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8章 吃宵夜要拿筷子
    ,!

    吴老狗嘿嘿一笑,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放心吧,老大。”

    他朝着高八斗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钢刀,刀锋宽而厚重,刀背上是尖利的锯齿,在灯光下闪着明晃晃的寒光。

    高八斗身形一动,他身边冲过来的六七个汉子将他摁在桌子上,动弹不得,右手撸起来袖子,就等着吴老狗下手了。

    吴老狗哈哈一笑,拿出钢刀在高八斗手臂上晃了几下,他拧过头,“把李国叫过来,让他看看我是怎么替他报仇的。”

    “来了······”

    这时候,一个尖嘴猴腮,头发乱糟糟,右手手臂包裹着大块纱布的青年走了过来。

    他一直低着头,眼神有些猥琐,先是有些惊惧的瞧了高八斗一眼,然后点头哈腰,笑哈哈的道:“多谢老狗哥,多谢狗哥。”

    “谢老大。”

    “谢谢老大,谢谢刘老大。”叫李国的猥琐汉子冲着刘三刀连连哈腰。

    刘三刀只是礼貌性的瞥了李国一眼。

    这样的小人物,他是根本看不上眼的,这一次要不是看着马前卒的人好欺负,而且还能敲一笔钱,不然他才不管这种小角色的死活呢。

    李国感谢完了,很识趣的站在了一边。

    刘三刀笑呵呵的,脸上倍儿有面子,对傅余年说道:“你小子算是很上道的,懂得孝敬长辈,只要你把我定的这三个规矩完成了,这件事情就不追究了,我暂时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但是,马前卒我是一定要弄死的,我和他已经是不死不休了,我不死,他就得死。”

    “呵呵。”傅余年笑了,说道:“你这个前辈做的还真厚道。”

    “那是当然,提携后辈是我们的责任嘛。”刘三刀得意洋洋的说完,深吸口气,大声喝道:“老狗,赶紧办事,完了就走。别把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身上。”

    刘三刀这指桑骂槐,一语双关,丝毫不给傅余年面子。

    吴老狗提起了刀,点点头,他舔了舔嘴唇,看准高八斗的手腕,举刀便要砍。

    这时,傅余年突然说道:“吴老狗,先等一下。”

    吴老狗把举到半空中的刀放了下来,回头不解地看着他,怒道:“傅余年,你别着急,等我弄死了这小子,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傅余年对刘三刀说道:“刘前辈,我这次带着兄弟过来,可不是搭上一条胳膊的。”

    “现在变卦,来不及了吧?”?刘三刀扬起眉毛,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听你这话,是要拼一把还是有其他的意思?”

    “大家提着脑袋混社团,不就是为了钱嘛。”傅余年耸耸肩,柔声说道:“我觉得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

    “这么说来,你是想赔钱喽?”

    “没错。”

    刘三刀身子向后一靠,环抱着双臂,笑道:“说说吧,在一百万的基础上,你打算再掏多少钱?”

    “这个嘛······”傅余年伸手摩挲着下巴,仔细考虑了一会儿,然后把右手伸进了口袋中。

    慢慢的,傅余年的手拿了出来,与此同时,他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枚硬币,一枚一块钱的钢镚。

    嘣!

    傅余年把钢镚放在了餐桌上,慢慢推到了刘三刀的面前。

    见傅余年的举动,刘三刀和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有些愣住了。

    刘三刀首先反应过来,怒吼一身,一双鹰眼死死的盯着傅余年,仿佛要把对方吞噬了一般,“傅余年,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三刀语气阴冷,眼神阴鸷。

    傅余年依旧正襟危坐,语气平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这就是我对贵社团李国的赔偿款!”

    “赔偿款?!”刘三刀身体一震。

    听闻这话,在场大汉们的眼睛都瞪圆了,一个个眉毛倒竖起来,手中的钢刀齐刷刷扬起,看着傅余年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光,恨不得立刻就把傅余年剁成酱汁。

    刘三刀指着傅余年,“小子,你这是在玩火!”

    完了!

    就连被人摁住的高八斗都浑身冒冷汗,牙齿打颤,本来就是羊入虎穴了,境况危急,傅余年这个时候还偏偏调戏刘三刀干什么啊?

    一向聪明的高八斗都有些难以理解傅余年此举的用意。

    用一块钢镚来赔偿李国的一条胳膊,这简直就是打脸,当着众人的面赤·裸裸的打脸,不但打脸,还要站在头上拉屎撒尿。

    “嗯,哈······”

    刘三刀重重的吐出两口浊气,红光满面的脸先是变得惨白,然后转黑,黑云压城一般,阴沉得吓人。

    刘三刀手指一颤,抓起餐桌上那一枚一块钱的钢镚,放在眼前使劲瞧了瞧,一字一句的道:“一、块、钢、镚,这就是赔偿?”

