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八十三章:旷世情,触动浊世儿女心。
    通神域和接神域的大战规模宏大,诸多仙王仙尊都参加了进来,至于下面的天仙到真仙更是数不胜数,那边的魔王和魔尊也不少,始魔到真魔全部都进入了这场旷世厮杀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天鸢在当时也算道家顶尖的修士,可惜在他那个年代,接神域出了一个魔神,半步能踏进诸神天的真正混世魔王,也正是看当时的通神域没有仙圣,他们才会挑起这仙魔大战。

    天鸢和白依依是如何相遇,如何相知,如何相爱,他用了很多的笔墨,字里行间都是欣然和喜悦,在当时的情况下,圣子和圣女携手诛灭了不少魔王甚至魔尊之后,在长年的战斗之迸发出了燃烧一切的火花。

    这火花从开始璀璨耀眼,可惜好景不长,那以毒步入魔神境界的天毒魔神,终于将阴冷的目光紧紧盯在了他们身,动用了精锐的魔族力量,不惜一切展开了对他们的绞杀。

    爱到浓烈之时的天鸢和白依依,并没有意识到魔族的最高目标已经对准了他们,算他们知道,也不可能退避,血与火的战场,在享受甜蜜的同时,圣子和圣女没有逃过也许是天定的命运。

    对于最后的战役,天鸢只是寥寥几笔,但是却无的惨烈,万骨峰前,在他们诛灭了数个魔王之时,天毒魔神骤然出现,虽然天鸢表现出了超越仙尊的力量并且断了他一臂,却最终被魔神将最高的毒诀施展了出来,圣女了天陨噬心。

    这个时候持续了太久的战斗已经惊动了诸神天,真神降世之下战火虽然平息,但是那天陨噬心,却是无人能解。

    蒙真神怜惜,赐下神脉护心,保住了白依依千年内不会毒发,但是已经陷入昏迷的她要想真正解脱出来,还必须求得那最终解毒之法。????此后天鸢决然抛下了身后的所有,背负白依依踏了求药的苦旅,踏遍了通神域,甚至也闯进过接神域抢到了无数的药草种子,并且从诸神天求得了万世医典,苦修了百余年从一个不明医理的人到了精通医术。

    可惜,人力有时穷,因为白依依不见醒转,她身的症状和药物反应,根本无法说与天鸢知晓,再屡屡受挫之后,天鸢做出了疯狂的决定,以身试毒,如果天注定她逃不过这一关,那么陪她一起离去,奈何桥,不会孤单。

    以他当时在天家的地位,可想而知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天家因此震怒不已,甚至迁怒到了白家,两个圣级家族因为这事情直接到了分裂的边缘。

    情到深处会如何?天鸢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运用无的仙力撕破了空间壁障,直接在通云域凿出了这万物灭绝的渊南之地,在无尽黑暗创立了另外一片光明,有了这葬心谷。

    将所有已知的药草在这山谷细心培植,将白依依体内的天陨噬心也吸取到了体内,在感受毒性的同时不断尝试配药解毒。

    年华易老,岁月无情,天毒魔神浸润毒道万年毕生的心血,不是凭诚心和决然意能破解的,转眼那千年之期到了尽头,这个时候的天鸢反倒心一片坦然。

    毕竟在这千年,他们两人平静在一起,算白依依一直都是昏迷不醒,但是对他来说足矣,最后在谷外立下了石碑,将这求生的山谷改名为葬心谷,天鸢看着白依依最终倒在了自己怀。

    而在书卷的末尾,天鸢留下了他在千年对天下有情人最后的祝福,开启这葬心谷和后面系列关口的心心相依之术,为什么非得男女同来有了答案。

    学会了这精血融汇的心心相依之术的男女,会随着岁月的流逝不断加强这心神的联系,天鸢希望他没有做到的事情,总有后来人实现,而他最大的心愿,虽然没有明说,林天旭却读得清清楚楚。

    算今天林天旭在这山谷一无所获,但是看完了天鸢和白依依这故事,看到了天鸢用自己的生命做出的努力,林天旭已经做下了决定,今后有机会一定要找到解除那天陨噬心的办法,只为了这人间至情。

    呆立了半晌的沐筱筱指尖又凝出了一滴精血,林天旭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因为天鸢将白依依安葬在了她睡了几百年的眼前的床下,他自己连通留下的那天陨噬心之毒,也最终留在了这里。

    此时也管不了这心心相依今后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了,精血再次融汇之时,木床缓缓升,一具巨大的水晶棺木出现在眼前,两具墨黑的尸身正在其。

