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2章 再瞅一个试试
    ,!

    他的家距离龙门江无字石碑并不近,那么远的路程要一口气跑完,刚开始傅余年也难以做到,每次到达的时就像被雨水淋过似的,满头满身都是汗。

    三天之后,他的身体才渐渐开始适应。

    又坚持三天后,每日的晨修对他而言已如同家常便饭。

    他身材修长,捡起来依旧消瘦,但实际上,身上的赘肉也逐渐转变成肌肉,整个人比以前要精壮许多。

    三天后。

    傅余年在百里老大爷的教导下,已不单单是普通的晨修,在修行十龙十象术的基础上,还要负重跑。

    刚开始,在他的手腕、脚踝只是加上五斤重的铅块,又过了几天后,铅块的重量已增至十公斤,这也算是名副其实的负重跑。

    时间过得很快,十天时间匆匆而过。

    这十天时间,老大爷没有传授傅余年任何拳法,每天傅余年准时到达,然后两个人闲聊一阵,之后再去学校。

    这天早上,百里老大爷见傅余年已经修行完成,他笑呵呵的一边抽烟,一边抠脚,“小子,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没有给你传授武学?”

    “我想是时机未到吧。”傅余年也不着急,既然老大爷收他为徒,肯定就不是拿他来消遣的额,所以他也不用着急。

    “你倒是个明白人。”老大爷背起手,嘴里哼着一首听不懂曲调的曲子,优哉游哉的离开。

    傅余年吃过早餐,见时间还早,一个人在操场边继续修行。

    忽然间,操场边上小青松后面一个歪嘴青年冒头,一脸不悦,当即喊了一嗓子:“小子,你瞅啥呢?”

    “瞅你咋地?”

    “再瞅一个试试?”

    “试试就试试。”

    傅余年上前一步,这是操场,公共场所,又不是你私人领地,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但若被人欺负到头顶拉·屎,他也不介意超度一下他们。

    “歪嘴也横着步子走了过来,小子,你挺横啊?!”

    傅余年愣了愣,眼前这个歪嘴青年,就是那天在校外找王胖子的青年,他记忆力惊人,一眼就瞧出来了。

    王胖子和这个青年一样,都是马哥的手下,只是他没想到,这个侧头歪嘴巴青年这么早,跑到学校的操场干什么来了。

    “唉,你小子······”歪嘴青年指着傅余年,挠了挠头,忽然手掌一拍大腿,“你就是那个胖子嘴里说的年哥吧,叫什么名字?”

    “傅余年!”

    “对对对,哈哈······”歪嘴青年虽然笑着,但脸上的表情可不友善,他说完立刻变了脸色,“妈的,别以为马哥伤了,胖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还有啊,你转告死胖子,要是他敢不听马哥的话,我们就打断他的腿。”

    傅余年气笑了,歪嘴青年口中所说的什么马哥,高个,都是城西的徐混,一帮子人聚在一起混,不务正业,“你的口气倒是挺大的。”

    “小子,我看你是故意找茬啊······”歪嘴青年笑了笑,然后抬起了拳头,一脸淫·笑的走了过来,与此同时,小青松后面又钻出两个青年,把傅余年堵在了中间。

    这个时候,忽然又有人走了过来。

    来人笑呵呵的,“歪嘴,干什么?是不是又没钱花了,你别欺负我们学校的乖乖学生啊。”

    歪嘴青年笑呵呵的,“樊哥,我怎么敢啊,是这小子不开眼,大早上的故意找茬。”

    樊毅转过脸,与傅余年四目相对。

    “傅余年?”樊毅看见傅余年,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傅余年暗暗叫苦,大早上的,碰上这一尊瘟神,不过他心底还是有些气愤的,毕竟就是这个塌塌鼻和鹰钩鼻一起来警告过他的。

    当时那盛气凌人的架势,还真是让人不爽啊。

    歪嘴青年向塌塌鼻靠拢了过来,一脸残忍的盯着傅余年,“樊哥,你们认识啊?”

    “认识个屁!”樊毅握紧了拳头,“小子,今天可算让我逮着了,我要好好教训你一顿。哈哈,不用等到五天之后的武道社对决,我今天就把你解决了。”

    歪嘴裂开了嘴巴,“哈哈,有好戏看了。”

    傅余年呼吸平顺,面色如常。

    傅余年脸带笑意,也不说话,忽然间,身体一动,如猛虎扑食一般,上步冲拳,脚下力量生发,蓄力于拳头,拳风势大力沉,一拳打在歪嘴青年的胸膛。

    歪嘴青年根本就没看清傅余年是如何出手的,只感觉胸膛如被炮弹砸中一样,身体倒飞出去。

    砰!

    闷响声中,歪嘴青年砸落在操场地面上,落地之后滑行了两三米。

    歪嘴青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头脑晕乎,骨头疼痛,胸膛灼热,呼吸不畅,踉踉跄跄的挣扎着站起身,又倒了下去。

    这一拳,傅余年只用了三成力气,要是真杀人,或许歪嘴青年这会儿已经走完一生了。

    在众人惊诧的瞬间,傅余年再度出手。

    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龙行虎步,猛然上前,左右冲拳,上下鞭腿,几乎是在瞬间,就把歪嘴青年身边的两个徐混打翻在地。

    “妈呀!”

