光泽的东西,他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神气。

    镜月仙子也伸手出来,林天旭这个时候不会作怪,手腕一翻,这本源物质已经到了仙子的手中。

    虽然东西不大,但是这分量确实非常沉,只用了几息的时间,一辈子都在研究这些稀奇古怪东西的镜月仙子就确定了手上的东西绝对不是自己见过的,成分如此复杂也不是林天旭为了忽悠自己能做出来的,那只剩下了一种可能!

    这手中不知名的东西,真是悟剑石的本源物质,林天旭果真把它给弄出来了,这样的事实叫镜月仙子的心情也不再平静,深深看着眼前这年轻的弟子,心头起了大的波澜。

    “你真的把悟剑石都弄下来一块,你是如何做到的?!宇峥嵘他能允许你就这么带出来给我?!”也许是心情激荡,也许是宿梦成真,镜月仙子的语气都有点颤抖。

    张芷墨听到师尊的话,也是大为吃惊,最不可能的事情居然变成真的了,这林天旭还当真那悟剑石都能弄下来?!明明是师尊变相的拒绝,他就这么做成了?!假不假啊!多少年了,也没听说剑神宫能有人对悟剑石有任何办法?!

    虽然林天旭脸上不动声色,但是眼前师徒的话语和表情叫他心里暗爽不已,叫你们难为我,叫你们不理我,现在傻眼了吧,可惜,我是不可能告诉你们真相的,虽然只有自己知道,但是,这感觉真不错,爽!

    正了正脸上的神情,林天旭一脸严肃,“因为事情太过艰难,所以没有禀告师尊,我回去自己想的办法,至于带出来的事情,我已经通告师尊了,既然没有阻止我,想必拿给仙子就是没问题的。”

    话音未落脸色又变得柔和无比,“张师妹,现在可以把丹方给我了吧。”这可是关系到自己修为的大事情,那必须赶紧坐实了再说。

    镜月仙子此时还是注视着手中那一小块东西,自己的神识也在不断的查探着,可惜只能停留在表层,想要进一步需要很多时间了,张芷墨看见师尊没有说话,也只有将手中的羊皮纸递给了眼前望眼欲穿的他。

    搞定,到手,林天旭赶紧打开了手中的丹方,这,这怎么只有丹方的名字和一小半的材料?!归神亢气丸,忘我冲虚丹,无极神丹,三种丹药的名字看上去就无比大气,一定是自己急需的,但这材料却被施用了某种隐匿的术法一般,只能看见一小部分。

    林天旭拿着羊皮纸使劲抖了抖,又拿起一张对着太阳细细看着,还是不行,身边的张芷墨看着他的样子却已经嗤笑出声,“师尊说过你完成第一个条件就告诉你丹方的名字,现在我们可是守诺了,具体的丹方,等到你完成所有条件再说吧。”

    就在林天旭愣神的功夫,张芷墨出手如风,一下又把三张丹方给夺了回去,放入木匣之后右手微动,手中已经空空如也,给林天旭做了个抱歉的眼神,随即转头不再理会他。

    小丫头你可不要逼我啊!林天旭无奈的在心中念叨了一句,却只有眼巴巴看向了仙子,还有什么条件尽管说,自己继续接着就是。

    镜月仙子这个时候已经小心的把手中重要的本源物质收了起来,这个时候看向林天旭的眼神也大为不同了,听他刚才的言语是他自己弄下来的,这年轻弟子还真是有些不简单。

    “既然你把第一个简单的任务完成了,那好,第二个条件我就明说了,只是这难度确实有点大,你还是量力而为。”镜月仙子此时考虑的是当初自己定下的苛刻条件是不是要改一改了,她有点不忍心了。

    “仙子前辈尽管说吧,我都已经做好准备了,难不难总要试一试才知道。”林天旭心中只有那三个丹方,不管是什么条件,自己必须完成,没有别的选择!

    看着平静如常的林天旭,听着他自信满满的言语,镜月仙子的疑虑也丢掉了疑虑,眼中精光闪闪,“好,那就去试一试,我第二个条件就是那凌霄树的万载树叶,平生只有耳闻从未见过,你能帮我拿一片过来吗?!”

    林天旭顿时一脸蒙,凌霄树?听都没听过!

    看见他的神情,镜月仙子轻咳了一声,张芷墨只有上前两步,甜软的声音娓娓响起:“凌霄树是凌霄宫的镇派之树,平素外人也难得一件,那万载树叶,据我们所知现在只有五枚。”

    简洁明了,林天旭心底却是一声闷哼,这叫有点难度?这根本不可能好吗!凌霄宫在这通云域的地位也就仅次于剑神宫,何况自己在之前的收徒仪式还打了那叫什么安正西的凌霄宫弟子,去求人家的镇派至宝?还只有五枚?!

    满脸的错愕,林天旭看着张芷墨已经不说话了,知道这就是第二个条件了,沉吟了半晌,都已经这样了,伸头缩头都躲不过一刀,那就去试试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