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01章 今日之耻他日还
    ,!

    擂台上,灯光绚烂。

    擂台下,万众瞩目。

    这是龙庭帝国全国少年组武道赛决赛的直播现场,无数人拭目以待,期盼着接下来两个少年天才的决战。

    这一战,将决定谁是少年武道冠军。

    傅余年坐在专属休息座椅上,努力的调整呼吸,试图让热血躁动的心情平静下来。

    隐约间,他似乎感受到一股寒意袭来,他撇过头,发现自己的对手,王权大都正用一双鹰目死死的盯着他,眼神有些阴寒。

    此时的王权大都,眼神阴鸷,他从没想过,这个来自于穷乡僻壤的小子,居然成为了自己总决赛的对手。

    毕竟此前两人在半决赛交过手,而且,自诩为天骄的他,还败在了这小子的手中。

    王权大都咬了咬牙,笑容有些阴冷,这样的表情和城府,完全超出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和烂漫。

    虽然半决赛不足以直接淘汰对手,但一路走来从没有失利过一次的王权大都,就倒在了傅余年脚下。

    他想要全胜夺冠的雄心被傅余年打碎,这让他有些怒不可竭。

    从小到大,以武道天骄之姿成长的王权大都,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屈辱,他心有不甘,心中那一股挫败感让他的复仇决心十分强烈。

    傅余年一双丹凤眼,望着王权大都冰冷的眼神,反而笑了,笑的很温柔,毫无杀气,淡淡的道:“冠军,我拿定了。”

    听到傅余年这话,王权大都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人大力捶了一拳,都是一堵,有些喘不过气来。

    “放心吧,你今晚肯定会失败。”

    王权大都冷笑道:“今晚的胜利者,只会是我。而你,注定是那个失败者。”

    “话别说得太满,小心口水把自己噎死。”傅余年笑了笑,依旧是满脸和煦的笑意:“我的战绩,是全胜。”

    “待会儿我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保证你会高兴的冷汗直流。”王权大都嘴角一掀,拍了拍手,一副特别嚣张的样子,道:“听说你昨晚去吃夜宵了,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

    傅余年皱了皱眉,王权大都为什么知道他昨晚吃过宵夜?

    他皱了皱眉,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傅余年的身体,似乎是配合着王权大都的话,他隐隐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疲累,力道也汇聚不到一起。

    大概是心理作用吧,傅余年定了定神,暗示自己道。

    万众瞩目。

    傅余年和王权大都,两个少年武道天才,终于站在了决赛擂台上,一决胜负。

    现场的观众早就已经站了起来,激动的大吼。

    而所有关注这一场赛事的人,都准时守候在屏幕前,期待着这一场两个少年天才的巅峰对决。

    武道修行,源远流长,几千年传承不息,并且在现代武者的修行中,不断的推陈出新。

    在科技高速发展的现代,武道一脉也在与时俱进,人们为了适应日益改变的环境和提高生存能力,全世界再次掀起一股武道热潮。

    对于武道修行者,也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境界划分,入门奠基四小境,破甲、超凡、巨擘以及大宗师。

    再进一步的修行,便到了登堂入室四大境,魁首、金刚、道玄和天象,若是再要往上数,那边是三上境,三大圣人境等。

    一般来说,那些上境的大人物,都是世间老怪物一般的存在,轻易不会露面的。

    千年以来,可以说每个热血少年都想成成为武道修行者,甚至是境界奇高的修行者,但世间山峰万万千,最高峰却只有一座。

    武道的修行,同样如此,世间出类拔萃的,只是少数人。

    在龙庭帝国,每年都会举办各种各样的武道联赛,但最著名的,便是全国少年冠军赛以及青年冠军赛。

    这两项赛事的关注度,超过了任何以往的文体盛会,明星演唱会在这样高关注度的比赛面前,只能算是个小打小闹的暖场节目而已。

    目光回到赛场上。

    台上的傅余年,眉头却越皱越深,抬手动脚,都似乎觉得有万钧重压一般,沉重的让他举步维艰。

    傅余年猛惊,难道昨晚的宵夜,有人在里面加了东西?

