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02章 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
    ,!

    一家人其乐融融,吃过晚饭。

    苏尚卿替傅余年递过筷子,双手托腮,眉目含笑,就一直盯着傅余年吃饭,直到他把一桌子菜都吃了个干净才回过神来。

    “老弟,去书房吧。”苏尚卿伸手摸了摸傅余年的脑袋,“我已经替你报名了,总不能浪费了这个名额吧。”

    “我知道了。”傅余年嘴上倔强,但来自苏尚卿的关怀就好像幸福的棉花糖一样,让他十分心安。

    苏尚卿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嘟了嘟嘴,“切,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啊,嘴倔。”说完,伸手就要脱傅余年的衣服,“来,我给你洗了。”

    傅余年脸上一热,“老姐,我来吧,再说了,我也长大了,这样当着你的面·······”

    苏尚卿继续伸手,有些溺爱的摸了摸傅余年的脑袋,“哎呦,你也不过十六岁,我就比你大两岁而已,再说了,你小时候的小裤裤那一次不是我洗的啊。”

    “这个······”傅余年老脸一红,迅速的脱下了身上的衣服。

    母亲在一边,瞧着自己的两个孩子,眯起眼睛笑了。

    从小到大,傅余年就和苏尚卿两个人生活在一起,苏尚卿在生活中扮演的,既是他的姐姐,更是母亲的角色。

    直到两年前,傅爸和傅妈才回到鱼跃市,和他们一起生活。

    “行了,休息一会儿去吧。”苏尚卿望着傅余年那坚实的胸膛以及分明的肌肉线条,心底不由地好像被揉了一下,有些悸动,还夹杂着些许慌乱。

    傅余年站起身,“妈,老姐,那······我去书房待一会儿啊。”说完,转身就走,哦不,应该是脸上热辣辣的,溜了。

    苏尚卿盈盈一笑,脸颊染上几片枫叶红,嘴上却倔强,“慌什么啊,我是你姐姐啊。”

    居住在贫民区,经济条件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傅余年的家,确实有些烂,但唯有书房却收拾的特别齐整,特别干净。

    傅余年踟蹰了半天,最后还是走进了书房,在书房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拿起那一本据说是爷爷留下来的黑色玉简,扉页上写着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

    对于陆地神通,傅余年实在有些不得其解。

    武道修行,其武学典籍为最重要的一步,毕竟能自创武学的,都不是一般人,而在所有武学典籍中,只有十个品级。

    一品最次,九品最珍贵,傅余年以前修行的武道,大多不过是三四品而已。

    据说鱼跃一中武道社的社长,修行的最高武学,也不过是区区五品

    “奔雷拳,三品武学。”苏尚卿站在傅余年身后,“这都是传家宝,专门给你留下的武学典籍。”

    傅余年翻开奔雷拳典籍,瞅了几眼,三品武学在整个龙门市,都算是珍品了。

    傅余年继续摸索着,书房里大多数都是二三品的武学典籍,之前这些武学傅余年可都是融会贯通的,但两年没有修行武学,生疏一些那是肯定的。

    傅余年继续摸索着,然后他的心中突然不知为何微微触动了一下,而后眼神不自觉的漂移了一点,把注意力还是移到了十龙十象术的黑色玉简上。

    “为什么这本典籍我总是修行不了?”傅余年摸索着这一本典籍,据苏尚卿说,这些都是家族之物,他都是可以修行的。

    傅余年皱了皱眉头,他手掌磨挲着这黑色玉简,沉默了一下,紧握着拳头,咬着牙道:“老姐,我要拿到全国青年赛冠军。”

    苏尚卿轻轻的拍了拍傅余年的肩膀,“我相信你。”

    傅余年手掌紧紧的握拢,摩挲着这半年以来他都要研究的玉简,许久后,他的手心忽然张开了一道口子,血滴沿着口子流出来,滴滴答答的融入了黑色玉简。

    鲜红的血液很快便覆盖了玉简,紧接着,黑色玉简便如化蝶一般,散发出绚烂的光彩,整个书房映照的五彩斑斓,这些萤火光点具备了鲜活的生命,不断在书房翻飞。

    大约三四分钟之后,血液完全将玉简渗透。

    黑色玉简表面发出蚕蛹破茧的细微声音,然后两人肉眼看到,这玉简竟然分裂成了无数萤火一样的光点,不断缠绕着傅余年的身体,盘旋跃动,似乎是在等待主人的召唤。

    傅余年双手一张,体内小周天气机运转,那万千的萤火光点便如灿烂星河一般融入到了傅余年的身体之中。

    这半年以来每日观摩黑色玉简都不得其法,大概是没有足够的契机出现而已,今日傅余年的手心出现血迹,正好是黑色玉简化萤火的引子。

    苏尚卿在旁边温柔一笑,“老弟,失败一次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你还能站起来,打败敌人。”