    而一身白衫都已经腐朽的天鸢枯骨手掌之,还握着一个透明的玉瓶,那黑紫透着晶莹的液体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依旧鲜活如昔。

    虽然是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两个人,林天旭这个时候已经恭敬的叩拜在地,无论是抗击魔族所付出的一切,还是这感天动地的情谊,都叫他心甘情愿如此,和他一起拜在地的,还有沐筱筱。

    若不是珍品盟昔年的前辈无意看见这渊底的石碑,更是留下了相关的记录,可能这段往事会永远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林天旭却宁愿相信这是明冥冥之天的安排,他在叩拜的同时已经立下了心愿,天鸢的心愿自己一定会完成!

    考虑了半晌,林天旭在珍藏好那天陨噬心之毒后,将整个棺木都装进了自己的储物袋之,他们不是无根之人,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把他们送回自己的故土。

    心情都是一片沉重的两人,此时根本没有去细想这心心相依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在看过了这样一章宏大的关于爱情的画卷之后,连从未考虑过这些的沐筱筱心都有了对爱的期待。

    彻底消化完这个故事的两人都有恍然如梦的错觉,本以为渊南之行会有不少困难,却想象轻松的多,只是在两人的心底都深深种下了这样一个故事,留下了天鸢和白依依两个姓名。

    “那药埔内的药草,想来我们都是可以取用的了,留下一些,其他的我们平分了吧。”走出屋子来到外面,虽然清风依旧,林天旭却感觉到心情很压抑。

    想到天鸢在这里用了数百年的时间只为了解除心爱之人身的剧毒,却无奈只有双双殒命于此,本是世间的人杰,在这山谷落得这样的下场,林天旭只感觉隐隐作痛。

    沐筱筱沉默的将药埔里的药材各自剩下一些后分成了两份,虽然这些成长了无数年月的药材都是珍贵无的东西,但是此刻两人却没有丝毫收获的喜悦。

    再次深深看了看周围的一切,林天旭内心对着这虚空默默再次许愿之后,两人顺着来路而回,熟练的再次用了一次心心相依之后,渊南的黑暗再次出现。

    因为之前沐筱筱沿路都留下了特殊的印记,很快找到了当日落到渊底之处。

    等到二人驾云疾驰而归,远远看见了定南城的南门之时,一直沉默的沐筱筱丢给了林天旭一个令牌,“这次的渊南之行我不会忘记,感谢林师兄的陪伴。”

    林天旭此时也没有道谢,“今后有需要帮忙的时候,我定会鼎立相助,今次还是承了沐师妹大情,我们此别过吧。”沐筱筱这个时候抬眼看了林天旭一眼,也没有多言,两道身影此分开。

    从出去到回来,还真是如同沐筱筱之前随口说的时间一样,不到十日,所以正在月影湖的亭台发呆的张芷墨突然看见林天旭出现的身影都十分惊,只是看着他眉宇间一丝淡淡的沉重,心下略感怪。

    “林师兄这么快回来了,此行一切还顺利吧。”林天旭没有想到数日前还躲避自己的张师妹今日会主动问起自己,淡淡一笑点点头,殊不知这些日子张芷墨已经想了很多很多。

    “林师兄看去怎么不太高兴,既然安全回来了是好事,筱筱没有事吧。”林天旭的沉默还是叫张芷墨有点怪,平日的他可不是这样。

    看着张芷墨的神情,林天旭深深出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湖依旧在悠游嬉戏的一对鸳鸯,将所有胸的浊气都一吐而空,“没事,都很好的,沐师妹也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算是一切顺利。”

    既然这个事情完毕了,要安心准备接下来的珍品会了,想到这里林天旭掏出怀沐筱筱给自己的令牌,张芷墨一眼看到了五十万的字样,双眼一下放大了:“这么多!筱筱对你还真不错。”

    林天旭都没想到沐筱筱居然这么大方,何况自己今次也根本没付出多少,他此刻自然不知道今次的渊南之行已经改变了他和沐筱筱原本不会有交集的人生路线,有的东西不是珍品币可以衡量的。

    “那么现在我身有七十万珍品币了,都算是个小富翁了,月星痕,现在差它出现了。”这确实已经属于巨款了,很多高阶修士一辈子都未必能凑到如此的数目。

    张芷墨也再次展露了笑颜,“是该恭喜林师兄了,偌,这邀请函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接过这烫金的邀请函,看到面定南城交易会的字样和珍品会的落款,林天旭问道:“怎么只有一张?张师妹到时候不和我一起去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