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三百一十七章:珍品盟,纷纷下界剑神宫。
    看着眼前和仙境完全没有半点关联的修罗场,纵是阅历丰富的纳兰若嫣都愣在了原处,沈佩然几人虽然也经历了道魔之战,但哪里见过面前的情景,鲜血淋漓的千百具尸身出现在焦土般的地面,带来了强烈的冲击感。

    她们并不知道,这仙境极雨本就是综合考验通云域各门派弟子的地方,数千年前的道魔之战后的惨景也被前辈大能直接移植到了仙境之中,本是一个特定的位面算做终极考验的一种,今次在通神域诸多势力的筹划之下也是他们为林天旭量身打造的丧命之所。

    只是连张尊都没有想到,那混乱之地居然能被诱发九天虚雷这样超出所有人意料的东西提前就收走了剑神宫的弟子,但是提前已经发动的道魔杀场还是如期而至,而闯过第一关的其他弟子,没有意外都会汇集到这里。

    “欢迎来到末法之地,在这里你们只有唯一的目标—活的更久一点,所有弟子里剩下的二十个人才有资格接受这仙境的馈赠,在这里没有任何的规矩。”没有半点星光的夜空之中,遥遥有嘶哑的声音响起。

    “东去十万里,独星照耀下的地方就是你们最终的目的地,行动吧少年,,八个月的时间,祝你们好运。”补充完最后一句话之后周围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末法之地?没有规矩?活的更久一点?!明显是创造这小世界的大能话语中的关键一下将所有人惊醒,寥寥几句话已经把这末法之地的现状和残酷性说的非常清楚,这里就是弱肉强食的地方,可以任意杀戮!

    本来这饕餮瓶收集的仙气各人差距就不会很大,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抢夺他人的瓶子,但也只是压抑在心底的想法,现在末法之地到底是什么回事还不是很清楚,却主动撕开了面罩让所有弟子直面真正的死亡。

    从这末法之地被带到仙境极雨的时候开始,在通神域之中就有了很多的争议,本是考验门派实力的地方,没必要如此血腥,但是也有大能坚持认为只有经历了真实的战斗,弟子才能真正成长,才能成为门派的中坚力量。????就因为这争论不休,所以这末法之地这数千年都处于封存的状况,今次因为私下的交易,为了真正灭除剑神宫的林天旭,禁忌的末法之地也已经被打开。

    因为通道入口的明镜已经被宇峥嵘一剑破之,所以仙境外的师尊们现在根本不知道里面的情况,而知道末法之地就是所有弟子去处的张尊此时心头也有点焦急了,今次张家也是花了不少本钱送出不少承诺,可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

    等到几女都琢磨清楚了这末法之地真正含义之后,却纷纷变得泰然了起来,一直紧跟在沈佩然身边的苏梦妍轻轻抚摸着林天旭毫无动静的手臂,轻声的说道:“若不能同生,一起死在这里也是很好的。”

    到现在林师兄都没有任何返回人间的迹象,虽然还有坚定的信念,但是众女心底却都隐隐有了同样的想法,所以听到苏梦妍的话其他几人都深以为然。

    “先继续走着吧,不到最后一刻,我们都不要放弃,相信林师兄也是这么想的。”虽然纳兰若嫣和其他几女接触不多,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没有离去,也已经被所有人接纳,所以当她说出这话后,所有人也都缓缓点头。

    进入这末法之地后也不能御空,不同珠光的照映之下,尸山血海之中,众女很快辨明了方位,极致的黑暗之中,众女娓娓向着东方而行,沈佩然背上是气息全无的林天旭。

    此刻的林天旭和他的师妹们一样,也在一片无边际的黑暗之中,那九天虚雷的瞬间爆发不仅直接损伤了他的肉身击毁了他的元婴,连神识都在生死一瞬间自发的在神噬的包裹下封闭了起来。

    至强的雷电之力冲破了因为境界限制而发挥不了真正威力的紫宵雷劫体,在外人眼里已经彻底灭杀了他,唯有孤寂的神识在飘荡,众人不知。

    肉身内部已经被彻底粉碎,亿万的空间早已支离破碎,本命的神剑弑神这个时候都已经不见,剩下些青灰的痕迹留在干枯的肉身之中,之前收敛的剑芒此刻也化作了点点光芒散步在凌乱的体内。

    一身浑厚的灵力也已经被完全震散,本来一马平川的肉身内因为遭到致命的破坏,再没有半点灵力流淌,正因为这样所以连天仙后期的宇宫主都在第一时间以为他已经彻底消亡。

    因为肉身足够坚韧,所以林天旭并没有在雷击之后彻底分解,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是在师妹们的包裹之后,现在还是保持着完整的形状。而剩下的神识,还在不自主的随意飘荡,并没有从沉睡中醒来。

