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签到开始当全球〕〔师尊在线坑徒〕〔斗罗之圣墟觉醒〕〔情不知所深〕〔万古虚无帝〕〔每秒都在升级〕〔月下星魂山河路〕〔我师兄实在太谦逊〕〔斩尽天上仙〕〔神话之最强召唤〕〔混沌灵源〕〔弑神王者〕〔龙山卫〕〔三寸人间〕〔千古长歌〕〔都市之无敌医仙〕〔映照万界〕〔吞天噬万灵〕〔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师兄的秘密花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慕郎归 第028章 魏千珩给卫大皇子送了大礼
    小黑惊魂未定的回到清秋楼,拴马栓的时候手还在抖,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别人看到的他是一个下贱粗鄙的小马夫,可内心,她是一个姑娘家,被卫洪烈这样光天化日下的轻薄羞辱,心里如何忍受?

    可偏偏她什么都不能说,连声冤屈都不能喊。

    然而一想到,魏千珩看他眼里的厌恶之情,她心里的委屈还是止不住的往外涌,眼泪断线的珠子般往下掉。

    拴好马,她回房呆呆坐着,厨房送来饭食也不想动,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卫洪烈趴在她耳边说的那些话,一颗心由紧张到悲痛,几乎麻木。

    有一个人一直在找她——是他吗?

    可是,世上早已没有她这个人,人人都以为她死了,他为何还不放弃?

    而卫洪烈又是从哪里认出了她?

    若是他一直缠着自己不放怎么办?

    甚至,他揭穿自己的身份怎么办……

    正在她脑子里乱成一团之时,燕卫来唤,说是殿下传见她。

    魏千珩要见她?

    难道她走后,卫洪烈对他说了什么?

    思及此,小黑全身直哆嗦,盛夏的天气里,她却仿佛浸在寒冰里,从头凉到脚……

    天黑下来,清秋楼高高的翘檐上挂起了琉璃宫灯,夜风吹过,宫灯随风轻曳,灯火也一荡一荡的,像飘忽在天际的星火。

    小黑提着心跟在燕卫后面上踏上了清秋楼的木廊。

    整个楼里安安静静的,一楼的书房亮着灯火,燕卫示意小黑进去。

    她紧张的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踩着步子进去。

    一进门,就见魏千珩身着银白便服端坐在书桌后,见他进来,寒眸冷冷睥着他。

    小黑心口发紧,跪下磕头请安,小心道:“小的……多谢殿下今日的救命之恩……”

    魏千珩凉凉开口:“你与卫大皇子何时相识的?”

    他才不相信,卫洪烈会对一个初次相见的小厮一见钟情,还愿意为了他,放弃赛马比赛。

    小黑早已猜到他会怀疑,敛首回道:“殿下明鉴,小的与卫大皇子仍初次相见……是玉狮子晌午嫌热,不肯呆在马厩,小的就带它到湖畔阴凉处乘凉,不小心在树下睡着的,等小的醒来后,那大皇子就在了,小的也一头雾水……”

    这些,在唤他来前,白夜早已调查清楚了。

    但从小到大的教训,让魏千珩深喑一个道理,凡事不能只看表象!

    “如此说来,卫大皇子确是对你一见钟情了。”

    他悠闲翻着手中的书卷,眼角余光打量着他,缓缓道:“卫大皇子开口向本王要你,既然他亲自开口,本王就将你赠与他罢,跟着他吃香喝辣,总好过当马奴辛苦!”

    闻言,小黑如当头棒喝,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魏千珩。

    盈盈烛火下,他神情疏淡,深沉的眸光像深潭老井,让人捉摸不透。

    “殿下,求你不要将小的送走……”

    她全身发凉,紧张害怕到嘴唇直发抖。

    若是被送去卫洪烈身边,她的身份势必会被揭穿,到时,一切都完了。

    但她也知道,对魏千珩来说,她这样的一个下贱马奴,还当不得他马廊里的那些马匹,别说送人,就是随时要她性命也不过一句话的事。

    “殿下,小的一定尽职当差……以后不论什么难驯服的马,小的都会帮殿下驯服,只求殿下莫将小的送走……”

    魏千珩冷嗤出声:“会驯马的马奴不止你一个,可卫皇子为了你,愿意在明日比赛让本王三息的功夫,如此好的条件,本王为何要拒绝?”

