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09章 四大境以上
    ,!

    傅余年双膝弯曲,但就是咬着牙,用尽全身力道,抵抗着那庞大无边的汪洋气机,他知道自己,不能低头。

    男人做了决定,便无法更改,因为眼泪是女人的武器,但是男人不行,就算这是一条死胡同,头破血流也要死在这条路上

    我傅余年,绝不跪!

    傅余年周身遭受的压迫,不断的想要将傅余年双腿压得跪下,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大宗师和魁首,一个境界的差距,看似咫尺,实则天涯。

    傅余年攥紧拳头,但他知道,无论自己如何,在李廷轩面前,都不可能伤到他,甚至连两败俱伤都做不到。?

    傅余年继续抗压,受到压迫的肌肤似乎要渗出鲜红的血液,身体之中的骨骼,在不断的压缩,嘎吱作响。

    他血灌瞳仁,浑身浴血。

    “哈哈,好,哈哈······”站在二楼的李长歌手里捧着一杯咖啡,忍不住得意大笑,然后仰起头,闭上眼睛,似乎在享受着那种压迫别人而得到的变态快感,“做得好,让他慢慢跪下,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李廷轩笑了笑,“文火慢炖,才能有味儿,这是少爷你的金句。”

    “哈哈······”李长歌放声大笑。

    李廷轩继续施压。

    傅余年的身体,在那一道目光下,仿佛置身于祸害冰窟之中,在拼死挣扎,疯狂的颤抖着,但现在为止,傅余年举手投足都极为艰难,更别说直接爆发,与李廷轩拼一个你死我活。

    实力,这就是绝对的实力。

    在这种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都会土崩瓦解。

    “小子,你这是一心找死了。”李廷轩变得怒不可竭,如果说傅余年之前身上的汗水如汗血马身上的汗珠一样的话,那现在真的是浑身浴血了。

    几乎要将整个人身体压爆的气机,让傅余年身体之中生出一颗颗的血珠子,浑身已经湿透,看起来像个血葫芦。

    傅余年听到李廷轩的话,很艰难的抬起了头。

    “砰!砰!“

    重重的脚步声,在地面上响起,而在那种越来越强的气息压迫下,傅余年毛孔下,突然渗透出了一滴滴殷红的鲜血。

    鲜血顺着身体流下,滴落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个血红色的脚印。

    “老爸,儿子给你丢脸了。”傅余年咬着牙,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每一次抬腿,迈步,踏地,就好像是经历了刀山火海一般的煎熬。

    傅余年一步一步,拾级而上。

    如此坚毅的心智,就连吴老狗那一伙人,也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也有些动容,这样的压迫之下,还能行走,真的是非大毅力者不能完成。

    王胖子握紧了拳头,双目流泪,“妈了个臀的,年哥,只要我不死,这一份耻辱,我一定要让他们尝尝。”

    傅余年双目猩红,身姿坚韧。

    傅余年终于走上了二楼,开未开口,咽喉一阵血腥。

    噗嗤!

    傅余年一口鲜血喷出,左膝重重的砸在地上,而后又被他死死的撑住,向前拖行了一步的距离,来到了老爸身前。

    阳光透过窗户玻璃,照射在傅余年身上,分外刺目。

    傅余年用尽了全力,咬紧牙关,舒展双臂,发出野兽一般的吼声,声音中有解脱也有释放,“不能让我死的,我必让你们死!”

    李长歌瞧着浑身浴血的傅余年,那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他退后了两三步。

    李长歌皱了皱眉,有些气急败坏的冲着李廷轩喊道:“李廷轩,他还没有跪下,你就不能停!”

    李宣廷老脸一红,他从来没想到,自己是尽全力,还是无法让傅余年跪下,今天的事,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李廷轩大步走到傅爸爸身前,从旁边的汉子手里拿了一柄钢刀,对准了傅爸爸的脑袋,恶狠狠的道:“李少爷,你来把他打趴下,他要敢动一下,我就削他老爸的手指头。”

    傅余年恨地看着李廷轩,心里的怒气几乎到了顶点。

    李长歌一脚踹出,正中在傅余年的肚皮上。

    “傅余年,你不是武道天才吗?怎么了,不反抗了?我告诉你,在鱼跃市,没有人敢不听我的话!”李长歌一边说,一边踢,兴奋的快要跳起来了。

    说实话,李长歌根本没有多少力道,打在傅余年身上,也哦度是不痛不痒的,而且经过之前的重压,身体几乎麻木,李长歌的击打,权当就是帮他热身了。

    李长歌拳打脚踢了一会儿,双手插着腰,大口喘气,“跪下,我让你跪下!”

