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3章 妈了个臀的
    ,!

    傅余年上完课之后,便来到了武道社。

    “你大宗师巅峰了?”

    “你也是大宗师巅峰了?”

    两人同时开口,同时低头,然后相视一笑,生出几分默契。

    傅余年笑了笑,“老爸传授的那一套拳术很适合我,已经是大宗师巅峰了,毕竟全国青年冠军赛的境界要求,最低也是魁首嘛。”

    “你就臭屁吧。”苏尚卿嘟起了嘴巴,一双大眼睛盯着傅余年,“要跟着百里老大爷好好修行啊,看来他还是很中意你的。”

    “羡慕不?”傅余年笑嘻嘻的道。

    不自觉间,苏尚卿嘟了嘟嘴唇,吐了口气:“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妈妈就很厉害啊,我的实力肯定超过你。”

    “那当然了,你修行天下大道剑才两年,就晋入大宗师,而我用了十年,你是天才。”傅余年赶紧宽慰了一句。

    “哎呀,老弟,还会安慰人了,看来你长大了啊。哈哈······过了那个抱着我的腿,求我给你洗小裤裤的年纪了。”苏尚卿笑了一声,心头一片愉悦,嗯嗯道,“你小子可别得意,李大同和樊毅的实力也是很强的。”

    “嗯嗯。”傅余年嘴上答应着,但心里想着,你大概还不知道早上在操场发生的事情吧。

    苏尚卿一边热身,一边想了想道:“鱼跃市还是有几支队伍很强的,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而且要组队也是三个人,你想要另外一个人选了嘛?”

    说到最后,她语气微扬,露出小小的得意小小的俏皮。

    ?“你觉得胖子怎么样?”傅余年微微一笑,问道。

    “这个······”苏尚卿嘟了嘟嘴,神情有些落寞,沉默了十几秒才低声道:“现在的武道,一般的对手还是选择拳脚分胜负,所以使用剑术的机会不多。要是胖子参加的话,他或许能分担一部分你的担子。”

    “所以不一般的比赛,你才要出场啊。一剑光寒十九洲,天下皆惊!”

    “吹吧你就。”?苏尚卿伸手就要触及到傅余年的头发,隔着几毫米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她慢慢的收回了手,“忘了,你现在长大了。”

    听着苏尚卿的话,傅余年忽然生出几分神伤,越长大,懂得越多,规矩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

    傅余年心底猛地涌现出一股柔情,忽然,他揉了揉苏尚卿的手,缓缓放在了自己的头发上。

    苏尚卿娇容悠然覆上一层绯红,朝着他吐了吐舌头。

    傅余年微微一笑。

    苏尚卿定定看着他,眸子幽黑,如同深潭,好一会才低声道:“你要好好加油,记住了,你是个男人,你要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嗯。”傅余年重重点头。

    说话间,两人手上动作都没有停止,配合默契又熟练,修行一些常规的拳术套路和动作。

    一个小时之后。

    傅余年站起了身,将手伸向了苏尚卿。

    苏尚卿此时筋疲力尽,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傅余年心跳的有些快,好像被人揉了一把似的。

    倒是苏尚卿没有忸怩,坦然大方抓住了他的手,借力从地上站起来,此时此刻,再是占尽优势,汗水湿了脸颊,顺着梨腮滴下来,有几缕更是贴在了腮边,透出娇俏的侧颜,让人心儿一颤。

    “怎么了?”苏尚卿撩了撩耳旁的乱发。

    “阿丘!”

    忽然,苏尚卿打了个喷嚏,发出‘阿丘’的萌声,听到这萌出一脸血的声音,傅余年的一颗心,就有些不淡定了。

    苏尚卿眸中水波流转,横了他一眼,右手小粉拳捶在他胸口,“我先去换衣服了。”

    傅余年恍然道:“一起吃饭吗?”

    “不了,你看门口,王胖子等你呢。”苏尚卿笑吟吟道,“我和同宿舍的人一起去吧,胖子等你半天了。”

    “那好吧。”傅余年擦了擦汗,“那我先去了。”

    苏尚卿白了他一眼,离开武道社。

    ······

    “年哥,你这几天过的怎么样?妈了个臀的,我刚听有人说,歪嘴在操场堵你了,他是不是找你的麻烦?”王胖子白白胖胖,声音浑亮,气喘吁吁的走进了武道馆。

    傅余年笑了笑,示意王胖子坐下来。

    “我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再说了,就那三个歪瓜裂枣,还不是我的对手。”

    傅余年忽然想起刚才苏尚卿所说的组队的事情,他问道:“胖子,你现在的武道是个什么境界?”

