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9章 当个马前卒又如何
    ,!

    傅余年和高八斗回到跃马酒吧的时候,马前卒也到了酒吧。

    众人见他们三人平安归来,众人顿时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聊起来。

    尤其是马前卒,休养中被人劫走,本以为落在刘三刀手上,就要交待了,却没没想还能活着回来。

    众人聊了一阵,马前卒才转过头。

    他细细的盯着傅余年,目光一动不动,缓缓的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开口,“你就是傅余年?”

    “我就是!”

    “你想当老大吧?”

    傅余年也没想到,马前卒会这么直接。

    马前卒笑了笑,“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运气好一点,或许能带着兄弟们混一个肚儿圆,但要再办其他的大事,我自问没有那个能力。你的本事比我大,心眼比我多,实力比我强,或许在你的带领下,社团能走的更远。你要当老大,我同意,但我有两个条件。”

    傅余年也是打蛇随棍上,于是道:“你说。”

    “第一,和我过招,打败我。”

    马前卒竖起了一根手指头,“第二个条件嘛,那就让我看到你的智谋,半个月,你要是能打败刘三刀一伙人,夺回我们失去的地盘,我就服了你。不然,所有人都会嘲笑我,说我认一个小毛孩当老大,是越活越回去了。”

    “十五天,这个······”

    “时间太短了吧,再说了,刘三刀是城西最大的老大,半个月怎么可能把他灭了。”

    “对啊,我们现在是缺人少钱,什么都没有啊。”

    高八斗听得直咧嘴,急忙转过身形,向傅余年连连摆手,低声说道:“年哥,我们都是大老粗,说话不好听,但是······”

    傅余年淡然一笑,同时神色淡然地说道:“有志不在年高,有人空活百岁,还不是行尸走肉,一事无成。有人年纪轻轻,成就非凡。成不成大事,在这儿,不在年龄。马老大,你说呢?”

    傅余年说话之间,伸手指指自己的脑袋,而后径直走到刚才一直盯着他看的马前卒面前,与他对望。

    马前卒也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傅余年站在他面前,矮他一头,瘦他两溜,得小他一号。

    静!

    现场寂静得鸦雀无声,人们大眼瞪着小眼,皆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傅余年。

    傅余年与马前卒对视了半天,气势稳占上风。

    马前卒回过神来,再看他的脸,由白转青,由青又变红,红的像红辣椒一样。

    猛然间他大吼一声,如同晴空炸雷似的。

    只见他双手一抓面前的桌沿,也没见他蓄力,就像举起杯碟一样,将一张桌子硬生生举了起来,想都没想,对准傅余年的头顶便猛砸下去。

    这样的突变是高八斗始料不及的,他吓出一身的冷汗,脱口大叫道:“马哥,不可啊,不能动手啊!”

    “闪开!”场上的傅余年反应极快,一把推开了身边的王胖子,高八斗两人,身形向旁一闪,就听咔嚓一声,马前卒砸下来的桌子正拍在地面上。

    桌子当场被震断成渣滓,原本摆在这张桌上的碗碟散落一地,饭菜溅得到处都是。

    “马哥,这······”对面的七八个酗子,腾的站起身形。

    “是啊,是他救了你的命啊。”

    “马哥,我们不能恩将仇报啊。”

    傅余年望着马前卒悍然气势,没有一丝胆怯,反而好心提醒道:“你身上的伤还没好,等到痊愈了在和我动手吧。”

    “你看不起我?”马前卒脸上一愣,断然出手。

    马前卒理都不理会他们,一击不中,他挥臂将半截桌子甩飞,甩开两条大长腿,向傅余年扑去,同时双拳齐出,猛击傅余年的面门。

    傅余年也想试试他的拳头到底有多硬,他抬起双臂,挡在自己的面前,硬接对方的重拳。

    嘭!

    马前卒的双拳结结实实打在傅余年的手臂上,发出两声闷响,傅余年双臂挡在胸前,呼啸的拳风刮的他面颊生疼。

    傅余年“噔”的向后退去一步。

    要知道在炼体一途上,能够比得上马前卒的人,寥寥无几,能硬接下的可没有几个,而傅余年竟然硬接了下来,只是退后了一步而已。

    虽然马前卒受了伤,但一怒之下的一拳,还是足以震慑众人的。

    但这样拼尽全力的一拳,却被傅余年轻描淡写的接住了,反观马前卒马前卒的脸色,手臂似乎受到了反震动,酥麻的有些不听使唤的迹象。

    这个毛头小子不简单啊!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马前卒也不是武道小白,没有出众的实力,也不会创建一个社团了。

    今日一试,只一打眼便能把傅余年的能耐判断出个大概。

    最起码淬体拳脚功夫,不输给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马前卒再次暴喝一声,犹如发了疯似的继续向傅余年扑去。

    他快,这回傅余年比他还快。

    他单脚一踏墙壁,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般向马前卒迎面射过去,动如绷弓,发若炸雷,他弯下腰身,躲避开对方双拳的同时,同时击出一招猛虎硬爬山。

    别看他二人的体型相差悬殊,但傅余年的撞击力可不容小觑,刚劲拳风中灌注雷霆之力,那么魁梧高大的壮汉被他撞到后,亦不由自主的向后连退。

    在后退的过程中,他正好踩到一只落地的碟子上。

    马前卒脚下一滑,身子后仰着摔了个大腚墩。此情此景,不仅马前卒自己愣住了,在场的众人也都呆住了。

    谁能想到,十六岁的傅余年,居然凭借强悍的肉身实力将马前卒击倒在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马前卒眨眨眼睛,接着‘妈的’的大叫一声,双拳猛的一砸地面,腾的一下又从地上蹦了起来,还要继续向傅余年冲去。

    这时,王胖子当在他面前,气汹汹地说道:“马前卒,别给脸不要脸,你再对年哥出手,我就对你出手了。”

    马前卒又羞又气,挥手说道:“刚才是······不小心踩到碟子上了。”

    “碟子是年哥放的吗?”