    “都给老子停手!”所有人安静下来,李廷轩抓着傅爸爸的头发,用砍刀对准傅爸爸的脖子,恶狠狠道:“傅余年,跪下,否则我现在就要了你爸的命!”

    看到傅爸爸这样,傅余年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傅爸爸一脸的轻松,似乎还有些笑意。

    傅余年浑身筋骨颤动,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放开我爸。”

    “跪下!”李廷轩咆哮着,刀子微一用力,傅爸爸的脖子上流下一道殷红血痕。

    这个时候,傅爸爸忽然扭动了一下脖子,笑呵呵的,“儿子啊,你长大喽,不愧是我老傅家的种。”

    李廷轩显然也有些怒了,大声骂道:“你闭嘴。”

    傅爸爸摇了摇头,“小小魁首,竟然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上阵父子兵。”

    “妈的!”李廷轩怒了,一拳朝着傅爸爸砸过去,看样子是要给他一点教训。

    “在整个龙庭帝国,配做我对手的人不超过十个,你算个什么东西?”傅爸爸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只是下一秒,一拳打出,拳锋掀起狂风,卷向四周,一线拳罡夹在其中,无论是支撑武道馆的巨大大理石殿柱,还是无数伸展的钢筋水泥,尽数崩碎。

    “你······”李廷轩倒吸一口凉气,脸上露出惊骇之色,但话还没说完,那神色如帝临人间一般的脸,就贴近到了眼前,打断了他的话语,笑道:“我怎样?”

    李廷轩心一下沉到了谷底,那笑容中带着一种熟悉的死亡味道,眼前这个,一拳之力,强的惊人。

    李廷轩事先释放出一缕神识,窥测过傅开山的武道境界,但最终一无所获,原本以为傅开山只是一个乡野老农,却出人意料的,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连他这个魁首境界都窥测不到的实力,该是有多强悍?

    啪!

    李廷轩趁着傅开山不注意,一掌拍出,一团黑如雷电的气机,凝而不散,触及武道馆的钢筋水泥,以及每一个角落,顿时缺口大开,完全破碎。

    李廷轩也借着反弹之力,身体后撤上百米。

    他的身体还在后撤,似乎觉得上百米的距离,也不见得有多安全。

    傅开山刚才那一拳的力道,还未消散,哗啦啦一阵巨响,武道馆上半段带着一片屋顶,砸落下来,未及落地,已经蹦碎。

    傅开山笑了笑,“别跑了,就你那小短腿,跑不了的。”话音落下,他浑身原本磅礴的气机竟是在此时逐渐的消散而去,渐渐的,有着一股山岳一般庞大的气息,自他的周身凝聚萦绕。

    那种气息,充满着帝临天下的无上威严,而且也是显得极端的霸道。

    惊人的杀伐之气冲天而起,竟也是在傅开山周身形成了龙卷风暴,周围的钢筋水泥,直接是在那种杀伐压迫之下化为粉末,随风消散。

    “这?!”

    在场的所有人瞳孔一缩,拼命蹲地抱头,如此霸道的气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一种身处风暴旋涡而窒息的感觉。

    此时,傅余年却觉得老爸这一拳,与他修行的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有相似之处,但威力却要比他的大百倍千倍不止。

    眼前如此浩大的声势,一般人都要俯首跪地了。

    李廷轩浑身一颤,语无伦次。

    轰轰!

    傅开山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他那紧握的拳头,便是这般平平淡淡的一拳轰出。

    那一拳,极为的朴实,似乎是率性而为,然而就当傅开山那一拳在打出来的时候,整片天地仿佛都是诡异的轰然一震。

    所有人都是见到,那萦绕在傅开山周身的霸道气势,如万川归海一般汇聚在拳头上,随之喷薄而出。

    “别跑了,小短腿!”

