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05章 万事开头难,最后还难
    ,!

    “小年,尚卿,吃早餐了。”

    “辛苦了,妈!”傅余年走进卫生间,简单的冲个凉,换上了校服。

    出来时,桌上的饭菜已经摆好了。

    他坐下,拿起筷子,大口吃喝起来。

    傅母恍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两四百块钱,给苏尚卿三百,给傅余年一百,说道:“这一周的生活费啊。”

    妈妈赚钱有多辛苦,傅余年心里很清楚,但即便是这样,妈妈也从来没有刻薄过她俩,几乎是有求必应。

    傅余年把钱推了回去,放下碗筷,起身说道:“你给小苏吧,我有钱。”

    苏尚卿敲了一下傅余年的额头,放下了筷子,“叫我姐。”

    妈妈把钱递给了苏尚卿。

    “等我拿到全国青年武道冠军,就有钱了。”苏尚卿一边说着,突然弯下腰身,从后面搂住妈妈的脖子,下巴搁在她的肩头,一字一顿地说道:“妈妈,我养你,不会让你这么一直辛苦下去。”

    妈妈先是一怔,而后倍感窝心,转眼间女儿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对她说这样的话。她笑道:“傻瓜,妈妈不辛苦。”

    傅余年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收拾好了东西,出了门。

    苏尚卿一把掐住了傅余年的脖子,“还好你小子没收李长歌的礼物,不然我早就打断你的腿了。”

    “老姐,你都知道了?那当然,我知道你不会收的。”傅余年挺自豪的拍了拍手,对于苏尚卿,在他心中,希望一直都是那个照顾自己的姐姐。

    噗······苏尚卿失笑一声,眉眼舒展道:“李长歌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斯文风度,其实睚眦必报,城府很深,在武道社我早就见识过了。”

    对于这点,傅余年心中有数。

    很快,两人便到了鱼跃一中。

    苏尚卿自然要去武道社晨修的,所以和傅余年分了路,他还没走到教学楼,就遇到了两个人。

    两个面色不善的陌生人。

    傅余年瞧了他们一眼,印象中并不认识,这两人也穿着武道社的武道服,而且十学长了,他往左,这两人也往左,他靠右,两人也靠右,挡住了他的去路。

    看来是故意找茬的。

    傅余年最近也没有招惹什么人,他停下脚步,叹了口气,问道:“两位学长,有事吗?”

    其中一名塌塌鼻的少年一脸不屑,有些懒散的开口问道:“你就是傅余年?”

    “是!”傅余年答道。

    “你小子挺嚣张啊,听说你把范世尔三人给揍了,还差点把他们喂鱼了。”另一名身材高瘦的鹰钩鼻少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傅余年心中不以为然,“那是我们的事情,好像和你们没有关系吧?”

    “去你·妈的!”高瘦的鹰钩鼻少年开口就是脏话,他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傅余年的脑门,说道:“这小子果然够嚣张的。”

    塌塌鼻站前一步,“我们今天找你,是有别的事情。”

    瘦高鹰钩鼻结果话茬,“我们是来给你提个醒,以后距离苏尚卿远一点,别有事没事骚扰人家姑娘,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给老子记住了。”塌塌鼻盛气凌人地警告道。

    傅余年满头雾水,苏尚卿是他的家人,哪有不亲密的。

    这两人的要求,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傅余年抬起头,问道:“请问,你们是······”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知道我们的身份?给老子记住了,不然有你好受的!”高个少年阴沉着脸,再次警告道。

    傅余年心中有些愤怒,这两个学长的话也太欺负人了,他抬起头,一点也不退缩,反问道:“如果我不呢?”

    “呦喝,遇到硬骨头了。”塌塌鼻一脸戏谑的笑着,又围着傅余年走了一圈,“如果那样的话,你就会倒霉,你的家人也会跟着倒霉,你明白吗?”

    瘦高少年阴沉着脸,“别和我们作对,那样的后果你承受不起。在我们眼中,你就是一只随时可以被踩死的蚂蚁,懂吗?”

