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狂妃:绝世器〕〔堕世异主〕〔碧罗海〕〔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极天学院〕〔神女有心妖有意〕〔风雨大宋〕〔我吞噬了亿万强者〕〔县令开了挂〕〔神魔卫〕〔通天奇术〕〔极品女婿〕〔混沌皇帝系统〕〔夏暖暖的日常〕〔重生之大灵医〕〔魔鬼的温柔,二嫁〕〔都市神豪女婿〕〔星际淘宝网〕〔学霸的妖孽系统〕〔妖孽发型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慕郎归 第029章 幽禁皇陵之人
    某小黑黑着脸离开后,白夜担心道:“殿下有信心他能做到吗?万一……”

    “玉狮子并不难驯,难的是它太倔,不愿意与生人接近,不肯接纳新主。小黑奴这么短时间内就能带它出马厩,想来他是摸清了玉狮子的脾性。再加上他上次驯服了马王,我觉得他能做到!”

    魏千珩异常笃定,听得白夜也心里一振,“如此说来,后面的两场比赛,可以高枕无忧了,殿下与皇上的约定也无须担心了。”

    原来,自卫洪烈不请自来出现在玉川行宫,魏千珩就察觉到事非偶然,派了暗卫去查。

    暗卫很快传来消息,近月来,卫大皇子与晋王交往过密,多有书信往来,而这次的行宫之行,也是晋王邀请他来的。

    牵扯到晋王,魏千珩心里已是一片了然。

    然而今日午膳,魏帝假装不经意的向他提起,以骊国公为首的诸多大臣多番联名上奏,力保皇陵之人,请求魏帝宽宥其罪,解了他的圈禁,放之出陵。

    那人却是他魏千珩此生最痛恨的仇人!

    五年前,他答应父皇,为了大魏的江山社稷,为了父皇,他愿意饶他一命,但要将他永世圈禁在皇陵里,否则,见到他的那一刻,就是他大开杀戒之时!

    不过才过去五年,大家都以为他已放下仇恨,连父皇都以为他心中的那根深刺已拔下,拿着奏折的名义试探他,想放那人出陵了……

    魏帝斟酌着开口:“想想,他被禁皇陵也有五个年头,想必这些年,他也吃了无数苦头,也悔改自己做下的错事,不如你也放下,原谅他。”

    “父皇你们可以原谅他当年做下的一切,但我绝不原谅他!”魏千珩怒极而笑,深眸里狠戾之气横生,冷冷道:“当年母妃之事如此,如今又是如此,我绝不退缩!”

    那怕时隔五年再提起旧事,他的心口还是撕裂般的痛着。

    “可朕已答应卫大皇子的请求,若是他赢了此次赛马比赛,就解禁皇陵!”

    这些年来,为着皇陵圈禁一事,魏帝也饱受大臣弹劾上奏,也想趁着卫洪烈的请求之机,将此事彻底化解。

    “既然如此,儿臣必定赢下此次比赛,断了他们的念头,也免了父皇的烦忧!”

    魏千珩说得决绝,甩袖离开……

    红日初升,第二场的丘陵比赛开始了。

    像昨日一样,一大早,翡翠湖畔的看台上就围满了人。

    大家今日的兴致比昨日更高,都想看看今日是卫大皇子乘胜追击,再赢一场结束此次比赛,还是燕王反败为胜,追平赛局。

    小黑也挤在人堆里,眸光冷冷的看着前方的卫洪烈,心里一片冰凉。

    虽然昨日卫洪烈对她说的话含糊不清,但她却猜到,卫洪烈突然出现在大魏行宫并参加赛马的目的。

    一切不过是为了他嘴里提到的那个人。

    而那个人,就是被圈禁在皇陵里的人……

    前尘往事涌上心头,小黑胸口隐隐痛了起来,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她不想参与皇室的纷争当中去,可若是那人从皇陵出来,她的身份就隐瞒不住了,更不要奢望再怀上魏千珩的孩子。

    甚至,五年前的噩梦,会再次降临……

    如小黑所料,魏千珩今日带着乌赤上场,再加上他精湛的马术,第二场丘陵之赛,他如愿胜出。

    而卫大皇子引以为傲的宝马野风,今日却出了状况,跑到半程,不慎被尖石划伤前蹄,不但输了今日的比赛,连着明日的天柱之赛都不能参与了。

    为了以示公允,魏帝将明日的天柱之赛延期,等野风状态痊愈再开赛。

    魏行珩赢了第二场比赛,不止小黑放下心来,叶贵妃也是重重松下一口气,欢喜的在自己的扶云殿摆上宴席,为魏千珩庆贺。

    说是宴席,其实只有她与魏千珩、叶玉箐三人,更像是为了拉拢夫妻二人感情设的。

    姜元儿自是不能出现在叶贵妃的宴席上,她如何不明白这是叶贵妃为叶玉箐与魏千珩创造亲近的机会,心里不由又气又恨,生怕被叶玉箐抢先侍寝了,连忙想起主意来。

    回春提醒她:“夫人先前不是同殿下说过,要来行宫看玉狮子吗?听说那玉狮子就关在殿下的住所楼下,夫人何不趁机过去转转?”