    “嗯嗯。”傅余年此时精神澎湃饱满,很快,便进入了修行状态。

    此时此刻,傅余年心如止水,对于周围的环境,完全视而不见,坐照自观,感悟十龙十象术,只觉得拳法变换如一道道拳势一般,想他的神识中冲击而来,在脑海中翻滚奔涌。

    运转周身气机,那些拳势居然与周身之中的气机不断融合交汇,那道道拳势虽然凌厉无匹,但在他体内却乖巧如处子。

    傅余年进入一种奇妙的境界,神识中招式反复,那些拳法、拳势被他牢牢记在了脑海之中。

    片刻之后,只剩下百余招招循序而演。当傅余年重新运转周身气机之时,那些拳法失去了攻击性,却如走马灯一般在脑海中闪过。

    每当他领悟到一式,便少去一招。及至最后,留在他神识中的拳势,只剩十式。

    可无论如何,这十式拳势傅余年却无法领悟其精髓,他心知恐怕一时半刻无法消化。

    就连十式中的第一式,起手撼昆仑,傅余年都有些一知半解,暂时撼没有领悟通透。

    当他清醒过来时,再回忆拳招,你妹,先前的那些拳招竟然一招都记不起来了。

    唯一记住的,便是尚未悟透的第一式,起手撼昆仑。

    傅余年将体内的气机全部收回周天气海,盘膝而坐的傅余年慢慢睁开眼睛。

    虽然是在脑海中,但此拳招每一招都有睥睨天下的霸气,更有王者降临的纵横气势,若是能够修行至化境,便是同境界无敌。

    若能将十式均修行至巅峰,最起码也是三上境之外的存在。

    傅余年心中一阵激荡,突然之间,睁看眼睛,时间居然过的这么快,原来已经到了凌晨,不过在他眼中,原本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院子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不远处梨树皮上的爬虫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举目向上望,天空中的星星异常的明亮,而且是满天的星辰,好像一夕之间多出许多他从未见过的星星,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景象。

    夜风吹过,树枝摇曳,树叶哗啦啦作响,原本很轻的声音此时听到他的耳朵里,就好像有人在他耳边用力撕扯纸张一般,连余音都久久不散。

    这正是因为修为境界的提升而提高了修行者自身的身体机能。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是随着傅余年修为境界的提升,他对世界有了全新的感受。

    他站在原地,微微扬头,闭着眼睛,感受夜风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拂过,风中夹着花草的清香,以前,他的感觉从未有过现在这样的敏锐。

    他慢慢睁开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体内的气机随意念而动,呼,白色的气机由他周身散发出来,环绕在他的四周,凝而不散。

    气机由意念而生,又由意念而变。

    他扭头向周围望了望,大步流星的走到一颗老树前,他深吸口气,纵身跃起,他这一跳,足足跳起两米多高。

    他人在空中,对准树干,一拳砸下。

    仅仅只是三分力气,就听‘砰’的一声闷响,拳光乍现如水银泻地,树皮飞溅,树干被生生砸为两段

    傅余年呵出一口长气,望着东方鱼肚白,天光一线而开的天空,自言自语道:“妈,老姐,老爸,我们从此以后,不会再命贱如狗。”

    苏尚卿站在窗前,望着院子中的傅余年,听到此话之后,白皙姣好的俏脸涂上一层绯红,她嘟着嘴巴卖萌。

    苏尚卿,和傅余年一起生活的十多年来,第一次像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开心小女孩一样,蹦蹦跳跳的安心去睡觉了。

    母亲望着院子中的傅余年,眯起眼睛,温柔的笑了。

    傅余年废寝忘食,转眼之间,半天时间便已过去。

    夜晚,月华如水,皎洁莹白。

    书房中,傅余年坐观自照,闭目养神,一缕缕的月华从窗户流进房间,倾洒在傅余年的身上。

    那一层月华不断在傅余年身上跃动,逐渐形成一层如鸡蛋壳一样莹白的光圈,将傅余年包裹其中。

    逐渐的,那透明鸡蛋壳中的傅余年的身体,有万千的萤火之光闪现,围绕在他身躯周围,似乎是在有规律的修行拳势,每当一招一式运行之后,便会隐入傅余年的眉心之中。

    在那万千萤火之光闪耀的同时,傅余年逐渐感受到了身体中不断磅礴的力量开始汹涌起来,他睁开眼,似乎对于十龙十象术的第一式,有了更深一层的领悟。

    “嗡!”

    傅余年有些欣喜,突然有着细微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中响起,旋即,那万千萤火光点再次显现,形成一个人影,那人影的模样和他一模一样,在他面前周而复始的修行拳势。

    “这是······”

    傅余年呆呆的望着面前那与他一模一样的光影,心中骇然。

    “啪!”