    “巨擘。”胖子有点懵,自从傅余年两年前不修行武道以来,他再也没有修行过。

    “尚卿的意思是我们三人组队,征战冠军赛。”唐拔山干脆伸出手,说:“胖子,你把你最强的拳术打出来给我瞧瞧。”

    王胖子笑呵呵的挠了挠后脑勺,“我?年哥,你不怕我拖后腿啊?”说完,见傅余年神情不像是开玩笑,于是道:“年哥,你别笑话我啊。”

    话罢,纵拳而起,威风凛凛的演练起来。

    一时间罡风四起,拳风如烈,拳罡掠过之处隐隐有虎啸山林之威,腾龙出海之势。

    “第一式,乃狂龙破日!”

    “第二式,是怒龙现身!”

    “第三式,是绝地困龙!”

    ···

    王胖子只打完了六式,其余的四式有些记不清楚了,气喘吁吁的,“年哥,我就记住这么多,你瞧瞧,怎么样?”

    王胖子修行的最强拳术,是腾龙十式。

    这一套拳术身法高明精妙,气势雄浑,施展起来真有蛟龙出海的威风。

    这腾龙十式若是搁在以前,傅余年自然会认为这是精妙武学,但自从修行十龙十象术之后,腾龙十式中的缺陷他一眼就瞧了出来,“这个······”

    此刻的腾龙十式却处处都是破绽。

    第一式,全身贯力,却不到位。

    第二处,招式不到位,拳势不通畅。

    第三处······

    傅余年摇了摇头,“胖子,这腾龙十式有可取之处,但破绽也很大,遇到高手很容易被擒住。”

    王胖子愣了一下道:“年哥,这是真的?我用这一套拳术也是纵横鱼跃无敌手啊,你会不会看花眼了?!”

    傅余年笑了笑道:“这破绽百出的拳法,记不住也没什么。”

    王胖子吃惊的合不拢嘴巴:“年哥,我自然相信你。”

    傅余年笑着摇了摇头,“这一套拳法刚猛有余,后力不足,最关键的是漏洞百出,一旦与人打起来,顾上不顾下,观前不顾后,不是克制对手的武学。这样吧,我这儿有一套武学,你可以修行一下,记住了,在分区赛之前,你要融会贯通。”

    王胖子笑哈哈的:“真的?”

    傅余年嘿嘿一笑道:“我给你演练一遍?”

    “真的假的?”王胖子还是半信半疑。

    “这一套拳法叫做五岳拳,第一式泰山压顶,第二式怒劈华山,第三式风涌恒山·······”

    傅余年双拳挥动,纵腾跳跃,拳势如泰山压顶,斧劈华山一般,身体闪转腾挪,有攻有防,而且招式简单实用,起手便是杀招,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王胖子看的眼睛发直。

    他的心思灵活,看得出傅余年演练的拳法似乎真的要比腾龙十式更精妙几分,尤其是这一套拳法攻防兼备,简直毫无破绽可寻。

    王胖子两只呆萌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是发现了新世界一样,随着傅余年的身形不断变换,神情肃然又惊喜。

    片刻之后,傅余年就将一套五岳拳演练完毕,双拳收回,看向王胖子。

    王胖子嘴巴大张,眼神有些呆滞,显然还在处于震惊中没有回过神,口中喃喃的自语着道:“妈了个臀的,牛掰,厉害,年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傅余年微微一笑道:“怎么样,想学吗?”

    胖子不说话,眼神中浓烈的惊喜已经告诉了他的答案。

    傅余年将五岳拳的拳法典籍交到王胖子手上,“五品武学,五岳拳,招式简单实用,攻防兼备,来吧,好好修炼。”

    胖子点头答应,已经开始如饥·似渴的修炼起来。

    就见他一拳“呼”的劈下,一瞬间的气势还真有些双手举斧,兜头而下,凌空劈华山的凶悍气势。

    这一拳劈出,王胖子自己也有些发呆,凝视着如风一般的拳罡,好半晌才惊叹道:“年哥,这一套拳法太适合我了,以前修炼的那些武学,都可以去扫厕所了。”

    “虽然只有五式,但每一式只要修炼到了极致,都能发挥出奇效。你好好修炼,无论是打架还是把妹,必定有一鸣惊人的效果。”傅余年道。

    王胖子笑呵呵,“年哥,要不咱俩过两招?”