    “蚂蚁,有时候也能掀翻大象,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也是蚂蚁的功劳,不要小看这种生物。”傅余年一本正经地反问道。

    “我尼妈的,不识好歹!”高瘦少年怒喊出声,握起拳头,就要冲过来。

    塌塌鼻的少年比较克制,他拉住了高瘦鹰钩鼻,笑着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弧度,然后弯腰在傅余年耳边说道:“身在鱼跃市,应该知道李长歌李少爷吧······”

    他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一个李长歌的名字,然后就打住了,一脸嚣张的望着他。

    紧跟着拍了拍傅余年的肩膀,用一种怜悯的口吻说道:“记住,要识时务,明白吗?如果你还想在鱼跃一中待下去,不想你的家人搬家的话,就听我们的话。”

    “记住了,我们少爷看上的人,就没有得不到的,你要是从中作梗,你就等着倒霉吧。”鹰钩鼻少年指着傅余年的眼睛,然后缓缓收紧了五指,握手成拳。

    说完,这两人哈哈一笑,同时剜了傅余年一眼,塌塌鼻还故意撞了一下傅余年的肩膀,大步流星的走开了。

    傅余年望着两人的背影,握紧了拳头,心中一股无名火在燃烧,但他也知道,鱼跃李家,绝对是他惹不起的角色。

    正在他怔怔发呆之时,一张呆萌的脸出现在了傅余年面前,王胖子笑呵呵的,问道:“年哥,你认识他们?”

    傅余年摇了摇头,“我不认识。”

    王胖子挠了挠后脑勺,“刚才这两人到宿舍找你来着,眼神有点凶,你没有欠他们钱吧?”

    王胖子是傅余年的死党,有些紧张的问道。

    傅余年笑了,他舒展了一下手腕,说道:“我都不认识他们,欠个屁的钱,妈的,神经病吧。”

    “他们刚才和你说什么了?”

    “就是警告我,让我离苏尚卿远一点,不然我就要倒霉。”

    王子忽然抖了个激灵,“年哥,我知道了,他们是李长歌的人,今天上午我还见过这小子呢。这小子还在大家面前宣布,要我们距离苏尚卿远一点呢,看来是要追我们的校花啊。”

    傅余年听完王胖子的讲述,又气又好笑,这个李长歌追不到苏尚卿,反而是警告到他头上了,是有些霸道过头了。

    “她是我姐,怎么样就算走得近?”傅余年颇有些无奈的道。

    “嘿嘿,年哥,装傻了不是?你们虽然是姐弟,但没有血缘关系嘛。都说她是童养媳呢,而且啊,我看苏尚卿对你有意思呢?我私下听同学们八卦,女寝的几个女生说,苏尚卿做梦的时候喊过你的名字呢。”

    “这也是我的错?她是我姐嘛。”傅余年气乐了,只不过说这话的时候,总有些底气不足,嘟囔道:“李长歌要是有本事,就自己去追嘛。”

    “算了吧,年哥,这个李长歌不好惹,武道社的很多人都和他有交情,和他作对的人都在他手上吃过亏。”王胖子收起了嘻嘻哈哈的笑容。

    傅余年微微一笑,转而说道:“我不管他是谁,但我只知道,他要是惹到了我,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尤其是拿家人威胁别人的人,我最讨厌。”

    “嘿嘿,年哥,你知道的,要是你和他们打起来,那我也会跟着你的。”胖子笑着道。

    两人一路说,走进了教室。

    不知道怎么了,今天教室里面的气氛怪怪的。

    范世尔和刘流,刘三个人眼神都阴阴的,坐在后面的几个男生互相看了看,纷纷嗤笑出声。

    刘流站了起来,笑哈哈的道:“一个废物,一个死胖子,这样的组合,还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天才能变废物,死胖子还是死胖子。”

    听了他的话,教室里的学生哄堂大笑。

    傅余年皱了皱眉,看来这三人还没长记性。

    胖子一向都是嘻嘻哈哈的,不管别人说他什么,都是闷声不吭,一直都是被别人欺负的对象。

    以前傅余年被人称为武道天才的时候,别人还顾及一下傅余年的面子,不会欺负王胖子。

    但自从傅余年被王权大都一拳击败,从人们的眼中,他也从天才变成了废物,班上的同学不会再投鼠忌器,心情好了就拿王胖子寻开心,心情不爽了欺负王胖子找乐子。

    刘流挑衅似的瞥了傅余年一眼。

    他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形,走到傅余年的身旁,弯下腰身,一手摁住他的书桌,问道:“死胖子,我怎么闻着你身上有一股屎味,你是不是刚吃·屎了?”

    教室里的学生们再次大笑。

    傅余年也乐了,扭头看向刘流,他转过头,“范世尔,刘流,刘,你们三个是不是还想挨顿打?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刻薄?”