    闻言,小黑面如死心,整个人绝望的瘫倒在地。

    魏千珩扔下书,眸光炯炯的看着他,尔后一字一顿冷冷又道:“除非,你有更好的条件说服本王留下你!”

    魏千珩的话,让小黑如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心里生出希望来。

    几乎在一瞬间,她已想到了劝服魏千珩的条件,连忙道:“无须卫皇子相让,殿下也能赢了比赛。”

    眸光一闪,魏千珩饶有兴趣的盯着她,“哦,此话怎讲?”

    小黑急声道:“明日的丘陵之赛,殿下带乌赤上场就能赢,并不需要卫皇子相让……”

    “可乌赤受过伤,若明天上场,后面的天柱之赛就无力上了,本王单赢明日一局也是输。”

    魏千珩并不隐瞒自己的劣势,抚着手上的黑曜石板指凉凉说道:“可若是本王接受卫皇子的条件,明天让其他马上,有他相让的三息功夫,相必会赢。乌赤留到最后的天柱之赛,如此就能赢了两局,也就是赢了最后的比赛。”

    小黑紧了紧喉咙,鼓起全身的力气下定了决心,咬牙道:“殿下不用担心,后面的天柱之赛可以让玉狮子上,它一出场,足以无敌。而……”

    她抬起漆黑的眸子定定看着他,坚定道:“而小的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驯服玉狮子,只求殿下不要将小的送走。”

    魏千珩虽然见过小黑几次,却从没真正看清过他,他是高高在上、尊崇无比的燕王殿下,而她不过是一个低贱至尘埃里小马奴,他又如何会去在意呢?

    若不是因为今日之事,她连踏上清秋楼的资格都没有。

    而每次见他,小黑奴都害怕的压低着头。

    可此刻,她抬起眸子坚定看向他时,魏千珩竟产生了一种错觉。

    小黑奴虽丑,可这双眸子却好看,黑莹透亮,一如他手上的黑曜石板指。

    甚至,这双好看的眸子,还给了他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不等他再细看,小黑奴已胆怯的再次压低头。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脚步声,白夜办差回来了。

    当着小黑的面,魏千珩问他:“如何了?”

    白夜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小黑,禀道:“人都送过去了,卫大皇子让属下转达对殿下的‘谢意’!”

    一想到卫洪烈见到那一院子马奴小厮的样子,纵是白夜这样持重严肃的人,声音里都难掩笑意。

    有机会真应该让殿下亲眼看看卫大皇子脸黑得要滴水的样子!

    “只是……这样一来,行宫里的马奴小厮,都被殿下送给卫皇子了,那马房里的活,就有所短缺,各宫各苑只怕会有所不便,也会有怨言……”

    “卫大皇子来者是客,本王不过投其所好,略尽地主之谊——区区几个马奴,我们大魏岂能小气?你通知各宫各苑管事的,若缺人手,可调燕卫帮忙,万不可去卫大皇子面前叼扰,更不能流露出一丝怨怪卫大皇子的意思。”

    魏千珩一本正经的吩咐着白夜,白夜终是忍不住,咧开了嘴偷笑起来。

    如此下去,卫皇子的‘断袖之癖’岂不阖宫悉知?!

    他就知道,卫大皇子今日提出的那番交易,不但没有讨好到自家主子,反而将他彻底激怒了。

    小黑跪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

    敢情,魏千珩根本没有想过将他送给卫皇子,刚才一切,不过是恐吓她承诺驯服玉狮子?

    也是,魏千珩何等高傲的人,以他的性子,他是宁肯输掉赛马,也不会接受卫洪烈的相让的。

    她竟是被他一吓,全忘了!

    恍悟过来的她,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刮子。

    可反悔却来不及了。

    魏千珩的声音在她头顶冷冷响起:“别想反悔,若是你不能按方才承诺,在天柱赛之前驯服玉狮子,本王还是可以将你送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猎魔奇异志〕〔神域修罗战神〕〔口嗨就能变强〕〔我有一本法书〕〔重生一百次:前任〕〔巅峰轨迹〕〔玉灵圣尊〕〔快穿宿主又笨又蠢〕〔宿主今天又罢工了〕〔我在仙侠世界拼演〕〔何生秦静〕〔叶南弦全文完整版〕〔皇上,您要点脸!〕〔首席追缉令:陆少〕〔找到那个艾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