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07章 大宗师境界
    ,!

    第二天中午,傅余年正在食堂吃饭。

    王胖子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胖子趴在桌子大口喘气,然后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年哥,你爸出事了,在工地被人打了。”

    咔嚓!

    傅余年一把将手中的筷子捏碎。

    他站起了身,擦了擦嘴,“是谁干的?”

    “还不清楚,大概是李长歌。”胖子呼呼的喘着气,“我中午去医院看望马哥,是从马哥哪儿听说的,这不马上过来告诉你。”

    “苏尚卿知道吗?”

    胖子摇了摇头,“应该不知道。”

    “走吧。”傅余年握紧了拳头,他隐隐有种预感,这又是李长歌在背后捣鬼。

    傅余年走出校外,就看见门口停着一辆宝马z4,车牌号正是李长歌的车,傅余年毫不迟疑,立刻冲了过去,猛地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车里只有一个人,三十来岁,戴着墨镜,虎背熊腰,气定神闲的看了一眼傅余年,“上车吧。”

    “李长歌呢?”傅余年皱了皱眉,显然这是有预谋的。

    “你是傅余年吧?呵呵,警惕性还挺高的。”司机瞥了一眼傅余年,嘴角上翘,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我叫李廷轩,是李少让我接你的,上来吧。”

    “上车?”傅余年咬了咬牙,看着气定神闲的李廷轩,微微放出神识,窥测一番,发现那一缕神识如泥牛入海一般不见音讯。

    他心中一震,是个高手,最起码是四大境的高手,道:“你最好告诉我李长歌在哪儿,不然,你走不了。”

    李廷轩摇了摇头,“既然知道了不是我的对手,还嘴硬什么,上车吧。”

    “好!”傅余年坐上了车。

    傅余年身后的胖子叫了一声,“年哥,我也去。”

    “很危险。”傅余年很直白的告诉王胖子。

    “妈了个臀的。”王胖子握紧了拳头,他没有一点犹豫的坐上车,“年哥,我说了,你是我老大,生死我都跟着你。”

    车里的李廷轩不屑一顾的摇了摇头,“小屁孩,懂个屁!”

    车子行驶的飞快,各种逆行,各种压线超车,各种违规,李廷轩一点都不在乎,反正李家在鱼跃市那是大家族,也没有人敢惹。

    傅爸爸所在的工地,也就是新建的鱼跃武道馆是鱼跃市的地标建筑,也是在市中心,不到十分钟便到了工地。

    烈阳高照,工地忙忙碌碌,人来人往。

    车子停了,傅余年也跟着下车。

    他抬起头,还未建成的武道馆中左右两排站着二十多个汉子,均是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

    傅爸爸身体被捆在二楼的大理石柱上。

    傅爸爸的身边坐着一位年轻人,面容白皙,笑意张扬,容光焕发,见傅余年走进来,他摘下墨镜,瞧了一眼,笑呵呵的,“哈哈,父子相见,场面感人啊。”

    “李长歌!”傅余年丝毫不惧,龙行虎步,走上前去,大声道:“有什么事情冲我来,扯上我爸爸,算什么本事啊。”

    “哈哈,我当然会冲着你来。”李长歌站起来,由于他坐在二楼,正是居高临下俯视着傅余年。

    李长歌站起来,将手中的咖啡一股脑倒在了傅余年头上,恶狠狠的指着他的鼻梁,阴阴的喊道:“傅余年,我告诉你,在鱼跃市,没有人敢对我说个不字,没有人敢拒绝我的要求。”

    傅余年双手一摊,“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个万一。”

    “哈哈,待会儿我看你还嘴硬。”李长歌仰起头笑了,“听说你曾经是鱼跃市的武道天才,那我今天就要把你打成蠢材!”

    李廷轩瞧了傅余年一眼,“李少,用不着这么麻烦,我一拳就可以打趴他。”

    李长歌左右动了动手指,努起了嘴巴,摇摇头,桀桀一笑,指着傅余年的鼻梁,“不着急,先让吴老狗的人好好热热身,好戏要慢慢品,一棍子打死了,就没意思了。”

    这个时候,范世尔也走了出来。

    范世尔没敢下来,反而是站在了李长歌身边,举起了手中的棍子,“傅余年,你打了我两次,今天,我不会让你站起来了。”

    傅余年眯起眼睛,笑了笑,“有本事你下来啊?”

    “你?!”范世尔面色涨红,

    范世尔知道自己的斤两,在傅余年面前,他连一招都撑不下来,有些气急败坏的朝着一口的人喊道:“吴哥,打死那个王八蛋。”

    这时候,王胖子把头靠了过来,悄声说道:“年哥,这个吴老狗在鱼跃市算是有一号的,打伤马哥的就是他们的人。”

    傅余年点了点头。

    傅余年抬头,瞧了一眼傅爸爸。

    傅爸爸一脸的云淡风轻,对于自己的儿子,仿佛有着无限的信任。

    吴老狗从人群中站了出来,笑呵呵,指着傅余年,“小子,我们做的是生意,今天之后,不管你残了还是废了,别怪我们。”

    傅余年知道此时,他一步都不能退,而且面对吴老狗这二十人,他也不惧,沉默不语,摆开架势。

    “啪啪!”吴老狗鼓掌,笑呵呵的瞧了傅余年一眼,见他临危不惧,气势浑然,大笑道:“好,酗子的确是条好汉!要不是受人之托,我还真想招揽你呢。放心吧,李少要求我剁你一条胳膊,砍你一条胳膊,不过你放心,我们是专业的,不会让你受罪!”

