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三百一十六章:师兄虽去,亦不负君心意!
    迅疾如风的神宇向着剑神宫的方向穿行,负手站在剑锋前端的宇峥嵘不发一言,身后盘坐的众人尽皆神色肃穆,唯有张芷墨花容一片惨淡,怀抱着昏迷不醒的沐筱筱,眼光却看着消失在身后的玄明山。

    才刚刚真正清楚了自己的心意,就发生了自己根本没有想过的巨变,宇宫主愤然一击破碎的明镜留给她的只有那熏黑的白袍一角,甚至没有见到师兄的最后一面。

    自小的玩伴,珍品盟的唯一继承人沐筱筱又在师兄气息消失的时刻陷入了生死未知的状况,此刻张芷墨的心头已经是一片混乱,根本想不明白为何沐筱筱突然变成这样,这个时候也完全没有心思去想。

    一幕幕清晰如昨的画面不断从眼前闪过,从清风谷的初见到被非礼,再到一同上凌霄宫看见了那凤烟令,一路以来的场景如同潮水一般将她彻底淹没,终究珠泪滑落成河。

    自己的林师兄,一直以来面对强敌毫不畏惧,同时也不缺乏智慧,更是能够孤身前往那域外星空,创造了无数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死掉!

    但是现在的林天旭是听不到张芷墨后悔无比的心声的,更看不到沐筱筱此时和他一模一样的境况,因为他自己就已经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身边或凄厉或呜咽或竭斯底里的师妹们的呼喊也感觉不到半分。

    明镜被打碎后外界之人看不到的明媚阳光的混乱之地中,盘坐在地的沈佩然紧紧抱着林天旭表面都变得焦糊的肉身,脸上的泪痕早已干涸,苏梦妍和韩雨彤双眼已经失去了光彩,呆滞的抓住残留的白袍,似乎是想留住些什么。

    苗可依一遍一遍用手绢在擦拭着师兄脸上的黑灰,只是动作已经逐渐变得僵硬,程钰人直直站在她身后,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有点分不出样貌的师兄的脸庞,纳兰若嫣这个时候却没有机会看看师兄,一直在尝试给已经昏死过去的贝欣颜渡气。????没有人说话,面对已经焕然一新的混乱之地,也没有人考虑这仙境极雨的下一关口,因为师兄已经倒在了这里,一切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林天旭这个时候怎么看都已经是彻底的死透了,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温度,心跳也早就停止,以往熟悉的气息也早已消散一空,剑心和弑神剑灵也都彻底沉寂,几位师妹这个时候心底已经明白林师兄已经离她们而去,再无归期。

    就在这个时候,因为提前获知了仙境极雨里很多隐秘的张雪麟,已经破开了那水泽之地,他也的确是天资超卓之人,在领悟了不少水源之力后随身的饕餮瓶也已经收集了很多仙气,现下已经进入了第一个关口—末法之地。

    而身处亘古冰原的许慕烟,在绕了很多弯路之后也终于找到了正确的钥匙,虽然并没有精修水系道法,此时她的身周却已经是一片汪洋,百丈范围的万年坚冰就在她持续的感悟之中慢慢回复了水本来的样子。

    更是在阳光之下焕发出了七彩之色,朦脓的水雾之中许慕烟的神情平和,心神都好像彻底和这冰雪的世界融为一体,雨雪冰气四种水的形态不断在她身旁变幻着,直到她微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之时这冰原上的坚冰竟然已经全部融化。

    而身下的水汽已经成了一朵盛开的雪莲一般承托住了她的身子,她的眼前水雾迷蒙中一扇氤氲的大门显现了出来,嘴角露出一丝欣喜的许慕烟直接向上跨了一步,伸手轻轻一推也开启了第一个关口。

    刚刚迈入这未知的天地之时,全身的灵气突然一片紊乱,随即心头出现了无底洞般的心悸,突如其来的变化一下叫她直直就跌落在地,根本没有时间去分辨到底发生了何事,心脏已经传来了炸裂一样的痛楚。

    许慕烟尚在极乐门之时,因为行事高洁一身向道,心情从未有过大的起伏,遇到林天旭之后虽然性情大变,整个世界都突然变得丰富多彩起来,但因为师兄在她身边,从未惶恐过。

    就算近年因为山水川水云居士的缘故,她不得不和师兄彻底断了联系埋头与苦修之中,但因为心中有着坚定的心念,相信师兄一定会来带走自己,所以心态也一直不错,但是此刻这样自发的深入骨髓的痛苦,叫她顿时脸色大变。

    在许慕烟的生命中,多年前就只有师兄和几位姐妹了,故园和恩师也只是藏在心底,现在这样的心头大变,唯一的感受就是自己好像正在失去最重要的东西,从而心头被活生生割去一大块,难道是师兄出了什么状况?

