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04章 规矩是我定的
    ,!

    傅余年看着十分不服气,跃跃欲试的范世尔,他笑了,点点头,说道:“你们三个排好队,一个一个来?还是省时省力,一起上啊!”

    范世尔和刘流刘闻言,鼻子都快气歪了。

    一拳!

    又是一拳,干脆利落的秒杀。

    三个人叠罗汉一样躺在了地上。

    傅余年这两年不修行,不切磋,不出手,并不代表他的武道实力就减弱了,相反的,两年的沉淀,让他对那些武道精髓领悟的更加透彻。

    而且,修行过十龙十象术之后,傅余年对于武道的领悟更上一层楼,招式拳势,更加圆润自如。

    他过不去的,只是心里的那一关而已。

    所谓心境无垢,澄明透彻,武道大增。

    现在的傅余年,心境有复归澄澈明静。

    三个人终于明白,他们口中的废物,其武道实力依旧足以秒杀他们。

    这三人也变老实了,趴在地上,有些畏惧的看着傅余年。

    “长本事了。”傅余年盯着趴在地上的三人,笑着问道:“说吧,是谁指使你们三个这样干的?”

    “没有,绝对没有!”

    傅余年低着头,瞅着眼前的三人,皱着眉头,“没有?”

    “绝对没有!”

    虽然这三人没有承认,但傅余年已经从之前的只言片语中能猜出来,这事儿就是李长歌指使他们三个干的。

    只是李长歌费这么大劲,究竟是要干什么呢?

    难道真的是为了追求苏尚卿?

    可这样做,不是弄巧成拙了嘛。

    傅余年有些想不明白。

    他站了起来,看了看手表,咬着牙,对躺在地上的三人大声道:“十分钟,我只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

    范世尔有些恍然的抬起头,“什么十分钟?”

    “十分钟,清理干净那些垃圾,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们三个丢到鱼跃江喂鱼。”

    “这个······”

    范世尔三个人还有些不甘心,有点迟疑。

    “计时开始。”傅余年道。

    “一分钟!”

    “四分钟!”

    ······

    “七分钟!”

    范世尔摇头晃脑的站了起来,一边揉着胳膊,一边耷拉着脸,“你怎么省略了中间的四分钟?”

    “规矩是我定的,我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傅余年昂起头,“十分钟,时间到!”

    傅余年站起身,一把抓住了范世尔胸口的衣服,直接将他提了起来,双脚也脱离了地面,径直的走向马路边奔腾不息的鱼跃河。

    “放了我,我去,我去!”范世尔哭嚎着,眼泪差点就出来了,浑身颤抖,双眼发直的望着奔腾的鱼跃河。

    刘流全身发着抖,也终于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朝傅家走了过去。

    最胆小,也最弱的刘根本不用傅余年恐吓,很自觉的站起身,脸上的表情有些惊慌,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

    到了家门口,范世尔站着,右手捂住了鼻子,左右开始拿刚才那个黑色袋子。

    刘流双手捂着鼻子,但眼泪已经被熏的流了出来,右脚踢过来两块木板。

    “用手!”

    范世尔和刘流愕然看着傅余年。

    “啊?”胆子最小的刘直接出声了。

    “用你们的双手!”傅余年咬着牙,冷冷的道,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容置疑。

    范世尔蹲了下来,只是迟迟没有动手。

    “下一秒,我会让你们吃下去!”傅余年已经握紧了拳头。

    范世尔攥紧拳头,牙齿咬得嘎嘎响,脸上的表情是十九个不忿,八分不服,但他根本没有实力反抗。

    他偏过头,努力的不去看那一坨他们费尽心思制造的宇宙超级无敌大臭臭,双手插了进去,捧了一大把搁进了塑料袋里。

    刘流的两只眼睛堪比牛眼,睁的圆溜溜特别大,十分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范世尔,先让没有料到范世尔会真的这么干。

    “识食物者为俊杰,你是不是想当这个俊杰了?”傅余年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刘流。

    刘流猛地蹲下了身子,将他的手插进了那堆粪便之中。

    刘注视着那一坨,直接吐了。

    三个人脸上带着浓浓的惊恐之意,终于清理完了那一坨坨的东西,拎起塑料袋,他们转身,就要离开。

    “我让你们离开了吗?”傅余年道。

    范世尔抬起了手,想要指着傅余年,却发现那一双手早就臭不可闻了,就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垂下了手,咬着牙道:“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宝马z4敞篷车驶了进来,李长歌笑呵呵的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看见眼前的范世尔三个人,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只不过那愤怒的表情只是一闪而逝,转而是满脸笑意的走了过来,“傅余年是吧,久仰大名。”

    傅余年皱了皱眉,李长歌早不出现,晚不出现,这个时候现身是什么意思,“我就是。找我有什么事?”