    傅余年出手打这两人,完全就是在虐菜。

    一招之下,两人已经躺在了地上,各自抱着被击中的部位满地打滚,哭喊声那叫一个惨烈。

    解决掉他们,傅余年这才看一脸阴沉的塌塌鼻樊毅,微微一笑道:“樊毅,你想教训我啊,今天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塌塌鼻樊毅神情阴鸷,胡须粗重,双手结拳:“小子,说好话你不听,那就只好把你吊打一顿了。”

    傅余年沉稳摆好起手式,眼中露出跃跃欲试的神采。

    “小子,你完蛋了!”

    樊毅嗤笑一声,身形猛冲,几个跨步便是出现在傅余年面前,五指紧握成拳,直接对着傅余年胸膛打了过去,隐隐间,有着刀尖破风之声传来。

    “啪!”

    望着樊毅那充满力道的一拳,傅余年只是微微一笑,缓缓抬手,不闪不避,手臂探出,在地上三人错愕的目光中,与樊毅拳头硬碰硬的撞在了一起。

    拳拳交碰,仿佛有着石头碰撞的声音响起,然而,让躺地上三人一脸愕然的是,傅余年居然生生的接下了樊毅这一拳!

    “大宗师?!”

    这一交手,樊毅当即感觉有些不对经,这个傅余年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拳,居然有着堪比大宗师境界的力道。

    而且,力道丝毫不弱于他。

    这样的实力,已经和他平分秋色了。

    “奔雷拳!”

    樊毅瞳孔一缩,咬牙吃惊,看来这个傅余年不好对付啊。

    想到这儿,他拳式一收,突然一声厉喝,手臂之上,青筋涌动,旋即数道拳影浮现,拳影如丝丝闪电一般,轰轰然有炸雷之声,对准了傅余年的胸膛。

    这样的拳法,在傅余年眼中真的是破绽百出。

    两年前他在参加少年组武道冠军赛的时候,这样的拳法早就见识过了。

    傅余年站在原地,身形不动如山,望着那一道奔雷拳势,又是寻常的一拳,拳劲如波纹一般,涤荡传开。

    傅余年的拳头,也是与樊毅拳影碰撞在一起。

    “啪!”

    拳头刚刚接触,那樊毅身体便是一抖,握紧的拳头受到重击,那传递过来的拳劲如炸雷,他的整条手臂不由的颤抖,麻木和刺骨的疼痛感随之而来。

    “八极拳?!”

    此时此刻,樊毅眼中的惊骇越发浓郁,八极拳是五品武学,而且是一种比较难以修行的拳法。

    这种拳法的修行非日积月累或者天赋异禀可以修行,他曾经也尝试过,但可惜只是修行了一点皮毛,连入门都算不上。

    樊毅没想到,眼前这个自己很讨厌的人,居然修行成功了。

    “恭喜你啊,答对了!”

    傅余年一笑,旋即眼神微冷,手臂一抖,又是一拳打来,“接下后半招,”旋即,越发沉重的一拳,直接轰在了樊毅双臂之上。

    “嘭!”

    面对着崩弓如炸雷的八极拳,那樊毅的奔雷拳架势直接崩溃,身体失衡,脚步蹬蹬的急退,踉跄了几下才站稳脚跟。

    塌塌鼻樊毅怒火攻心,脖子上的青筋毕露,他没想到这个讨厌的傅余年,能把自己逼迫到差点出丑的地步,这口气他怎么都咽不下。

    樊毅重重的咬了咬牙,“妈的,再来!”

    傅余年身横移,脚步一跨,使出一招八极拳五岳朝天锥,猛然发力,手臂猛然探出,握拳狠狠砸下,捶往塌塌鼻樊毅。

    呼!

    拳势破风,气势汹汹,矫健迅猛,力如崩弓。

    樊毅眼见傅余年这一招势大力沉,但速度太快,想要躲开已经是不可能了,他只能咬牙架起双臂,护在胸膛,死扛。

    傅余年双拳打在樊毅胸膛之上,后者身体一晃,退后三步,想要拉开距离,但傅余年得势不饶人,欺身再攻。

    一个炮拳,拳劲如雷,直直捣向对方的腹部。

    塌塌鼻樊毅已经后退,这一次更是没有了闪躲的力道,只能再次硬碰硬架住这一击。

    拳拳相撞,拳拳到肉。

    樊毅在傅余年的攻势之下,丝毫没有了还手之力,只能被迫防守。

    塌塌鼻樊毅脸红气喘,后劲不足,破绽百出,漏洞太多!

    傅余年又是一拳。

    拳锋接触到樊毅的身体之时,再进一寸,拳劲如源源不断的潮水一般,在霎那间,暴涌而出,不断轰击在塌塌鼻樊毅的身体之上。

    “砰!”

    这一拳之力,傅余年只是稍稍动用了十龙十象术第一招的力道,一拳之力,汹涌澎湃,催山裂地。

    樊毅眼神惊恐,身体后撤,脚步一滞,身体如半截枯木一般直挺挺的倒飞落地,最后一个踉跄,砸落在地上,滚起一阵灰尘。

    傅余年拍了拍手,笑呵呵的盯着躺在地上的樊毅,“武道社对决的时候,你可以和李大同一起上,我等着。”

    樊毅看着傅余年的背影,双目血红,青筋暴起,恶狠狠的一拳砸在地上。

    歪嘴青年看到傅余年和樊毅打完架,还能脚步轻盈,呼吸顺畅,再次跑动起来,带着一股风掠过了自己两人身前。

    躺在地上的歪嘴青年三人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歪嘴青年咧了咧嘴,一脸的难以相信,“妈的,这个傅余年不是说废了嘛,怎么还这么能打?”

    “这尼玛是什么实力?”旁边一个青年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三个人望着傅余年的背影,有些畏惧。

    (小暖酱仰卧求收藏推荐·······继续换姿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