    随即许慕烟已经轻轻摇头了,在她看来师兄永远都是他最大的依靠,巍峨的高山怎么会倒?但是就在她想到师兄的刹那,心头的剧痛已经陡然的剧烈起来,许慕烟此刻双手都已经彻底插进了脚下的土地才能叫自己稍微平静下来。

    而在更远的地方,李新和陈子光两人,居然也从他们所在的缓冲地带脱困了,不知道是带了什么仙宝,眼下也没有落后其他人太多,也已经开起了仙境极雨的第一个关口。

    就连玉宗也没有辜负多年的剑神宫当代第一人的名头,这个时候正劈开缓冲地带的帷幕进入了到下一个关口。

    除了少数其他门派的弟子依旧陷在这缓冲地带,几个大门派的弟子都已经悉数找到了破解之法打开了第一个关口,虽然因为这仙境极雨变化万千的小世界,众人都到了不同的地方,但是都和混乱之地相差甚远。

    而这边的几位师妹,基本上就保持着不变的姿势已经足足呆了三日之久,此刻的林天旭已经被换上了洁净的白袍,肉身上除了烧焦的部位都已经被擦拭干净,虽然到现在都没有奇迹发生,但是所有师妹没人相信师兄会真的丢下她们!

    沈佩然这个时候脸上已经有了坚毅的神色,短短的几日时光,更多的事情已经被她想的通透,师兄一定会回来的,而现在的她们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我坚信师兄一定会回来,这仙境极雨,我们几个人帮师兄走下去,直到他回来。”平缓的话语从沈佩然的口中说出,不是失去理智后的呓语,她就是这么想的。

    这听起来荒谬的话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人反对,所有人的眼中都依旧生有那不曾熄灭的希望光芒!

    苏梦妍没有言语,已经开始将师兄的肉身扶正,韩雨彤和苗可依更是已经拿出了很多系带开始在师兄身上一圈圈缠绕,年纪最小的贝欣颜这个时候虽然没有完全平复心情,却已经上前搭手帮忙了。

    众人动手之下,很快林天旭的肉身就被包裹整齐,沈佩然看了所有人一眼,“接下来我们轮流背着师兄,一起走下去。”说完已经将师兄牢牢缚在了自己背后,沉默点头的众女也开始彻底收拾各自的心境,仙境极雨一定会和师兄走到底!

    这仙境极雨的确是玄妙之地,或许是之前的九天虚雷耗尽这混乱之地的能量,又或许是此地焕发新颜触动了开启下一关的禁制,就在众人起身准备前行之际,眼前已经出现了一扇虚空的大门。

    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此时只剩一条路的几位女子没有任何犹豫,就在沈佩然当先推门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无言的一一跟进。

    尽管身后的师兄已经是彻底的冰凉,抿着嘴唇的沈佩然却好像忘记了所有,带着身后的师妹打量着眼前叫人惊奇的天地,一片好像在惊世血战之后留下的废墟之地。

    天上挂着血红的明月,甚至黝黑的天空都漫上了淡淡的绯红,如同被火山爆发后的火山灰和岩浆席卷过的脚下尽是焦黑的坚硬山石,神识感知的周围,茫茫然都是这样没有一丝生命迹象的死地。

    鼻尖还可以嗅到淡淡的血腥之味,不是错觉,这越来越清晰的血腥味提醒着所有的姐妹,这里好像是刚刚发生过激烈的战斗一般!

    随着几女纷纷祭起了手中的各式明珠,不同的珠光之下,身周大片的范围尽收眼底,就在贝欣颜脸上出现了骇然的神色之时,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如同人间炼狱般的残酷场景。

    四处都散落着血迹尚未干透的尸体,鲜血浸染的服饰上可以看出不少是修道之人,看那服装制式好像已经是有悠久年月了,但是很多地方鲜血甚至都还没有凝固!

    而和魔族有过很多接触的几女这个时候也发现了在众多的修士之间还散落着更多的魔族尸身,更有那魔化后的巨大身躯随处可见,仙境极雨是听起来如此有韵味的场景,怎么会出现眼下的所见?!

    几位天之娇女此刻都是面面相视,眼前所见已经超出了她们的想象,如果林天旭此刻还在,他一定会一眼认出,这和当日在葬心谷中看见的那天鸢前辈手绘的巨画何其相似,正是下半边那道魔的战场,五千多年前天鸢和白依依曾经亲历的血腥杀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