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三百二十六章:诛杀李新,再与仙宝激斗。
    因为还没有找到昔年族长留下的血脉之印以及阵风血脉没有彻底觉醒的缘故,此时的纳兰若嫣还不能施展真正古族金凤的特有能力,但是她现在足以御使那飘出神海的凤凰印记。

    神念的驱使之下整个凤凰印记开始不断涨大,夜空中开始将周遭数十丈的范围都照的通亮起来,隐隐有一身火羽的凤凰虚影在光芒中形成,清亮的凤鸣开始笼罩当场。

    这渐起的光芒将张雪麟的光罩完全淹没,此刻纳兰若嫣一片圣洁之色,气机将李新完全锁定,此刻的李家大公子知道大祸临头,在稍稍回过神的瞬间已经不顾一切从怀中掏出了数枚荡仙雷。

    此刻他已经顾不了身周的人,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瞬息之间这可以灭杀真仙修士的荡仙雷就到了纳兰若嫣的身前。

    可惜刚刚一枚就能毁天灭地杀死所有女子的荡仙雷,在纳兰若嫣凤凰印记苏醒之后就威胁不大了,本就是真神的族长精血凝炼之物的凤凰印记哪里是这荡仙雷可以伤害的?

    在蓦然拔高的清唳声中,光芒中的火红凤凰虚影双眼亮起,张口间产生了巨大的吸力,直接将乌青的荡仙雷全部一口吞入了肚中,沉闷的爆炸声随即响起,但那凤凰虚影只是少许扭曲了片刻便恢复如常,凤口之中徐徐飘出了不少的烟雾,映衬这火红凤身的同时叫李新彻底绝望。

    这最后保命的手段此时居然连一丝涟漪都不能荡起!李家少爷看见此刻凤凰的神威,全身的力气一下就被全部抽空一般软倒在地,脸色已经一片苍白。

    纳兰若嫣凛然的神情丝毫没变,右手指向李新的时候凤口中一团白焰已经向他袭去,当日在万法归墟中这白焰连朱雀都直接焚烧一空,显然此刻纳兰对地上的男子已经深恶痛绝。????眼见白焰向着已经失去抵抗意志的李新飘去,那边的张雪麟此刻却已经彻底发动了那天地极光盘,隆隆的轰鸣开始响起之时,一道白光已经从盘中激射而出,后发先至的撞上了那一团白焰。

    一阵剧烈的震荡,这威力强悍的白焰居然被直接炸散开来,只是李新却依旧没有幸免,散落的一粒白焰调到了他的大腿之上,在他悚然低头看去的瞬间,光点已经霎时就漫卷他的全身。

    大乘期中期的李新,就这样肉身元婴乃至神识都在眨眼间变成了一团灰烬,李家少爷就这样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弹指间灭杀了眼前敌人的纳兰若嫣这时候眉头却皱起,转眼看向了光罩之中的张雪麟,已经拥有天仙实力的她在刚刚白光和白焰碰撞的瞬间敏锐的感知到了一丝威胁,大乘后期的张雪麟还有如此仙宝?

    而张雪麟这时候已经安定了很多,手中的天地极光盘在刚刚尝试性的进攻中威力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果然家族预料中能压制宇峥嵘这天仙后期修士的仙宝,此时足以对付这不知何故觉醒血脉的凌霄宫弟子!

    无暇顾及其他,张雪麟再次将灵气注入盘中,一道更加粗壮的白光直直向着纳兰若嫣射去,自小习练枪法的他熟谙战斗的真意,定要以进攻压制对手,首先开始抢夺主动权。

    纳兰若嫣神色变得肃穆,这看着平常的盘子和袭击过来的光芒已经叫她心头起了深深的警兆,心知这盘子一定是张家的重宝,眼神随即亮起,修为全力攀升的同时那凤凰虚影又凝实了几分,双翅猛力扑闪间一团白焰疾吐而出。

    因为这末法之地限制了自己的双凤御龙鞭,眼下只有依靠这凤凰印记来抵抗这不知名的仙宝。

    扩大了数倍的白焰在前行的过程中甚至将周围的空气都点燃了,一道炙热的火道直接迎上了那白芒!

