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八十四章:戏正酣,宝物频出引争抢。
    听陈子光提到那珍品币,李新更是心头滴血,那可是二十万珍品币啊!自己好不容易攒的私房,就这样被那该死的剑神宫小子给卷走了。

    此刻他一副阴狠的眼神,“他一个剑神宫的小子哪里会有那样的面子,珍品盟是什么势力?沐筱筱又是什么身份,就算那宇峥嵘来到这里也没有资格进那里,估计他在剑神宫中地位不够,珍品会就没有给他打开剑神宫的天字号房间。”

    陈子光也是连连点头,就算他们两个在通云域也算有点身份,上珍品会求见沐筱筱那也是痴人说梦,人家完全可以不甩自己的,想来那林天旭这个时候一定是猫在哪个不知名的房间了。

    李新这个时候眼神一边在地字号和人字号房间扫来扫去,一边对着陈子光说道:“不过你放心,既然来了这里我肯定是做了很多准备的,我找了不少人打听到了一个重要消息,最近珍品盟和张家好像都在找一个叫什么月星痕的东西。”

    陈子光看着他,也是不知道这月星痕是什么,和林天旭又有什么关系,“不可能这么巧,两家都找一样的东西,而只有林天旭和她们都有交集,所以我觉得今天我们就等着看,如果真有那东西出来,那就能找到正主了。”

    李新说的话倒是很有道理,陈子光可不希望自己凑了半天的珍品币,和他一起跑过来找不到人,这个时候也是点了点头,也不再多想,开始祈祷那什么月星痕赶紧出来。

    林天旭这个时候自然不知道两个和自己交恶的人这个时候都来到了这里,并且很准确的锁定了针对的目标,他更想不到会有人比他还着急这月星痕,他的目光这个时候都集中在了这沐伯伯的身上。

    就在沐真成话说完之后片刻,就见到一间地字号房间的珠光闪亮了三次,随即就有弟子将一盘蒙上了黄布的托盘送到了交易的中心。????沐真成听着那弟子轻语了几句,笑容也浮上了脸庞,“看来今天在座各位的运气都很不错,这第一件东西都不得了了。”

    一边说着话,一边小心的拿起了一个青碧色的物事,高高举起向着周围的房间缓缓转了几圈,林天旭看清楚了这就是个戒子,看样式应该男女都能用,会有什么独特之处?

    “此乃难得的聚灵古玉的玉髓所制的戒子,聚灵古玉在通云域本来就是难得之物,这么纯粹的玉髓更是少见,它能有什么用大家应该都很清楚,有喜欢的现在就可以出价了。”

    看见林天旭有点疑惑的样子,旁边的张芷墨已经轻声给他解释了起来,原来所谓的聚灵古玉是通云域的一种特产,只产于西域的少数地方,而且现在更是难得一见,而它最大的功效就是聚集灵气。

    不是所有修士都是大门派的弟子,有着得天独厚的修炼条件,那些散杂的灵气浓郁之地都是众人争抢之处,对于小门派或者散修来说,有了这聚灵古玉对自己的修炼自然有很大的助力,更别说这纯粹的玉髓了。

    东西确实不错,但是对林天旭来说完全无用,自己的鸿蒙空间就是这世上最特殊的修炼场所,自己的师妹们又都是在各大门派,都是灵气最浓郁的地方。

    虽然只是投石问路的第一件东西,很快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争抢,当然大多数叫价都来在于地字号房间,林天旭不动声色的看着下面此起彼伏的声音,应该是有着阵法的原因,所有房间传出的声音都是一样的,倒是方便修士隐匿身份了。

    起价五百珍品币,加价也都是一百百的上涨,虽然好些人叫的激烈,但是最终只是两万七千的价钱被一间人字号的修士收入怀中,这只是证明了一件事情,这珍品币还真是值钱,看着手中那五十万的令牌,林天旭不禁看向了沐筱筱。

    谁知道就在他心念一动的时候那边就有了反应,两人的视线再一次相碰,这样的情形在他们使用了那心心相依之后就经常出现了,林天旭现在担心的就只有一件事情,总不会自己想什么今后她都能知道吧,如果是这样自己只有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了。

    但也只是视线稍微以接触就各自闪开,沐筱筱这个时候也不动声色的和张芷墨轻声说起了话,已经参与了珍品盟很多事物的她自然对避免尴尬有熟练的一套。

    这个戒子虽然交易的价钱不高,但是却带动了场上的气氛,接下来又有好几间的房间珠光亮起,不断有物品送到了沐真成的身边。

    可惜随后的几样东西虽然都是不菲之物,但是林天旭都兴趣缺缺,就连张芷墨都是偶然看下面几眼,随即一直小声和沐筱筱说着话,林天旭都好奇起来,俩个人哪里来的这么多说不完的话,还刻意不叫自己听到。

