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7章 没断奶的乖宝宝
    ,!

    傅余年坐上出租车,直奔市长办公室。

    很快,便到了市长办公室的位置,站岗的警察好奇地问道:“你找市长做什么?”

    “我们预约过的。”傅余年含笑说道。

    警察打量他两眼,见他谈吐斯文,面相清秀,举止有礼,说道:“我带你去吧。”说着话,他把傅余年领上楼。

    走到四楼的里端,他在一间办公室的门口停下,先是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说道:“市长,有人找您,说是预约过了。”

    “预约过?”办公室里传来应话声,沉默了几秒钟,还是道:“让他进来吧。”

    那名警察向傅余年甩下头,后者含笑道谢,走进办公室内。

    市长办公室很大,办公桌上的物件摆放的整齐又大气,还有几盆兰花,增添了一丝温馨的感觉。

    傅余年含笑走了过去,“白市长。”

    “你是······”办公桌后面的中年人抬起头来,茫然地看了看傅余年,然后眼前一亮,“傅余年,是你?!”

    “哈哈,没想到堂堂的市长大人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傅余年笑了笑,老神在在的坐在了白玉堂的对面。

    “鱼跃傅家的独子,我怎么可能忘记呢。”白玉堂脸上笑着,但双眼中却没有任何的笑意,反而是透着一点点的不耐烦。

    傅余年坐了下来,然后拿起办公桌上一张报纸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白玉堂眉头皱的更深,傅余年要是开口还好,但是不开口才是最麻烦的,因为根本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要干什么。

    两个人静静的坐了十多分钟,白玉堂首先忍不住了。

    他一个堂堂的市长等着这个小屁孩开口,多掉价啊,但眼前这个王八蛋就是不说话,他冷着脸,道:“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很忙。”

    傅余年放下了报纸,道:“难得白市长还记得啊,那么我想请市长大人帮我一个忙。”

    “呵呵······”白玉堂笑了笑,“我答应过你,所以说话算数,只要不违法违规,我就还你这个人情。”

    “当然!”

    白玉堂对傅余年是一点都没耐心,甚至还有一点点厌烦,“你说吧。”

    “我想,市长大人肯定知道城西这半年发生的事情吧,刘三刀和马前卒两个社团之间混战······”

    白玉堂眼珠子轱辘轱辘转,粗大白嫩的右手手指在办公桌上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听了傅余年的话,只是点了点头,“有所耳闻。”

    “那就好办了。”傅余年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白玉堂抬起头盯着他,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过了好一会儿,他白白胖胖的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你才十六岁,就卷入了地下规则的社团争斗中?”

    傅余年不置可否的一笑。

    “难道这是家族的血脉传承?”白玉堂绕过办公桌,站在了窗前,背对着傅余年。

    傅余年没有承认,也不否认。

    “哈哈······”白玉堂手指敲击桌面的速度明显加快,好一会儿,才咬了咬牙,“好,我帮你一次,我们就两清,之后便是路人,你明白吗?”

    “当然!”傅余年脸上一笑,但心中却不这么想。

    白玉堂一位市长,却和李长歌的商人父亲李明宇关系那么密切,还亲自放下架子捞人,可见这里面猫腻不小。

    以后就算不能为我办事,也要变成狗皮膏药把你缠死。

    晚上吃过晚饭,傅余年离开学校,去往跃马酒吧。

    此时,不仅高八斗在,王胖子也在。

    看到傅余年来了,二人一同迎上前去,异口同声地问道:“年哥,现在动身吗?”

    傅余年点点头,说道:“老高跟我一起去,胖子留下来看着跃马酒吧。”

    王胖子听到傅余年的话,差点跳了起来,“年哥,你可别开玩笑,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带我去?!再说了,万一刘三刀说话像放屁,对你们动手了怎么办?老高可是个战五渣啊。”

    傅余年等盘子说完,傅余年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含笑说道:“我若是想走,谁也留不住,但你必须留下来,防止刘三刀釜底抽薪,平了跃马酒吧。”

    高八斗也点了点头,抬起头吩咐众人道:“我不在的时候,一切都听胖子的安排,谁敢私自行动,别怪我不客气。”

    “是!高哥!”

    跃马酒吧里面八九个小青年面色恭敬的齐声答道。

    傅余年环视众人,然后把目光落在高八斗脸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问道:“我和刘三刀约好了,九点在鱼跃大酒店见面,你怕吗?”

    “呵!年哥,你看我像怕的样子吗?”