    而就在末法之地中张狂愈加激烈的时候,剑神宫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玄明山之中,就在张尊感觉到了来自神识的威压之时,已经看见了打头之人。

    虽然在张家他并不是说的上话的人,但是珍品盟在通神域确实势力太大,他也曾偶然见过这沐远征几次,看见珍品盟的盟主,仙尊修为的沐远征出现在此处,张尊的双瞳都是猛然一缩。

    从他下到这通云域直到这仙境极雨开启进行,他仙王的修为就一直稳压通云域所有门派的尊长,此时虽然心头有些惶恐,还是强自镇定打起了招呼。

    “沐盟主大驾光临玄明山怎么也没有提前知会一声,不知今次到此有何贵干?”不想在众人前失了身份,张尊还是摆出了此地主人的架势。

    “莫非这玄明山是神禁之地不成,沐某来不得?我的女儿差点在这里送了命,我当然要来看看今次这仙境极雨到底有什么勾当!”沐远征因为此前已经了解了不少,加上自己早就拿定了主意,此刻丝毫不客气的回到。

    “本尊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这玄明山现在正在举行仙境极雨,这是通云域的大事,今次我也是秉承上意来此主持此会,到现在都是在正常进行中,实在不明白盟主所言何意?”张尊知道珍品盟虽然实力强大,但是在通神域也一向不插手各种势力的争斗,谨慎的试探了起来。

    沐远征突然大笑了几声,“上意?莫非想要我女儿的命是张明山的意思?或是范成林的图谋?还是你姓张的自把自为拿着鸡毛当令箭?我不管你们想干什么,既然现在涉及到了我女儿,我自然要弄得明明白白!”

    张尊闻言心头一惊,今次这仙境极雨的前后图谋的确是张家和范家为主,而沐远征此时叫出两位家主的名字无疑告诉了他珍品盟清楚所有的事情。

    本来和珍品盟毫无关系,但是沐盟主此刻扣死了和他女儿性命相关,他也必须小心应对了,毕竟就算两位家主在此都会对沐远征礼让几分,以他自己的身份是没资格搀和这通神域顶尖人物的争锋的。

    “沐盟主但请息怒,虽然本人不才,但此次仙境极雨从开启到现在都在众位通云域门派尊长的见证之中,一切都是正常进行,之前令爱确实在此地有状况发生,我无法分身通知盟主,但是绝对和仙境极雨没有任何关系,更扯不上两位家主了。”

    一边说着话张尊一边环顾了周围通云域一众门派尊长一眼,顿时有不少门派开始呼应他的话。

    沐远征此刻神情也变得森严,“在我面前你就不要自作聪明了,你们有什么计划和我珍品盟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既然和我女儿有关,今次我一定会管到底,其他的废话无需多言。”双眼之中同时神光闪闪,仿佛一眼就能看见张尊的心底。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张尊也只能硬着脖子挺下去,毕竟身后的几股势力也是不凡,“我说的句句属实,沐小姐的确是在玄明山出了意外,但是是她自己来观礼时发生的,和仙境极雨本身没有关系,不知沐盟主今次到底是什么意思,总不至于强势压人吧。”

    沐远征轻轻拍了拍双手,“那好,现在就提前结束这仙境极雨,把里面的弟子都接出来,相信这个事情你还是可以办到的。”

    轻巧的一句话不仅叫张尊一脸愕然,旁边的许多门派尊长都开始哗然,沐远征身后的珍品盟众人以及宇峥嵘安云楼万象真人等同来之人倒是面色平静。

    “沐盟主的这个要求恕我不能答应了,这仙境极雨数万年来规矩都是一样的,开启之后直到结束之时才能将弟子传出,然后以收集仙气的数量来评定接下来百年内通云域的资源分配,这不是我能改变的。”

    张尊完全没料到这沐远征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仙境极雨牵扯极大,哪里是两句话就能随便改变的,何况今次不同以往,各家都希望借此彻底消弱剑神宫的势力,怎么可能就此停止?

    沐远征此时还是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那好,我可以不干涉其他,只要你将剑神宫的林天旭给我接出来就可以了,至于仙气就以他出来时计算就是,相信剑神宫宇宫主也不会反对,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你不能决定就赶紧请示,他真出事了,你们所有参与的家族都一定会有事!”

    说到最后几句沐远征已经是话语森森,带着决然的杀气。张尊正要再分辨几句的时候再次被他打断,“话就说到这里,我给你一日的时间,如果你们不能决定,我自然会亲自出手撕开这仙境极雨。”

    说完话的沐远征随即直接盘坐在地,双目微闭调息起来,只剩张尊脸上几度变色,想要多言却知道这沐盟主向来都是杀伐果断,虽然甚少出手,但是一怒之下灭人门户的事情也是干过。

    看了一眼他沐远征身后那些面目平静的诸人,张尊只有强压下心头郁闷,悄然捏碎了传音符将场上的一切传向了张家家主那边。

    从剑神宫出来之后已经慢慢恢复正常的沐筱筱此刻和其他人一样一直没有出言,只是站在张芷墨身边,已经将前后想了通透的她已经明白自己身上的突发状况一定和葬心谷中的心心相依有关,只是现在既然自己没事了那林师兄又在何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