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08章 我打架从来没死过
    ,!

    这一交手,吴老狗便是感觉到不对劲,他事先探知道傅余年不过是最大宗师境界而已,可刚才对方的拳风与力道,居然比他这个大宗师境界的人还要强悍三分,“这么强?”

    想到这儿,吴老狗心底暗叫不好,没想到这小子深藏不露。

    “吃我一拳!”

    吴老狗拳式一收,不再细想,突然猛吼一声,双拳齐出,露出的半截子手臂之上,青筋涌动,狠狠的对着傅余年当头砸去,势大力沉。

    傅余年以一个震脚闯步探身上前,使出金刚八势中的五岳朝天锥,劲道讲求崩、憾、的八极拳,拳风如山崩之势,震撼山岳,动作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发力瞬间劲如崩弓,发如炸雷,势动神随,疾如闪电。

    拳势刚劲有力,一招打出,清脆而响亮的声音,迅速传开,而与此同时,傅余年的拳头,也是与吴老狗拳影碰撞在一起。

    “砰!”

    拳头刚刚接触,那吴老狗身体便是一抖,一股极其霸道的劲力将其身体架空。

    吴老狗的拳头犹如砸在棉花上,无处使力,然后他便是骇然的感觉到,如木石般坚硬的双拳上,居然是传来了一阵阵的痛感。

    “八极拳?!”

    此时此刻,吴老狗眼中的惊骇越发浓郁,八极拳的发力以“刚猛暴烈,崩撼突击,动如绷弓,发若炸雷”为特色。

    其劲法主要有十字劲、沉坠劲、缠丝劲等,但各种劲力之间又不是孤立的,而是密切联系、互相兼容的整体。

    常言道: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可见人们对八极拳的评价之高,吴老狗也曾修炼过八极拳法,但无论劲力,拳势,都无法跟眼前的傅余年相比。

    “恭喜你,答对了。”傅余年笑道。

    面对着武道入门锻体武学中的上上拳术,那吴老狗的撼山拳架势直接崩溃,脚步蹬蹬的急退,最后脚腕终于是一个踉跄,在周围那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下,直接被掀翻在地。

    “老大······”

    “老大,你没事吧······”

    见吴老狗被掀翻在地,他身边还站着的四五个小弟立刻围上来,一个个开始聒噪起来。

    吴老狗咬着牙,面目通红,他没想到自己在这个十六岁的傅余年面前连十招都没有撑过,这要传出去,自己在道上就没法混了。

    吴老狗呼出一口气,一个大步跨出两米远,当头一拳朝着傅余年面门砸了下来。

    一边吐气出拳,少年一边放声怒吼:“他·妈的,傅余年,老子揍死你!”

    一股恶风扑面而来,吴老狗的拳风吹动了傅余年的发丝,一根一根发丝笔挺的向后拉直,扯得头皮生痛。

    好强的拳劲,傅余年立刻判断出,吴老狗的这一拳力量足可以崩土碎石,开山裂土。

    傅余年见恶风不善,没有硬接这一拳,而是选择闪身避过去,吴老狗拳头砸空,猛地黏上来,与此同时,一把明晃晃的军刺出现在他手中。

    傅余年看得真切,那一瞬间,他就觉得后脊梁骨冒起一股寒气。

    军刺发出一抹寒光,带着撩人的寒意。

    锵!

    在他蹲下身形的同时,军刺在他头皮上掠过,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刀锋划过头皮的那种寒意。

    傅余年反应极快,及时躲开军刺,这么隐蔽的一击居然没能命中目标,竟被对方闪躲开了,那名吴老狗似乎也有些意外。

    他随即反手握住军刺,再来一击,这时候,蹲在地上的傅余年突然扫出一腿。

    当!

