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八十二章:尘封秘辛,今日缓缓打开。
    就在刚刚精血融汇的瞬间,林天旭心头一阵异样,抬眼看沐筱筱,正碰上她望过来的一丝疑惑眼光,想必也是有隐隐同样的感觉,这融汇之法在开启这葬心谷的同时,叫两人之间出现了一些微妙的联系。

    看着这突兀出现的大门,光芒亮起的时候已经开始慢慢消散,想来二人的精血不能维持太久,林天旭直接迈步走了进去,从那石碑之上,他没有看见乖戾和杀戮,只有莫名的伤感之情,所以没有犹豫。

    渊底的几日一直是一片黑暗,可是越过那道光芒,就在久违的清新空气传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是一片光明,林天旭也微微闭目才适应了眼前的环境,这个时候沐筱筱也已经跟了进来。

    两人已经站在了一个山谷之中,脚下是松软的草地,眼前野花遍地,蝴蝶在花间嬉戏,绿色的蚂蚱在身前跳过,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林天旭静静看着这无法想象的一幕,确信这要不就不是渊南之地,或者是在渊底生生开拓出的独立空间,实在是和外面那一片死寂反差太大,沐筱筱也是一脸惊疑,现在的情形更加符合那前辈的描述,两人真的到了这世外桃源之中。

    除了花草昆虫,头顶的蓝天都是那样蔚蓝清晰,那一轮骄阳将全身都照的暖融融的,甚至还能感受到浓厚的天地灵气,这是什么样的手笔,才能在这样的不毛之地造化出眼前的鸟语花香。

    阳光下,美景中,身边的沐筱筱也终于流露出平常女子那一丝兴奋,轻轻采摘了一朵紫色花朵,轻轻嗅了一下,向林天旭点了点头,她的意思很清楚,眼前这些不是环境,是真实存在的世界。

    在这里林天旭的神识也终于可以全面放开了,整个山谷只有几十里深,他轻易就感知到了谷中的一切,除了边缘那渗透不进的空间壁障,山谷深处有几座建筑,所有的答案应该就在那处。????应该是多年没有人打理了,随着两人往里越走越深,谷中的草木变得纷杂,深深浅浅,林天旭只有凭借神识的指引,从里面踏出了一条路。

    小心翼翼的前行,途中也果真没有任何危险,远远的已经看见了几间错落有致的木屋,和传来的浓郁的混杂在一起的各种草木气息。

    慢慢走到近前,眼前是林天旭从未见过的平顶木楼,无论是在乘云大世界还是在通云域,无论是石楼还是木屋都是尖尖的屋顶,这独特的平顶就叫他格外新奇了,而沐筱筱这个时候已经跑到了屋后。

    没有贸然进屋,林天旭走到她的身边,原来这屋后就是一大片的药埔,虽然杂草丛生,但是那整齐的各式药草,显然是有人特意种植的,只是不知何故现在成了无主的生灵,在这里孤独的度过了未知的年月。

    从沐筱筱惊喜的眼神中林天旭知道她一定是已经发现了她需要的夕阳幻境花,只是现在情况不明,她也没有贸然动作。

    “我已经查探过了,这屋内应该是没人的,不,应该说整个山谷都没有活人存在的迹象。”林天旭眉头微皱,明明是大能开出的山谷,明明是修士种植的药埔,眼下却是现在的破败景象,唯有那些不能言语的药草顽强的生长。

    几间屋子也没有阵法存在的痕迹,仿佛只是此间主人偶然外出未归,所以门户大开。而这个时候沐筱筱也在静静看着这沉寂的院落,“这是通神域的房屋式样,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出身。”

    顺着她的手指方向,林天旭也注意到了屋角檐边的一些特殊处理,独特的线条和造型看上去浑然一体,和平日的浮雕手法不同,现在看到的都是镂空的不同组合。

    “进去看看吧,或许很快就知道结果。”从看到那碑文开始,林天旭就有悲怆的感受,心情一直有点压抑,说不清楚原因,总觉得有什么他不愿意见到的悲伤故事就在这山谷之中,葬心谷,这名字本就写满了伤痛。

    墙面屋门都已经有藤草蔓延上来,林天旭轻轻拨开了主间尘封的木门,这应该是平日的正厅,但是桌椅的摆放都很随意,更有窗前的躺椅,不像是平常人家的会客厅,可能这里的主人都没有想过会有陌生人到访吧。

    初看杂乱,细品却越看越和谐,林天旭更发现了所有的东西位置都暗合了天干地支,正面更是悬挂了一副丹青,不知名的山巅,一袭白衣的男子携手绿衫的女子,正看着远处冉冉上升的红日,长衣飘飘,说不尽的出尘之色。

