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0章 天下有情人都是兄妹
    ,!

    这个胖乎乎一脸白净的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鱼跃市市长白玉堂。

    白玉堂伸手擦了擦汗,走到傅余年近前,他看着傅余年好一会,才缓缓开口道:“两位小兄弟,给我个面子,让我带走这个孩子。”

    听他的语气,还透着那么几分难以相信。

    毕竟李家在鱼跃市的势力那么大,居然还有让李明宇亲自给他打电话,让他捞人,这是有些不可思议的。

    尤其是当白玉堂知道,对方只是两个孩子的时候。

    不过电话里的李明宇又气又急,让他赶紧动身。

    白玉堂也只好放下市长的架子,亲自来到工地捞人,说实话,他和李明宇牵扯的太深了,就算他不想去,也由不得他。

    傅余年向他伸手一根手指,他缓缓开口说道:“请白市长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白玉堂听闻这话,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

    他一个堂堂的市长大人,委屈求人,已经是底线了,而且眼前这个少年,居然还要让他记住这个人情,白玉堂心中隐隐有些怒气。

    这个时候,又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头颅扬起,一副高贵凛人的姿态。

    白夫人是见过世面的女人,她轻咳了一声,帮着丈夫掩去尴尬,对傅余年笑道:“这一次你给我老公一个面子,我们一定会记住的!”

    傅余年心中也疑惑,没想到区区一个李长歌,居然惊动了市长还不算,就连他的夫人也都惊动了,看来这里面的猫腻不少啊。

    他心中明了,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慢悠悠地说道:“行,市长大人这个面子我不能不给,不过感激之情世一定要记住的。”

    “那是,那是!”白夫人很礼貌的笑了笑。

    “白市长,你说呢?”傅余年转过头,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从傅余年身上自然流露的那股盛气凌人,让白玉堂很不舒服,他是市长,而傅余年只是个学生,可他就是有种感觉,自己在被傅余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

    堂堂的市长大人,习惯了前呼后拥,习惯了盛气凌人,忽然被眼前的傅余年这么盯着,他很不习惯,甚至心底有一些反感。

    要不是李明宇亲自让他去捞人,这会儿是有求于傅余年,要不然依他往常的习惯,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白玉堂沉默半晌,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欠你一份人情。”

    “好!”傅余年笑问道。

    傅余年听后,这才满意地笑了,转而对王胖子道:“把他扶起来,李少爷是个绅士,不能让他灰头土脸的。”

    “好嘞!”王胖子搓了搓手。

    傅余年很想把李长歌的腿脚都给砸断了,但白玉堂出面,他不能不给这个面子,以后要在鱼跃市立足,白玉堂对他来说,是个很有用的人。

    望着白玉堂的车子离开,王胖子吐了一口口水,“妈的,要不是白玉堂来了,李长歌今天就废了。”

    “呵呵,以后机会多的是,不着急。”傅余年瞧了一眼还挂在墙壁上的李廷轩,笑了笑,离开了工地。

    唐爸爸点着一支烟,笑呵呵的,脸上有些欣慰,“今天做的很不错,有骨气,知进退,小年,你长大了。”

    “老爸,你还没告诉我,你的那一拳,是不是陆地神通术里面的?”傅余年对老爸刚才那一拳的威力,实在是记忆犹新。

    傅爸爸笑了笑,一路走,一路说,“那当然。”

    “那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陆地虚圣吧!”傅爸爸轻描淡写的道。

    “这······”

    “妈了个臀的!”胖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夕阳下,三个人走得很慢。

    快进家门的时候,傅爸爸掐灭了烟头,有些亲昵的摸了摸傅余年的头发,“小年,你对年华的肆意挥霍,没有人会为你的未来买单,要么努力向上爬,要么烂在沼泽里。你已经浪费了两年了,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傅余年点点头,现在他知道了,傅开山的身份,大概就是那个什么军的领袖了。

    因为一个没有真正战斗过的人,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

    另外一边。

    李长歌躺在车里,鬼哭狼嚎的,“白叔,李廷轩还在墙上挂着呢?”

    白玉堂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长歌,我答应过你爸,只救你一个人,其他人的死活我不管。”

    “那你怎么不派人把那两个杂碎抓了,你有这个权利啊。把他们两个抓起来,关进监狱,我们慢慢折磨他们。”李长歌一边哀嚎,一边咬牙切齿的道。

    白玉堂摇了摇头。

    白夫人笑容吴沐春风,声音细细的,安抚道:“那个傅开山,可不是一般人,他领导的势力非常庞大,我们惹不起的。”

    “切,你们是不敢吧?”李长歌骄纵跋扈惯了,这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心里面的憋屈可想而知,“区区一个农民工,有什么势力?”

