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5章 你们混的真惨
    ,!

    王胖子擦完了鞋子,笑呵呵的拍了拍手,“年哥,咱们走吧。”

    “不着急。”傅余年笑了笑,瞧了一眼高八斗,搬了一张椅子,在他身边老神在在坐了下来。

    王胖子也跟着坐了下来。

    傅余年忽然开口问道:“有酒吗?”

    自从歪嘴晕死过去之后,跃马酒吧就一直静悄悄的,所有小弟看着傅余年,都像见了鬼一样,恨不得这一群瘟神赶紧滚蛋。

    此时他喊了一嗓子,那些胆小的小弟吓得浑身一哆嗦。

    高八斗也慢慢的从震惊中缓了过来,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王胖子,眼中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短短半个月不见,王胖子的变化竟然这么大。

    他知道,王胖子的改变,源自于傅余年。

    刚开始,高八斗对傅余年和王胖子两人挺害怕的,毕竟谁也不想成断臂之人,但冷静下来,整个人却放松了。

    他们三人是旧相识,虽然联络少了,但交情总归还在的,而且傅余年也没有要对他出手的意思。

    这些年,高八斗跟着马前卒东征西战,虽然他只是出谋划策,但也算是见多识广,临危也不惧。

    “没······没有酒了。”回答他们的,正是他们刚进跃马酒吧的那个小青年,只不过懒洋洋的声音不见了,反而是中夹杂着敬畏和害怕。

    傅余年扭头,环视在场的众人一眼,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高八斗身上,说道:“伯母伤了。”

    高八斗有点迷糊,他没明白傅余年话里的意思,“这个······”

    傅余年也不打哑谜,“没有酒就算了,医药费该有吧,伯母的腿被撞伤了,需要医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明白吗?”

    “好吧。”高八斗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落寞的神情。

    他咬了咬牙,站了起来,拿出一个皱巴巴的钱包,掏出三十多块钱,其中还有两个钢镚。

    高八斗甚至还老脸一红,有些吱呜的道:“三十七块五,我就这么多了。”

    “呵呵,你们好歹也算是城西的一大社团,就这么惨?”傅余年走上前去,低头看了看,问道:“这就是你的全部身家?”

    高八斗神情更落寞了,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招了招手,“都别站着了,大张的,几毛的,钢镚的都要,都拿出来。”

    那些原本一脸惊惧的徐混顿时松了口气,高八斗这么说,那就证明傅余年和王胖子不会再动手了。

    十几个徐混低着头,硬着头皮从傅余年身边经过,然后把身上的零钱全部贡献了出来。

    所有人把身上的口袋都翻遍了,很快,桌子上铺了一层皱皱巴巴的零散钞票,还有十几块钢镚。

    不知道什么时候,歪嘴也从地上站起来了。

    所有人都转过头,十几双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他。

    有些徐混暗暗咧嘴,你他·妈不开眼的歪嘴,这个时候醒过来,还想让王胖子再轮一遍吗?

    歪嘴咧了咧嘴,歪着肩膀,吊着两条胳膊,从地上爬起来,颤声说道:“高哥,我兜里只有二十八块早餐钱,你帮我拿出来吧。”

    高八斗瞧了歪嘴一眼,眼神示意他怪站起来,但要是硬着头皮,然后伸手把兜里的钱拿了出来,丢在了桌子上。

    傅余年顿时感觉喉咙有些干,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钱,最大面值二十,总数还不过一百五,这点钱顶个屁。

    傅余年转过头,脸上浮现出笑意,瞧了高八斗一眼,“你们真有这么惨?”

    高八斗摇了摇头,“你想知道?”

    “说说吧。”傅余年坐了下来。

    “马哥受伤之后,刘三刀和吴老狗就一直侵占我们的地盘,这半年时间,我们是处处挨打,像丧家之犬一样。地盘没了,就没有了收入,人心也散了,好多原来的兄弟都走了。这家跃马酒吧,是我们最后的一块地盘,这儿的所有人,就是走剩下的兄弟了。”

    “兄弟们没钱度日,但也要填饱肚子啊,就在今天早上,歪嘴把酒吧里的最后一瓶藏酒卖出去了。所以这个酒吧,没有一瓶酒,兄弟们,也还都饿肚子呢。”

    “这家酒吧,不能丢,哪怕是我们都战死了也不能丢。要是丢了,那马哥也就没了依靠,兄弟们也就没了安身之所了。”

    傅余年听完之后的感觉,就像是听祥林嫂诉苦一样,他抬起头,“今天早上你在操场,就是来卖藏酒的?”