    只是两人都是侧影,看不见面容。但是这只是这幅画的上半部分,仿佛从两人站立之处被一刀划开一样,整下下半部分的画面,竟是血腥的战场,而叫林天旭悚然一惊的是他清晰的看见了魔化后的魔族。

    一半是云淡风轻,一半是残酷屠戮,是怎样的心境才能形成如此的画面!右下角留有落款,简单的两个字—天鸢。

    沐筱筱也看见了这名字,眼中精光一闪,“莫非沐师妹知道这天鸢?”林天旭注意到了她的神情变化,有了眉目那就太好了。

    “不是,只是我知道通神域有个天家,正是现在的第一家族,至于这天鸢,我真不知道。”沐筱筱缓缓摇头,还在细心的看着整幅画,似乎想看出更多的东西。

    这幅画下面就是一个大大的桌台,却空无一物,只有厚厚的灰尘,林天旭四下环顾一番,也没有其他的发现,转身向着右侧的厢房走去,照理说如果还想有头绪,也只有在主人的卧房去看看了。

    走到门口,却感觉到了淡淡的之前没有察觉的屏障,并不是阵法,林天旭正在细看的时候心生感应,好像和沐筱筱之间有淡淡的连线在颤动,看着沐筱筱,他再次在指尖凝出了一滴精血。

    这次的融汇顺畅了很多,两滴精血就在接触的瞬间就融为了一体,林天旭感觉心头又是一颤,这遇到什么都要融上一融,好像不太妙啊,此刻和沐筱筱那隐隐相连的感觉已经越来越清晰了。

    还好直觉是准确的,就在眼前再次爆发出光芒之时,那屏障又消失不见,所有的一切都在平静中透露着一丝怪异,林天旭轻轻出了口气,决然伸手推门而入。

    仿佛是进入了一间药房一般,虽然不知道已经闲置了多久,但是不小的卧房除了窗边一张古朴的床和临床的桌台,都是贴墙的木柜,层层的木架之上,大大小小的药罐摆的整整齐齐,捣药的器具,熬药的小火炉,桌台上的药樽,俱都安静无言。

    屋内已经没有一丝药味,林天旭轻轻拿起一个黑色药罐,里面已经凝结成了一层褐色的干块,心里默默数了数,这屋里光药罐就有百十个,难道此间主人是杏林高手?

    桌台之下还有个抽柜,上面虽然有个精巧的玉锁,玉石钥匙却留于其上,打开之后,果不其然有一本卷册,旁边还有一本厚厚的古书,上面写着万世医典四个大字。

    卷册不厚,封面也没有任何字样,林天旭看了一眼沐筱筱,然后拿起书卷慢慢翻看了起来,她也凑了过来,好奇的想知道上面写着什么,今天这葬心谷的一切都显得不同寻常。

    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林天旭才缓缓放下了手中此间主人留下的卷册,神情变得沉重,而身旁的沐筱筱已经在那里静静发呆,眼中更有泪光闪动,素来不知眼泪是何物的她,也品尝到了这足以叫她记忆终生的苦涩。

    人之将死的时候,都会想着留下点什么,这名叫天鸢的男子也是如此,何况还有自己一手创出的葬心谷。

    如沐筱筱所说,这天鸢确实是通神域天家之人,而且不是一般的族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天家当时的圣子,通云域里的修士到了天仙后期就有机会破开两个世界的屏障,去到那通神域之中。

    而那通神域里的除了出声的小辈,高阶的修士又会有新的境界,所谓仙王,仙尊,仙圣。只是在天鸢所在的年代,通云域已经没有几个能到达仙圣的修为了,想要更进一步到那诸神天,已经是世所罕见。

    而在通神域的大家族里,只要是祖上出过仙圣的,都会被划分为最高等级的家族,所谓圣级家族,而当时的通神域只有两个圣级家族,天家和白家。

    在圣级家族之中,会有代代的圣子相传,不仅血脉纯正,还要天赋异禀,有希望冲破到仙圣,天鸢不到百年的骨龄就已经晋升到了虚仙,在当时也是轰动整个通神域的奇迹,自然成了当代的圣子。

    想想林天旭有了这么多奇遇,晋升已经是飞快了,现在还只是大乘中期,天鸢是什么样的人杰就可以想象了。

    他也没有辜负圣子的称号,苦心修炼,在天家厚实的基础下突飞猛进,数百年之后就已经到了仙尊中期的地步,和当时天家的族长都只有半步之遥。

    天家有圣子,白家却有自己的圣女,虽然是同时代的天之骄子,两人却并没有什么交集,都是专心冲击各自的境界,闻名但未会面。

    道魔是永恒的主题,直到通神域和圣魔天的接神域发生了全面的冲突,作为通神域主力的两个圣级家族都全力投入了到这大战之中,两个最有机会冲击仙圣的年轻人,终于碰面了,也就此改变了彼此原本的轨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