    听到李长歌质疑责备的口气,白玉堂微微皱眉,也有些不高兴了。

    “李少爷,你还是太年轻了。”白玉堂用一种提携后辈的口气,开口道:“傅开山,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切!”李长歌不以为然,躺在车里,忍受着锥心之痛。

    ······

    当天下午,苏尚卿就把傅余年叫到了武道馆。

    武道社场馆内,人才济济,仿佛在举办盛会一样,许多人都在私底下议论着什么,好像显得很兴奋的样子。

    苏尚卿穿的很正式,黑发扎起,穿着一身素白的武道服,轻声的站在了傅余年身边。

    两人目光相接,忍不住泛起默契的笑意。

    苏尚卿开心的是,傅余年终于打开心结,开始再度修行武道了。

    傅余年也很开心,老姐参加武道,要圆自己的武道冠军梦了。

    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塌塌鼻的武道社社长樊毅,还有瘦高个子的李大同一前一后从男更衣室出来,两者皆紧抿着嘴唇,彼此间的氛围很压抑。

    傅余年皱了皱眉,原来那天在学校逮住他,警告他的两人,是武道社的人。

    而且这个塌塌鼻,还是武道社社长樊毅,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还有那个鹰钩鼻,李大同,也是武道社的人。

    “大家都站好,教练马上就来了。”樊毅立在人群前方,虎背熊腰,气势十足,只是鼻子有点塌,中气十足地喊道。

    樊毅的眼光扫过四周,忽然,他的目光停在了底下一个人的身上。

    他皱了皱眉,“那个同学,你怎么没有穿武道服?”

    从樊毅那阴沉的目光和皱眉的动作,傅余年确定樊毅已经认出了他,就连站在边上的李大同,也同时瞧了傅余年一眼。

    这两人显然没有想到,在他们遵照李长歌的指示,警告过傅余年之后,没想到他还敢和苏尚卿在一起。

    而且这么明目张胆,最重要的是还直接到了武道社,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樊毅和方大同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在心底确定,这个傅余年是在挑衅他们。

    “我······”傅余年心中淡然,这个时候没必要和他们起冲突,但他还没有说出我只是来瞧瞧这句话的时候,发现有人拉他的袖子。

    不用想,肯定是苏尚卿。

    苏尚卿侧过头,在他耳边悄悄的说道:“这个新来的教练还是很有实力的,而且他精通规则。”

    苏尚卿这么说,明显就是让他加入鱼跃一中武道社。

    傅余年丝毫不在意众人投过来异样的目光,笑着道:“我想加入武道社。”

    塌塌鼻樊毅和鹰钩鼻李大同的脸色更加阴沉了,这个小子居然还要加入武道社,这已经不是挑衅了,这完全就是当众打脸。

    这两人有些怒不可竭。

    樊毅咬着牙,阴沉着脸,大声道:“学期过半,没有名额了,滚蛋吧。”

    这个时候,鹰钩鼻反而笑了笑,倒是很大方的道:“这位同学,要是新教练同意的话,也还是可以加入的。”

    鹰钩鼻李大同使了个眼色,对樊毅悄声的说道:“半个月之后就有一场选拔赛,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他······”

    塌塌鼻樊毅听完之后,心领神会的笑了笑。

    看着两个人狼狈为奸的样子,傅余年大概能猜出这两人的心思了,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要秒掉这两人,应该不成问题。

    这时,武道场馆大门处走进一个老大爷,右手夹着点燃过半的香烟,脚踏皮卡丘拖鞋,花格子短裤,白色背心,头发花白。

    “百里教练。”樊毅迎了上去,

    被称呼为百里教练的老大爷微微点头,示意他也入列,然后立在队伍前方,咳嗽了两声道:“小鬼们,你们好啊,第一次见面,没带礼物,抱歉啊。大家可以叫我百里老头或者百里老大爷,都没问题。”

    百里大爷笑眯眯继续说着:

    “大家都知道,全国青年武道冠军赛即将开始,我们学校也要参加的,万一夺冠了呢。把大家集中起来,就是告诉大家,半个月后,我们首先进行武道社内的选拔,选出前三人,组成一队,参加市区决赛。”

