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6章 我保你周全
    ,!

    第二天中午,傅余年还没有吃饭呢,便被高八斗叫了出去,急声说道:“年哥,帮我们个忙吧。”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傅余年随口问道。

    高八斗平时说话都轻声细语,斯斯文文的一个人,此时粗声粗气,面色凝重,显得有些焦虑的道:“这回是出大事了······”

    “什么事?说清楚!”傅余年皱着眉头问道。

    “马前卒被刘三刀转走了,要是我们去的迟了,就会被刘三刀宰了。”高八斗一口气地说道。

    傅余年听完之后,笑了笑,故作轻松的道:“老高,我和你们这位马哥可没什么交情,和你们社团也没什么关系,你找我干什么?”

    “年哥,救救他!”高八斗的姿态放得很低。

    傅余年耸耸肩,说道:“马前卒被刘三刀抓了,那你就去找警察,再说了,这是你们之间的争端,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说完,他侧了侧身,绕过高八斗,向着食堂方向走去。

    “警察不会管这种事情。”高八斗亦步亦趋的跟在傅余年身后,“我们想去救马哥,可是我们人手不足,有没有实力,贸然上去就等于送死。而且,最能打的歪嘴,也被你打伤了。”

    “你回去吧,我要吃饭呢!”傅余年头也不回地说道。

    “年哥,我知道你有一颗征伐天下的心思,我也看出来你想做一番事业,这就是个机会,也是个契机啊。”高八斗绕过傅余年,站在了他的餐桌面前,“年哥,我们也算是有交情,难道你就愿意看着马前卒被人弄死?”

    傅余年打好了饭菜,顿了顿,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道:“去找警察吧!”

    “年哥,我高八斗没求过人,你要我立马跪下都行!”高八斗咬了咬牙,正色说道:“年哥,求你了!”

    傅余年摇头笑了笑,吃完了盘子里的饭菜,他沉吟片刻,道:“知道刘三刀把马前卒带哪儿了吗?”

    高八斗心头一喜,知道傅余年终于松口了,于是主动帮傅余年端起空盘子,摇了摇头,“不知道。”

    傅余年笑了笑,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盯着高八斗,一字一句的问道:“你们的消息就这么闭塞?”

    高八斗苦笑着点点头,“没钱、没地盘、没实力、没人手、没路子、没消息。”

    “行了,说说吧,马前卒是怎么被人抓走的?”傅余年和高八斗走出食堂,出了校门,开始往跃马酒吧的方向而去。

    “今天早上,我们去看望马哥的时候,刚好碰到了刘三刀的人,结果两帮人一见面就打起来了。后来混乱中,我砍下了刘三刀一个小弟的手,而他们则把马哥抓走了。”

    傅余年边走边考虑高八斗的话,“这么说的话,刘三刀抓马前卒,是早有预谋的?”

    “是的。”高八斗点了点头,“只是他们也没想到刚好碰见了我们,所以就发生了冲突。我们几个人根本挡不住,马哥就被人强行带走了。”

    傅余年暗暗一笑,就跃马酒吧的那些歪瓜裂枣,确实不是刘三刀等人的对手,“那刘三刀有没有放出什么消息?”

    高八斗暗暗点头,傅余年果然聪明,一猜便中。

    他暗赞一声聪明,抬头说道:“刘三刀放话,赔偿一百万,还要剁了我的一条胳膊,跪下奉茶认错,才能放过马前卒的命。”

    傅余年忽然转过头,一双丹凤眸子盯着高八斗,在傅余年炯炯目光的注视下,高八斗都不由的感觉到一股寒意,脖子一缩。

    傅余年拍了拍高八斗的肩膀,笑眯眯的问道:“真的是你剁了那个小弟的一只手?”

    “啊?”高八斗先是惊讶,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傅余年看出来高八斗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坚决,这种事情要是再发生,他恐怕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下手的,“我记得你没有修行过武道。”

    高八斗双手一摊,故作轻松的道:“兔子急了也咬人,没办法。”

    一个没有修行过武道的人,面对穷凶极恶的刘三刀的手下,还敢悍然出手,这本身就是一种勇气。

    他抬头凝视着高八斗,问道:“在你的心底,也认为我是你的年哥?”

    “当然。”

    “呵呵,可是我的年纪好像还没有你大啊。”傅余年慢悠悠地说道。

    王胖子在旁听得膛目结舌,他的年纪也比傅余年也要大一些,但还是照样称呼傅余年为年哥。

    高八斗眼珠子转了转,还是叫道:“不管年纪大小,你依旧是我的年哥!”

