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 三百零五章:任他变,我亦能不动如山。
    大殿之中几大门派之外的那些中小门派,包括城主和几个家族来人听到了张尊将这之前商量好的事情在众人前板上钉钉,脸上不自主就有得色显露。

    李新和陈子光这个时候都觉得自己腰杆硬了不少,以剑神宫为首的几大门派之所以在通云域可以高高在上,不仅在年月的积淀,更是因为这每百年一次的资源化分中占尽好处,别人只有喝点残汤剩水,门派间的差距就越来越大。

    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千百年后,李家和陈家未必会逊色剑神宫,费了这么多近,也幸亏林天旭得罪的人不少,才终究被有心人推出了现在的结果。

    张尊看见自己宣布了这样的决定,宇峥嵘几个门派尊长却没有料想中的激动和反对,自己准备好的一肚子说辞一下就白费了,心中冷笑一声,看来还真小看了他们的心性,那就再加一把火。

    缓缓四顾一番,“既然这规则有了变化,那么各个门派参加的人数也要变动一下,仙境极雨之中进入的弟子名额总是有限的,那就只有叫两大宫结合六大门派让出一些名额了,新规矩有了总不能是花架子。”

    看着下面所有人都看着他静等下文的时候,张尊慢条斯理的说道:“原来剑神宫和凌霄宫都是各有五个名额,而其他几个门派都有三个,现在本尊决定两宫的名额都变为三个,其他六大门派各派两名,多出来的就其他的门派和家族一家一个,各位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宇峥嵘神态没变,只是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哂笑,安静的大殿中这细微的表情一下被张尊看到了眼里,“哦?看来宇宫主好像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如果对这名额分配有想法,但说无妨。”说话时他一副智珠在握的眼神闪烁着精光。

    宇宫主看见他已经点名到了自己身上,不疾不徐的接道:“本宫这边是没有问题的,只是额外问一句,仙境极雨里面的奖惩规矩没变就好。”话语中对剑神宫来参会的弟子有着强大的自信。????因为仙境极雨中其实关键还是每个门派实力最强大的弟子之争,人数问题会影响到一点点胜算,但最终决定结果的还是最强大的实力,宇峥嵘对自己的弟子林天旭确实信任有加,此刻当真是不放在心上。

    一直没有出声的万象真人此刻也轻轻点头,随即和众人一起看向了张尊,看他如何回答。

    “实力为尊,这个没有变,还是看各门各派年轻人的造化。”看见很多人相互通气后的步步紧逼,几个门派却都是不痛不痒的样子,就好似抡起大锤砸到了空处,张尊心下也有了一点失望,但是进入仙境极雨后各凭本事的原则他也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

    “那就好,只要我剑神宫还有名额,哪怕只剩一个,该剑神宫的谁都拿不走。”宇峥嵘有力的声音响起,自有豪气自发显露。

    一边听着师尊们和张尊的机锋,林天旭还一边看着玉宇宫那边,找寻呼兰河的身影,在山下时就没有见到他,自己和纳兰若嫣的事情,惊贝欣颜提醒还真是需要和这位有过生死与共的朋友想办法交代一番的。

    玉宇宫宫主身后一个微低着头的高大身影终于被林天旭看到,仿佛有所感应一般,那大汉也抬起头,正是呼兰河师兄,只是此刻看上去格外不自然。

    看见大事定下来了,张尊洪亮的嗓音再次响起,“既然如此,仙境极雨三日后开启,各个门派在明日正午前上交与会弟子名单给本尊即可,现在可以去到各自的住处休整了。”

    出了大殿的剑神宫诸人跟着宇宫主来到了最东边一个宽大的院落,而张芷墨和沐筱筱也没有离去,一直跟在林天旭身边,走到院门之前时,沐筱筱向宇宫主行了个礼,“宇宫主,今次和我张师妹过来主要就是给林师兄打气的,所以这几日就借住在贵宫这里如何?”

    宇宫主淡淡瞥了一眼自己的徒弟,“好。”说完一个字就转身而行,身后的朱剑奉奇怪的看了沐张两女一眼,而那十八剑锋则没有什么表情,醉心剑道的他们对这男女间的私事也没有什么兴趣。

    玉宗和另外两个剑神宫准备来参会的上院弟子心下就惊讶很多了,本来三个人在山脚下就已经是尴尬的存在,见到珍品盟的大小姐和林天旭有交情已经叫他们想不到,更想不到这沐大小姐行事确实难以揣摩,居然要住到剑神宫这里。

    林天旭倒是没有什么意外,毕竟两人不是来参加仙境极雨的,也不会有准备的房间,想必诸多门派她们也就和自己熟悉,身边的贝欣颜就突然感觉到不对劲了,原本来这里找纳兰师姐问明白和师兄的事情就是她的要事,现在看来居然又多了两个!