    “我刚才路过这儿,看见这三个小子在你这让捣乱,我就过来问问,要是他们三个欺负你,我会收拾他们的。呵呵,当然,现在看起来,是他们自讨苦吃了。”李长歌的目光非常诚恳,可总透着那么一股虚伪的劲儿。

    事出反常必有妖!

    傅余年十六岁了,早就不是孝子了,而且经过了那件事之后,他的心智,甚至要比同龄人还要成熟,虽然表面上风轻云淡,但心里早就警惕着李长歌。

    傅余年淡淡一笑,“不用帮忙,我能搞定!”

    “哦,那就好,我知道你在学校的成绩很好,都说你是考一流大学的好苗子。我呢,也正想找个爱学习的伙伴,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李长歌依旧笑眯眯的。

    傅余年知道,这个李长歌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他开门见山的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还有事呢。”

    “好吧,其实没什么事儿的。”李长歌笑了笑,却没有一点儿要走的意思。

    傅余年自然知道李长歌的用意,只是他实在不想和李长歌牵扯,收拾好了扫把,回身准备进门。

    李长歌微一沉思,抬了抬手,说道:“好吧,我确实有个小忙想让你帮。”

    他走到了车上,然后拿出来一个首饰盒子,打开以后出现一条非常漂亮的项链,然后递了过来,“能帮我交给苏尚卿吗?”

    李长歌顿了顿,又满脸笑意的说:“其实我知道,苏尚卿名义上是你姐姐,但你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你们只是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姐弟而已。今天是她的生日,我想祝贺她生日快乐。而且,帮了我这个忙,我可以保证在鱼跃一中,甚至整个鱼跃市,没有人敢找你的麻烦。”

    傅余年不傻,甚至要比同龄人聪明很多。

    原来李长歌要借他的手给苏尚卿送生日礼物这才是重头戏,联系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一想就通透了。

    李长歌早就设好了局,让范世尔这三个倒霉蛋故意在傅余年家门口捣乱,欺负傅余年,然后他再出现,帮助傅余年解围。

    这样一来,他就能博得傅余年的好感,最后,才会顺水推舟,利用傅余年感激的心理,帮他给苏尚卿送生日礼物。

    只是没想到,这三个蠢货完全不是傅余年的对手,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且原来他设好的局,到最后也弄巧成拙了。

    多么拙劣的把戏啊。

    傅余年心中冷笑。

    李长歌看着傅余年:“可以吗?”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送?”傅余年看着眼前的李长歌,问道。

    的确,正如李长歌所说,苏尚卿不是他的亲姐姐,两人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这十六年,都是苏尚卿陪着他,两个人一起长大。

    傅余年十四岁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老爸和母亲,那十四年,都是苏尚卿照顾着他,姐弟两人相依为命一起长大。

    苏尚卿,也只比他大两岁而起,幼小的年纪,稚嫩的肩膀,却要撑起一个家,照顾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

    直到两年前,老爸和母亲归来,才减轻了苏尚卿肩上的担子,也才能充分释放苏尚卿的武道修行才华,让她能够实现自己的武道修行愿望。

    一想到苏尚卿和李长歌站在一起,傅余年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他的一颗心像是被人揪了一下,有点疼,有点酸,有点舍不得,更别说还撮合他们两个人了。

    “我送过了,她不肯要,我知道她很疼爱你,所以想让你帮我试试。”李长歌依旧笑容满脸,特别的绅士。

    傅余年的语气有些冷,“她经常欺负我,不会要的。”

    李长歌还是满脸笑容:“可以帮我转交吗?”

    “不能!”傅余年不想和他再废话了。

    “好吧,那样的话,会很麻烦的。”李长歌有些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指向性不明,也算不上威胁,他摇了摇头,继续保持绅士礼貌的笑容,走到了车上。

    李长歌看了一眼傅余年,转眼的时候,一脸阴沉,车子发动,一闪而逝。

    (小暖酱立正求收藏推荐········继续换姿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