    傅余年感觉身体里的血液似乎在急速地冷却,冻结了。

    他的整颗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呼吸困难,整个身体如被灌铅,无比沉重,脑中一片空白,颤抖的四肢却像扎根在了原地,无法挪动半步。

    王权大都投过来阴谋得逞的嚣张眼神。

    比赛开始!

    王权大都起手,出手,一记八极拳中的崩拳。

    他面色冰冷,猛然踏出一步,巨擘武道境界身上强大的气机,完全镇压了傅余年。

    而此时的傅余年,在药物的作用下,浑身无力,冷汗直流,昏昏欲睡。

    “啪嗒!”

    强横如山岳一般的武者气机压顶而来,完全倾泻在傅余年身上,与此同时,他身上的力道好像被完全抽离一般,膝盖一曲,跪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

    “傅余年怎么没出手就跪下了?”

    “难道王权大都的实力,已经足够碾压傅余年了?这不可能啊,傅余年也同样是巨擘境界,难道是他受了什么暗伤了?”

    “王权大都的起手式,可是最普通的试探性招数啊,怎么傅余年莫名其妙就被压迫的跪下来了。”

    “难道这是傅余年隐藏的底牌招数“这不科学啊。”

    现场以及所有屏幕前观战的武道爱好者,看到场上傅余年的样子,不约而同的大声议论起来。

    此时,场上傅余年的意识逐渐的模糊,头脑空白。

    傅余年的身体,在那无数的目光下,疯狂的颤抖着,他想要站起来,但浑身的力气已经被抽离走了。

    药物的作用,已经完全将他的身体击垮掉了。

    “砰!砰!“

    傅余年浓烈而沉重的呼吸着,想要保持最后一分的清醒,而在那种越来越强的气机压迫下,他的头颅,都被迫趴伏下来。

    王权大都像玩弄着猎物一般,他笑了笑,“都说了,小朋友不要乱吃东西,病从口入嘛。哎呀,我玩够你了,该结束这一场比赛了吧。”

    王权大都说完,携带有万钧之力的一拳,直接将傅余年从擂台打飞出去,砸落到了观众席上。

    三十秒不到。

    比赛结束!

    傅余年,这个来自于龙庭帝国北方的天才少年,在全国少年组的比赛中从无败绩,而在全国瞩目的决赛舞台上,被人一拳击败。

    耻辱、讥笑、嘲讽、辱骂、唾弃、接踵而来。

    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傅余年就从少年天才完成了到一拳废物这华丽丽的转变。

    赛后采访的时候,有记者问道王权大都,“为什么能一拳击败傅余年?”

    王权大都高举着奖杯,面对镜头,笑容灿烂,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嘲讽口气说道:“他是个村炮,没见过世面,我估计是被这样的大场面吓呆了吧。”

    “哈哈······”

    “王权少爷说的在理。”

    现场的观众发出一阵阵的大笑声。

    ······

    两年后。

    下午放学,傅余年回到家。

    “妈,我回来了!”傅余年叫了一声,快步走到母亲的身前。

    傅母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语速平缓,笑容温和,端庄大气,有居上位者的闺秀之风,此时却偏偏穿着蓝色的清洁工衣服,洁白纤细的玉指上,指甲修剪整齐,却戴着一套破了洞的手套。

    母亲转过头,慈爱的笑了笑,只是脸上却有了皱纹,无法掩饰,她摸了摸傅余年的脑袋,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眯在一起,说:“小年,回来了啊!”

    “妈,这是我的奖学金,你拿着买盒化妆品。”傅余年拿出来三百块钱,交给了母亲,后者缓缓的收下,眼神之中有异样的光彩流动,轻声道:“小年,这钱我给你保管着,等你恋爱了,我就给你。”

    “好!”

    “小年,饿了吧?先回去吧,我扫完了这条街,就给你烧菜。”母亲推着傅余年,明天是尚卿的生日,我多烧几个菜。”

    傅余年放下了书包,拿起扫把,笑呵呵的说道:“妈,你歇着,我帮你扫!”