    林师兄不久出山了两年多么,看来沈佩然师姐对他实在是很了解,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贝欣颜听到沐筱筱的话后怪异的看向了林天旭。

    此刻师尊们和其他三个上院弟子都分别进入了各自的屋内,走入院内的只有林天旭和三个女子站在原地。

    从沐筱筱到来之时林天旭就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她来这里确实是想帮帮自己,此刻爽朗的一笑,“那张师妹沐师妹这边请吧,正好还有很多事情要向两位师妹请教,做几天邻居那就更方便了。”

    院落中还有南麓的一排房间是留给他们的,林天旭先安排几位师妹相邻而居,自己选择了另外一端顶头的房间,毕竟张芷墨和沐筱筱和自己的关系不同,自然要避嫌一点的。

    这边厢林天旭进屋之后细细回味着张尊到来之后所有的言行,以及相关所有人的反应,心下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随即眉头皱起,因为他马上想到了那一脸冰霜没有看自己一眼的许师妹。

    当年在听海阁初遇时就是这个模样,经过了雪域荒原之行后,两人走到了一起,后来许师妹已经变成了黏人的妖精一般,现在徒然回归清冷,林天旭的心也拧了起来,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变故,可笑自己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几年东奔西跑,就是为了自己的修为,为了和师妹们真正的团聚,大殿中许慕烟面无表情此刻在心头晃过,心下自然非常复杂。

    正在沉思的林天旭突然听到房门打开,回头一看果不其然就是贝欣颜,进来后的她先是左右打量了下房内的陈设,“看来这每个房间都差不多一样的,那就现在师兄这里待会吧。”随即找了个靠椅舒服了躺了下去。

    马上她就发现了林天旭脸上的一丝凝重,“咦?今天所有师姐们都来了,林师兄应该高兴才是,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莫非是呼师兄今天给你脸色了?活该!哈哈。”

    没心没肺笑了几声,贝欣颜心中的一丝郁闷好像都减轻了不少,随后看着林师兄依旧神情不变,就这样定定看着自己,“怎么?难道真被我猜对了?唉,这烂摊子就只有你去收拾了。”

    林天旭看见她很多时候还显得很单纯的笑脸,苦笑着摇摇头,呼兰河师兄那边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本就准备找个机会说说,其他的自己也没有办法。

    贝欣颜察言观色感觉不对,也坐直了身子,“莫非林师兄是在担心那仙境极雨?那张尊这次明显来意不善,他本就是张家的长老,肯定是帮着张雪麟的,今次倒是我连累师兄了。”

    林天旭一边佩服贝师妹的想象力实在不凡,一边摇摇头说道:“不管张尊想干什么,只要我能进去,终究都还是手中的剑说话,所以担心不担心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况且关于师妹的事情我自然都要一力承担的,我怎么会担心。”

    贝欣颜听到这里脸上也轻松了很多,随即恍然大悟:“那一定是因为今次沈师姐苏师姐她们都来了,纳兰若嫣师姐那边的事情都还没解释清楚,现在又多了个张芷墨和沐筱筱,师兄是怕解释不清楚几位师姐生气吧!还是那句话,活该!”

    本来心情郁郁的林天旭听到贝师妹这奇思妙想,不禁失笑出声,“看来是师兄很久没有教训师妹了,所以现在师妹都有点无法无天了,小心我家法伺候。”

    看着林师兄虽然是一脸说笑,贝欣颜却一下捂紧了自己的臀部,脸上也有一片红云泛起,“师兄你就知道欺负我,现在可不是在正心楼,我可是真会找师姐们告状!”

    一句家法伺候,一下叫她想起来在剑神宫之中笑闹时师兄拍打自己臀部的情景,这叫未经人事的贝欣颜已经觉得林师兄真的很过分了!

    贝欣颜下意识的动作和有点虚弱的言语终于把林天旭所有的沉重都一扫而空,心下瞬间释然了很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许慕烟都是自己最亲近的师妹,有问题自己一件件去解决就是。

    “贝师妹果然是开心果,你一来师兄就开心了很多,说到张师妹和沐师妹,按照沐师妹的身份为何她没有参会的资格呢?她家难道还不如个区区李家么?”连李新都有资格过来,这沐筱筱不参加未免说不过去,林天旭就是这么想的。

    “我有时候还真看不懂师兄你,修炼起来你比所有的天才都高出很多,有的时候简直和白痴没什么分别,这仙境极雨本就是通云域的盛会,沐筱筱是通神域的人怎么会参加这个?真是笨就一个字!”林天旭的一句问话换来了一个白眼。

    林天旭顿时知道自己想叉了,“那张雪麟又是怎么回事,他也没有参会的资格,今次来势汹汹莫非只是等着看我的笑话?”

    这下贝欣颜也沉思了半晌,“其实刚刚我也想过了,他没有在人前对你出手的理由,光来看笑话也不像他的作风,看来今次的仙境极雨可能真没有那么简单了。”

    听到师妹这么说,林天旭反倒豪气大发,“那就叫他尽管摆下道道,看师兄一剑荡平,不管怎么说,贝师妹反正是不可能换回去的。”说完哈哈大小,直接向着躺椅上的贝欣颜作势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