    悍然霸道的力道自那拳影中喷薄而出,在场所有人头皮发麻,这种拳势,一拳之威,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所见所闻。

    这一拳,堪称传说。

    李廷轩身上那一层气机护罩,触及便破碎。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魁首境界的护罩,就这样轻易被拳风所迫了!

    “怎么可能?!”李廷轩面色惨白,浑身颤抖,冷汗淋漓,亡魂皆冒,狼狈后退。

    他能够感受到傅开山那一拳的可怕,所以他直接是放弃了所有的进攻,将所有的力量,用来逃命。

    轰!

    一拳砸下。

    李廷轩的身体,直接被砸进了深坑之中。

    那一道不断呼啸的拳风,犹如陆地起龙卷,缓缓升入高空。

    傅开山单手一挥,两根钢筋闪电一般扎进入了李廷轩的胳膊,整个身体钉在了武道馆的墙壁上。

    两个血洞,同时往外渗出血来。

    “啊·····”李廷轩惨叫起来,身体被挂在高空墙壁上,像一副展览壁画一样,无论如何动弹,都无法挣脱两条钢筋的束缚。

    所有人看着这一切,都惊呆了。

    另外一边,李长歌看到这个场面,整个人脸色都变了。

    他双腿发颤,嘴皮子哆嗦,开始往后退,一直退,一直退,退到墙角了还在退,两只脚滑稽的搓动着,似乎要将墙壁蹬穿一样,浑身上下充满了恐惧。

    傅爸爸走过来,看着傅余年的脸,说:“怎么样?”

    傅余年摇了摇头,笑着说:“没事!”

    “好。”傅开山说:“收拾残局吧,小鱼小虾的,我不屑于动手。”

    等到傅开山离开,傅余年还是有点。

    他抬起头,阳光有些刺眼,望着被钉在墙上的李廷轩,再看看缩在墙角不断发抖的李长歌,感觉一切都像是个梦。

    老爸,竟然有那么厉害?!

    以傅开山刚才出手的气势,绝对是超过四大境之上的存在。

    王胖子像是提着一头死猪一样,把李长歌从墙壁角落一路拖了过来。

    “我是鱼跃市最大的家族,李家的继承人,你不能打我,我老爸是······”李长歌挣扎着,哭嚎着,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风度,也没有了有钱人家孝子的绅士和教养。

    王胖子吐了李长歌一脸的口水,一脚踹向李长歌的膝盖,又架着他两条胳膊,李长歌登然跪在地上,哭道:“傅余年,别打我,不然我的家族,我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傅余年叹了口气,说道:“李长歌,不好意思,今天你必须的废了。”

    “不要啊,别,别······”李长歌涕泗横流,趴在地上,大声哭喊,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狼狈。

    “傅余年,你要钱,我给你,一百万,一千万,五千万,都行!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放过我。”李长歌可怜巴巴地说道,双手合十了,不断的跪拜起来,“真的,饶了我,求你了······”

    “呵呵·····”傅余年假装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想要你脖子上的这几斤肉,可以吗?!”

    “啊?!”李长歌呆住了。

    王胖子从傅余年身后窜出,一脚把李长歌踹翻,一边对他拳打脚踢,一边还拿出手机开始摄像。

    “傅余年,求你了,饶了我吧······”李长歌一边嚎叫一边不断的求饶,那凄惨的声音,就像是站在死亡悬崖边上的挣扎一样。

    “行了。”傅余年说了一声,王胖子才停下手来。

    傅余年问道:“胖子,你们收拾别人,一般都是怎么做的?”

    “嘿嘿。”胖子阴沉沉的笑了笑,“一般情况下,马哥会亲自动手,切了小牛牛或者割了小蛋蛋。”

    “不,不······”李长歌一脸惊恐:“饶了我吧,求求你,年哥,年爷爷······”

    傅余年转过头,“砸断他的一手一脚!”

    “好嘞!”胖子已经完全喜欢上了暴力,用他的话来说,打人是一种很炫的东西,会让人上瘾。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肥肥胖胖的中年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年哥,胖哥,且慢!”

    (小暖酱侧卧求收藏推荐·······继续换姿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