    就在傅余年惊骇之时,那人影已经运行了一遍拳势,开始了第二遍,而傅余年也明白,这道万千萤火之光凝聚的人影,是在一遍遍的演示十龙十象术的精华要义。

    “果然······我还有没有领悟透彻的地方?”傅余年望着那光华人影,似乎发现了自己理解拳势上面的一些小瑕疵。

    望着那光影所施展的拳法,傅余年眼睛顿时忍不住的睁大了起来,紧接着,一股浓浓的震惊从眼中涌现。

    他发现,这光影所施展的十龙十象术第一式,起手撼昆仑,完全就是最完美最契合他的修行方式。

    双手而起,一拳挥出,有裂山填海之力。

    起手撼昆仑,一势便可撼动神山昆仑,这是何等的巨力修为。

    寂静的房间之中,光影步履如飞,双拳挥动,一招一式,如水银泻地一般自然流畅,比他的招式更要流畅三分,特别有气机。

    起手撼昆仑,果然不同凡响!

    现在,傅余年可以确认,这一套陆地神通,不是普通的武学,至于这一套武学的上限有多高,他还说不清楚,但那种修行中给他带来的震撼感觉,就好像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在接触十龙十象之前,傅余年曾经很井底之蛙的认为,能够到达四小境的大宗师巅峰已经是特别厉害的人物了。

    傅余年几乎可以确信,十龙十象术,只要他能够修行到第二式,便可突破到四大境,这没有任何的问题。

    傅余年喃喃自语,然而,就在他为此而感到震撼时,那一式拳势刚刚完毕的光影之中,身体突然奇异的一动,在这一动之下,居然有着微不可查的声响从傅余年的身上传出。

    “这光影不但能引导自己的修行,难道还有代替修行的作用?”傅余年再一次面露骇然之色。

    傅余年深呼吸,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气息,站起身,他决定自己亲自试一试,而就在他心神意念而动的时候,那萤火光影隐没在了自己的眉心之中。

    观摩了许久,傅余年拉开架势,舒展手臂,调整呼吸,撇开双腿,开始模仿着光影,缓缓的将十龙十象第一式施展而出。

    “啪!”

    第一遍,还有瑕疵。

    第二遍,依旧有可进步之处。

    第三遍,开可以再进一步。

    第四遍,精益再求精。

    第五遍······

    刚才那光影演示的拳势,哪怕是一丝一毫都刻在了傅余年的脑海中。

    傅余年的双眼,在第十二遍之后,变得异常的亮堂起来,他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些细微上的改变,第一式修炼起来,居然便会是如此的得心应手!

    对于起手撼昆仑第一式的修炼,从没有这一次这么灵动流畅。

    房间之中,清秀少年面色肃穆,一式拳势在其手中轻车熟路的施展而开,拳势如流水,气势磅礴浩荡。?

    一日苦修,傍晚时分,苏尚卿才推门而入。

    苏尚卿双手捧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身后跟着那一条灰色卷毛犬,傅余年蹲下身,卷毛犬吐着舌头扑入了他的怀中。

    苏尚卿盈盈笑意,“去洗澡,换衣服,我做了你喜欢的蜜汁苦瓜、胭脂冬瓜、糖醋黄瓜、还炖了冬瓜排骨汤。”

    傅余年笑了笑,抱起卷毛犬,“老姐,怎么都是瓜啊?”

    “你再不休息,就快成傻瓜了,我这是提醒你啊。”苏尚卿递过去衣服,嘴角永远挂着温柔的笑意,“还有一副按古方煎制的草药,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吃完了就服用了。”

    “好嘞。”傅余年痛快的答应了一声,拿着衣服走出书房,舒展了一下筋骨,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精气神饱满,好舒服啊。

    ······

    傅余年如此全力修炼之下,短短一天时间流水而过。

    他体内小周天的气海之中的气机,也是在迅速的变得浑厚充盈,半年前的那种感觉又重新回来了。

    他对于十龙十象术的领悟也是加深了一些,其中第一式已经完全领悟,第二式也修行的有模有样,单是领悟两式,便已经达到了大宗师中期。

    这不由让得傅余年暗暗吃惊,这十龙十象术果然不是一般的凡品。

    傅余年十龙十象术的修炼逐渐进入正轨之后,他也开始修行书房中其他的一些武学,虽然这些武学品级没有十龙十象术高,但也不俗。

    况且对于他来说,十龙十象术更适合作为一张隐藏的底牌或者关键时刻力挽狂澜的大招,不宜先手使用。

    再说了,如此强悍精深的武学典籍,若是一些心怀不轨的人获知,反而容易给家人招致灾祸。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样的道理傅余年自然明白。

    有了十龙十象术作为修炼的奠基武学,修行其他的武学不但神速,而且触类旁通的有引导作用。

    傅余年接下来专门修行一些具备攻击性的武学,例如八极拳、奔雷拳、五岳拳甚至是少林罗汉拳之连三掌等武学,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和攻击力。

    “王权大都,我会把失去的尊严,重新夺回来!”傅余年握紧了拳头,两年之后,再修行武道,一心为接下来的全国武道冠军赛做准备。

    (小暖酱趴着求收藏推荐········每天换个姿势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