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七十九章:临渊南,竟不知意欲何为。
    这个时候张芷墨终于放下了心神,梁沁柔这个时候却顾不上被女儿抓的生疼的胳膊,面露异色的看着眼前此刻收敛了全部气息的年轻人。

    作为一个虚仙,她自然看清楚刚刚所有电光火石间的变化,但是就算以她也算广博的见识,也不知道那三道剑芒从何而来,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绝对是神妙无上的剑诀。

    这个时候李家之人终于慢慢走了过来,只是脸上的神情各异,当着张城主的面自己这边发起的邀斗,此刻无话可说,就算想做什么,刚才那惊艳的一剑也足以叫他们却步,毕竟这李长老在众人里面修为最高都这样被一剑劈死。

    李新这个时候也是满身冷汗,硬着头皮向张城主打了招呼,随后径直离去,虽然是夜里,李家人已经没有了留下的理由,至于这林天旭,自然会找机会报仇。

    张远南对李家人的离去也不意外,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是他没料到的,本以为在林天旭危机的时候出手相助,没想到人家一剑就斩杀了高出他一个大境界的李长老,确实后生可畏。

    林天旭已经将珍品会的令牌都装进了储物袋之中,这个时候也不好意思的对着张城主说道:“今次在这里倒是给城主大人惹麻烦了。”

    一个渡劫期的修士,就算死在了张家对张远南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他轻轻摇头,“这些都没事,关键贤侄今天可把我吓了一跳,看来通云域第一人宇峥嵘可真是奇人,连刚刚入门不久的弟子都调教的如此出色,有时间真是要去拜访拜访了。”

    有感而发之言,旁边的张芷墨听到父亲要去剑神宫,却没来由的想到了一边,脸上的红晕在夜色下倒是没叫旁人发觉。????“天色已晚,那弟子就告辞了。”林天旭行礼告辞,张芷墨却跟着他一起离去了,看着慢慢走远的两人,张远南夫妇二人却同时冒出了一样的想法,这样的人才,也许才是自家女儿的好归宿。

    刚刚走出演武场,张芷墨突然出声了,“林师兄今天为什么故意在宴席上捣乱帮我。”

    林天旭奇怪的转头看了微微低着头的张师妹,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我和李新原本就是有过节,对他也算了解一些,这样的货色是配不上张师妹的,不想你们被他蒙蔽。”

    张芷墨轻轻嗯了一声,也不再言语,就这样沉默地跟着林天旭慢慢走着,他自然感觉到了张师妹的情绪异常,轻声开解道:“只能说张师妹的魅力太大,连通云域东边的人都追到这里来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干嘛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张芷墨突然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了林天旭,眼神在夜色中闪闪发亮,“那今后还有这样来求亲的,林师兄也会为我出头么?”

    林天旭轻笑一声,“哪里会有这么巧,再有一个月就是交易会开始的时候了,不会还有人来吧,再说了也不能别人来求亲我就上去一剑吧。”

    张芷墨又是哦的一声,轻轻低下头不再言语,眼看快到客房,她只是微微欠身,随即悄然离去,看着张芷墨在夜色中单薄的身影,林天旭摇了摇头,随即不再多想。

    今天可算是意外之财,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打一架还能有钱收,可惜自己在通云域的仇家还真不多,就算陈家也是远在东域,现在相送过来都是太远,真是惆怅。

    现在对这珍品币已经有了一点了解了,二十万还真不是小数目,已经可以买到很贵重的东西了,这应该算是个好的开始吧,带着愉悦的心情,林天旭进入了鸿蒙空间之中,开始了日常的修炼。

    接下来的两天风平浪静,奇怪的是从那夜之后,张芷墨也再没有来找他,林天旭只有一边继续做着准备,一边等着沐筱筱那边的消息,眼看交易会越来越近,自己当然是要准备足够的珍品币才行。

    这天中午,林天旭所在的客房外终于有了护院到来,带来的是一封拜帖,烫印着精美花纹的帖子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香气,打开之后,只有沐筱筱三个字。

    而护院在房外等候,原来沐筱筱已经来到了张府,这个时候已经在会客室正厅等待,林天旭不禁一愣,既然人已经来了还弄这么精美的拜帖不是多此一举?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豪!