    傅余年一脸的和善。

    众目睽睽之下,他自顾自的倒上了一杯茶,然后慢慢的喝了一口,笑呵呵的道:“在我看来,贵社团的李国,就值这个价,甚至,我还觉得有点高了呢。”

    “你·妈。”

    “弄死他!”

    “剁了他!”

    听闻傅余年的话,周围的大汉们再忍不住,直接暴怒,一个个气得拍案而起,哗啦一声,纷纷扬起钢刀,朝着傅余年的座位围拢过去。

    这个时候,被人摁住的高八斗趁着众人注意力分散,猛然震开身边的三个大汉,蹦起身形,一个虎扑过去,将失神的吴老狗撞开。

    高八斗猛地抢过来一把钢刀,掀开了人群,提着刀站在傅余年的身前,钢刀平举,怒吼道:“谁敢过来,我就宰了谁。”

    “妈了个把子的。”

    “剁了这两个杂碎!”

    在场的所有人都处在暴怒的边缘,一旦失控,那就是一场血战,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到了极点,压得所有人都透不过气。

    原本那个鄙视吴老狗是村炮的服务员,此时趴在桌子底下,身体蜷缩,双眼无神,浑身颤抖如筛糠。

    傅余年笑了笑,将那一块钢镚收了起来。

    他抬起头瞧了对面的刘三刀一眼,笑呵呵的,一脸的天真无害,“我说了嘛,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用钱解决,你们这么大动干戈的要干什么?”

    咔嚓!

    刘三刀手臂一震,餐桌应声而碎。

    傅余年丝毫不以为意,笑眯眯的盯着刘三刀:“刘前辈,你觉得我说的在理吗?”

    “呵呵······”

    刘三刀气的笑了,大笑起来。

    刘三刀作为鱼跃城西的社团老大,走路都是迈着螃蟹步,横着走的,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过,而且是当着自己手下的面。

    最重要的,对面的傅余年,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小少年而已,自己居然被他如此羞辱。

    刘三刀怒不可竭,猛地抬起手,“把他们两个给我剁碎了喂······”

    刘三刀喂狗的‘狗’字还没说出来。

    就在这时,一名青年从外面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看到餐厅里的局势,他脸色微变,什么话都没说,先快步跑到刘三刀近前,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刘三刀脸色数变。

    过了大约半分钟左右,他猛地放下了手,环视众人,低沉着声音,道:“把家伙都收起来。”

    “老大,我们剁了他。”

    “宰了这两人。”

    “老大······”这里面,要数吴老狗对傅余年最痛恨,眼见这么好的机会不动手,他急的瞳孔都有些红了,“老大,让我剁了他。”

    刘三刀恶狠狠的道:“你没听到我的话吗?”

    当啷!

    刘三刀的话十分有威严,许多人也畏惧他那一股威严的气势,很快,许多人都把高举的钢刀收了起来,重新放在了餐桌底下。

    吴老狗暗暗咬了咬牙,右手五指并刀,做了一个划过脖子的动作,而后恶狠狠地指了指傅余年,但终究没敢发作。

    他虽然是社团第一红棍,但毕竟不是老大,就算他心里七个不忿,八个不满,还是要遵从刘三刀的命令。

    吴老狗坐了下来,一双眼睛染上了一层血红,死死的盯着傅余年两人。

    死死盯了傅余年两人一会儿,又瞥了一眼刘三刀,只是那一瞥之间,十分隐秘,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

    虽然这个眼神很隐秘,但还是被傅余年捕捉到了。

    他心底一动,难道刘三刀和吴老狗暗暗不和?

    傅余年暗暗琢磨,要是这两人脾气不和,那刘三刀的社团内部必然形成不同的势力,要真是如此的话,那接下来针对这两人,那就大有文章可以做了。

    高八斗站在傅余年旁边,悄声问道:“年哥,这怎么回事?”

    傅余年冲着他笑了笑,示意先别着急,慢慢坐下来。

    这个时候,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出现了,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神情俊朗,气势凶悍的男子。

    来人走进了餐厅,然后缓缓的走上二楼,映入眼帘的,便是笑眯眯的傅余年。

    来人再转过头,眼神一凛,是刘三刀。

    白玉堂气势巍然,缓缓走到了二楼餐厅中央,瞧了一眼地上崩碎的餐桌,眉头一皱,“我就过来吃个宵夜,没想到碰上了两尊神仙啊。”

    听白玉堂开口,傅余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白玉堂把专门说成是偶遇,显然是不想明面上和他扯上关系,也不想让刘三刀误会,心里暗道,真是个老狐狸。

    刘三刀站了起来,神情有些不自然,但脸上依旧挤出一个尽可能看上去比较谄媚的笑容,低声道:“白市长,你······你怎么来了?”