    而元婴被彻底击毁算是彻底废了大半的修为,唯一庆幸的是元婴虽然碎裂成了万千的个体,此刻却依然沉寂在肉身内的各个角落,等待主人最终的唤醒。

    或许是因为末法之地确实够大,不能御空的几人移动速度实在不算快,一个来月的时间里,林天旭的肉身都已经被轮流换了很多次,虽然此时师兄的身体早已经变得僵硬,但是对她们来说好像没有任何分别,只是从一个肩头换到另一个肩头。

    林天旭的神识,包含着他的灵魂这个时候的飘荡已经变得缓慢了起来,冥冥中好像有太多声音在呼唤他的归来,也许就是紧贴师妹感受到的温度和至死不渝的心意。

    而在另一边,和他精血交融过的沐筱筱,此刻的境况也和他差不多。

    这段时间里,剑神宫变得很不同,不仅剑神峰之上变得戒备森严,更是已经封闭了剑神宫群峰和外界的所有联系,只因为通神域的珍品盟已经大举下届,诸多高手都降临到了这里。

    自从离开玄明山回到剑神宫之后,宇峥嵘就已经通过不少途径向珍品盟通报了沐筱筱的情况,这样的惊雷差点叫通神域上面的珍品盟总部都炸锅了。

    虽然珍品盟向来的事物十分繁杂,但是盟主沐远征依旧亲自带着一众珍品盟的长老亲至剑神宫。

    而此刻沐筱筱被安置在了正心楼之中,到不是宇峥嵘有意为之,此事说来也甚是奇怪,自从她陷入这莫名的昏迷之后,一路返回的路上情况都非常危机,宇峥嵘不停的渡气都眼看不能留住那随时消逝的红颜。

    但是进到剑神宫群山范围之后,所有人都感觉沐筱筱的情况稳定了不少,而经过了剑神宫所有角落的寻觅之后,众人无奈的发现只有在正心楼之中,沐筱筱游丝般的最后一点生命迹象奇迹般的平稳了。

    而珍品盟众人来到这里之后,也根本想不出原因到底在哪里。尽管沐远征已经是仙尊中期,在通神域之中也算是修为顶尖之人,仅此几个块触摸到仙圣门槛的大家族后期老怪物,更是见识非常之人,对现在的情形也是束手无策。

    珍品盟的情报来源是所有门派大家族都不能企及的,就在收到宇峥嵘传信后不久沐筱筱的所有情况都一一到了沐远征的案头,因为她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更有高手随时保护,按理说只是去观摩下每百年都有的仙境极雨,不会有什么意外。

    但事实就是林天旭在遭遇九天虚雷轰击的同时,沐筱筱也应声而倒,沐远征不仅看了所有女儿近年的出行记录,也详细询问了在场的其他人,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毕竟天鸢是昔年通神域的顶尖人物,在后来道魔之战后更是成长迅速,他研究千年才弄出的这心心相依确实不是沐远征能够想象的。

    珍品盟的来人也不是没想过带走沐筱筱回通神域想办法,可是几经尝试发现别说离开通云域,就算离开眼前这不大的正心楼,沐筱筱都随时会魂飞魄散,只有在林天旭日常居住的这里,她还能保持现状。

    正心楼的大厅之中,此刻所有人都已经回避,这段时间明显憔悴的沐远征这时候正坐在主座之上,而他对面正是女儿的闺中密友张芷墨,也是经历整个莫名过程的身边人。

    “筱筱就是在林天旭身中九天虚雷后就成了现在这样,没有其他任何情况发生?”虽然张芷墨早已将当时的情景说了个清楚,此刻的沐远征依旧自语般的问道。

    “沐伯父,确实是这样的,宇宫主和安宫主他们也都是亲眼见到的,一直都是好好的在看着那明镜中林师兄,可是就在林师兄身...身死之时,筱筱就变成了这样。”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张芷墨依旧没有从林天旭已经离去的事实中走出来,说到当日的所见,心头好像再次被利刃狠狠的割开。

    “那筱筱和林天旭到底有什么关系,我怎么就从来不知晓?若是因为伤心过度我确实不能相信,筱筱的性格不至于如此,但是既然没有任何意外,又哪里有什么其他解释?”

    并没有留意张芷墨此刻神情中深深的哀痛,眉头紧锁的沐远征还在苦苦思索女儿会变成这样的原因。此来的长老之中不乏杏林高手,却对现下的情形毫无办法,找不到真正的原因根本就没办法把女儿拉回来。

    寻常的路子走不通,那就只有想的更奔放一点了,“按照你所说,他们两人接触时间不长,就算生了男女之情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就算是因为伤心而自我封闭也是有办法的,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我们都错了,根本不是因为这个。”

    说到这里沐远征突然抬头,“相传世间有那生死相依的法术,莫非筱筱和那林天旭共同修习了?只有这样才说得通了。”

    而听到这话的张芷墨心头也是巨震,不可思议的看着神情凝重的沐远征:“伯父说的是真的?这样说来现在筱筱没事说明林师兄还没有彻底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