    回春的话点醒了姜元儿,她眸光子里闪起了亮光,蠢蠢欲动道:“听闻殿下一直想驯服玉狮子,你说,若是我让玉狮子认了主,殿下会不会对我刮目相看?”

    回春:“殿下对玉狮子这般感情,还不是因为它的前主吗?若是主子能成为它的新主子,殿下自会对夫人宠爱备至的。”

    “好,从今儿起,余下的时间,本夫人不与王妃去抢着送羹汤,本夫人要好好与那头畜生亲近亲近。”

    小黑并不知道姜元儿将主意打到玉狮子身上,正准备牵着马出门,姜元儿就找到马厩来了。

    “听闻殿下将玉狮子交给你照顾,你能让我带它出去吗?”

    姜元儿嘴上说得客气,手上已让回春去解玉狮子的缰绳,玉狮子扬起蹄子要去踢回春,吓是她松了缰绳跌在地上,脸都白了。

    小黑挡在玉狮子与姜元儿中间,疏离道:“请夫人见谅,玉狮子野性难驯,更不易与生人亲近,小的怕它会误伤了夫人……”

    “谁说我是生人?!”

    姜元儿定定的看着小黑,皮笑肉不笑道:“曾经,本夫人与它可是亲近得很,给它喂过草料,也带它出去溜过弯。而我此番随殿下来行宫,就是来看小白的,殿下也是同意的。哦,你或许还不知道它的名字吧,我们都唤它小白。”

    小黑低着头,敛下眸光里的冷意,淡淡道:“既然夫人与它是旧识,小的就放心了。”

    说罢,她回身解下玉狮子的缰绳,牵着它随着姜元儿往外面走去。

    姜元儿一面走,心却飞到了清秋楼上,眸光忍不住的往着清秋楼上瞄,想看看魏千珩是否已从叶贵妃那里赴宴回来?

    若是他在,她就可以借着玉狮子的由头邀他一起去溜马了。

    好巧不巧,堪堪走到千秋台门口,迎面碰到魏千珩与叶玉箐从叶贵妃处回来,姜元儿两眼冒光,立刻上前娇声道:“殿下,听闻玉狮子愿意出厩了,妾身正准备带它去外面透透气呢。殿下要一同去吗?”

    叶玉箐当即冷下脸来,正要开口拦下,魏千珩竟是点头同意了。

    姜元儿眼角余光得意的瞟了眼气黑脸的叶玉箐,从小黑手里捞过缰绳,亲自牵了玉狮子,陪着魏千珩往清凉的湖畔走去。

    小黑很想退回去,但她来行宫的第一天,魏千珩就将玉狮子交给了她,她怕万一有什么闪失,她担代不起,所以只得小心的跟在他们后面。

    不去管前面的郎情妾意,她只管看好玉狮子就行。

    姜元儿的心思那会真的放在玉狮子身上,手上牵着马绳,身上却总往魏千珩身边靠,完全不顾玉狮子想去哪里?

    玉狮子被她扯得烦了,来了脾气,竟是一甩头,将缰绳从她手里挣脱,真正成了脱缰的野马,往着玉川山跑去了。

    突然的变故,将众人惊在当场。

    小黑第一个反应过来,快速的从白夜手里抢过马,翻身上去,一抽鞭子,往着玉狮子的方向追去了。

    魏千珩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大惊失色姜元儿,尔后跨上乌赤的背,随着小黑一起追上去了。

    白夜想带人一同追过去,但没了马也只能留在原地干着急。

    姜元儿花容失色,回想着方才魏千珩瞪她时的冷戾样子,双腿发软,直接跌倒地上,被回春和丫鬟婆子们扶回去了。

    而等白夜他们从马房重新牵了马出来,小黑与魏千珩早已跑进玉川山,没了踪影。

    玉川山纵横上千里,却让白夜他们失了方向,不知上哪去找魏千珩?

    却有另一队神秘人,跟着追马的魏千珩和小黑,进了茫茫玉川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口嗨就能变强〕〔我在仙侠世界拼演〕〔叶南弦全文完整版〕〔找到那个艾酱〕〔道武至尊〕〔后龙魔时代〕〔心尖独宠:霍先生〕〔李东林传奇人生〕〔重生青梅逆袭记〕〔巅峰轨迹〕〔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皇上,您要点脸!〕〔你是良药,慰我心〕〔我是一个洞府〕〔起东风的黑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