    歪嘴点了点头。

    歪嘴以为是傅余年不相信他,顿时浑身一颤,“本来一瓶五千块的藏酒,硬是被樊毅压价成了两千块,拿钱之后我们去给马哥买了点营养品,现在真的只剩下二十多了,没骗你。”

    傅余年笑了笑。

    他站起了身,大声道:“感觉你们很惨,钱我不要了,拿去给歪嘴做手术吧,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傅余年迈步向外走去。

    胖子笑了笑,从兜里拿出来一百块,塞在了高八斗手中,“老高,这是我一星期的早餐钱,你拿着。”

    高八斗看手里的钱,刹那之间,眼泪差点流出来。

    眼瞅着傅余年要走出店门,高八斗仿佛想起什么,快步追上他,一把将房门按住。

    傅余年扭头看着他,笑问道:“老高,几个意思啊?”

    高八斗在这一伙人中威望很高,而且久居上位,其实自然养成,但他在傅余年面前,顿时觉得好像低人一等似的,高八斗知道,这就是一个人的气势。

    他清了清喉咙,抬起了头,说道:“年哥,马前卒现在躺在医院,兄弟们都没饭吃了。”

    “我管他们饭钱?”

    “我不是这个意思。”高八斗舔了舔干涸的嘴皮子,“年哥,你的实力这么强,能不能带我们混口饭吃,再说了,你和吴老狗也算有过节,正好可以一并了断了。”

    “你知道的还挺多。”

    “年哥,从你一进门,我就一直叫你年哥,真心的,你带我们大家混吧!”高八斗郑重其事地说道。

    听闻他的话,在场的徐混们第一反应是不满,傅余年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做他们的老大?

    再说了,马前卒只是受伤,康复之时迟早的事情,这会儿要是傅余年当了老大,到时候把马前卒往哪儿放啊?

    不过在场的所有人对傅余年也很佩服,那就是傅余年的气势和实力。

    敢一个人带着王胖子来寻仇,而且还能把歪嘴打趴下,镇住在场所有人,可见傅余年的实力之强悍,气势之霸道。

    相比马前卒,就没有那么霸道的实力了。

    傅余年很聪明。

    高八斗同样精明。

    他们两个人心照不宣的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马前卒的问题。

    高八斗从傅余年转瞬即逝的眼神中,看出了那种渴望,同时他也知道,傅余年有能力也有实力当他们的老大,横在他眼前的,就是马前卒的问题。

    这个问题,又是个大问题。

    “我没兴趣。”傅余年推开了高八斗,自顾自的走出了跃马酒吧,再也没回头,扬长而去。

    高八斗望着傅余年的背影,则是握紧了拳头。

    这个时候,满身血污,两只胳膊像是挂在墙上的玉米棒子一样摇摆着,缓缓的道:“高哥,你什么意思?真的让他做我们的老大?”

    高八斗正视歪嘴青年,反问道:“你觉得他不配吗?”

    单论实力,傅余年绰绰有余,己方明明有十多号人,刚才竟然被傅余年一个人给震慑住了,眼睁睁看着王胖子打断了他的双臂,无一人敢上前拦阻。

    只不过歪嘴青年两次折在傅余年手上,心里还是咽不下这一口气,隐隐有些不服。

    歪嘴青年咧了咧嘴,“高哥,要是他当了老大,那马哥呢?往哪儿摆?!”

    这个问题就像是一道鸿沟一样,横亘在高八斗眼前,却没有办法越过去。

    高八斗抬起头,望着漫天繁星,转而幽幽说道:“要是傅余年做我们的老大,马哥点头同意呢?”

    “这怎么可能?”歪嘴青年嘴巴裂的更大了,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们都是马哥带出来的,社团也是他一手创建的,怎么可能让给傅余年了。再说了,你看他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态度,根本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歪嘴青年说的这些,高八斗都明白。

    高八斗之所以邀请傅余年,他心里也清楚,马前卒勇武彪悍,热血激进,但缺一点眼光,少一点谋略,若是能遇到良主,能占据一城一池,是个大将之才,但却没有放眼天下的气量和胸怀,没有帝王之命。

    傅余年不同。

    高八斗明白,傅余年的爷爷和老爸都是纵横驰骋的大人物,傅余年从小武道天赋出众,虽然在少年组决赛上折戟,但现在看来,已经走出失败的阴影,重新崛起了。

    傅余年的格局,要比马前卒大很多。

    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马前卒的事情解决不了,傅余年是不可能答应的,他们两个人彼此心照不宣。

    高八斗望了望漫天繁星,回过神来,长叹了一口气,“好了,先不说这些了,歪嘴,你去医院吧。”

    “胖子下手也太黑了!”

    “不过这事儿歪嘴也做得不地道。”

    “是啊,祸不及家人嘛。”

    歪嘴苦笑了一声,“胖子打了手臂,伤了骨头,但里面的骨头没彻底断,没有骨刺,没事的。”

    高八斗瞧了他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

    (小暖酱仰卧求收藏推荐·······继续换姿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