    白玉堂是鱼跃市市长,整个鱼跃市他说了算。

    刘三刀虽然在城西混的风生水起,但在真正的官员面前,还是低人一等。

    白玉堂显然也不想扯得太多,他根本没理会刘三刀,反而是转过身,板着脸,摆出一副长者的姿态,冲着傅余年道:“你小子不去上自习,修行武道,跑到这儿鬼混什么来了?还不赶紧回去上课!”

    傅余年站起身,笑呵呵的,“白市长,我们是三个人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估计在刘老大的地盘上迷了路了,我怕他走不回来了啊。”

    傅余年这么说,刘三刀自然明白是个什么意思。

    白玉堂一双虎目盯着他。

    对马前卒这个人,刘三刀是下了必杀之心的,但此时此刻,在白玉堂的注视之下,他不敢放肆。

    刘三刀咬着牙,道:“放心吧,那位朋友肯定没事,你们回去的时候,他肯定就回去了。”

    “那我就回去安心学习去了。”解决了马前卒的事情,傅余年心里再无牵挂,站了起来,“多谢市长教导,我这就去上课。”

    傅余年说完,带着高八斗,在刘三刀手下那几十双杀人刀锋一样的眼神注视下,走出了鱼跃大酒店。

    白玉堂要傅余年走,刘三刀自然不敢说什么。

    吴老狗更是气的差点吐血三升,这么好的机会放过了傅余年,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逮住他呢。

    刘三刀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白市长,你认识那个傅余年?”

    白玉堂冷眼瞧着刘三刀,仰起头,威风堂堂,他看看周围,疑问道:“刘三刀,你现在混得可以啊?叫上这么多人,拿着刀,一起吃夜宵?”

    刘三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记住了,吃宵夜要拿筷子,拿着刀小心把自个儿的脖子割了。”白玉堂撂下这么一句话,在身后精悍男子的陪同下走出酒店。

    吴老狗气的把钢刀插在了地上,“妈的,这么好的机会让他跑了。”

    “是啊,这个傅余年真他·妈的命大。”

    吴老狗现在是真的气疯了,既然抓不到傅余年,那就拿马前卒开刀也不错啊,“老大,马前卒不能放啊,我们宰了他吧。”

    刘三刀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听闻吴老狗的话,顿时暴跳如雷,“你他·妈的一条老狗,没长耳朵啊。那是白玉堂说放的人,谁敢违抗,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吴老狗低着头,心底闪过一丝杀意。

    他心中的暴戾之气飞弹没有平息,反而更加沸腾,这么多年了,为了刘三刀拼死拼活,最后在他眼中,也只不过是一条老狗而已。

    高八斗现在才明白,傅余年下午的时候去干什么了。

    他们虽然完全处于劣势,又是羊入虎口,但有了白玉堂出面,己方都用不上动一刀一枪,几句话就把事情解决了。

    高八斗现在真的是服气了,他竖起大拇指,赞道:“年哥,这回我算是服你了。”

    “你也很不错的。”

    “我?”高八斗苦笑了一声,“年哥,你别逗我了。今晚这一切,要不是你,我是绝对办不成的。”

    “呵呵,刚才在餐厅,面对死亡也不畏惧,很有魄力。”傅余年冲他一笑。

    高八斗能在众人威胁的情况下站在他身前,替他挡刀,他心里也是挺感动的。

    “嘿嘿,年哥,卒子可以死,大将不能损。”高八斗嘿嘿笑了一声。

    傅余年点了点头。

    男人之间的友谊,只有在热血的灌溉之下,才会茁壮成长。

    等两人走出了酒店,穿过了两条街,脱离了刘三刀的势力范围,高八斗才道:“年哥,你说他会放了马哥吗?”

    “会的。”傅余年点了点头。

    “真的?”

    傅余年拍了拍高八斗的肩膀,“刘三刀只不过是徐混,充其量就是个混出了一点名堂的混混,归根到底还是个混混,是捞偏门的,是见不得人的,见到政府官员,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真正的大混子,那都是穿唐装,听国粹,出府邸,进豪门,外有高官权贵作陪,内有社会名流攀附,时不时还做做慈善事业。这样的人,是不会畏惧权贵的,反而权贵还要依附于他们。你明白了吗?”

    高八斗细细品味着傅余年的话,过了好半天,才道:“年哥,那我们有一天会成为你说的那种人吗?”

    “不要命的敢想,拼了命的敢做,就会有实现的可能。”傅余年哈哈一笑,那举手投足之间,睥睨霸气,显露无疑。

    (小暖酱撅着小嘴求收藏推荐·········继续换姿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