    来到会客厅就看见里面已经有三人在座,正是张城主和有过一面之缘的沐筱筱,她身边的就是这两天不见人影的张芷墨。

    见到林天旭已经到了,张城主也站起了身,向着沐筱筱说道:“既然正主来了,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聊,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筱筱你有时间可多过来玩玩。”

    说着话之时张城主已经带着满脸的笑意离去,沐筱筱今日换了装束,甚至连头发的样式都换了,唯一没变的就是那一身说不出的华贵之气,“我这边已经准备妥当了,所以今天过来看看林师兄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随时可以动身,既然沐师妹那边没问题,那现在就可以动身了。”林天旭一边回答,一边看着今天到现在都不发一言的张芷墨,可惜她微微低着头,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连沐筱筱都察觉了张芷墨的异样,刚刚不是还有说有笑的么?“怎么了,是不是你林师兄要离开几天你很舍不得,怎么突然神不守舍了?”沐筱筱难得有这样的时候,也只有在张芷墨面前会随意很多。

    这突然的话叫林天旭一阵尴尬,怎么和自己扯上了,张芷墨却只是抬起头,“师妹就在这里预祝你们马到成功了。”

    沐筱筱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再开玩笑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走了,等回来了再找你。”笑着看着张芷墨一眼,随即和林天旭一起向外走去。

    少女的心思都是多变的,就在那夜离去之后,张芷墨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看见林天旭,只是现在真的看到他就这么走了,却突然变得空落落了。

    出到张府门外,却看见一辆奇大无比的马车,林天旭一脸惊愕,转头看向沐筱筱,“难道我们要坐马车去?”沐筱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只是我不喜欢吵闹的环境,所以坐车过来而已,还要回去拿点东西的。”

    林天旭无话可说,珍品会和张家不远,步行也不过盏茶的功夫,有钱人的世界确实难以理解,“你坐车吧,我走过去就好。”

    看着马车进入了珍品会的后院,林天旭就直接进门上楼,到了顶楼却看见那沐伯伯已经在门口相侯,而沐筱筱更是比自己还快上一步,已经在屋内等待了。

    等到沐伯伯关上了这顶楼的大门,屋内就只有他们两个了,沐筱筱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示意他坐下,然后面色变得严肃了不少:“我还是先把这渊南之行和你说清楚,你要细心记得。”

    林天旭没有做声,坐在了椅子上开始听着,原来沐筱筱今次要去那渊南,却是为了一样和她本身功法有关的东西—夕阳幻境花,那渊南本就在人迹罕至的南域极地,连绵大山最南边。

    也是亘古就存在的一个山间的深渊,数千丈深,里面的环境比较恶劣,也曾经有不少前辈高人去一探究竟,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反倒是在渊底发生过很多危险。

    本来这通云域是没有什么妖兽的,但是在那渊南深处,却有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因为典籍不详,到现在也没人真的清楚那下面的环境,关键是那里还有莫名的禁制,和万法归墟一样有着百年骨龄的限制。

    林天旭一边听,一边也在想着这里面有什么隐秘,这通云域为什么很多时候都会有百年骨龄的限制?万法归墟,仙境极雨,还有就是这渊南,不过这个时候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正因为如此,所以能进到渊南的大都是大乘期的修士,而且大多都是前中期,毕竟就算在通云域之中,百年的骨龄能修炼到大乘期已经算是惊才绝艳了。

    而这次沐筱筱要去的地方就更加奇怪了,还是在很多年前,珍品盟的前辈高手因为想在渊底找寻些特殊的药草,结果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渊底的世外桃源,但是那入口处却有着一块奇怪的石碑。

    上面不仅说了密地里面一些特殊的植株,还言明必须是一男一女才能进入,否则将会受到惩罚,因为珍品盟那前辈也只是大乘期的修为,没有冒险,只是拓印下了上面的那些植株的名字。

    本来这只是湮没在珍品盟浩如烟海的典籍中的小插曲,但是就在不久前却被查阅资料的沐筱筱偶然发现,更是看见了那些大多不识的名字中的夕阳幻境花。

    沐筱筱倒是没有明说她修炼的功法,只是说现在她正是卡在了那夕阳幻境花上很多年了,无论是在通云域还是通神域,甚至派人去了圣魔天的接引域,都是一无所获。

    所以看到这段隐秘就有了此次的渊南之行,本来她已经在珍品盟中筛选了一些符合条件的男子,但是几日前看见林天旭改变了主意。

    搞了半天这渊南之行沐筱筱自己也不是非常清楚,渊南之下有什么,秘境为什么要一男一女的奇怪决定,统统不知。

    “原本以为我已经是胆大妄为之人,今日见了沐师妹,才知道一山更有一山高。”林天旭听完了所有的讲述,由衷的向她说道。

    “林师兄此话何意,莫非现在改变主意了?”沐筱筱淡淡的说道,倒是没有在意林天旭那一丝揶揄。

    “我没有那个意思,既然沐师妹一介女子都敢去那未知之地,我既然答应了自然不会食言,你不是说回来拿东西么,那就去准备吧,这路途不近,有什么可以慢慢商量。”虽然很多东西不清楚,林天旭心底的渴望却被勾起来了。

    一句很多未知的植株名称,那已经值得了,将来镜月仙子的丹方里,说不定稀缺的材料就着落在此了。

    林天旭平静的表情,这个时候倒叫沐筱筱高看了他几分,说实话就算她自己都是考虑了良久才决定亲自冒险,眼下这剑神宫弟子还真是有意思,说去就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