    傅余年深吸一口气,猛地一个猛虎硬爬山,将身边架着他的两人掀翻在地,而后他退后三步,靠在墙壁边。

    “哈哈,有意思了。”吴老狗拍了拍手掌,面色变得冰寒,拿出三棱军刺,“打他一拳,赏一百,让他见血,赏五百,打得他爬不起来,赏一万,砍一条胳膊,五万!”

    吴老狗身边十九个人,听到这话,顿时像闻到血腥味的臭苍蝇一般嗡嗡嗡的发出一阵嬉笑声,围在傅余年周围。

    十九个汉子看着傅余年的眼神,完全是将他当成了提款机了。

    刚才准备架住傅余年的一人黑着脸,朝着傅余年挥舞拳头,刚才傅余年的突然一击,直接将他放倒,那是一件十分没有面子的事情,所以他想要找回场子。

    黑衣背心男子都是富有经验的老手,接近傅余年的速度很慢,但十分隐蔽,忽然之间,他已经跳到了傅余年的侧面,已然和他近在咫尺。

    只见那黑背心男子举起匕首,对准傅余年脖颈的左侧便刺了下去。

    看来他是直接想要下死手了,就在匕首接近脖颈的瞬间,傅余年猛然转身,右手手臂一肘子直接挥在那人的咽喉处。

    傅余年六岁修行武道,八岁晋破甲境,之后四年更是连破超凡,巨擘两境,参加全国少年组武道冠军赛的时候,已经是武道大宗师境界了。

    傅余年武道功底深厚,实战经验还要强于同龄人,不然也不会以全胜的战绩进入决赛了,其实最后那一场决赛,要不是王权大都暗中作怪,傅余年夺冠的概率超过七成。

    所以无论傅余年的临场经验与动手能力,堪称一流。

    那黑背心汉子被这忽如其来的一肘子掀翻在地,‘当啷’一声丢掉匕首,双手捂着咽喉在地上打滚。

    俗话说三拳不如一肘子,这一肘子没有打碎他的咽喉,但也伤的不轻。

    好久没有动手了,但那种潜藏在他血液中的好战因子,却一点都没有变,反而在这两年的沉寂中,更加的热血沸腾。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傅余年在感受着浑身气力如潮涌,磅礴力量不断的重拾感觉,他在发愣,躲在后面的那名汉子可没有发呆,他猛的站起身,对着傅余年所在的地方连出三拳。

    “妈的······”

    傅余年反应极快,想都没想,出于本能反应的闪身后退,与此同时,打出一记霸王硬折缰。

    那个汉子被傅余年的招式劲气刮到,倒也不和他硬碰硬,三拳不中,马上又缩回头,继续躲在身后的人群中。

    傅余年突然咆哮一声,从地上窜起,如同发了疯似的向人群中窜去。

    傅余年被人包围,冒险突入人群,此举看似危险,实则聪明。

    他只知道自己目前所处的地方已是死地,正前方有敌人,侧方还有敌人,如果继续呆在原地,只有死路一条,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打开突破口。

    他在冲出去的同时,手也顺势捡起黑背心男丢弃在地上的匕首,朝着前方挥出去。

    站在前面的几人暗叫一声不好!

    刚才打出三拳的那人还想撤走,这时候,傅余年业已冲到他近前,身形如箭,向前飞扑过去。

    嘭!

    他一脚踢出,正中那人的后腰心。

    那人吃力不住,整个人身体扑出去,在地上蹿出去三四米才停下来,整个人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手上,脸上全是血污一片。

    身边有一人反应也快,刚要抽出腰间的匕首。

    他快,傅余年更快,在他抽出匕首的瞬间,傅余年的双手已经摁住了匕首刀柄,顺势压下去,刀尖直接插进了那汉子的大腿上。

    刀尖见骨!

    “啊!”

    汉子惊叫出声,吓得双眼瞪大,浑身发颤,完全愣住了。

    他愣,可傅余年没有停手一记手刀劈中脖颈,那人直挺挺的倒下去。

    就在这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傅余年先后放倒了四人,这个时候,坐在椅子上的吴老狗坐不住了。

    吴老狗丢掉了烟头,“小子,没想到啊,大宗师境界,很不错啊。不过今天遇到了我,算你倒霉。”

    傅余年不知道吴老狗的深浅,只好嘴上占点便宜,扰乱一下他的心智也好,“老东西,你来啊。”

    听得傅余年此话,那吴老狗明显是愣了愣,一声大笑,戏谑的盯着眼前的傅余年,道:“看老子怎么收拾了你。”

    旁边的几个小弟都自动让出了一个圈,他们刚才见证了傅余年的身手,又深知自己这位老大出手的悍勇,都不想被两人误伤。

    “既然老子出手了,就一定要见血。”吴老狗嗤笑一声,身形猛的一阵急冲,龙行虎步,两个跨步便是出现在傅余年面前,五指紧握成拳,直接对着傅余年胸膛砸了过去,拳风凛冽,带着刺痛皮肤的寒意。

    “啪!”

    望着吴老狗那充满力道的一拳,傅余年咬紧牙关,手掌探出,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与吴老狗拳头硬碰硬的撞在了一起。

    拳掌交碰,仿佛有着大石碰撞的声音响起,拳风过处,如寒风扑面。

    “大宗师巅峰境界?!”

    这一交手,吴老狗便是感觉到不对劲,他事先探知道傅余年不过是最大宗师境界而已,可刚才对方的拳风与力道,居然比他这个大宗师境界的人还要强悍三分,“这么强?”

    想到这儿,吴老狗心底暗叫不好,没想到这小子深藏不露。

    (小暖酱侧着求收藏推荐·········继续换姿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