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03章 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

    周末休息的两天,傅余年除了修行之外,还顺便承担起了扫大街的任务。

    早上五点起床,万家灯火昏沉的时候,傅余年已经打扫归来了。

    傅母一开始还和他抢着做,后来实在拗不过傅余年便放弃了。

    早早起床的母亲开始为苏尚卿准备生日菜单,还专门在家列了一份清单,而且分门别类,写好了要买的东西。

    一下子列举了十几个家常菜,看来晚上又有口福了。

    母亲和苏尚卿早上出门,快中午的时候才回来,大包小包地拎了很多东西回家,沉甸甸的都要拎不动了。

    累,却快乐着。

    母亲,也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周日下午,傅余年照例开始扫街,正哗啦哗啦地扫着垃圾,忽然走过来三个少年,这三人傅余年都认识,而且还是同班同学。

    三人都是衅毛,带头的叫做范世尔,另外两个分别叫刘流,刘。

    你听听,三个人的名字,不是叫犯事儿,就叫做流里流气,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个个吊儿郎当的,十足的街头徐混做派。

    这三个衅毛无论在学校还是这一片居民区,都算是臭名昭著,偷鸡摸狗,欺负勒索,打架碰瓷儿什么事情都干,就是不干好事。

    按理说这样的三个人,早就应该被学校开除了,但就是因为和鱼跃一中的第一富二代李长歌关系好,所以才没被开除。

    傅余年看见这三个人,也没说什么,他已经归拢好了那些垃圾,收拾工具,准备回家,晚上还要给苏尚卿庆祝生日呢。

    随着他们说话声越来越近,三人的身影逐渐从小巷子前掠过。

    傅余年看到范世尔手中拿着一沓子钱,笑呵呵的,扭着腰肢,显得很兴奋,只听范世尔说:“哈哈,只要把老大交代的事儿办好了,钱根本就不是问题。”

    刘猫着腰,手里拿着一个黑色袋子,沉甸甸的,看不出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笑得有些谄媚,“范哥,你说傅余年现在在家吗?”

    傅余年皱了皱眉,他平日和这些人没有任何的交集,难道是来找他的?

    刘流也掺和,笑呵呵的说:“现在的傅余年,早就不是什么武道天才了,他现在就是一坨粑粑。谁还和他一起玩儿啊。”

    “没办法,那就叫做装了十年逼,一生遭雷劈。”刘说道:“自从两年前的武道比赛失败之后,他整个人寡言少语,除了王胖子,没人和他一起玩了。以前,那么有武道修行天赋的一个人,现在连学校的武道社都不敢进,真的是废了。”

    傅余年听到这些话,只是摇头苦笑了一下。

    他的心中,始终还是存在着那个心结,每一次想到被王权大都压迫的跪下的时候,脑子就隐隐作痛。

    但是,这个心结已经被他解开了。

    “他是个废物最好,免得我们出手。”范世尔笑着说:“要我说,李少爷的这一出安排真是妙啊,这样一来,肯定能抱得美人归的。”

    “是啊,把这一包东西撒在他家门口,可真的是和傅余年那个废物很相配啊。”

    刘流伸手摸了摸脑袋和胳膊,“只可惜,恶心了我们了。”

    “恶心一次一万块,上哪儿找这么快就来钱的路子,你小子知足吧。”范世尔椅着手里的一沓子钱,“事后还有三万,李少爷出手多阔绰啊。”

    “说的也是,那我们今天可要使劲祸害他了。”

    “嘿嘿,要论建设,咱们哥几个都是门外汉,可要论搞破坏,个个都是一把手啊。”

    提到李长歌,傅余年对这个鱼跃市第一富二代没有什么好感,之前同学之间流传的风言风语不断,说李长歌要追求苏尚卿,但这事儿始终也没得到证实。

    不过范世尔说要来搞破坏,那到底是什么事儿呢?

    傅余年有些生气,他收拾好了工具,慢慢的跟在这三人身后,悄无声息的走过了幽深狭长的巷子。

    “据说啊,那苏尚卿是个大美女啊。”刘流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说:“李少爷看上了她,眼光真的是不错啊。”

    “那当然。”范世尔说:“李少爷玩过的女的,要是全部聚在一起,都能组成一个女儿国了。”

    “嘿嘿,说不定还人口泛滥呢。”刘阴阴一笑,尖嘴猴腮,低着头说:“不管怎么样,一想到马上就能欺负曾经的武道天才,想想啊,我这心里就激动。”

    “是啊,能把曾经的武道天才踩下去,也算是人生一大成就。”刘流搓了搓手,显得有些兴奋,说:“我就看不惯他在班上那一副好学生的嘚瑟样子!”

    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同时拐进了通往傅余年家的那条小巷。

    范世尔又说:“李少爷的手段花样真是多,我们什么时候能玩得起这一首泡妞的绝技呢?”