    “不······不是啊······”

    “所以说嘛,智慧就像小裤裤,看不见,但很重要。年哥刚才说的就是那个意思。既然是你自己踩上去的,你还怪年哥?”

    马前卒大口的喘着气,挠了挠头,“我没其他的意思,就是试试他的实力,要是连我都打不过,还怎么当老大啊。”

    高八斗慢慢地喝了一口茶,漱了漱口,顺了顺气,擦了擦嘴,道:“年哥,以后带着我们混吧。”

    “这第一个条件,你达到了。”马前卒眼珠转了转,咬着牙说道。

    他刚才和傅余年交过手,虽说两人交手才两招而已,还谈不上有谁输赢,但马前卒确实很佩服傅余年的本事。

    他暗暗感到,若是生死场上较量,自己不一定是傅余年的对手。

    傅余年冲着他一笑,又转头看向其他人。

    高八斗慢悠悠地说道:“年哥,我想问你,你对以后有什么想法?”

    “想法很多!”傅余年毫不隐藏自己的野心,“眼前最重要的,自然是灭了刘三刀一伙人,让所有兄弟们,都不被人欺负。”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人也没有钱啊?”高八斗眼神玩味,有些不依不饶的问道。

    傅余年握紧了拳头,“无论如何,刘三刀这一伙人必须要灭了。”

    “好,年哥,我们听你的。”高八斗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看得出来,他对于傅余年的回答,还是很满意的。

    众人也大点其头,纷纷附和道。

    马前卒听傅余年这么说,拍了拍胸膛,“傅余年,第二个条件,你要是真的能完成,你就是我的老大,我说话算数。”

    傅余年暗暗点头,他赞赏地看眼马前卒,并冲他笑了笑

    这才是他最想要的兄弟,不管外表怎么样,行事的风格又如何,哪怕是长成凶神恶煞、哪怕是粗鲁无礼至极,但只要骨子里正气尚存,心中有征服天下的热血梦,傅余年便会打心眼里喜欢他,敬佩他,愿意与其结为朋友、兄弟。

    他深深吸口气,随手拿起一只酒杯,倒满酒,高高举起,笑吟吟地说道:“我若做老大,诸位绝对不会受到欺负,想要欺负你们,必须从我身上跨过去才有可能。”

    说完,他将手中的酒杯高高举起。见状,站于桌旁的众人也都跟着高高举起酒杯,异口同声道:“敬年哥,干了!”

    “干!”

    傅余年在场的众人看得清楚,心里频频点头,暗道一声不错!

    傅余年与众人碰杯,接着一仰头,将杯中酒喝尽。

    在傅余年来之前,王胖子就告诉高八斗和马前卒,年哥一般是不喝酒的。

    虽然只是一杯酒水而已,看起来喝与不喝似乎没什么,但其中所代表的含义可多了去了。

    一般不喝酒的傅余年肯与他们喝酒,这不仅仅是给他们面子,更说明傅余年看重他们,心中有他们。

    老大能如此对待自己,以后还哪有不尽心尽力的道理?

    傅余年和马前卒等人又聊了好一会儿,他才起身,往学校走去,因为明天,便是鱼跃一中武道社的对决。

    等傅余年走后,高八斗才有些心疼的道:“马哥,刚才混合比出手呢,你的伤还没好啊。”

    “哈哈······”高八斗摇头苦笑了两声,“就算完全好了,我也不是傅余年的对手。”

    “那你怎么还?”

    马前卒拍了拍高八斗的肩膀,望着傅余年消失的背影,“小高,你跟着我三年多了,应该知道我是块什么样的材料。带领兄弟们混口饭吃没问题,但要做点大事,我真没有那个本事。你经常说人要有自知之明,我是真的听进去了。”

    “那你也没必要扮丑的,还让自己在兄弟们面前出丑。”高八斗说的,自然是马前卒‘不小心’踩在碟子上,摔了一跤的事情。

    马前卒咬着嘴皮子,“我表现的越无能,兄弟们就能越快的接受傅余年。”

    “半个月时间要灭了刘三刀,马哥,这个条件会不会太苛刻了?”

    刘三刀在城西那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呼风唤雨,没人敢惹。

    而傅余年想要在半个月这么短的时间把刘三刀给灭了,说实话,就连高八斗也是觉得有些不可能。

    毕竟傅余年就算实力再强,那也是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是刘三刀手底下还几百人呢。

    除了暗中刺杀刘三刀这一条办法,高八斗想不到傅余年还能用什么办法将刘三刀灭了。

    听到高八斗的话,马前卒也似乎觉得自己给傅余年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马前卒对傅余年感觉陌生、敬畏的同时,心底里又隐隐生出一股兴奋,他希望傅余年可以完成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确切的说,是傅余年表现出来的超凡实力,让他们重新燃起了征服的渴望。

    “可是?”

    马前卒笑了笑,敞怀道:“好了,他要真的能把刘三刀一伙人给灭了,我给他真的当个马前卒又能怎么样?”

    高八斗忽然眼眶有点湿润。

    马前卒笑哈哈的,“老高,你该不会是被我感动的要哭了吧?”

    “扯什么犊子呢······”高八斗侧过头,嘿嘿大笑起来。

    (呜呜,小暖酱抱拳说一声对不起,昨天一直停电,直到今天早上才来,所以发的有点迟了,嘻嘻,见谅哦。继续解锁姿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