    军刺插进地面,立刻被捅出一个圆窟窿,并且发出清脆的‘当’的一声,吴老狗的身子也失去平衡,侧翻倒地。

    他手中的军刺,就钉在距离傅余年脚尖不足半寸的地上,直直的插进水泥地面。

    那吴老狗身板单薄,但战斗力强悍,倒地后,立刻又翻身站起。

    他快,可是傅余年的速度更快,他在举手要抽出军刺的时候,傅余年已一跃而起,脚尖不偏不倚,正踢在他的手腕上。

    啪!

    吴老狗的军刺脱手而飞,摔出好远。

    吴老狗倒退两步,低头看看被踢青好大一块的手腕,然后又迅速地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傅余年。

    现在他二人才是第一次近距离正眼打量对方,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后,两人同是一愣。

    吴老狗之所以感觉意外,是因为傅余年看起来不过是十六岁的年纪,但却有着堪比大总是巅峰境界的武道修为,尤其是出手狠辣老练,完全不输给那些常年游走拼杀的老手。

    傅余年的意外是因为吴老狗的手段,一出手就是要命,完全不留后手,如此的心狠手辣。

    傅余年一双丹凤眸子亮晶晶的,今天这一战,恐怕必须有人倒下去,另一人才能安然脱战。

    傅余年针锋相对,气势骇然,身姿昂藏,握紧拳头,身子微微向前倾斜,双腿一前一后的分开,做出准备进攻的架势。

    吴老狗突然开口,用地地道道的龙门本地话说道:“你是鱼跃市本地人,应该知道城西吴老狗,我劝你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停手!”

    龙门市四个区,城西便是最大的贫民区,所以这里也是最乱的地方,各种混子流氓社会闲散人员成群结队的到处乱窜。

    傅余年就住在这一块儿,怎么能不知道城西的状况。

    城西有两个大佬,一个是马前卒,另外一个,则是刘三刀。

    而这个吴老狗,就是刘三刀手底下的第一红棍。

    傅余年怎么也没有想到,李长歌居然能够请得动吴老狗出手,看来今天真的是遇到大麻烦了。

    傅余年咬咬牙,刚正面,就是干,这个时候宁可被打死,也不能弯了腰服软,一旦他怕了,那老爸就危险了。

    “你说得没错,可是你忘了,是你先得罪我的。”

    “你找死?!”

    “谁死还不一定呢!”傅余年话音刚落,人也随之冲了出去,借着前冲的惯性,一拳直击吴老狗的面门。

    吴老狗显然常年在道上游走拼杀,临场经验丰富,他向旁侧身,让过傅余年的拳头,回手就是一记掌刀,劈砍他的脖颈。

    傅余年向下低身,泥鳅一般从吴老狗的腋下钻过,与此同时,傅余年猛攻他的肋骨,连续的两拳让吴老狗有些承受不住,就在他回身反击的时候,傅余年猛力一扯。

    吴老狗受到傅余年大力的冲击,吴老狗不由自主地后退,可他一退,刚好被傅余年跨到他背后的腿绊了个正着,人也随之仰面摔倒。

    不给他再次爬起的机会,傅余年纵身飞扑过去,人在下落的过程中,使出全力,以肘部猛撞吴老狗的胸口。

    这一击打得结实,同时还伴随着骨头破碎的脆响声。吴老狗忍不住闷哼一声,他能感觉得到,恐怕自己至少有一条肋骨已被对方打折了。

    吴老狗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年纪轻轻身手怎么会这么厉害,他强忍着剧痛,知道今天是阴沟里翻船了。

    要是在这样打下去,他也丝毫占不到便宜,一旦传出去,反而自己丢了面,在道上也就没法混了。

    吴老狗把傅余年狠狠退开,然后连滚带爬地站起身,一手捂胸口,快步向前跑去,一边道;“李少爷,这个活我不接了,走了!”

    他身后的十来个小弟也手忙脚乱的跟上去,一伙人仓皇如无头苍蝇一般,朝着武道馆门口跑去。

    如果没受伤,他或许还能趁乱甩开傅余年,但现在肋骨已断,他根本跑不快,又哪里还能甩掉傅余年?

