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百九十四章:往事随风,痴心空寄秋冬。
    镜月仙子本就是炼丹的高人,清风谷有大片的药铺,基本上通云域里有用的药材都种植了不少,林天旭在通告了一声以后,径自取了炼制这三种丹药的所有辅材回到了他的居所之中。

    这几种丹方上对所有的主材都有详细的描述,对应着天鸢留下的手卷,林天旭很快就从储物袋中找到了张芷墨口中所有绝迹的草木。

    现在所有的材料都已经准备齐全,而当年寰宇仙尊留下的那药鼎,已经被他取名寰宇仙鼎,也已经放置在了房屋正中,屋角已经堆满了玲琅满目的各种药材,关系到自己短时间内是否能有重大突破的炼丹已经准备完毕。

    镜月仙子这个时候还在把玩着手中的虚空之石,而张芷墨则一人坐在床边,怔怔地看着窗外半空之中飘散的流云,蓦然之间仙子浑身一震,林天旭客房那边传来了灼人的高温,更有药材被淬炼的香味飘散了过来。

    这些熟悉的味道镜月仙子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可能,随即看向自己的徒弟,却看见张芷墨也是一脸的茫然之色,随即直接起身向着客房而去。

    林天旭确实在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之后已经开始了再一次的炼丹,因为自己的气火炼丹术从外面是看不出什么门道的,何况面对天仙修为的镜月仙子,什么禁制之类反倒落了下乘,客房没有任何禁制,师徒二人一前一后直接就进到了烟雾弥漫的客房之中。

    巨大的药鼎之旁的桌台上已经整齐的摆满了各种药材,另一边的木桶之中也已经有了很多药物残渣,屋内的林天旭此刻的双手紧贴在药鼎两侧,鼎下并没有任何取火之物,但是药鼎中却被淡蓝的火光映照的一片通明。

    虽然已经感觉到了进来的两人,林天旭丝毫没有分神,专注的看着鼎内的情况,此刻也是到了炼制归神亢气丸最重要的最后一味主药的时候。????看着平静坚毅的林天旭旁若无人的做着手头的事情,镜月仙子此刻眼中异彩连连,这个少年人确实带给了她太多的意外,每每觉得已经了解他不少的时候,他又会给你另外的惊喜。

    从他这时候平静的气息和流畅自然的动作,看得出他在丹道之上也有着相当的造诣,在他这样的年纪实在是少见的了,更何况他还不是专修丹道之人。

    不说这药鼎品阶已经很高了,完全算得上丹道之中的仙物,那鼎中这个时候还没有完全消融的药材更是自己都苦求多年而不可得的绝迹之物,他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镜月仙子在稍稍的震惊过后,注意力已经从药鼎上转到了林天旭的背影之上,她已经在嫉妒宇峥嵘的运气了,虽然自己的徒儿心性和悟性都是上佳的,但是这剑神宫的年轻弟子她已经无法形容了。

    三个原本是变相拒绝的条件,他都是在不长的时间内全部完成,而根据自己徒儿告诉自己的情况,所有的事情基本都是他独自完成,并没有假借师尊或是剑神宫的力量,这一点这世上的年轻人又有谁能做到?

    仙子的眼光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徒儿,此刻张芷墨也是安静的看着林天旭,眼神中的欣喜激动和一丝的羞意,也全部落入了眼中,自己已经蹉跎了太多的岁月,自己的弟子不能步自己的后尘,眼前的剑神宫弟子就是她可以托付之人。

    张芷墨这个时候不知道自己师尊的想法,看着正在全心身投入到炼丹之中的林师兄,她甚至在心中有了几分骄傲,虽然她也不知道这骄傲凭何而生。

    自从她在清风谷遇到林天旭,后面的频频接触里面,这平素自信坦然,偶尔嬉皮笑脸的师兄早就在心内有了淡淡的影像,叫她可以在之前一年的时间都在时刻期盼他早日归来。

    现在看着他在炼丹,本来也算是新发现,但是她都已经习惯了,下意识里她已经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难倒他的,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已经做到了所有本不可能成功的事情。

    恍然间张芷墨已经注意到了师尊看过来那复杂的眼神,而且第一时间就好像明白了眼神中所有的含义,在耳边袭上淡红的同时,她坦然选择了直面师尊。

    镜月仙子看见她已经回过神来,轻轻招手,两人轻轻的出了客房之中,缓缓向着谷中的药埔走去,看着亦步亦趋在身后一直都很乖巧的徒弟,她心下暗叹一口气,随机停下步来。

    “这些年一直都是你在照料它们,我都好久没过来过了。”镜月仙子看着脚下正在生长的药草,突然开口说话了。

    张芷墨知道师尊今日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了,做出了静静倾听的模样。

    “这些药草不同的习性就需要不同的对待,归根到底都是要人好好呵护它们。”俯下身的镜月仙子抚摸着清脆的叶片,话中突然变得低沉。

    “可能你一直都不知道为师为什么会讨厌剑修,更立下了剑修不可进入清风谷的规矩,现在既然这规矩已经被为师打破,我也可以好好和你说说了。”站起身的仙子昂首看着空旷的天空,眼睛里已经全是悠远。