    就在这个时候,沐真成再次响起的声音,却叫林天旭的双眉一挑,就沐筱筱都站起了身,因为他们都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夺天造化根。

    不能不熟悉,因为正是天鸢留下的手册中出现过的草木的一种,早就和昔年的故事一样深深印在他们两个的神海之中,并且两人还各自拥有不少这褐色的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根茎。

    但是就连沐真成对这东西好像也是不甚清楚,还专门将拿出这块根茎的以为地字号房间的修士请出了场,既然能拿出来交易,应该是对这夺天造化根有一定了解的。

    一身黑衣的修士在面罩的掩护下看不清楚面貌,刻意发出的声音也颇为怪异,但是说出的话已经叫林天旭和沐筱筱目瞪口呆,随即不约而同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因为这次交易会我知道会有一样东西是我急需的,所以今次不得已拿出了这夺天造化根,还是鄙门中保存了数千年的物事,它只有一个作用,就是作为主材炼制成那换命丹,服下换命丹可以在任何情况下换的一次保命的机会。”

    说完了这话的黑衣修士没有留步,直接回到了他的房中,但是短暂的沉默之后沐真成眼中也出现了激动之色,甚至还看了林天旭他们这边一眼,想必是想叫沐筱筱出手吧。

    虽然这夺天造化根名头不显,应该是熟悉丹道的大能才有机会知道,但是换命丹可是在很多门派典籍上都有记录的仙丹!服用了它之后相当于多了一次保命的机会,遇到任何危险都能换取一命!

    也不知道天鸢当年为了救白依依的性命,到底是到了多少地方,找到了多少珍稀名贵的药材,只是他种植的二十余种草木之一,居然是这样的神物!逆天而行向天祈命,这如何不是仙丹?!

    在葬心谷中因为沉浸与这伤逝的情绪之中,沐筱筱更是专注那夕阳幻境花,直到现在他们在明白当日收获的到底是什么,那其他的草木一定都是鬼神莫测的东西。

    就在沐真成在震惊过后说道:“各位放心,珍品会的交易会不会有妄言之人,更不可能作假,在座所有人的身份我们都是一清二楚,所以请大家放心出价,此物确实不凡,起价两万珍品币,一次加价至少一千。”

    有了他这句定心丸,刚才就蠢蠢欲动的地字号和人字号房间开始传出了嘈杂的出价声,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有弟子敲响了林天旭几人所在的天字一号房。

    “沐掌柜叫弟子来请示大小姐,此物确实珍贵异常,希望大小姐能重视。”这弟子在沐筱筱身前不敢抬头,小声将沐真成的意思说明白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沐筱筱没有动声色,这东西确实珍贵,但她自然不会说明自己身上有不少,而且年份成色都比这交易的好了太多倍。

    就连一直在等待月星痕出现的陈子光和李新眼光都开始忽闪起来,这样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可算是保命之物,如果能弄到手那当然很好了。

    但是挣扎了半天的二人最后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了坚决之意,毕竟这夺天造化根价值不菲,他们的珍品币又不是特别多,还是要留着给林天旭好看,连保命的东西都能舍弃都要狠狠咬林天旭一口,这恨意已然滔天!

    这次林天旭和沐筱筱没有第一时间移开目光,他们的异常也落到了张芷墨眼中,“咦?你们这是做什么,莫非你们知道这换命丹,还是见过那夺天造化根?”说话间眼中一片狐疑之色。

    “没有,只是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逆天之物,所以很吃惊。”沐筱筱已经回过神来,淡淡解释了一句,林天旭在旁边摸了摸鼻子,这样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他不擅长,不说话就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时候传到场中的叫价就在几句话的时间已经飞涨起来,“七万八千,我是神行门的弟子,这东西可以孝敬师尊抱朴真人,请大家行个方便。”不惜透露身份的话语都出来了,可见急切的心情,抱朴真人已经是天仙初期的修为,在通云域还是有点地位的。

    “我出八万,不是不给真人面子,实在是这东西在下也有不得不出手的原因。”但是马上就有人说话了。

    “八万八千,在下马上要去一处地方,中间的危险重重,今天就是拼命也要买下这夺天造化根。”

    “......”

    “十八万八千,我就不说为什么了,就用珍品币说话吧,好东西都想要,就看谁口袋满吧。”很快价钱就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要知道二十万珍品币都能买到一柄仙家神兵了,可见这能保命的东西,谁都是倾家荡产也要顶着头皮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