    傅余年三步并成两步,追到他的背后,一记猛虎掏心打去,直击他的后心。

    吴老狗勉强避让,可是他只避开了傅余年的前招,没有躲开他的后手。

    傅余年一击不中,另只手的掌刀顺势劈出,正中吴老狗的喉咙。

    吴老狗‘吭哧’一声,向后连退好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脸色瞬间就被憋得通通红。

    傅余年转过头,看向了李长歌。

    李长歌猛然站起身,向后退了两步,差点被身下的椅子绊倒,他没想到,吴老狗带来的二十人,还是没能够制住傅余年。

    李长歌面色阴沉,握紧了拳头。

    傅余年一步一步,走向二楼。

    李长歌发现自己的失态,脸色一红,心中暗恨,于是逐渐的镇定了下来,咳了咳,声音尖尖的,指着傅余年的鼻梁,“李廷轩,让他跪下来吧。”

    李廷轩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傅余年,“小子,不想我动手的话,就跪下来吧,祈求我们少爷的宽恕,或许能饶你一次。”

    咔咔!

    傅余年面无表情,心中冷笑,紧握的拳头发出咔咔的声响,心中的怒火从来未曾如此炽烈过。

    度余年,在总决赛上的时候,因为被王权大都暗算,才被打跪过一次,就那一次,无垢的心境受损,两年未曾修行武道。

    这一段时间,傅余年的心境逐渐趋向澄澈明静,心结也在一点点的打开,这个时候,即使打断腿,他都不可能跪着。

    更何况,老爸就在眼前看着呢,做儿子的丢不起那了脸。

    傅余年盯着李廷轩那不可一世的笑容,低低的冷笑道:“绝不可能!”

    “你对我的力量是一无所知。”李宣廷一步步从二楼台阶上走下来,盯着傅余年的眼神,就好像瞧着砧板上的咸鱼一样,“我是魁首,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而且这些年,我打架从来没有输过。”

    傅余年冷笑一身,“我是大宗师,但这些年,打架,我从来没死过!”

    李廷轩听傅余年的话,微微一愣,反应过来,继而哈哈大笑,“小子,有意思。”

    傅余年暗暗酝酿,拳势蓄力。

    “今天,我还就得让你跪下!“听得傅余年的冷笑,李廷轩的眼神也是缓缓变冷。

    他在鱼跃市武道圈子,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再加上背靠鱼跃李家的关系,更是说一不二,无人敢反驳于他,今天,居然被一个穷小子驳了面子。

    他的地位,似乎是在此刻遭到了蔑视!

    “小子,你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太可笑了。大宗师在魁首面前,完全就是土鸡瓦狗,只有待宰的份!“

    “再说一次,自己跪下,免得自取其辱!”

    傅余年身姿昂藏,挺拔如山。

    李廷轩皱了皱眉,收起邪魅的笑容,面色骤然冰冷,紧接着轻轻一步踏出,魁首境界那浩瀚如潮水的气机顿时磅礴而来,携带万钧之力的潮涌,直接砸在了傅余年身上。

    吱吱!

    万钧之力兜头砸下,傅余年顿觉双肩如扛着一座山岳一般,沉重不堪,双膝不由得一曲,双目刹那血红。

    他咬着牙,嘎嘎作响,身体之中的骨骼,因为重压而不断发出咯吱的声响。

    “呵呵,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李廷轩轻轻迈步,绕傅余年走了一圈,见到傅余年竟然能够在他如此强悍气机压迫下未曾跪下。

    李廷轩彻底怒了。

    以他身体为轴心散发出来的霸道力量,越来越强,那边吴老狗带来的十多人,有些支撑不住的,四肢平铺在地上,脸颊体贴着地面,完全趴跪着。

    啪啦!

    傅余年脚下的地板,在如此重压之下,直接崩碎。

    他的双脚,沉沉的陷入水泥地面。

    (小暖酱半蹲求收藏推荐···········继续换姿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