    范世尔撇了撇嘴。

    刘则拉了拉刘流,有些惶恐了低下了头。

    胖子笑了笑,摇着头,一脸真诚的说道:“刘流,骂我没关系,但别骂年哥,他不是废物,他一直都是天才。你后你要骂我,随你便,但能不能把那个死字去掉,骂我胖子就可以了,一直叫死胖子,怪难听的。”

    王胖子的话,再次逗乐了全班的学生。

    唉!

    傅余年暗叹口气,看来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不太喜欢他们两个。

    范世尔身形一晃,用力撞了傅余年一下,语气不善地说道:“傅余年,我们骂的是王胖子,关你什么事儿?难道这事儿你也要管?”

    范世尔看向傅余年的眼神,几乎都是带着火光的。

    王胖子拉了拉傅余年的胳膊,“年哥,算了吧,以和为贵。”

    傅余年看了一眼王胖子,很认真的对他道:“万事开头难,中间难,到最后还难,你一直忍着,别人只会一直欺负你。”

    “我知道了,年哥。万一他们在欺负我,我就请校外的那一帮朋友揍他们三个。”好不容易熬完一节课,傅余年再忍不住,他不愿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被人欺负,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

    胖子也跟在后面。

    他去到卫生间,好一顿洗脸,这才感觉清醒了一些。

    洗过脸后,两人回往教室。

    门是虚掩着的,他不疑有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在他推开教室门的瞬间,一只黑板擦从门顶上掉落下来,不偏不倚,正砸在他的头顶。

    黑板擦不沉,砸在头上其实也没什么。

    不过上面都是粉笔灰,掉在他头顶的瞬间,噗的一下,一大团的粉笔灰洒落,将他的头发瞬间染得花白,紧接着,黑板擦又掉到他的肩头,连带着,衣服也被染白好大一片。

    眼睛里面也钻进去粉笔灰,涩涩的,很难受。

    和他并排的王胖子也好不到哪儿去,吃了一嘴的粉笔灰,呛的胖子趴地上不断咳嗽,眼泪都下来了。

    教室里响起哄堂大笑声。

    王胖子呆萌的一张脸,也开始变得狰狞起来。

    傅余年愣了愣,也笑了。

    他弯腰把落地的黑板擦捡起,然后放到讲桌上,他又拍拍身上的衣服,不拍还好点,这一拍,白灰散出,呛得他自己都直咳嗽。

    见状,教室里的笑声更大。

    傅余年无奈地摇摇头,边把校服外套脱下来,边环视教室里的学生,说了一句:“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

    闻言,很多轻笑的学生都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王胖子也不再嘻嘻哈哈了,憨厚的脸上有了罕见的怒意,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课桌下的双拳,一直紧握着。

    傅余年在哄笑声中,转身走出教室。

    他到了洗手间,把校服脱下来,用纸巾擦了擦,再把上面的粉笔灰擦掉,而后,他又冲了冲头发,感觉把头顶的粉笔灰洗得差不多了,这才作罢。

    傅余年没有发怒,因为他看出来,王胖子怒了。

    他在等,等着王胖子怒发冲冠的时候。

    他知道这是范世尔三人怂恿众人干的好事,目的就是欺负王胖子,顺便敲打敲打他,在他面前示威呢。

    他不生气!

    不生气!

    生气!

    气!

    傅余年收拾干净了,他走出厕所,推开虚掩的教室门,他直接走了进去。

    “年哥······小心···”

    刚走进来一步,就听‘嘭’的一声,塑料水盆砸在他的头上,紧接着,‘哗啦啦’的一声,小半盆的水都浇到他的身上。

    傅余年的身子僵住,站在原地,脸上还保持着僵硬的微笑,水珠子顺着他的头发、下巴、衣角、裤腿滴滴答答的向下流淌。

    他抬起头,发现胖子被人摁着头,捂着嘴巴,一张脸贴在桌子上,刚才就算想提醒他,也没办法发声。

    教室里一片哄笑声,甚至也有人还拍桌子敲凳子,不断起哄。

    这时候,范世尔站在课桌上,边断断续续地说道:“傅余年,刚才粘了一身粉笔灰,这回倒好,洗心革面,直接重新做人了。说不定啊,一盆水能把你浇醒,从废物变天才了也说不定啊,哈哈·······”

    “是啊,哈哈······”刘流也大笑起来。

    傅余年点点头,向四周望了望,见门后有一根拖把杆,他抓起拖把杆,走到了刘流面前,问道:“刘流,有意思吗?”

    “有啊,这么搞笑的事情,不常见啊,哈哈······”

    (小暖酱稍息求收藏推荐·······继续换姿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