    刘流一脸向往的表情,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说:“没办法,人家的老爹给力。”

    “是啊是啊。”刘说道:“不管怎么样,先帮李少爷把这件事情搞定了再说,一个下午就能挣到四万块,发财了。”

    说话之间,三人走到傅余年家门前停了下来,勾肩搭背的,像是在密谋着什么。

    傅余年就站在巷子的拐角处,看着眼前的三人,想要弄清楚他们要干什么。

    范世尔拿起手中的塑料袋子,然后高高扬起,再砸落在地上,一坨坨黑糊糊的东西掉了出来,“兄弟们,破坏计划开始了!”

    顿时,一阵令人窒息的恶臭味弥漫了整条巷子。

    这种臭味的杀伤力,足以让一些人承受能力弱的人的昏迷不起。

    “哈哈······”刘流笑道:“这一坨集合了马牛羊,鸡鸭狗猪再加上我们三个人的米田共搅拌而成的宇宙超级无敌大臭臭,一定会让傅余年昏迷不醒的。”

    刘流说完话,三人顿时抱起肚子,笑的前俯后仰的,十分得意。

    傅余年冷眼看着这一切,他快要气炸了,想立刻冲上去,把这三个人摁在地上,让他们亲自吃了那一坨恶心的东西。

    但他还是忍住了,今天是苏尚卿的生日,要是他在家门口动手,必定会惊动家里人,不能破坏了生日的欢乐气氛。

    傅余年攥紧了拳头,他走出巷子,站在了马路边的空地上,等着三人。

    这三人走出了巷子,一眼就看到了傅余年。

    范世尔走到了傅余年面前,抬起手摁住了他的肩,脸上笑呵呵的,故意贴近了他的脸,道:“傅余年,武道天才,你在这儿干什么?”

    “他在清理地球呢!”刘流笑的很夸张。

    “那个······范哥,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啊。”刘看出来傅余年眼中的怒意,似乎被哪种眼神震住了,身体也不由的一颤,声音变小了许多,道:“虎狼一样的眼神。”

    “有什么不对劲啊?”范世尔有些不以为然,噗嗤一声笑了,咧着嘴说话,毫无预兆,他的手猛然向前一挥,一巴掌直接扇向傅余年的脸颊。

    范世尔今天就是来找事的,话还没说完,直接就出手。

    只是他没想到,傅余年只是身形一闪,微微一动,便轻描淡写的躲开了他势大力沉,早有预谋的一巴掌。

    范世尔一出手便落空,而且还是在早有准备的情况下,他微微一怔,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傅余年。

    “你再动手,我会让你站不起来。”说话时,傅余年抬起了头,一双狭长的丹凤眸子,盯着眼前的范世尔。

    自从两年前那场比赛失败之后,傅余年就再也没有修行过武道,也没有出手过,哪怕是寻常的街头干架,都没有出手过。

    所有人,都以为傅余年废了,变成了可以随意拿捏,任人欺负的乖乖男。

    愣神的范世尔突然反应过来,他叫骂一声,提步上前,大拳一举,攻向后心,“武道天才又能怎样?现在还不是个废物。老子是学校武道社的,你不是我对手。”

    傅余年似乎早就预判到了他的出手,蜻蜓点水一般,侧身一转。

    呼!

    范世尔刚硬的拳风,完全抡空,连傅余年的衣服边都没沾上。

    傅余年心中气愤,就算他曾经失败过,但以他的武道实力,一个人打十个范世尔这样的货色,根本不带喘气的。

    不等范世尔收拳,傅余年同样一拳平举撞了过去。

    对拳!

    两拳相撞,发出骨骼碰撞的咔咔声。

    范世尔只觉得一拳好似砸在了一块铁板上一样,力道反弹,范世尔一屁股跌在地上,刹那间,又疼得他咧嘴大跳,再低下头看拳头,五指都被撞的有些错位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仅仅是一拳,就让眼前三人大吃一惊。

    另外两人都不傻,自然看得出来,这一拳傅余年还留了五分力气,要是生死斗的话,这一拳之下,恐怕范世尔的那条胳膊都要废了。

    三人简直怀疑自己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是不是幻觉。

    刘流立刻走了上去,“范哥,你······你没事吧?”

    范世尔双眼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傅余年。

    三人里面胆子最小的刘,身体微颤,支支吾吾,眼神却一个劲的飘向傅余年那边。

    范世尔也算硬气,况且自己也算是鱼跃一中武道社的社员,输在了这么一个废物手上,他脸上实在没光彩。

    过了好一会,他凝声,冷笑着勾了勾手指头,左右扭了扭脖子,摆出架势,说道:“行啊,废物还没彻底废了,和我过过手啊。”

    傅余年并不想彻底废了范世尔,不然刚才那一拳,足以让范世尔变成断臂残废。

    傅余年看着十分不服气,跃跃欲试的范世尔,他笑了,点点头,说道:“你们三个排好队,一个一个来?还是省时省力,一起上啊!”

    范世尔和刘流刘闻言,鼻子都快气歪了。

    (小暖酱蹲着求收藏推荐········继续换姿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