    龙庭帝国少年、青年武道冠军赛,历史悠久,迄今已经有三四百年的历史,发展至今,联赛各个方面已经非常的成熟。

    青年赛的比赛周期通常需要一年半的时间,首先进行各个市区决赛,晋级的队伍参加分区决赛,然后是北方区、南方区决赛,八支队伍经过层层考验,最后才会进入全国总决赛,角逐最后的总冠军。

    此言一出,大家为之一惊,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

    全国武道冠军少年组的参赛队员一般只有一人,而青年组标配是三人,一般比赛的内容有拳术、剑术以及刀枪棍棒等,双方在比赛之前,约定比赛的一项内容,派出队员上场,取胜即可。

    百里老大爷宣布完,笑呵呵的道:“大家准备一下,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请教我,要是觉得自己稳居前三的,现在就可以去睡大觉了。”

    傅余年撇了撇嘴,这个老大爷教练真是标新立异啊,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

    百里老爷子伸手指了指傅余年,眼神惊疑不定,然后笑眯眯的道:“小鬼,去给我倒杯茶。”

    傅余年抬起头,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嗯嗯。”百里老大爷笑了笑,只是无声中,他的眉毛一挑,眯起了眼睛,然后缓缓张开,一道气息,悄然进入傅余年的体内。

    百里老大爷略作沉吟,他皱了皱眉头,走进饿了傅余年,“大家要以这个同学为榜样,要随意一点。以后武道服可穿可不穿,整齐划一的,晃眼。”

    百里老大爷走了几步,又回头打量了一眼,接着继续巡视众人,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什么状况都没看到。

    傅余年无奈,不穿武道服,是因为他没有。

    没想到这个老头子,居然来了这么一出。

    百里老大爷望着傅余年的背影,若有所思。

    ······

    在这之后,傅余年一直陪着苏尚卿练习剑术。

    苏尚卿的剑术,是从母亲那儿继承而来的,据说也是一种陆地神通术,名字叫天下大道剑。

    傅爸和傅妈甚至还打赌,各自教出来的两个徒弟,到底哪一个更厉害一些。

    赌注就是谁赢了,烧一星期的菜。

    最后果断是苏尚卿赢了。

    因为苏尚卿的制敌之招就是一句话,“你小时候的小裤裤都是我洗的······”

    傅余年听到这话,直接认输。

    两人走出武道社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苏尚卿在路上走走逛逛,忽然看到了一些好看的小首饰,一不小心就走偏了道,开始逛起街来。

    傅余年也不着急,自然是非常乐意奉陪。

    “怎么样?好不好看?”苏尚卿拿起一个精致的木雕圆珠小手环,套在了手臂上。

    苏尚卿有着一张精致白皙的脸蛋,清纯中又总是会流露出女人性感与娇俏的一面,正是花季的苏尚卿,那祸国殃民的身材已经初具规模。

    傅余年望着她的侧脸,白皙透亮,还有一点点的婴儿肥,傅余年的心就像安静的琴弦,忽然被人撩拨了一下,发出让人心悸的旋律。

    这种心儿被撩拨一般的感觉,好似轻柔的羽毛拂过身体,痒痒的,好像被人揉着揉着,就有些迷醉了。

    “发什么呆呢?”苏尚卿又问道。

    “好看!”傅余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答非所问”苏尚卿脸上泛起了笑容,笑呵呵的,“老板,五串!”

    “我说的是你。”傅余年补充了一句。

    苏尚卿愣了愣。

    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脸颊上透出了好看的粉霞来,并且快速的晕开,像半成熟的水蜜桃一样诱人。

    傅余年有些疑惑,“为什么买五串?”

    “咱家四个人,人手一串啊。”苏尚卿有些骄傲,挑好了手串,套在了自己的玉臂上,然后揪着他耳朵,“付钱。”

    傅余年有些无奈,“还多出来了一串啊。”

    “切。”苏尚卿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一些,“还有卷毛狗灰灰啊。”

    傅余年恍然大悟。

    女孩子的心思,就是细腻啊。

    老板笑呵呵的收了钱,“酗子,你媳妇人漂亮,心底好,要好好珍惜啊。”

    傅余年忽然一愣,紧接着老脸一红,甩了甩手,“老板,我们是兄妹。”

    “我懂的。”老板甩过来一个暧昧的小眼神,“天下有情人,都是兄妹!”

    苏尚卿玉面染上一层绯红,加快了脚步,逃也似的离开了摊位。

    (小暖酱趴着求收藏·····继续换姿势求收藏推荐····(*^__^*)嘻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