    傅余年笑了,柔声说道:“好,你既然叫我一声年哥,那我就告诉你,没有人可以欺负到你的头上,更别说拿走你的一条胳膊了。”

    傅余年的声音很温和,脸上还有淡淡的笑意,但说话时两眼却射出骇人的精光,周身散发出那种令人臣服的悍然气势。

    高八斗浑身一震,内心久久不能平息。

    跟着马前卒,是一种快意恩仇,说战便战的热血感觉。

    而跟着傅余年,却有一种挥斥方遒,睥睨天下的霸道气势。

    王胖子听着傅余年的话,憨憨的脸上露出呆萌的笑容,身边的年哥,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如此的霸气,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打动人心。

    胖子嘿嘿一笑,靠近了傅余年,“年哥,我可是从小叫年哥到大的······”

    “年哥,你的意思是?”高八斗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他用力吸了吸鼻子,颤声说道:“年哥,我就是你的兄弟。”

    “当然!”傅余年冲着他笑了笑。

    “年哥!”王胖子眼圈一红,眼泪差点掉下来。

    傅余年向他连连摆手,说道:“要像个男子汉一样,就算是哭,也要背过身去,不能让兄弟们瞧见了。”

    听闻这话,王胖子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他是憨厚性格的人,心底有什么想法,就会做出来,说出来,从不隐瞒。

    三个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便到了跃马酒吧。

    酒吧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里面只有几个小弟,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沮丧,端着盒饭狼吞虎咽,一言不语。

    几人走进酒吧之后,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傅余年话锋一转,问道:“老高,你知道刘三刀的电话吗?”

    “年哥,我知道。”高八斗拿出了手机。

    高八斗按照傅余年的意思,把电话打出去。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话筒里传来一道中年人极其傲慢的声音:“妈了个把子的,那个不开眼的王八蛋,这么晚了打扰我,找谁?”

    “请问,是刘老大吗?”

    “我是,你是谁啊?”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和刘老大谈谈我的兄弟,高八斗的事情。”

    “要谈高八斗的事?你是谁啊?”

    “傅余年。”

    “没听说过,高八斗的老大马前卒都被我抓起来了,你是谁啊?”对面的中年人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大声道:“傅余年?你就是打了我小弟吴老狗的傅余年?”

    “是!”

    “你小子胆子挺肥的啊。”

    傅余年丝毫不理会刘三刀的威胁,岔开了话题,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想解决这件事情。既然冲突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应该好好解决,刘老大,你说呢?”

    “呵呵,总算他·妈的说到点子上了。”

    “约个时间吧,我们见一面。”

    “哈哈,那好啊,就今晚吧,我怕耽搁的时间多了,马前卒就死在我这儿。”电话里传来了极其嚣张的大笑声,“记住了,一百万,一条胳膊,还要跪下奉茶认错,这是老子定下的规矩。”

    傅余年没有理会刘三刀的警告,而是直接道:“好,今晚见!”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我告诉你,别耍花样,不然有你们好看的,而且要是我不满意的话,我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把跃马酒吧扫平了。”

    “今晚,我会给你打电话,再见。”

    咔嚓!

    傅余年笑着挂了电话,随之而来的,手中的电话被他硬生生的大力捏碎了,成了一堆电子垃圾。

    傅余年的脸色,也阴沉的可怕,“这个刘三刀太嚣张了,他当真以为自己一手遮天,是城西的老大了。”

    高八斗望着地上的垃圾,身子往前凑了凑,“年哥,今晚真的要见他?”

    “见!当然要见。”

    “年哥,那个刘三刀很霸道,而且他手下的第一红棍吴老狗,也和咱们交过手的,到时候你真不会把老高的胳膊······”王胖子面带难色地问道。

    “你们既然叫我一声年哥,我就要保你们周全。”傅余年沉声道。

    听到傅余年的话,高八斗和王胖子都低下了头,但心里满满的尽是感动。

    他目光一转,看向高八斗,说道:“社团面临崩溃,你还为了马前卒要搭上自己的一条胳膊,你觉得值得吗?”

    高八斗先是低着头,两只拳头握的紧紧的,深吸口气,抬起头,正色说道:“年哥,既然我做了这个狗头军师,而且兄弟们也信任我,那我就要尽职尽责。这么多兄弟跟着我混饭吃,我就算拼了命,也不能让他们饿肚子啊。”

    傅余年眨眨眼睛,‘扑哧’一声笑了

    高八斗这个人看起来斯斯文文,举止都有一股子书生气,但挺起胸膛,硬气的时候还挺可爱的嘛。

    傅余年笑了笑,“老高,你去吃饭吧,我去见一个人。”

    “见谁?”

    “白玉堂!”

    “鱼跃市的市长?!”

    “对!”

    “见他干什么?我们是黑,他是白,两路人啊。再说了,我们和他没有交情啊,他也不会帮我们的。”高八斗有些不明白了,好意提醒道:“年哥,我们现在的敌人是刘三刀和吴老狗,和白玉堂没什么关系。”

    “他还欠我一个人情。”傅余年笑了笑,“我们现在和刘三刀硬拼起来,根本就不是对手,所以只能迂回解决这件事情。”

    “迂回?”

    傅余年一笑,没有解释太多,说道:“我自有打算。”

    (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合同已经寄出去了,(*^__^*)嘻嘻……小暖酱撅起屁股求收藏··········继续解锁姿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