    “为师当年还是山水川的一个弟子,后来和师姐一起去参加那天池会,遇到了现在的剑神宫宫主宇峥嵘,那时候的我们就是你现在这样的年纪,宇峥嵘和现在的林天旭一样,虽然不善言语依旧是在所有年轻人里面都是光芒四射。”

    镜月仙子神色都有了一丝恍惚,仿佛回到了当年的青葱岁月中。

    “我的师姐在当年是山水川出名的美人,在整个通云域也是尽人皆知,我和师姐自小一起修炼,为师能有今天的成就都离不开她的引导,在整个门派里,除了师尊之外,她就是我最为亲近之人。”

    张芷墨安静的听着,这些事情以往师尊是从来不会提及的。

    “世间事十有八九都是因情而起,纵然是师姐那样的人物终究逃不过这情字一关,时间虽然不长,我已经发觉她深深陷了进去,但是那宇峥嵘却好像只有他的剑,对这一切都是视而不见。”

    说到这里的仙子深深吐出一口气,“回到了门派之中,师姐一直郁郁寡欢,我当年也是年轻气盛,直接找上了剑神宫,就在那悟剑峰脚下,我等到了下山的他。”

    张芷墨听到这里微微抬起头,她实在想象不出平素都是淡泊异常的师尊还有这样的过往。

    “我问他,为什么对师姐不屑一顾,为什么连一点回应都不愿意给,他却只是冷冷看着我,随后拿出了那神宇,告诉我他手中的剑才是他的一切,可叹我师姐那样世上少有的人物,都敌不过一把杀人之物。”

    镜月仙子此时的身躯都开始了微微的颤抖,“真正是杀人之物!可笑我自以为是的剑神宫之行,得到的只是一句冷冷的话语,得到的只是师姐淡淡的安慰,得到的是数年后师姐郁郁而终的结局!”

    张芷墨的双眼已经睁大,看着师尊许久不见的激动神情,更是被她没有见过的师伯所震惊,情之一字,竟沉重至此!

    “师姐走了,我根本无法原谅我自己,在师姐墓前整整守了三十年,要不是因为我的剑神宫之行,师姐可能也不会如此,当年的我恨透了宇峥嵘,更恨透了他手中的剑。”

    镜月仙子渐渐平息了下来,“那个时候,我实在无法再面对昔年和师姐在一起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所以我将师姐最喜欢的丹道之术的所有遗留都带了出来,离开山水川来到了这清风谷之中。

    之后的数千年,我都一直在这里,后来的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恨意如此之大,一半是因为师姐,一半也是因为自己,虽然我强迫自己不去相信,但是我知道当年的我也是一齐喜欢上了他。”

    说到这里的镜月仙子自嘲的一笑,“师姐是没有机会再去见证什么了,在这里我却知道宇峥嵘到现在也没有道侣,当年的他虽然冷酷但也并没有欺骗我,可能这就是命运吧。

    师姐带着遗憾离世,我一辈子就因为最后的固执困在这清风谷中,我们其实也都没有真正去争取过什么,虽然这丹道和医术已经叫我淡忘了很多事情,但很多事情哪里是想忘记就能忘记的。”

    张芷墨这个时候终于小心翼翼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那宇宫主这么多年都没有来这里找过你么,他知道师尊的心意吗?”

    镜月仙子听到这话眼神变得清澈,炯炯的看向了自己的徒儿,“知道不知道都已经不重要了,为师今天说这些前尘往事,却不是回想往事,而是为了你,张芷墨!”

    看见师尊突然话锋一转到了自己身上,张芷墨心下一惊,好像被一下就戳破了自己并没有表露的心迹。

    “你和林天旭也呆了不少日子了,为师相信你了解的不会比我少,在我看来他今后应该是会比他师尊更为出色的人物,甚至会走到我们都想象不到的高度,他也不是他师尊那样醉心剑道之人,算得上是重情重性之人。”

    见到师尊把事情越说越明白,张芷墨也不好沉默下去,“师尊说的我知道,可是林师兄已经有很多心心相印的女子了,况且弟子对他来说可能就是个普通的师妹。”

    镜月仙子听到她的话,脸上却有了笑意,“所以为师今天不惜说出这些尘封的事情,就是为了叫你看清楚,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去争取,而不是像为师这样逃避,或者你觉得你比不上别人?”

    看着自己徒弟现在表现出的一点软弱,镜月仙子蓦然提高了声音,“相信师尊的眼睛,他的心中,现在一定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