    胖子自然知道,从小到大他和傅余年切磋了不知道有多少次,每一次都会被傅余年打的鼻青脸肿,没有赢过一次,对于心境复归无垢恢复的傅余年,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只不过刚刚修炼五品武学,心中的那一股热血开始上涌,他也想找一个比自己高明的对手切磋一下,试试这一套拳法的实战效果。

    王胖子话音未落,一记嵩山穿云便瞬间到了傅余年身后。

    傅余年笑了一下,刹那之间,龙行虎步,躲过了王胖子身后一拳的锐锋,双手变拳,将王胖子打过来的招式一一化解。

    “我来真的了。”胖子话音喊出,同时拳势如雨,在一瞬之间,拳势茫茫如海,倾泻而下,拳罡呼啸,拳势以摧枯拉朽之势直击傅余年。

    如此的拳势,也算是王胖子使出他的看家本领了。

    嘭!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眼看傅余年的身体就被拳波及之时,这一?刹那之间,傅余年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他身如鲲鹏,一跃而起,同样一记嵩山穿云,悍然便已到王胖子身后。

    “厉害!”王胖子一笑,竖起大拇指,因为傅余年施展嵩山穿云的速度,比他可快了不止一个档次。

    那种速度,几乎用肉眼捕捉不到。

    傅余年笑了笑,“让你减肥,你不听嘛。”

    “我要胖成一片海,淹死所有的瘦子。”胖子反应也算神速,脸色惊讶之下,骇然,转身便是以及刚猛的腿法掠过。

    在这呼吸之间,傅余年闪身而过,最简单的招式,最普通的变化,直接躲开了王胖子的一击。

    “来了······”傅余年如此快的速度,让王胖子骇然,一下子他都知道这是什么武学了。

    但是,已经迟了。

    傅余年一脚踹出,迅疾如电,气象森然,携万钧风雷之力。

    这一脚快得恐怖,仿佛龙蛇起陆,巨象轰吼一般,一脚如万雷齐鸣,王胖子根本就躲不过这一脚,太快了。

    傅余年这一脚,敲停在了王胖子的胸前。

    一脚带起的罡风,刺的王胖子面颊生疼,汗毛倒立,一脚形成的强大空气波差点将胖子的身体掀翻在地,真的是惊出一身冷汗。

    “呼······”王胖子长出一口气,眼神热切,为傅余年恢复天赋由衷的开心。

    从小到大,王胖子就对傅余年的实力深信不疑,这一次亲眼所见,更是心悦诚服。

    “妈了个臀的,年哥,我修行了这套拳术,咱们现在就去把歪嘴干了吧,我有点忍不了了。”王胖子咬牙切齿的握紧了拳头。

    傅余年看王胖子脸色有点不太好,于是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事儿?”

    “啊?”王胖子愣了愣,他摆了摆手,“没事,年哥,我们去吃饭吧。”

    “胖子,你一说谎就脸红,瞒不过我的,说吧,什么事?”傅余年眯起眼睛,胖子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一般不会这么吱吱呜呜的。

    胖子咬紧了牙关,气呼呼的,“歪嘴他们要报复吴老狗,结果两次行动我都没有去,所以他们就生气了。昨晚我妈妈去买菜,被车子蹭伤了。”

    “伤的重不重?”傅余年也皱起了眉头,所谓祸不及家人,歪嘴这一伙人做的确实有些过分,甚至有点无法无天了。

    傅余年想起今天早上歪嘴对他说的话,心中隐隐有些愤怒。

    胖子不想去也无可厚非,而这些人却把气撒在家人身上,简直有点无耻了。

    傅余年握紧了拳头。

    “年哥······”

    傅余年笑了笑,“晚上,我们去找他们。”

    “嘿嘿······”胖子笑了笑,“年哥,你有没有想过,直接当老大啊,接手马哥的社团。”

    “当老大?”

    “对啊,年哥,泥泞路上的奔驰,永远跑不过高速路上的拖拉机,这说明平台很重要!男人,再优秀,没女人也生不下孩子,这说明合作很重要!我们都知道恶虎架不住群狼,这说明团队很重要!你拥有再大再多的水桶,也不如有一个水龙头,这说明渠道很重要!”

    胖子竖起四根手指头,“年哥,你是武道天才,继承老傅家绝学,已经有了平台。创建一个社团,就可以团结众人的力量,精诚合作,就可以做很多事情,合作与团队都齐活了。马哥虽然伤了,留下的是个烂摊子,但好歹也是个渠道啊。”

    王胖子滔滔不绝,说道激动处不断拍手,“年哥,既然傅老爸可以做什么军队的领袖,年哥,你也可以啊。”

    傅余年皱着眉头,想着王胖子刚才说的话。

    过了好半天,傅余年才开口问道:“胖子,你说我们有了社团,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王胖子挠了挠后脑勺,灵机一动,忽然道:“年哥,我们可以缔造一个帝国,就像是古代征伐天下,然后建立一个大帝国。”

    任何一个男人,心中都有热血武道,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的帝国梦,傅余年自然也不例外。

    不得不说,王胖子描绘的这一幅蓝图,在傅余年的心底种下了一颗种子。

    傅余年心中,微微一动。

    (小暖酱微醺侧躺求推荐收藏·······继续换姿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