    高八斗自然明白,傅余年说这话可不是纯粹的安慰他,这一去就等于是把命交到傅余年手里了。

    他咬了咬牙,跟着傅余年,走出跃马酒吧。

    晚上九点,这个时候正是酒店用餐高峰,只不过此时的酒店中,虽然坐满了人,却安安静静的,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嬉笑打闹,一个个都挺直腰板,四目张望,气氛与往常的热闹景象完全不同。

    傅余年和高八斗走进了酒店,那些餐桌坐着的人顿时精神一振,有些人交头接耳的嘀咕起来。

    傅余年两人走上二楼。

    在二楼餐厅最中央的主座上,坐着一人,正是刘三刀。

    此人膀大腰圆,光头鹰眼,红光满面,正端起一杯茶,慢慢的放到了嘴边,却又放下来。

    刘三刀旁边坐着一人,此人侧着瘦长的身子,斜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口气喝完了咖啡,旁边一个服务员立刻再续杯。

    第二杯又被他一口喝完,简直就像牛饮一样。

    旁边的服务员更是睁大眼睛,侧目而视,瞧着眼前消瘦男子,从没见过这样不懂礼仪,这么粗鲁的男人。

    当傅余年和高八斗上到二楼的时候,现场一片安静,但仅仅是过了两三秒,就听哗啦啦的桌椅移位之声不绝于耳,几乎整个茶餐厅里的客人在同一时间都站起身形,不约而同的把右手伸入了餐桌之下,更是怒目而视。

    刘三刀早就布置好了人手,傅余年早就想到了。

    刘三刀继续端起茶杯,吹吹水面的浮茶,浅饮了一口。

    就在这个时候,连喝了三杯咖啡的消瘦男子猛地站了起来,盯着走上二楼的傅余年,伸手指着他,“傅余年,还真是你啊?”

    这个消瘦男子,正是刘三刀身边的第一红棍,吴老狗。

    吴老狗的声音响起,等于是拉响了导火索,一楼二楼的所有人,都把藏在餐桌底下的钢刀抽了出来,明晃晃,就亮在了傅余年面前。

    面对周围这么多充满敌意的大汉,就连一向以沉稳斯文的高八斗也被吓了一跳,整个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这可真的是跳进了龙潭虎穴了。

    高八斗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傅余年。

    傅余年倒像是个无事人一样,对身边这么多虎狼壮汉的杀气毫不在意,脸上依旧浮着淡淡的笑容。

    “妈的,傅余年,今天是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吴老狗一巴掌将拍在餐桌上,整张桌子应声崩碎,大手一挥,“兄弟们,给我宰了这个小杂碎。”

    吴老狗在鱼跃市城西也算得上是个人物,但那天在鱼跃武道馆工地吃尽了苦头。堂堂二十人打一个少年,还被人打成了丧家犬,这是他不能忍受的,所以一见到傅余年,吴老狗杀心顿起。

    至今想起来都觉得脸上无光,今天逮着这个机会,自然要找回场子了。

    傅余年笑了笑,丝毫不在意吴老狗的威胁,反而亮亮堂堂,大声说道:“怪不得你只能做一个打手,做个小弟,当不了老大。”

    吴老狗听到这话,顿时气的浑身一颤,“你个小杂碎,给老子闭嘴,看我怎么弄死你。”

    傅余年完全忽略了吴老狗的狂吠,他环视一周,透过人群缝隙,看到餐厅中心主座上刘三刀。

    傅余年向高八斗投过去问询的目光。

    高八斗点了点头。

    傅余年脸上的笑容更浓,对左右两边明晃晃的钢刀丝毫不在意,等到了吴老狗面前,他伸手推开了吴老狗,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等到了餐桌旁,傅余年和坐了下来,然后问道:“刘先生是吧?”

    “哈哈,我很欣赏你的这一份胆色,当年我和你一样年纪的时候,还只是个烂大街的小马仔呢。”说话之间,刘三刀又浅浅喝了一口茶,抬起头来,看向傅余年,稍微愣了愣,问道:“你就是傅余年?”

    “我是。”

    “年纪很小嘛。”

    “论资排辈的话,你是前辈。”

    “哈哈······”

    刘三刀怔了怔,然后单手一拍餐桌,仰面大笑起来,似乎笑得肚子都疼,他边捂着肚子边向周围的大汉们笑道:“你他·妈是还没断奶的乖宝宝吧?老子在你面前,当然是前辈,哈哈······”

    刘三刀哈哈大笑。

    周围那些手下自然跟着大笑起来。

    忽然,刘三刀站起身,双目一沉,面色阴冷,右手手指就快要戳到傅余年的眼窝里了,伸手指着他,“老子不管你有没有断奶,今天你必须有个说法。”

    “我今天来,也是为了给刘先生一个说法。”

    刘三刀拍了拍肚皮,笑呵呵的仰头大笑,然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想到你这个乖宝宝都是很明事理的。”

    刘三刀目光一转,瞥了一眼傅余年身边的高八斗,随后,他向傅余年点点头,说道:“你很懂规矩。”

    稍顿,他侧头喝道:“老狗,动手,剁下这小子一条胳膊。”然后转过脸,绕到傅余年身边,笑眯眯的盯着他,“至于一百万赔偿,还有跪下奉茶认错,就轮到你来做了。”

    闻言,高八斗心里一寒。

    (小暖酱正襟危坐求收藏推荐······继续解锁姿势中·······合同寄出去了,各位可以放心收藏,嘻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