    “你回家洗把脸吧,我来。”母亲又来夺他手里的扫把。

    “妈!”傅余年推了一下母亲:“你先回去吧,回去烧菜,苏尚卿那王八蛋嘴挑,明天是她的生日,肯定最挑食了。”

    这时候,一个女孩子走了过来,女孩身穿白色练功服,五官精致,白净娇小的瓜子脸,如云似瀑的乌发披散,给人“秀气灵动”的感觉,有种江南水乡女子蹁跹一跃,宛然一笑的娇媚感觉。

    苏尚卿的脸上还有一颗颗晶莹的汗珠子,她伸手掐住了傅余年的脖子,芳香扑鼻,娇手柔嫩,触手弹软,温度透过薄薄的衣物传来温暖的感觉,“小王八蛋,你说谁嘴挑?”

    正拿着扫把扫大街的傅余年立刻很乖巧的认错,“老姐,冤枉啊,你听错了。”

    “哼!”苏尚卿双手叉腰,扬起了头,“你个小王八蛋,老娘告诉你啊,我现在距离大宗师境界也只差一张牛皮的距离,信不信我揍你啊?”

    苏尚卿说话的时候气场十足,只是说完之后,白嫩的脸庞泛起了一抹红晕,嘴角却噙着笑容。

    傅母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拉过苏尚卿的玉手,“又去武道馆修行了?”

    “嗯嗯。”苏尚卿点了点头,笑声忽地变小,她抬起头来,眼神迷蒙地看向傅余年,嘴唇翕动,说道:“全国青年武道比赛开始了,我要报名参加。”

    傅母微微一愣,“那会很苦的。”

    “我不怕苦······”苏尚卿昂起头,挺起那已经初具规模的胸脯,伸出右手大拇指,蹭了蹭了蹭洁白光亮的鼻头,侧着眼睛,瞧着傅余年,有些不服气的道:“我肯定拿个冠军回来,不像某些人,失败一次,就会一蹶不振。”

    苏尚卿说的失败一次,所有人都知道是两年前的那一场比赛。

    自从那以后,傅余年就再也没有修行过武道,即使连武道书籍,也都不再去翻看,而是一门心思去读高中。

    傅母眯起眼睛,笑了笑,没有说话。

    苏尚卿有些调皮,朝着傅余年吐了吐舌头。

    路面不脏,很快便打扫干净。

    傅余年赶紧转移话题,“妈,老爸去哪儿了?”

    “工地搬砖。”

    “在哪儿啊?”

    “新建的鱼跃武道馆。”母亲微笑着说道:“他说了,要好好挣钱,将来给你们两个攒够嫁妆钱。”

    “我又不嫁人。”傅余年笑了笑,收拾好了扫把,背上书包,三人走路上,苏尚卿和母亲絮絮叨叨的说着家常。

    终于等到了空隙,傅余年抬起头,问道:“妈,据说我爸以前是什么军队的领袖啊,怎么现在混到这个地步了?”

    母亲抬起头,望着被霞光映照成橘色的水泥路,似乎有一个长长的故事在她的记忆中发生,唇瓣微微一动,却没有说话,那一道皱纹又浮现在眼角。

    三个人一路上望着回家路上的风景,后来就很有默契的一直没说话。

    快到家门的时候,苏尚卿忽然拉住了傅余年。

    苏尚卿将手里的钱塞进傅余年的手中,她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暖呼呼的接触,脸上不自觉便勾勒出了一抹若有似无的娇羞笑容,低声嘱咐道:“后天就是母亲节了,你个小王八蛋,要记得买礼物哦。”

    这样的小举动,有点温馨,有点感动,傅余年忽然角色鼻头有点酸。

    苏尚卿眼波流转,咬了咬下唇,似喜似羞地垂下眸光,忽然又伸手在他手心掐了一下,笑嘻嘻的道:“可别感动的哭鼻子啊。”

    傅余年伸手勾了一下苏尚卿光洁的鼻头。

    临近家门的时候,母亲忽然停了下来,她伸手摸了摸傅余年的脑袋,笑着柔声说道:“你爸最爱说的一句话,初出茅庐,天下无敌,再学三年,寸步难行!我想,现在正是你们父子寸步难行的时候,等走出去这一步了,前面的路,将会海阔天空。你明白吗?”

    傅余年心头一动,鼻头又是一酸。

    他自然明白母亲说的是什么,点了点头。

    母亲灿然一笑,眼角的皱纹像是消失了一般,脸上有了星月一般的皎洁光彩。

    (小暖酱,新书,(*^__^*)嘻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